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七章史皇仓颉
    龙颜四目,生有睿德。

    说白了就是重瞳,一只眼睛里有一对瞳孔。而华夏历史上有这种特征的人并不多。

    据青年所知:一个上古时期的造字圣人仓颉,一个传说中的圣王虞舜,然后加上春秋时期的重耳以及秦汉时期的楚王项羽。

    “仓颉、虞舜、重耳、项羽。”青年想到这四人后,苦笑起来:“但是跟学宫有关的圣人只有史皇氏。”

    史皇仓颉,传说黄帝时期的史官,也是华夏文字的起源,被尊为“造字圣人”。

    “这厮可真厉害,这运气……难不成真是泰一主庇佑?”

    可在这个世界,哪里有所谓的“泰一神”?

    青年摇摇头,从树梢跳下来,快步走到姬乐身边迎接史皇氏。这种大前辈级别的华夏英杰,他虽然心高气傲,但也不敢有半点不敬。

    史皇降临,学宫积存的信仰香火自依附主体,引出种种异象。

    天空中电闪雷鸣,霞光绚烂。池塘中,莲花绽放瑞光,吐出奇香。还有种种赤鲤、鳌鱼跃出水面,向召唤阵的方向顶礼膜拜。

    史皇氏?

    姬乐对自己成功召唤仓颉也很意外。这次召唤并没有特定人选,他的本意是降灵一位足以抗衡杨柯的人物。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居然请下黄帝时期的大佬。

    “莫非是因为我在池塘边进行召唤?”姬乐目光落在池塘里头的那些龟鳖身上,据说仓颉造字跟这些家伙有关。说不定当年史皇氏就是在池塘边创造文字。所以,我模拟出当年的环境,成功召唤?

    姬乐浮想联翩,暗暗下定决心:日后进行召唤,还是要多找一些和人物生平有关的东西或者地方才好。

    良久之后,召唤阵中的异光散去,露出史皇氏的身影。他的衣冠服饰并非上古黄帝时期的风格装扮,而是学宫里祭祀的那尊泥塑打扮。手中玉笔,则是他降临时一并携带的神器。

    没错,史皇氏降临之初,便具备半神级别的力量。

    看到仓颉头顶的那团赤光,姬乐眨眨眼,躬身问:“史皇前辈,你现在感觉如何?”

    “前辈?”史皇氏赶紧摆手:“你是诸夏之灵,这声前辈可当不起。”

    仓颉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打量着姬乐。

    他并不单单是姬乐以自己的力量召唤出来。东汉先民在这个世界挣扎百年,百年间先民们仍保留东汉的文明传统,祭祀自己的祖先。

    炎黄二帝、仓颉嫘祖、彭祖后稷……有关先人祖神的的信仰铭刻先民骨髓。百年岁月为“造字圣人”仓颉积累不菲的信仰。正是凭借这份信仰,仓颉才能顺利在姬乐的召唤中现身。

    可以说,他不单单是地球上华夏一脉祭祀的仓颉,也在这百年间注视东汉先民的成长,对姬乐这个跟大夏国气脉相连的国家化身,保持应有的尊重。

    “你称呼我仓颉就好。”仓颉慈眉善目,就如同邻家老翁般祥和。

    国在,则华夏在,故族常存。

    在见到姬乐的这一刻,仓颉便感受到故乡的气息。姬乐就是华夏,是这些遗落异乡的先民和故土唯一的牵绊。

    “焉能如此?”姬乐和青年同时摇头,仍执意以长者之礼相待。

    青年在池塘边扫出一片干净地,将自己衣服放在地上,姬乐则亲自搀扶老者坐下。

    见二人这般态度,仓颉不住摇头。

    “我是仓颉,又非仓颉,尔等何必如此谦恭?”

    姬乐二人也席地而坐。有史皇氏这等半神级别的大靠山,他自觉有把握对抗杨柯,便笑道:“老爷子此话何解?”

    “我非活人,是自薪火传承中召唤的投影,并非当年在黄帝麾下效力的史官。的确,那个史官是我的原型,但史皇氏的功绩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无数前辈积累下来的心血。”

    从结绳记事以来,华夏先民持续不断记录古老时代的大事件。渐渐演变为原始符号,最终在仓颉这一代形成文字。

    “我所做的,仅仅是将一切进行总结。”

    严格来说,仓颉都不是他的本名,而是后世历史所赋予的真名。

    不管当年黄帝时期,那位真正整理文字的先人叫什么。但在后世记录中,他就是“仓颉”,是被后人尊为“文字之神”的史皇氏。

    因此,老者降临之后的形象便一如历史记载,生有四目,身具神性。

    姬乐听后,若有所思:“这么看,薪火不单单是召唤历史中的存在。更可以结合野史、外传以及神话?”

