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八章故天犹在,不见新天
    仓颉降临的动静很大,那池塘边的瑞霭祥云弥漫天空,引得全城巫觋注意。

    余媖本来正带几位侍女去太真楼跟姬乐请安。看到这边的异象,她马上说:“你们几个去太真楼稳住大人,保护他周全,我过去看看!”

    诸女乘车而来,但余媖嫌弃这兽车度不快,从袖中拿出一只精致小巧的纸鸢。她迎风一抛:“变!”

    纸鸢受到灵气刺激,变作飞鸟载着余媖赶去池塘。

    可刚转向半路,便看到另外几个人或腾空,或乘车赶向异象起源地,就连守城的军官也随之惊动,一列士兵在张乐带领下跑向普泽池。

    “张乐,你派人守护街道,不准国民靠近。”余媖在空中对下高呼,将张乐叫住。

    “余媖阁下?”张乐停下来,命士兵结阵,等待余媖按下飞鸟。

    不远处的街道上,还有不少国民往他们的方向张望。

    看到那些好奇的国民,余媖对张乐说:“普泽池凶险不知,你安抚国民,万万不可让他们靠近。”

    “我明白。”张乐派遣士兵前去劝说,因为昨日之事尚未忘却,普通国民对此异象虽然好奇,但担心又有什么凶兽来袭,自然不会拿自己性命去赌。被士兵们劝说,便一个个返回家门,等待最终灵宫颁布的消息。

    但城中异象这种事根本瞒不住,很快王庭那边的留守官员便驾驭牛车过来询问。

    余媖皱着眉头,对张乐吩咐道:“王庭那些人,我不欲见,你设法挡了。请他们回去继续处理公务,等待国君回归。”

    “好。”

    “还有!”余媖抓住张乐的肩膀,脸上闪过厉色:“记得,灵宫除我之外,其他人等也不得靠近。”顿了顿,余媖神情有些迟疑,但还是咬着牙说:“就算是老巫觋也不可以。长者身体老迈,这等事情万不可请他操劳。更不容许有人去骚扰他的清净!”

    张乐看到异象,显然也有所明悟。心里清楚,这又将是一场勾心斗角,甚至灵宫内部的动荡有可能影响国君。

    他拍着胸脯说:“阁下放心,我一定派人守住!他们要过,只能踩着我的尸体走!”

    余媖点头,匆匆忙忙赶向池塘。

    但她和张乐说话的功夫,到底耽搁时间。在她之前,已经有两位灰袍老者来到池塘。不过这二人远远观望,并未上前靠近姬乐三人。

    看到二人,余媖面色一沉:这两位怎么出关了?

    再看远处和仓颉聊天的姬乐二人,余媖眼皮一跳:“国灵大人怎么来了?”

    想到两位灰袍老者的来历,余媖心中紧张,生怕二人起了异心。她赶忙收起法术,将纸鸢藏入衣袖,但脸上却露出灿烂的笑容上前:“赵伯,钱伯,您二位已经出关了吗?”

    两位老者看到余媖到来,神情一松,过来跟她打招呼。

    赵姓老者解释说:“昨天那边动静有些大,童子叩关请我二人出来。只不过瞧见巫女大人在那边维持秩序,便没有露面。”

    余媖闻言,蹙着眉头:“两位伯伯未免太谨慎,昨日既然出关,直接来找我便是!”

    钱正河苦笑道:“我等大罪之人,怎敢轻易露面?”

    就算是二人早一步前来普泽池,也不敢上前跟姬乐三人打招呼,而是等候灵宫的主事人过来。

    他们俩,更多是担心有人在普泽池捣乱,才过来帮忙守望。

    巫女闻言,幽幽一叹:“当年之事,我亦有所耳闻。时隔多年,两位这又是何苦?”

    “还是避嫌的好。”赵姓老者不欲提及自己二人的出身,提醒道:“巫女大人,那三人到底是何来历,还需要你出面主持。”

    余媖看着远方的姬乐三人,其中姬乐也看到自己,正对自己招手。

    想了想,余媖道:“这位大人乃我夏国贵人,两位伯伯既然来了,便一起过去请安。”

    说着,她带领二人过去拜见姬乐。

    ……

    姬乐三人在灰袍老者出现后,便开始讨论二人的来历。

    姬乐:“这两人身上皆有灵力波动,显然掌控着然力量。应该是四鼎以上?”

