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十六章伐山破庙,我道将兴
    姬乐意气风,在短短时间内就已经规划夏国未来的展蓝图。

    杨柯?内部小矛盾。

    南宇山?不过疥癣之疾。

    早在仓颉搬出太平教的前例后,姬乐马上明白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敌人是谁。

    那些高居天空之上的傲慢存在,这才是姬乐的真正大敌。

    可仓颉为人持重,不欲轻易冒险。见姬乐这小年轻锐意进取,不由大皱眉头,思索劝谏之策:“他是国灵,又一心为诸夏谋划,热忱之心不能打击。需要委婉劝谏,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青年看看姬乐,再看看史皇氏,心中有了定计。

    “咳咳……”青年咳嗽几声:“虽然我不知道两位说的仙道,跟我们那时期的羽化登仙有什么不同。但我觉得,改革夏国体系,的确是我们着手压制夏国内部矛盾的关键。史皇大人,下午我们在城中游历,夏国内部的几个派系,您忘了吗?”

    姬乐明白青年的意思,顺势请教起来:“老爷子见多识广,关于夏国内部的各种分歧,不知有何指教?”

    仓颉默然,见青年和姬乐在这件事的立场一致,也只好顺着二人说:“东汉崇尚谶纬之学,先民来到这个神明纵横的时代,更给予相应的土壤让其逐步壮大。如今夏国内部最大的两派,当是王权和巫觋的争斗。”

    这种事情,在黄帝时代也出现过。巫教崇拜,是华夏早年一个不可或缺的阶段。而王权和神权的斗争,更是旷日持久。上古时代,先王本身便被视作巫道的魁。三皇五帝,莫不是巫道至尊。夏商周三代,巫道祭祀从未断绝。哪怕到后来,也是“天子代天掌国”,获取祭祀昊天的大义。

    巫,本身就是华夏文明的体现。是从蒙昧走向开明时,诸夏民族所经历的一个大时代。

    巫的影响力传至后世道家、儒家、墨家、阴阳家等学派。在诸子百家学说中,依稀看到巫道的影子。而巫觋这个行业,更在隋唐之时都没彻底灭绝,甚至现代的某些地方,还能看到残留的民俗痕迹。

    姬乐点头道:“余媖作为大巫女,统率灵宫所有巫女,权利莫大。而且,她站在夏君这一方。”

    青年挑眉问:“巫觋,女为‘巫’,男为‘觋’,莫非另一位领反对杨柯?”

    “也算不上反对。另一位巫觋年纪已经很大,据说是东汉先民在这里繁衍的亲子。”

    仓颉目光微动:“那人是学宫最初一批学子,也是最早的巫觋之一。只是老夫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他可是跟我一般,亲眼见证夏国百年兴衰的人。”

    姬乐点头说:“这位老巫觋受到先民们的教育,极端崇拜故土文明,跟我们的立场很接近,也是他扶持杨柯上位。但……他太老了。”

    如果再年轻些,姬乐假借仓颉之名宣扬的“故土救援说”便有了推销对象,可以拉拢老巫觋压制杨柯。

    然而,他太老了。老到无法走出灵宫,更无法压制灵宫的内部矛盾。前番神兽攻城,巫觋一个不出,全仰仗余媖在外拼命。万一余媖有个闪失,巫女长之位悬空,灵宫之主的位置又要旁落。

    青年笑嘻嘻道:“所以,灵宫巫师们正面临领换代?”果然,不论哪里都少不了争权夺利

    “问题就在这了。在王权和神权的斗争外,灵宫内部同样派系混杂。既有余媖这样倾向夏君的保皇派,也有妄图尊奉故土神明,创造信仰神祇的狂热乡土派,更有一些打算投靠土著神明的投诚。”

    想到夏国的情况,三人头疼不已。

    先是皇权和巫觋的争斗,其次巫觋神权体系内部有三个派系,而皇权派系内部除却以杨柯为的改革派外,也有一群守旧派。最后,还有赵志文和钱正河这类中立人士。

    目前夏国之所以能稳步展,全依仗杨柯先祖烈公的遗泽在支撑,依托杨柯的武力进行镇压。只要杨柯这尊天生半神一死,各大派系的矛盾顷刻间爆。纵然有烈公遗泽再度扶持一个杨家子,又能维系几时?

