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九章洛城风貌
    余媖三人来到普泽池畔。

    “大人,我方才在灵宫看到这边有祥云异象,不知——”余媖看到姬乐身边的白老者,神情一凛,顾不得和姬乐打招呼,马上闭着眼,以巫女的灵感探究仓颉的身份。

    史皇氏微微一笑,主动撤下神光屏障,让余媖感知自己的神性。

    而她身边那两位老者看到姬乐后,上前行礼:“见过国灵大人。”

    “两位快快起来。”姬乐拿出一派天真无邪的表情,瞪大充满好奇的眼睛对二人说:“我对太平教很感兴趣,回头你们有空,可以来太真楼跟我聊聊。”

    可此言一出,两位老者脸色剧变,就连一边的余媖也惊恐起来:“大人,此话万万不可提及!”

    太平教是夏国的禁忌,隐藏诸多内幕。国灵想要询问太平教的事?

    余媖和两位太平遗脉皆惊恐不已,生怕国灵一个念头,再惹来天主的怒火。

    “国灵只是对《太平清领书》中的医术有兴趣。”仓颉见状,在旁解释。

    “仅仅是医术?”钱正河这才稍稍放心:“我等得传的太平医术早已教给明宫诸医师。如果大人有意,不妨召明宫医师答问。”

    “明宫肯定要去的,今天还要带老爷子逛逛其他地方呢。”姬乐将史皇氏请到人前,笑着介绍说:“这是咱们华夏的神祇,是故土降临的史皇氏。嗯,他的名字,你们应该都清楚。”

    史皇氏?

    余媖又惊又喜:果然是他!我感知的神性没错!

    钱正河二人一脸愕然:“史皇氏?”

    这不是传闻中,故土存在的祖神吗?黄帝时期的史官,也是华夏文字的起源。

    “等等……”钱正河反应过来:“您说,故土来人?”

    “没错。在我化生之时,便自动连通故土,引得故土祖神们注意,前来庇护我等汉民。”

    这是姬乐想出来的借口,将仓颉塑造成一尊从故土降临的神祇。从而引起国民们的思乡之情,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

    就算本世界的天神有抵触,也会因为无法探知华夏诸神的深浅,从而有所保留。

    “既然是故土之神,理应享有灵宫正神待遇。大人想要带史皇游览九宫城?我来带路!赵伯,钱伯,关于史皇大人的身份,还请两位暂时保密,不要透露给其他灵宫人士。”

    几句话,姬乐和青年便听出余媖的暗示。二人对视:夏国内部的矛盾,看起来也挺激烈的。

    想想也是,昨天大战的时候只有巫女们出面,这些术士以及其他巫觋都没露面,显然背后的水很深啊。

    余媖行事利落,很快便拿出章程,让张乐派人跟随,护送一行人往明宫行去。

    “怎么回事?”姬乐、青年并着史皇坐上辇车,前方有两头类似水牛的异兽在拉车。

    老者低声问:“你们故意这么说,莫非夏国还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史皇氏虽然依托信仰,在学宫泥塑守望百年,可学宫不过九宫之一,哪里能遍知全国之事?他所接触到的太平教等事,都是明宫历史记录中存在的资料。可关于灵宫内斗,有所耳闻但知之不多。

    “不对头的地方多了去。老爷子,您亲眼看看这异世国度便清楚了。”

    三人在余媖带领下,开始在九宫城游览。姬乐虽然前段时间自己打探过,但那段时间碍于灵体不便,有些地方无法靠近。如今真正成为国灵,又有余媖引路,洛城各处重地畅通无阻。

    姬乐心中一动,询问余媖:“说起来,普泽池往北有一座白色小塔,那是什么地方?”

    钱正河插嘴说:“白色小塔?那是我和志文兄修行的地方,怎么,国灵大人有兴趣去看看?”

