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五章身份,无名氏?
    送走女神,姬乐和余媖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姬乐看着桌案一片狼藉,正要动手整理,旁边的余媖赶紧让身后巫女们帮忙。

    “您且放下,这些琐事让我们来。”

    巫女们很快就把桌案收拾完毕,只剩下姬乐、余媖以及旁边抱胸而立的青年。

    “余媖,那几个受伤的国民情况如何?”

    姬乐被羊头怪戎鬼偷袭,害得几位国民跟着遭殃。可在他感知中,那些国民的灵魂似乎并没有回归到他这里。

    “还在抢救中。”余媖低声道:“幸亏救助及时,术士们强行以术法力量维持最后一线生机,目前送去明宫疗养。”

    明宫是九宫城东南方的一处场所,聚集夏国众多医师,等同后世的医院。

    “是吗?”听到那些国民活下来,姬乐才放下心。

    一时间,玉华楼恢复沉寂。

    余媖望着面前的贵人,神情欲言又止。

    国灵,属于他们夏国的国灵,这是一个极为重要尊贵的存在。然而目前国君不在,自己等人要如何安置“祂”?

    姬乐也明白余媖的纠结。

    余媖是灵宫中的大巫女,辅佐祭祀王事,教导巫女。虽然在很多事情上拥有话语权,可目前九宫城中的不少大夫都是她的长辈。关于国灵的事,如果泄露出去,她很难进行把控。

    于是,姬乐善解人意道:“你先不要声张。这段时间我暂居女闾,等杨柯回来再说。算算时间,再过几日他就该回来了。”

    “幽宫女闾?”余媖听后,频频蹙眉:“这怎么行?您千金之躯,岂能在这等烟花之地?”

    余媖本想让姬乐来灵宫暂住,可灵宫祭祀天神,又有诸多禁忌。余媖担心姬乐来灵宫,反而惹出乱子,一时间迟疑不决。

    “幽宫最初是巫娼生活的地方,你作为巫女长,哪来那么多歧视?放心吧,我去幽宫正殿后头的太真楼,那里很僻静。”

    太真楼的确清幽,自从女闾兴盛,巫娼大半归入灵宫后,幽宫正殿群暂时无人使用。

    余媖思罢,点头说:“那便暂时这样,回头我派巫女过去打扫。请您暂时委屈一下。”余媖见姬乐态度坚决,也不好阻拦,命巫女前去收拾琼华楼,然后对二人说:“今天击杀凶兽,按照以往的规矩,晚上会有一次庆典。大人和这位阁下要不要一起来?”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热闹了。”姬乐不等青年反对,一口答应下来:“那谁,我们今晚去吃烤肉吧!”

    青年顾忌姬乐的安危,当然不好反对,便随他参加聚会。

    ……

    夜幕降临,九宫城中央广场点燃篝火,庆贺大夏又一次击败凶兽,维护国民安全。

    姬乐作为国灵的身份不方便外传,便在余媖的安排下,和青年一起套上普通居民的衣服,混在人群中玩乐。

    劫后余生,国民们喜气洋洋的聚在一起庆贺。时不时,有小孩缠着那些负责烧烤的人,讨要烤肉。

    “果然是我大吃货帝国啊。”姬乐望着广场边上加起来的那些篝火,不由出感慨。

    今天,夏国击杀三头神兽以及诸多凶鸟。除却三头神兽不好炮制外,那些天翼鸟已经被拔毛清洗,取出内脏,填入香料,开始进行烤制。而这些“火烤天翼鸟”,正是今天晚会的主菜。

    一只只天翼鸟被架在火堆上炙烤,香气弥漫开来,引得人食欲大振。

    “看起来,这异世还有一点好处。”看到那些叫不上名字的香料,姬乐频频点头:“至少在东汉那个时代,可没这么多香料能随便用。”