    “四鼎。”青年声音低沉:“这两位老者身上的灵力波动虽然强,可比余媖还差了一筹。”

    “不过他们怎么不过来?他们难道不是灵宫的人?”

    洛城九宫,灵宫主祭祀之礼,众多巫觋在此修行。这两位老者,不也应该和余媖是一家子吗?

    “说起来,昨天凶兽入侵也没看到巫觋,全都是巫女在外主持。”

    仓颉听二人讨论,面带异色,欲言又止。

    姬乐见了,笑道:“老爷子在此地接受百年香火,比我二人初来乍到要清楚局势,有何指教?”

    “国灵大人,这两位术士恐怕并非巫觋一脉,而是当年太平教的余脉。”

    “太平教?”青年奇怪问:“这又是什么?”

    听到青年的话,史皇氏反而惊讶起来:“怎么,你穿越的时候,太平一系已经在东汉灭绝了?”

    “穿越?这又是什么?还有东汉,我知道夏国是东汉先民建立的,但跟我有什么关系?”

    “咦?难道你不是——”

    “咳咳……关于青年的来历,回头我再解释。他失忆了,很多问题都不清楚。”姬乐打断仓颉的问话:“老爷子,还是说太平教吧。”

    仓颉心有疑惑,但还是说起正事。

    “说起来,也跟我等来历有关。大人应该察觉,我等穿越至此并非巧合。”

    “嗯,不可能那么巧,我和东汉先民穿越到一处。两次穿越的重合度,未免太高了。”

    “两次?可不止啊。”仓颉神情古怪:“在我得享香火祭祀开始,亲眼看到五批东汉先民的穿越。”

    “五批?”姬乐脸色变了,他本以为东汉先民只有一波,一次来了五千人。在这里建立夏国,自诩东汉的异世藩国。可如今看来,似乎另有内情?

    “也对,一次五千人,东汉如果真凭空失踪这么多人,怎么也会在历史上记一笔。”

    在太平时期,五千人同时失踪,足以惊动国家了吧?

    一直以来,姬乐都猜测是因战争而逃入山林的先民穿越,亦或者是某些世家隐下的黑户穿越。

    但仔细想想,杨柯先祖乃弘农杨氏后人,正儿八经的世家子。他都跟着穿越,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就算是东汉将领“杀良冒功”也不好直接对他下手吧?

    “如果是分批穿越,倒说得通了。”

    每次穿越的人数少一些,分批次来,不足以引起东汉王朝的关注。

    “不过说是分批,最初穿越的那五千人只分三次,乃汉顺帝时期穿越的先民。至于杨家一脉则是更晚一些的时代。但这五批人出现在异世界的间隔时间很短,短短五年之内便全部到来。”

    “那这跟太平教又有什么关系?”青年插嘴:“老爷子,还是说太平教吧!”

    在他的时代,泰一主信仰昌盛,所谓的“太平教”……莫非是后世王朝崇拜的神明?

    姬乐也点头说:“我明白老爷子的意思,穿越背后另有内幕。不过这件事和眼下无关,先说太平教。莫非跟那东汉末年作乱的太平道有关?”

    “非也。那太平道的黄巾之乱出自灵帝时期。而东汉先民的穿越,最晚一批也是恒帝时代穿越。”仓颉尽量用姬乐耳熟能详的词来解释:“我所指的太平教,跟那太平道只是同源一脉,道统源流一致。”

    姬乐低头琢磨一会儿,忽然笑了:“老爷子的意思,夏国太平教的创始人是汉恒帝时期的方士。或者说,曾经得授《太平清领书》?”

    “咦?国灵大人知道的倒是不少。”

    “早些年听友人提过。”姬乐慢慢回想了下:“《太平清领书》的真正创始人是谁不清楚,又说是西汉,又说是东汉,但这本书出现的时间肯定比太平道要早。啊——我明白老爷子的意思。莫非在这个世界,也是利用《太平清领书》鼓捣出一个太平教,最终引大乱?”