    赵志文听后也道:“塔周围隐藏诸多密咒,一般人不可擅入。若大人有意,我二人可以引路。”

    “不用了。”姬乐勉强露出一个笑脸,术法禁制?嗯,我当然清楚,前段时间刚过来的时候,我在那上头吃了不少亏。

    姬乐一开始作为国灵苏醒,因为跟夏国的联系断断续续,并没有如今随意行动的权能。在赵志文二人的地界,便吃了一些暗亏。

    “还是先去明宫吧,我挺在意昨天那几个国民的。”

    九宫城的前身,是最初东汉先民建设的旧址。在这里,有广场、医所、兵场、冶炼台等场地。九宫城最赫赫有名的九宫中枢,便依托这些遗迹而来。

    九宫城的正中心是王庭,乃诸大夫议事之所。也是杨柯和四位夫人居住的地方。

    而王庭之北,九宫城的正北方,乃祭天祀神之所。此宫称呼为灵宫,也是宗庙所在。当然,说是宗庙,实质上杨家也没几代人。只不过是将当年东汉衣钵祭祀于此,象征华夏香火传承,也象征夏国乃东汉炎刘一系别传。

    此外,还有教化启蒙的学宫,豢养奴隶的奉宫,以及女闾所在的幽宫等等。这些庞大的建筑群,是从最初先民们的故址扩建而来。

    路上,余媖对仓颉讲解九宫城的风貌,露出自得之色:“别看我们夏国只有一座九宫城,但洛城的规模之大,容纳百万人口不在话下。就连图穆王朝等强大势力也多有不如。”

    “的确不错。”仓颉看得出来,这座九宫城的建设曾参照故土的好几座大城。尤其这个名字,九宫为洛书,显然暗指东汉的都城洛阳。而学宫的建筑风格,更与东汉太学肖似。

    百万人口?

    姬乐眼眉间挂着几分嘲讽,但他想了想,最终话没说出口。

    百万人口的确不假,但正经拥有居所的汉民可不多。更多的是奉宫里头那些俘虏奴隶,多少人挤在一间屋子里,根本不占地。

    “可我又能说什么呢?在这个时代,先民自保都成问题,还有心善待这些蛮夷?”姬乐暗暗摇头,只能期待自己未来的努力。

    至少在他的计划中,奴隶制是肯定要向前迈进的。

    ……

    因明宫在九宫城的东南角,众人乘车而行,最先来到的反而是学宫。杨氏自诩杨震之后,传经世家出身。其家学渊源,带着先民穿越后,专门建造学宫传承东汉诸学,以维系大夏对周遭的文明统治。当然,因为文明差异过大,所谓的统治更多依赖武力。

    看着学宫门口的匾额,姬乐对仓颉说:“如今学宫里头的经籍剩不下多少。未来,还需您老人家出面修整。”

    “理应如此。”

    听着里面朗朗读书声,仓颉神情意动:“既然到了,不妨入内一观。”

    他在此地接受百年祭祀,可今朝也才第一次在学宫内部游走。

    “我就不去了,余媖,你带老爷子多走走。”

    姬乐坐在车上,靠着背后的细软,懒洋洋说:“赵伯和钱伯也去吧。”

    一位故土来的神祇,赵钱二人的确也很好奇。加上余媖离开后,二人不方便跟姬乐独处,便跟着余媖一起行动。

    “谨遵大人之命。”两人飞快下车,跟着余媖走入学宫陪仓颉观览。

    “这两位也太胆小了。纵然是太平遗族,可说到底也是华夏一脉,何必如此?”

    姬乐频频摇头,感怀二人的处境。

    太平教创立的天角城毁灭,连带东汉先民数十年的成果一朝送葬。若非杨柯先祖留守九宫城,保留了一份元气,恐怕先民们早已经消弭在这蛮荒时代。

    “哼!这就是报应!”青年听到太平教的事,虽然他并非东汉时期的人,可到底也是汉民,是他所在的帝国后裔。看到他们被本世界的天神欺负,青年心中燃烧熊熊怒火。恨不得直接提枪伐天,将本世界的天神杀戮一遍。

    而对于太平教这些篡改泰一主信仰的人,也没什么好脸色。

    “行了,慢慢来。恩记着,仇记着,以后总有清算的一天。”姬乐透过竹帘,看着学宫的大门:“说来,你不去?”