    青年静静站在姬乐旁边,观望远处一群打闹的孩童。那些孩童举着肉串,正以竹签为武器,进行“比剑”。

    而另一边,还有几个士兵脱下上衣肉搏角力。旁边围着不少女子,捂着嘴偷偷低语。

    东汉先民来到这个时代,经过百年挣扎与奋斗,总算打拼出这一座九宫洛城。对他们而言,生死常伴在身侧,每日行乐才是关键。

    “十万汉民,皆是你我手足同胞,日后要异世大兴我道,少不得你帮衬。”姬乐托着一个大木盘,上面除却余媖帮他准备的炙肉外,还有诸多切好的果肉和点心。

    一边吃,他一边跟青年拉关系。

    “十万?”青年初来乍到,根本不了解情况。听闻十万汉民,他脸色一变:“只有这么点人?”

    一百年时间,汉民只有十万人?

    “你以为在异世挣扎很容易吗?十万汉民,这还算多的,有些国度城邦只有寥寥一万人。这里的国家模式,更类似希腊那边的城邦制。”

    “十万人,也配称呼为‘国’?”青年不清楚所谓的“希腊”,但对自己时代的西域有所认知,能理解姬乐所言的城邦制到底是什么。可换到自家汉民身上,青年情感上难免有些不能接受。区区十万人汉民,也好意思称呼为国家?什么时候,我大汉堕落至此?

    “确切来说,‘夏国’的称呼主要是方便对外和其他国家交流,才在十几年前确定。以前,他们用的称呼是‘远域都护府’。从根本上,仍承认东汉的帝统。”

    当年,汉民流落在此,无时无刻不希望回归故土。但在这个异域他乡又不能没有一个真正的体系,不能缺失管理人员。于是,便有“远域都护府”的说法。几个东汉世家子合计后,自行建立一套班子,负责管理汉民,在异乡建城,仍尊东汉刘氏为皇室。

    但百年下来,当年的老人已经不在,如今新生代的国民虽然从小听着“故土”的故事,可对回归故土并无太多迫切感。渐渐地,都护府的体系变化为“夏国”。至少大地诸国和他们自己,都如此称呼。

    “目前来说,夏国还不算一个真正的国家。至少对我们而言,一个国家可不是一个城市就够的。”

    青年撇撇嘴:“那十万汉民能堆出你这一个国灵,也真够奇葩。”

    “昔时周天子时,那些小国的人口也不见得有多少。你全当‘夏国’是一个还没真正确立的诸侯国吧。何况汉民十万,不代表夏国内部只有这么多人。除却汉民外,夏国内部还有四十万奴隶。”

    说到奴隶,姬乐脸上多出一抹凝重,心中也有一种紧迫感。

    汉民数量太少了,或者说当年误入异世的东汉先民基数太少。加上百年的征战,各类天灾人祸,国民增长不如预期。早在许多年前,夏国便重新推行奴隶制。如今九宫城中的奴隶有四十万余众。真要是来一场叛乱,绝非夏国之福。

    青年听姬乐解释后,也沉默下来。

    “奴隶吗?”他表情复杂,不知想到了什么。

    “对了,你不去玩玩嘛?”姬乐哈哈一笑,打断青年的沉思:“我看他们在角力,你也去呗?”

    “不去。我说了,我要保护你。”青年瞥了姬乐一眼,随手从木盘抢过一条炙肉。“在这里,还是小心点好。夜晚庆典,国民沉迷玩乐,如果有敌人在这时候攻击,必定造成大难。”

    姬乐本打算抢回炙肉,可青年直接叼在嘴里,并指着远处那些火架子:“还有那些火堆,你不觉得广场上的火堆有点太多?万一走水,又要死多少人?”

    广场上的火堆太密集了,只需一只类似紫鸣虎、戎鬼那样的神兽,就能引起大乱。

    因此,青年要小心戒备,提防潜在的威胁。

    “你太小心了。”姬乐不以为然:“这又不是地球,唔,也就是故土那边的情况。在这术法昌盛的世界,只要余媖随便降一场水就足以平息火灾。”

    说到底,这个世界存在术法,是一个走在鼎盛期的神话时代。

    “对了,我还没有询问你的名字。”

    这青年被召唤出来后,一直还没有正式介绍。

    青年扫了姬乐一眼,继续吃肉,根本不甩他。

    “……”姬乐等了一会儿,见对方不说话,随便扯了一块布擦手,然后伸过去:“我叫姬乐。姬水的姬,礼乐的乐,夏国国灵,阁下如何称呼?”

