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章信者为神
    信者为神,在这个神明主宰的世界,国家的化身自然而然成为一类和神明平起平坐的存在。

    灵宫,风娥与姬乐同坐高台之上,饮酒闲聊。

    “国灵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另类的地神。毕竟说到底,都是大地神性的衍生物——”女神话语一顿,似乎有所顾忌,刻意转移话题:“说起来,你很特殊。绝大多数的国灵都是从动物植物的形象一步步演变为人形。他们的起点,是城邦国最开始祭祀的图腾。没想到,你居然一开始就具备人身。而且智能很高,跟我见过的其他国灵不一样。”

    听到女神的话,余媖神色有异,努力通过大脑进行回忆,将消息传递给姬乐。

    在余媖解释下,国灵还有另一个内情。

    在这个世界,古老的天神都是创世神后裔。但最初创世的神明有两位,一个司掌天,一个统治地。类似华夏神话体系的“皇天后土”。而国灵的催生,便有地神在幕后推动。

    据本世界的神话记载,地神于千年之前陨落,死后大地神性散于各地,才催生了各式各样的地祇以及国灵。

    国灵诞生的两个基本条件,一个漫长岁月积累的国家,一个来自地母神的残留神性。

    “但地母神的死亡据说和天神们内斗有关,所以风娥神不敢多言,有所保留。”

    听到余媖的提醒,姬乐微微点头。

    不错,如果地母神还在,大地权柄聚于一神之手。这些以大地国土为躯体的国灵,怎么可能轻易诞生?

    更别说,姬乐这等半路出道的国灵。

    他的诞生,的确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凝聚在一起的奇妙产物。

    如果大地母神不死,来自大地的至高神性就不会流落在外。如果大夏国民对国家的认可度不够,也不会积累足以诞生神明级的信仰力。如果姬乐不是大地神性与国民信仰结合,并恰到好处带来华夏一脉的薪火传承,他也不能顺利诞生,以后世一个普通华夏人的灵魂,成为这个国家的化身。

    风娥有所顾忌,姬乐也主动避开话题,跟风娥闲话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

    “对了,刚才我见你们夏国的君主被传送走。应该又去托磊城了?”

    托磊,就是杨柯等人所在的那座土城之名。这个在密林中诞生的小城,是远方某个文明的分支。在夏国官方称呼中,这托磊小国命名为“毕拓国”。奈何这小国实力太弱,直接被夏国横扫,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夏国的王宫记录内。

    “嗯。”

    “回头你们注意点。我来的时候,听闻南边艾落山的那几个地神好像要有动作。”

    姬乐皱着眉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余媖。

    余媖只好再度通过“心传”的方式,将这一部分情报告知他。

    夏国对天神们敬而言之,但大地上的神祇就不同了。自地母神陨落后,大地诸神龙蛇混杂,既有大地山河孕育的地祇,也有各部落城邦祭祀的图腾神,还有那些偶然获取地母神性的神兽。这些地祇大灵在大地肆虐,是夏国最头疼的敌人。

    杨柯目前带人去南边征战,便是为对抗南宇山的地神联盟。而南宇山,就是风娥女神所指的“艾落山”。

    “确切来说,艾落山这个名字也不对,最初的词根是‘爱罗’,是图穆王朝定义的名字。哦,图穆王朝在我们官方称呼中,是‘大穆王朝’。”

    大地兴盛一个个城邦,孕育一个个国度。每一个国度都有自己的文明,自己的语言。纵然是天空中的同一批天神,在各大文明城邦也有截然不同的称谓。夏国的作法,是将各文明的称呼,以华夏文明的方式进行翻译修正。

    听着余媖解释,姬乐心中不耐:“一个事物多个名词太麻烦了,难道就不能用统一的名词进行整合?”可姬乐也明白,各国各族都有自己的文明,有自己的一套语言。谁愿意放弃自家文明,臣服外人?

    夏国想要压服那些外夷蛮族,将文明倾销过去,又岂是等闲功夫可以做到?