    “不去,没什么意思,只是一处教育学习之所罢了。”

    夏国的汉民地位很高,当孩童启蒙后,便可送入学宫免费学习。十二岁后,选拔根骨出众者研习术法。其余人等继续在学宫进学,直至十五岁后可选择入伍或转入其他行业。当然,如果成绩优异的话,也可以选择继续深造,研究华夏经典。

    青年话语低沉:“在这个蛮荒时代,读再多的书也比不上手中的三尺利剑。”

    姬乐笑了笑,手托着腮打量青年。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在这个时代,生存才是重点。你读一肚子“之乎者也”,难道就可以耕田种地了?

    “我记得你那个时代的儒生不都可以骑马射箭的吗?你怎么这么瞧不起儒生?”

    “没瞧不起他们,只是我那个时代以军功起家。我更尊重有功勋的人,而不是书上谈兵,空谈国事的臭书袋。”

    但仔细一琢磨,青年眉头一挑,心中犯嘀咕:看样子,这厮的确已经猜到我的身份?嗯,不承认!不管他怎么暗示,我就不告诉他!

    以青年当初的地位,连皇帝都不怎么害怕,哪会真正畏惧姬乐国灵的身份?

    “话说,你真打算将史皇氏塑造成故土神祇?”

    姬乐脸色一变,手指微微一勾,一层青光笼罩车架,隔绝外人的探听。

    “至于吗?这附近没人。”

    “这是神话时代,小心为上。”姬乐正色说:“你没看出来吗?如今汉民在此地扎根百年,和当年的情况又有不同。说到底,我们来得太晚了。”

    最初那一批汉民经过百年岁月,又能留存几人?

    杨柯这一辈可都是先民后裔,从小在这个世界长大。他们或许怀念故土,或许将希望寄托于故土,但也仅仅是一个心里寄托罢了。故土文明,在杨柯眼里还真没太大推销市场。

    在这一点,杨柯跟青年的脾气相似:故土的经典再好,那四书五经再高深,能让国民吃饱饭吗?

    当年那批世家子过来后,立刻被现实狠狠上了一课。在学宫留下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不假,可学宫内部同样有记录的农桑医卜之术。在这个时代,农桑医卜反而比儒学更加重要,和国民生活密切相关。

    “我能感受到,夏国内部暗流涌动。既有杨柯这样的改革派,也有保守的故土派。甚至灵宫内部也有各个派系争斗。不然,我们接触的人就不会只是余媖一个。”

    “将仓颉老爷子塑造为故土之神,只是一个象征。代表故乡没有忘却他们,我华夏传承不会在异世断代。”

    “那么,那个带他们回家的口号呢?宣扬仓颉是故土之神,自然会有人询问,他们能不能回家,回到祖辈们魂牵梦绕的故乡。那时候,你又要如何做?”

    “……”姬乐微微皱眉,神情间多出几分不耐。

    见姬乐不吭声,青年冷笑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是什么吗?”

    “行了,我知道你说什么。不就是给人以希望,然后又亲手捏碎吗?”

    姬乐换了一个姿势,刚才突然乍起的刺痛感才略略消退,他哈哈大笑,故作轻松说:“难道我不能直接带他们回去吗?”

    “回去?回哪?刚才史皇氏的话你也听到,穿越本身存在问题,怎么可能轻易回去!”

    “切——无非是创世神的勾心斗角罢了。”姬乐撇撇嘴:“放心,我有分寸!”

    “什么意思?”

    “很简单喽。这个世界是天地二元的创世体系,天地两位创世神创造了世界。而太平教祭祀黄天,惹怒本世界的天神,让天主亲自出手惩戒。自然,不可能是天主送他们穿越。只可能是另一位地母神。”

    “联想地母陨落于千年之前,很明显是人家的布局。打算以先民做一些文章。说到底,无非是复仇亦或者复活罢了。”

    这就好像那些异世界召唤勇者的游戏和小说。只要完成神明交代的任务,自然就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