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十三章蜃龙浓雾,兵主显灵
    嗖——

    姬乐飞快转身,虚拉弓弦,光箭以迅疾之势射穿背后的阴影。

    “愚蠢,我敢降临于此,怎么可能不作防备?”

    几个斥候无缘无故昏迷,摆明里头有问题,以姬乐的性子,还会傻乎乎站在这里?

    光箭射穿阴影,露出一团浓厚的黑色雾气。这团雾气不断扭曲翻滚,将光箭造成的伤害慢慢抵消。

    “幽灵?雾鬼?”姬乐大脑闪过几个念头,放下手中的信号箭,不断以手指拨动弓弦,以灵力制作一支支光箭射向黑雾。

    “吼……”没多久,黑雾重新隐匿在迷雾中,再也不肯露面。

    “跑了?”姬乐持弓而立,仔细打量四周。等了半天,不见有人过来找麻烦,才唤醒地上昏迷的斥候们。

    “老孙,你在干嘛?”其中一个斥候揉揉眼睛,对站立着的同伴打招呼。

    姬乐心中一动,正要效仿自己附身的这位斥候说话。可旁边另一位斥候醒来后,揉揉眼,看向姬乐。顿时他脸色剧变,连滚带爬的起来,抓起旁边的一把长矛对准姬乐:“你到底是谁!”

    “宗宝,你这是干嘛?”其他同伴见了,连忙开口阻拦。

    郑宗宝死死盯着姬乐:“你不是孙迪,你身上的气息不对!”

    “……”姬乐有些意外:“这么快就暴露了?”他对郑宗宝笑道:“放心吧,我对你们没恶意。放下长矛,与其将长矛对向我,不如对潜伏在暗中的敌人。”

    姬乐作为国灵,对本国人自带亲和力。尤其是类似郑宗宝这种天生便拥有特殊灵觉的人,他的确感觉到姬乐并无恶意。

    但——

    迷雾中,黑雾凝聚的怪物再度出现。而这一次,数量更多。

    “是蜃兽!”郑宗二话不说,将利矛对准黑雾,其他斥候见状,也纷纷色变,围成一圈后,拿出各种刻画符文的武器对准蜃兽。

    他们表情紧张,十分戒备这种隐藏在迷雾中的怪物。方才也正是这些怪兽吐出蜃息,将他们催眠之后把灵魂拉入一个个幻境。

    “蜃兽?”姬乐被他们围在中间,饶有兴致看着这些不断翻滚的黑雾:“跟海市蜃楼有关?是专门吐纳雾气的怪兽?有点意思,也是《山海万兽鉴》上记录的?”

    “不错。”郑宗宝脸色凝重:“阁下,能信得过你吗?麻烦你给大部队打信号,让他们过来支援。”

    “支援?有我在,还需要别人?”姬飞晨将弓箭放下,捡起地上的一面兵主旗。

    黑色长幡上绣着一尊狰狞的牛魔神,祂手臂挥舞着利器,瞪大双目,直视前方。仅仅是一面旗帜,姬乐便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煞气。

    “果然是兵主神,煞气浓烈至极,恐怕已经到塑神体,炼神魂的边界了。”

    夏国祭祀天神,其中以“八主”为尊。是先民根据齐地八主融合本世界天神,改创而来。天主、地主、兵主、日主、月主、阳主、阴主以及四时主。这八尊大神有一半替换为本世界的土著神。可其中兵主在先民祭祀中,仍是蚩尤的形象。

    汉代崇拜蚩尤,将其视作军神、兵器之祖。杨柯带兵征战四方,同样会携带兵主旗。而且经过百年祭祀,战血洗礼,兵主旗自带煞气,能抵消一部分敌方神术的影响。

    如今兵主旗在姬乐手中,又有不同。只见他轻轻一挥,赤色光云从旗幡蔓开,几头蜃兽根本来不及闪躲,便被光云侵蚀,一个个消散于无形。

    “兵主?”郑宗宝等人目瞪口呆,那几头蜃兽在姬乐面前毫无反抗力,直接从天地间抹杀!

    再看向背后的“孙迪”,自己这位同袍身上的煞气越厚重,几乎让人不敢抬头直视。而其他几个斥候虽然没有郑宗宝这么敏锐的灵觉,但也能感受到,自己这位同伴身上充斥着一个强大而神圣的意志。

    “附身,是兵主显灵了!”斥候们心中一突,纷纷跪拜下来。

    “兵主?唔……你们称呼我兵主神也可以。”姬乐眨眨眼,毫不犹豫用了兵主的名号。

    我决定了,日后可以挑选时机,以降灵的方式混迹在军队中行走嘛!就称呼为“兵主显灵”了!