    比如,让天下各国说同一种语言,至少需要拥有无敌于世界的强大武力做后盾。如果要将诸神的衣冠名讳修改,那也需要绝对的实力压服所有天神。

    “不过这对我等诸夏之民而言,才是真正的挑战。正衣冠,统文字,才不枉我等天外来客的这场奇遇之旅。”

    姬乐思索时,风娥突然上前,拿葱白玉指戳他脸颊:“你可要好好应对,我不希望下次来这里,你们夏国已经消失。”

    看到姬乐再度避让,风娥脸上闪过一丝失落。心中又盘算起来:“要不要趁机直接把他带回去?唔……他有半神之力,在大地上我无法挥完全的实力,恐怕带不走他。”

    想到这,风娥郁郁不乐。

    风娥女神,她是一个耿直的颜控!她最喜欢的事,就是在大地上寻找美少年。

    有些国度以此作为管教小孩的利器:“如果你再胡闹,晚上不睡觉。回头莎蜜儿女神就会把你抓走!”

    还有些国家刻意添加丑化少年的风俗。在少年十二岁开始,会让他们戴面具,涂抹泥巴,避免被女神看到,直到成年之后以化条纹状替代。久而久之,这种男性花纹装饰也成为一种风尚。

    可以说,风娥女神在外界的恶名流传很广。

    之所以她从南边飞到夏国,正是因为去图穆王朝抢人家王太子失败,偶然路过南宇山听到那边的地祇针对夏国。在唯恐天下不乱的风神本能作用下,她跑过来看戏。

    当然,还有另一个小心思。她听说夏国国君孔武有力,乃天生的神裔。所以,女神想过来瞧瞧杨柯的模样。却不料,在夏国这边碰到姬乐这位国灵,以及他召唤的无名氏。

    “然而这国灵实力强大,有国家作为后盾。而他又太小气,不舍得将他身边的随从武士给我。”

    带不走姬乐,他身边那个青年也可以啊。然而这青年浑身上下散煞气,也绝非易于之辈。

    女神心中烦闷,但转念一想:“算了,回头再去其他几个国家找人。这两位还有刚才看到的杨柯长得都不错,也算没有白来。日后可以抽空再过来。”

    余媖常年在灵宫侍奉天神,并不清楚风娥这位女神在外界的风评。更不知道这位女神的心理活动,早已经看上自家国君以及身边这两位。

    可惜杨柯走得早,没看到后来登场的风娥。不然,凭借风娥在外面的“恶名”,杨柯说什么都不肯让姬乐和风娥共处一室。

    “南宇山那些地祇,虽然长得丑……”少女撅着小嘴,想到那些神祇的丑陋模样都有些反胃:“但他们实力不弱,你们一定要赢。”

    比起南宇山那些怪模怪样的地祇,女神更偏爱夏国之灵以及他身边那个年轻英武的小哥哥。

    姬乐心中一动,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觉得这女神没有恶意。

    “一位爱美的女神吗?”他眼珠子一转,对余媖说:“劳驾,去宝库里面拿一些玉饰过来。我跟风娥殿下一见如故,打算送她一些礼物。”

    “玉饰?”余媖虽然不明白姬乐的想法,但还是派人去取来灵宫中存放的几件玉镯、玉簪。

    很快,一位粉面朱唇的青裙少女托起木盘回来。在木盘上,摆放数件精美的玉器。

    “咦,这些东西倒不错。”风娥眼睛一亮,目不转睛看着木盘中的一把玉钗。那玉钗端头是一团莲花,双股纤细笔直,通体青玉色。

    可姬乐看到这莲花钗,反而皱起眉头:“怎么只有这几支?去杨柯那边拿几个,算了,我自己来。”

    他随手一抓,身边浮现金色漩涡,手伸进去鼓捣一阵,从里面拿出一对“流云飞凤钗”。这对玉钗的双股作流云状,末端是小巧精细的凤头。

    “这个好!”看到流云钗,女神顿时一喜,二话不说拿去把玩。

    “大人。”余媖嘴角抽搐,如果她没记错,这飞凤钗是杨柯私库里头的东西吧?