    “若是内部大乱也就好了。”仓颉叹息道:“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这话国灵应该不陌生。而在此世,太平教也弄出一个类似的口号。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成功了,直接成为东汉先民信奉的正统教派。”

    当年那批东汉先民虽然人不多,但可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五批先民包含各行各业的人才,方仙道的修士便随着第五批先民一起到来。

    《太平清领书》虽然被视作太平道的逆乱之经,但里面的确有一些治病救人的手段。原本在东汉被视作无稽之谈的术法,也在方仙道修士的研究中得以真正施展。目前夏国术法体系便有小半,仍借用《太平清领书》的精要。

    再加上东汉先民因为误入异世,人心无所适从,给予太平教崛起的土壤。使得传承《太平清领书》的修行者伙同一群人立下“太平教”,以术法教化汉民。

    “太平教建立之初,安抚民心,以术法庇护先民,凝聚汉家先民的向心力,倒也是掌权者乐见之事。可千不该,万不该,就坏在一句‘故天犹在,不见新天’的口号上。”

    太平教借助汉民们的思乡之情,以太平教梳理泰一信仰,转化为“黄天太乙之神”,打造汉民自己的天神。

    青年顿时打起精神,好奇问:“黄天太乙,就是泰一主的另一化身?”

    仓颉没回答,而是对姬乐道:“你瞧,又一个相信的,无怪当年太平教大兴啊!”

    汉朝崇拜“泰一主”,张角的太平道就把泰一主的神格扭曲化,尊为自家至高神。

    “但这样做,无疑惹怒本土天神。”姬乐捂着脸:“我已经能猜到后面的结果。应该是本土天神大怒,灭了太平教?”

    “不错。‘故天犹在,不见新天’。那先民尊奉黄天之主,又哪里看得上此地的天神?”

    纵观诸王朝,唯汉以强亡。汉民们信心十足,在异世打造自己的天神体系。这一举动,无疑惹怒本土神明。且不论那些地祇,这太平教尊奉的至高神,可是穹空之主,矛头直指两大创世神之一的天父。

    “本世界尊奉的神话是‘二元创世论’。世界由天地之神创造,地位等同我们的皇天后土。不尊天神的后果,便是太平教连同当年建立的另一座大城“天角城”,被雷霆化作灰烬。”

    仓颉话语平淡,可背后隐藏的血腥和杀机,姬乐和青年却听得一清二楚。

    尊奉故土天神,惹怒本世天神,强出头的结果必然是一记天雷轰顶,直接轰杀。

    “哈哈……”姬乐笑了:“难怪老爷子大费周章说这么多,其实是提醒我,降灵仪式要有所选择吗?”

    姬乐是国灵,仓颉由他召唤,自然不好直接说:除我以外,不要再召唤其他可能存在的神灵级别人物。

    仓颉老脸闪过一丝尴尬,低声道:“没错,尽量不要召唤那些有冲突的存在。”

    比如有可能影响本世界天神地位的那几位华夏先祖。

    伏羲氏、神农氏、轩辕氏等,在华夏祭祀中都有天帝的格位,号称五帝佐昊天而行。真召唤出来,难不成要直接对本世界的天神们宣战,划天而治吗?

    再说地神,虽然本世界的地母神已经陨落。但你把女娲氏找来收拢大地权柄,就不怕全天下的地祇联合起来找夏国的麻烦?

    归根到底,夏国目前太弱了。没有召唤那些强大存在,并且保护自身的底气。

    仓颉精通历史,自然明白目前夏国最需要做的,是展人口,休养生息。但他担心姬乐这穿越者不知好歹,傻傻触犯禁忌,目光一直瞄准华夏祖神。才刻意用太平教的例子,委婉提醒。

    只见姬乐从容说:“龙能大能小,能隐能显。弱小时,藏入川河之间与虺蛇作伴。强大时,翱翔九天之上唯我独尊。”

    “老爷子放心吧,召唤华夏英杰这方面我有分寸。太平教这件事,我也记下了。这么看,那远处的二人便是太平教余脉?我对太平教倒是很有兴趣。唔……放心,没有另立新天的打算。”

    至少现在没有。

    姬乐很清楚,自己目前要做的,是为夏国带来一个新的理念,而不是傻傻塑造一尊新神,惹得天怒人怨。

    “行了,余媖已经到来。老爷子,记得你的身份。你是我从故土请过来的神明,是为带这些异乡遗族回归故土的。”

    姬乐对余媖挥手,招呼远处的三人过来。

    仓颉一怔,但马上明白姬乐话中的含义:“莫非他打算利用我的身份,在夏国进行另类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