    姬乐三人尴尬就尴尬于,他们来的时机不对,正巧碰到灵宫内部的领换代。而姬乐作为国灵,又是一个最佳的拉拢对象。灵宫三派,尤其是故土派的人,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今晚余媖本来打算过来和三人一起举办宴会。但灵宫那边又有争斗,余媖只得回去压制故土派,避免对方接触姬乐,导致杨柯和姬乐的矛盾激化。

    抚摸清凉的竹简,姬乐闭上眼,轻声道:“余媖作为灵宫脑,倾向于夏君杨柯。虽然对我等尊崇不已,但不可依托此女。故土派或可利用,但多是经年老人,态度偏激。更容易激化灵宫内部矛盾,不可依仗。至于那些打算投降土著神的贱种……”

    姬乐嘴角挂着冷笑:“回头找机会,全部清理掉!”

    夏国祭祀八主神,融合本土世界的神明,这是不得已之策。如果真打算彻底尊奉异族天神而抛弃祖宗。还留他们做什么?姬乐拼着自己流血挨刀,也要弄死他们!

    “皇权派这边,杨柯太注重改革,抛弃的太多,不可取。保守派顽固不化,死板教条,连杨柯都忍耐不得,更何况我?”

    “算来算去,唯有赵钱二人可为棋子,助我传承方仙之术,调和诸派矛盾。”姬乐话语冷漠,此刻的他仿佛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俯视国度的神灵。

    这才是国灵的本性。

    国灵随国家兴衰而延续,哪有心思操心每一个时代所生的每一件冲突小事?他们要做的,是把持国家大方向的进程。平日里,对国君进行建议和监督。而不是自己赤膊上阵,跑去干国君的治国任务。

    姬乐以赵钱为棋,布局千秋,引导方仙道兴起,打乱如今灵宫三派的格局。日后夏国炼气士繁多,自有伐山破庙的一日。

    青年要说什么,被仓颉拦住。

    老者微微摇头,嘴角却浮起一缕笑意。

    “到底是国灵决定的第一件大事,我可从旁劝谏,却不能强求阻拦。何况,国灵大人的意图跟老夫的想法不合,但却也不失操作性。或许,真是老夫塑体之时选择老年形象,导致整个人的性格更加迟暮,跟这些年轻人不能比?”

    “而且国灵大人的想法更是破局之策。没错,我们不能加入灵宫三派的任何一个。更不能直接支持杨柯亦或者皇权中的保守派。不然,内部冲突爆,国灵大人当其冲。”

    夏国内部动乱,作为国灵的姬乐又要在床榻久趴一阵。

    相反,按照姬乐的想法。从夏国修行体系切入,利用两个太平教余脉,更容易插手灵宫事宜。

    以方仙道的术法,外加仓颉的神文体系,引巫觋们学习进修,从而摒弃争权夺利,暗中把灵宫大权把持在手。这才是姬乐的立身之本。

    “只是太平教到底受夏国排斥,就算今日国灵大人让他们二人帮忙在明宫治病,积累名望,恐怕高层那边的态?”

    “不用担心。南宇山之事便是一个好机会。到时候自有帮他们正名,重立方仙道的机会。”

    姬乐拍拍竹简,露出期待之色。

    仙道啊。他推动方仙道兴起还有另一重深意。除却以方仙道克制本世神道外,也打算给自己找一条出路。

    作为国灵,多么高贵的身份,受到所有国民的膜拜。

    但——

    姬乐最初可是一个普通人!

    比起和国家共存的命运,他更想做一个会哭会笑,不受国家兴衰影响的普通人。扶持方仙道的另一个小心思,是姬乐打算从方仙道中,寻找剥离自己和国家联系的方法,将自己重新变回一个人。

    不过这个想法太过逆乱,又跟仓颉的想法有所不同。所以在这位长者面前,姬乐隐藏自己的小小私心。

    “行了,今夜好好休息,明天杨柯就回来了。咱们这些远来之客跟本土脑的第一战,也要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