    姬乐心中下了决定,但手上动作并没停歇。他继续挥动兵主旗,一道道赤光撕碎白雾,射向天空。

    “我带你们出去,然后对杨柯打信号。”姬乐将弓箭递给一位斥候:“小心点,这迷雾有些问题,跟着我走。”

    说完,他依附孙迪的身体,慢悠悠带众人往外走。

    山谷中的迷雾能阻拦普通士兵,甚至能迷惑拥有天生灵觉的郑宗宝,但对姬乐而言,仅是过眼云烟。

    唯一难受的是,在救人的同时,姬乐远在太真楼的身体同样感到不舒服。

    “这迷瘴自带毒性,长时间待在这里,肯定要出事。”姬乐躺在软塌上,遥遥望着山谷的方向,操控附体的孙迪带众人出谷。

    当郑宗宝一行人走出山谷时,姬乐心弦一松,再也支撑不住,重新趴在榻上喘气。

    “国灵的责任,真的好麻烦。”

    国灵承载大地神性,便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地祇。在神灵层面的交锋,唯有国家化身们才能保全自己的国民。

    只可惜,国家化身的弱点也很明显。国民的损伤会间接出现在国灵身上,很多国灵宁可躲起来养伤,将一切交给外面的国民解决,也不肯挺着半残之躯在外搏杀。

    毕竟一边忍痛,一边还要出手救人,着实考验耐力。

    ……

    出谷后,郑宗宝对天空射出信号箭,赤色光辉刚刚升起,突然被一股黑雾覆盖。

    “混账,你敢!”太真楼中,姬乐双目怒瞪,远方山谷之外的“孙迪”身上,再度爆磅礴的灵力。

    兵主旗迎空飞舞,旗幡之上跳出一尊六臂魔神,忽的一声扑向天空中的浓雾。

    浓雾中,也马上飞出一只锐利的龙爪和兵主搏杀。

    “藏头露尾的东西,你也配用隔空显圣?”姬乐讥讽一笑,太真楼中的本体抬起手,为孙迪加持的力量又多一倍。

    兵主魔神受到这股力量的加持,身躯迎风而张。一声怒吼,荡动风云,六臂之外又有两只全新的粗壮手臂抓起长矛、利戟将龙爪撕碎。

    “给我滚!”声音如雷霆轰响在长空,惊走山林中的一群飞鸟。那黑雾中的龙爪受惊于兵主之威,略微有些迟疑。

    此时,赤光穿透迷雾,已经让杨柯有所察觉。

    “赤色,甲号队已经找到出口了!”刘胜面带喜色,推算郑宗宝一行人的路线。

    杨柯没有言语,遥遥望着天空。

    “怎么?你不高兴?”

    “把弓给我!”杨柯负手而立,神色严肃,死死盯着天空中那一团黑雾,身上渐渐燃起一缕缕火焰。

    刘胜心知不对,马上将杨柯惯用的弓箭递上。

    这弓是余媖亲手所做,通体用灵木雕琢,上面有二百四十五道巫咒符印,能承载杨柯的火焰。

    杨柯握住漆黑木弓,冷笑道:“他让你走,我让你走了吗?”

    拉满弓弦,火焰裹着神力凝聚于一点,形成一只展翅高飞的神鸟。

    嘭——

    火箭脱离,那神鸟瞬息千里穿破黑雾,连同龙爪一并烧毁。

    “杨柯?”姬乐的目光幽幽看向山谷中浓厚的迷雾。而杨柯也有所觉,和姬乐的目光有所交错。

    但一个是附体状态,另一个远在山谷之内,二人无话可言。

    最终,杨柯收起大弓,吩咐下去:“拔营,回家!”

    一声回家,顿时引起营地的一众欢呼。士兵们露出喜色,纷纷展开行动。

    刘胜站在杨柯旁边:“看起来,刚才那是山谷中的恶灵被铲除了?”

    “不是恶灵,是蜃龙。南宇山诸怪之一,是它座下的蜃兽过来捣乱,现在已经没事。对了——鹰扬。”

    杨柯摸着下巴,问刘胜:“我记得这次在托磊城缴获的战利品中有几颗幽神草?回头给我留着,别记入国库。”

    “幽神草?你要那东西干嘛?”刘胜有些奇怪,这种东西不是神明用来安眠凝神的药草?据说还是地母时代留下的东西。

    “不是我用,是国灵。”

    “国灵?”刘胜脸色一变,赶忙说:“等等,虽然幽神草可以引神入眠,但你如果真把国灵封印。灵宫那边肯定又要闹腾,而且就算余媖,都未必肯站在我们这边。”

    杨柯脸一黑:“谁说要封印国灵了?”

    幽神草的确可以催眠神明,但同样可是一种凝神镇痛的神草。许多国灵都是用幽神草麻痹精神,避免被伤势影响太过。

    杨柯难得善心,打算用幽神草帮姬乐凝神镇痛,怎么到刘胜嘴里,成自己软禁国灵的手段了?

    “咦?你不是打算封印他吗?”刘胜惊奇道:“以你的性格,能容忍这种国灵的存在?”

    “哼,要你管!”杨柯跨上战车,吩咐驭手:“赶紧,我们出谷!”

    大军很快拔营出行,半天之后离开山谷,和郑宗宝等人汇合。

    杨柯再对左右道:“你们先修整,我去去就来!”

    他边走边扯下身上的铠甲,孤身一人重归迷雾之中。

    “大人,国君这是?”

    “别理他!”刘胜一脸嫌弃,命人去捡装备。顿了顿,他才道:“这厮心胸狭窄,去报复了。对了,宗宝,你们一行人到底不错,竟然真能找到出口,总算没辜负我的期望。如果你想重归灵宫,我可以帮你跟余媖说和。”

    郑宗宝苦笑道:“鹰扬兄,这哪里是我们的手段?全依仗兵主显灵,逼退蜃兽魔怪,才让我们一行人免于遭劫。”

    “兵主?你仔细说说!”

    兵主?我夏国的兵主诞生灵智了?这不可能啊,那些可能诞生灵智的神灵,不是早就被杨柯给封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