    “姬乐?这是你本名?”青年嘴角扯出一个讥讽的笑:“跟我订立契约的名字,可不是这个。”

    此言一出,姬乐顿时瞪大眼睛:“等等……跟你签订契约,不是以国灵这个身份?从薪火中进行召唤,难道是用我的本名?”

    姬乐,这并非他的本名。至少在地球上的时候,他的名字是复姓。“姬乐”这个名字,是他成为国灵后,自然而然出现在他脑中的名字。

    对此,他自己也有所揣摩。

    “姬”,可能代指华夏传承,毕竟是诸夏民族一个古老的姓氏,也跟自己的姓氏有关。而“乐”则跟自己的名字有所关系,毕竟礼乐一体。

    青年:“嗯,是你本名。”

    闻言,姬乐陷入沉思。难怪自己感觉跟这家伙的关系有点特殊,原来并非以国灵身份签订契约。

    “那么,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公孙闻礼。公孙轩辕的公孙,过庭闻礼的闻礼。”

    盯着姬乐的手看了一阵,青年才勉为其难的拍了一下:“好,认识了。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姬乐瞪大眼睛:“仅此而已?”

    青年神情诧异,反问回去:“你还打算要什么?”

    “名字呢?”

    “忘了。”

    “忘了?”姬乐一脸难以置信:“别告诉你,你降临之后,把自己身份什么的全忘了。”

    “对,忘了!”青年施施然坐到姬乐对面,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

    见青年这自如安然的模样,姬乐心情复杂。

    忘了?拜托,在我的薪火传承中,虽然关于你的来历有些模糊,但大致身份能猜出一二。

    瞧瞧你的衣服,这衣服的年代足以证明你是秦汉时期的人物!

    打量青年的衣饰,姬乐轻声道:“这么说,阁下是认为,我尚且没资格得知你的身份?”

    青年笑了笑,将耳杯中的酒水饮尽,然后双手一摊,作无辜状:“我说了,降灵的时候因为动荡,记忆有些模糊。”

    这可不是骗姬乐,他在降临之初的确记忆有些混乱,但目前已经恢复一部分,已经得知自己的来历。

    “当然,关于战技武艺之类,已经铭刻本能的技巧还在。所以放心吧,以我的能力,足以保护你。”

    “忘了?难道你连自家爹娘,自己姓什么都——”姬乐咬牙切齿,正要骂出声,但他忽然想起自己从薪火中探知的信息。

    “如果这家伙真是那人,他跟自家老爹的关系可不妙。这种话题,还是少提吧。”

    姬乐知情识趣,没有继续纠缠青年的名字,而是笑眯眯说:“那总要有一个称呼吧?总不能称呼‘无名氏’什么的,那样说出去也不好听——”

    “可以啊。我觉得这名字就可以,以后就叫无名了。”说完,青年伸了个懒腰:“东西吃的差不多了,我再去拿点。”

    姬乐低头一看,余媖给自己准备的果拼、炙肉、点心,大半都被青年收入肚内。

    “你……”没等姬乐开口,青年已经甩袖离开。

    “该死的混球!”姬乐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了,望着青年的背影,心中不住咆哮:“按照常理,这种被我召唤出来的华夏人杰,不应该乖乖被我的‘王霸之气’征服,然后老老实实跪下效忠吗?这家伙算什么,这么狂,这么傲,难怪你英年早逝!”

    通过薪火加上自己的认知,已经能猜出这位的来历。这心高气傲的模样,的确符合历史上的描写。

    然而对姬乐来说,这种不听话的人召唤出来有什么用啊?

    “不行,我要再召唤一个听话的!我就不信了,我华夏历史英杰无数,还找不来一个好好说话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