    然而姬乐不以为然:我就是大夏国,不管是王之宝库,还是国家的公库,这一切都是我的!而且,用几块玉石就能结交一位女神,或许对大夏国更有帮助。

    看风娥摆弄玉钗,姬乐目光幽邃,心道:这女神如果仅仅是一个喜欢美好事物的颜控,那么可以尝试拉拢亲近,为我夏国添一助力,也能为我增添一张底牌。

    “我帮你带上吧。”姬乐上前几步,取来流云钗,亲手为她带上。

    旁边青年歪着脑袋,目光微动:这厮动作好熟练,看来倒是一个老手。

    “还不错,这流云钗就适合女神这种风神佩戴,如果身后再有一条素色披帛就更美……当然,玉石荧光怎么能跟天女的光辉媲美?这些饰品无非是衬托天女容颜的陪衬。只是我夏国的一番心意。”

    姬乐挥挥手,又从杨柯寝室将铜镜搬过来,让女神自己观赏。

    看到姬乐堂而皇之拿东西的动作,余媖表情越古怪:这些天,王庭那边一直有人说,酒库里面的酒水凭空少了许多。如今看来,都是国灵大人拿走了吗?

    这段时间,酒库闹贼,余媖也曾过去查探,奈何姬乐前段时间和夏国的联系还不稳定,因此大巫女也没察觉姬乐的动作。

    “我也没那么好看啦,就是比大地上的凡人好看一些而已。”风娥有些害羞,连连摆手“我觉得,你也很好看。当然,你身边的侍卫也很好。就是这个巫女……你放心,虽然你长得丑,但肯定能嫁出去。大不了回头我送你几个男人。”

    女神受到夏国的恩惠,对余媖这个巫女爱屋及乌,虽然对方长得不如自己,但也打算帮她包办婚事。

    余媖嘴角抽搐,心情很复杂:长得丑?老娘在夏国也是顶级的美女,你不能拿神明的规格来要求我们凡人吧?等等……说起来我体内也有神血,也算神裔。不对,我怎么会缺男人!我虽然为夏国守身,维系巫女派系的权柄,但我身边的男奴数量也有数百人好不好!

    “大人……”余媖看向姬乐,姬乐笑呵呵瞧着女神,并低声道:“放心吧,她没恶意,就是……嗯……天真、直率?”

    在姬乐看来,风娥这个耿直的颜控显然是俊男美女看惯,碰到余媖这种夏国的大美女,也只认为她很丑。还好心劝说对方不要自卑,并且打算帮她张罗男人。

    “我明白。”余媖心道,这位天神比起以前那几位大神而言,的确好打交道多了。至于恶意,这些天神都没恶意,因为他们肆意妄为,从来不考虑凡人的想法。又岂会对一群凡人动真格的?

    风娥端详镜子里面的自己,不住摆弄头上的玉钗。不时,拿起几支玉镯,套在白皙的手腕赏玩。

    姬乐忽然问:“余媖,咱们夏国有没有适合风娥女神的衣服?”

    “有——”余媖正要回应,忽然看到姬乐递过来的眼神,她话锋一转:“有是有,不过像风娥殿下这等天上的贵人,怎么能用旁人穿过的衣裳?肯定要重新制作,不如回头我派织女精心准备,等下次女神来的时候再献给女神。”

    “你们夏国的衣服啊。”风娥扫视余媖等巫女:“你们夏国的衣服虽然华美好看,但穿起来却太麻烦。”

    “为了好看,怎么能在意些许麻烦?这样吧,等神女下次前来的时候,我为你备上一套仙裙。大不了,我亲自教你穿衣。”

    姬乐赠送玉石、华服,暗中另有深意。他打算将华夏的衣冠服饰推销给天神,诱导他们穿上华夏的衣服,慢慢接受“夏化”。

    “好啊!”风娥从不拒绝美男的要求,很快便跟姬乐约定下一次访客。

    临走时,从夏国带走几件玉饰,又打包了一堆吃食,然后便继续自己寻觅美男的大地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