    “不错,我能感知属于自己的数个起源。甚至,能感知自己对华夏历史的掌控度。就连你那个时代的知识,我也同样具备。”

    史皇氏在某些地域被尊为“史官之祖”,这一点被升华为神性权能后,让他拥有类似姬乐的能力,可调阅华夏历史。而且因为姬乐的存在,他所掌控的历史从黄帝时期直接延续到姬乐诞生的新中国。

    许多姬乐不了解的历史,都可以找仓颉求教,而不需要在薪火中慢慢翻阅。

    “某种意义上,我分担了薪火的功能。毕竟,我是你第一个召唤的存在。”

    “第一个?”姬乐和青年异口同声。

    二人对视一眼,皆察觉彼此的震惊。

    姬乐试探问:“老爷子,您可知我的名字?”

    仓颉不假思索:“姬乐。”这是姬乐成为国家化身后,冥冥中显现的名字。

    “姬乐?不是公孙闻礼?”青年心头一跳,露出深思之色:“这么看,史皇氏他老人家并不清楚我的存在?”

    “这么说,史皇氏无法察觉这家伙的来历?”姬乐偷看身边的青年,也琢磨起来。

    “怎么,有问题?”仓颉摸不着头脑。他作为第一个召唤的华夏前辈,拥有一个大福利。不单单成为半神,还可从姬乐手中分润薪火记录历史的权限。甚至,他模糊了解姬乐的来历。才刻意用姬乐熟悉的说话方式,拉近二人的距离。

    至于青年的来历,仓颉猜测是如同东汉先民一样,凭空出现在这里的同族。据仓颉所知,这类同族并不少见。夏国这百年来,零零散散碰到不少所谓的同族。

    “不,没什么。”姬乐和青年对视,颇有默契的掩饰彼此疑惑。

    姬乐笑问:“老爷子目前的状态,的确是神明?”

    “有信仰,有祭祀才是神明。在这个时代,有这些先民的祭祀,我才会存在,勉强来说,的确是神明吧。”

    “那就好,那就好!”姬乐在旁赞叹吹捧:“老爷子降临,我华夏便有自己的历史与文字之神。他日定可把我家文字推广至全世界。”

    青年听后,也放下心。

    不单单姬乐,他也能感觉到,杨柯不仅性格跳脱,更不是一个肯屈居人下的主。这种性格霸道的国君,怎么能忍受一个不受自己掌控的大夏国灵?只不过是因为木已成舟,才让他保留几分尊重。但姬乐性格也很冲,绝对不会甘心做一个吉祥物,如果真触及对方底线,恐怕大战一触即。

    可现在有史皇氏在中间调节,可消弭诸多矛盾。

    但接下来,仓颉话锋一转:“老朽擅长的地方在于文道,如果想要让老头子打打杀杀,还是另请高明吧。”

    姬乐神情一顿,笑道:“自然不用您老人家动手打架。这夏国本是东汉时的汉家传承。在异世挣扎百年,很多典籍遗落缺失,需要您帮忙修缮。”

    早在穿越之初,姬乐便考虑过夏国的展。

    夏国的展太畸形了。有些方面受到异世影响而得以飞跃展,但某些方面别说跟东汉时期,就连先秦时期都有所不如。

    归根结底,当年穿越的那一批汉民,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加上意外穿越,他们保留的典籍经书又有多少?许多经书,还是那一批老人凭借记忆默下来的,反而因为家学缘故,有诸多差异分歧。

    一开始,姬乐想要在学宫帮忙整理经籍。但稍作尝试后,姬乐果断放弃这个打算。以他的国文功底,未必比得上那些前人多少。毕竟杨柯祖上那位先民,可是自诩杨震之后,家学渊源,学宫有三分之一经籍都是人家默出来的。

    而现在,有仓颉在!

    有史皇氏这种历史大拿出面,区区修缮典籍算什么!

    要知道,在华夏数千年的流传中,仓颉已经被视作神明。在降临那一刻便受到本世界的法则加持,点燃神性辉火,拥有历史、文字两个领域。未来,只要仓颉将领域凝练为神职,便是大夏的历史与文字之神。甚至可以染指其他文明,成为世界唯一的历史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