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二章异世英杰
    一击,轻描淡写的一招,便把困扰余媖的难题轻松解决。虺鸾在空中翻滚,扑腾翅膀重新稳住,而其他怪鸟几乎全部消失。

    “这人……”不单单是余媖这位大巫女,其他巫女也看到凭空出现的男子和阵法屏障。青年英武潇洒,举止间自带风流,引起一阵惊呼。

    但持杖退魔的姬乐却没这些人想象中那么轻松。他脸上带着轻松从容的笑,仿佛一切在握,可心中哀嚎不已:“托大了,托大了……没想到利用余媖的术法力量居然这么麻烦!”

    姬乐救下那几个孩子后,暗暗琢磨自己拥有的灵力。在救人之后,他的力量逐渐增强,更能感觉自己和夏国的联系加深。曾经无法靠近的灵宫等地域,也可以感知里面的大致情况。

    我这力量——类似那些巫女们的法力?等等,既然我就是夏国,那么这些巫女和士兵都是我的一部分。作为我体内活动的细胞,他们的力量自然也属于我。

    想到这,姬乐有了主意:“既然所有国民都是我的一部分,那我是不是可以调动国家内每一个人的力量?而且我能任意施展每一个人的技能……”

    然后,姬乐看到余媖的行动,感知张乐的想法,果断上前打断对方的行动,拿起乌木杖进行尝试自己的猜测。

    姬乐便是国家,他的力量便是国民的力量,操控夏国百年积累的信仰。以他的力量张开守护屏障,远胜过一众巫女。

    但——

    消耗太大了!

    他的灵力在自己张开守护屏障后,正源源不断的流失。而且姬乐此刻骑虎难下,如果他放弃支撑屏障,城外那些凶鸟再度来袭,只会更加凶猛!

    “不过眼下的怪鸟没剩多少,应该不用太担心——”

    蓦然,城门外传来狂吼声,一头巨大的紫色恶兽撞开城门,张口喷出紫色气浪击穿姬乐布置的屏障,暴露一个口子。

    虺鸾在空中怪叫,看到机会立刻顺着同伴制造的破绽,携怪鸟再度杀入城内。

    姬乐面色一沉,抬起手:“都给我出来!”从他脚下,一团团荧光内浮现手持长矛的士兵,效仿方才战斗的士兵们和怪兽们纠缠。

    “居然是两头神兽?”余媖看到那紫色大虎后,心知不妙。

    紫鸣虎,乃山林之中孕养的神兽,因形似故土的山君大虫,因此而得名。此虎利爪锋锐,可裂金石。虽然是下位神兽,可神力无双,难以力敌。

    她从旁边巫女手中接过另一支巫杖,准备上前帮忙。但看到姬乐召唤的士兵后,不由停下脚步:“这些士兵有点面善。”

    那些士兵的服饰装扮跟张乐等守城士兵的装扮类似,还能看到不少熟人。

    “大父?”突然,有个士兵看到出现在凶鸟身边的傀儡仆从,忍不住惊呼出声。那仆从替代他以利矛逼退怪鸟,让他顺利脱离战圈。只是看到自家祖父的音容,让这个士兵内心有些激动。

    而类似的情景还在其他地方生,看到姬乐召唤的熟悉面孔,很多士兵差点忘记自己的任务,目不转睛盯着这些凭空出现的存在。

    也就是这一刻,所有士兵都看到傀儡仆从以及召唤他们的姬乐。

    “这男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少人心中犯嘀咕,毕竟他们的亲人早已经死亡,魂归后土,怎么可能再度出现?

    “难不成幽都王他老人家也跟着来异世了?”

    “这人为何能召唤我等先人的亡魂?”

    余媖惊疑不定,难以分辨这男子的来历,只得命人暂时退下,构成另一道防线保护国民,静观姬乐的行动。

    那些故去的亡者归来,在姬乐指挥下进退有序,将怪鸟、凶兽重新包围住。

    站在中央,姬乐思忖:我为国灵,召唤亡灵英魂为我作战,本是常理。只是……姬乐皱着眉头,暗道:“就是消耗有些大。”

    召唤上百个傀儡仆从,姬乐便感觉消耗不逊色支撑屏障所耗气力。

    眼看对方穿破屏障,姬乐索性收起乌木杖,专心召唤傀儡仆从进行战斗。不得不说,这些亡灵虽然没有自己的思考意识,但生前驱逐恶兽的战斗本能犹在。加上一个个悍不畏死,倒是比方才那些士兵们更加强势。

    不多时,凶鸟便一一被士兵解决,只有虺鸾和紫鸣虎这两只恶兽在旁窥伺。

    “小心!”远处,余媖呼喊声急切,而姬乐也明显感觉到,身后袭来的劲风。

    一尊羊头虎爪的黑色怪兽凭空出现在姬乐背后,利爪狠狠一挥。

    嘭——

    姬乐单薄的身体被利爪撕开,整个人如同断线的纸鸢飞出十几米。

    大意了!

    剧烈的疼痛从背后涌向大脑,青年咳嗽几声,气血上涌,下意识吐出一口黑血。

    “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有第三头神兽!”

    轰隆——

    不远处,某间房屋自动坍塌,里面躲避的国民也在几声惨叫后再无生息。

    “怎么会这样?”余媖看向那边,怪兽凶鸟都被姬乐牵绊,那片房屋附近根本没有被战斗波及,更不见半个敌人,怎么会突然倒塌?

    姬乐同样看着那个方向,神情复杂,他擦拭嘴角的血迹:“原来如此,我受伤也会对夏国造成影响。”

    自从姬乐降临异世以来,他小心翼翼保护自己,从来没有主动受伤,也就没有现另一个可能。

    诚然,国民的死伤,国土的缺失会造成姬乐的伤势。但同样的,姬乐作为国家的化身,以凡力量将他击伤,也会在某种冥冥命运之力的操控下,会对夏国造成打击。

    姬乐跌了一个跟头,吐了一口血,立刻让命运有所变化,不远处的房屋轰然倒塌,数条人命就此送葬。

    人在,国在,而国灵存也意味着国民常在。姬乐和夏国子民,是相互依存的共生关系。

    “所以,我不能出事,更不能死在这里!”硬吞下嘴里咸腥的血水,姬乐勉强爬起来。

    或许他吞下这口血,那几个国民就还有一线生机。

    “而且,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对这三只神兽怪鸟。”姬乐明白,让余媖等人过来帮忙,面对神兽级别的凶兽,也只不过是枉送性命。

    于是,他默默牵引着神兽,向僻静地方挪移。

    虺鸾盘在半空,应付傀儡仆从的同时,寻找姬乐的破绽。羊头虎爪的怪物呼啸着扑杀过来,紫鸣虎也从另一个方向跳出士兵的包围,拦截姬乐的退路。

    “阁下,接剑。”余媖见姬乐打算独自引走神兽,慌忙从旁拿来青骝剑抛向姬乐。此剑亦是夏国名兵,乃夏君佩戴之器。

    姬乐纵身一跳,在紫鸣虎冲过来的同时,接过青骝剑对下一架,正巧抵住羊头怪兽的爪子,并借反冲之势跳出两只怪兽的包围。

    此时,空中的虺鸾迅疾俯冲。

    “退魔!”将青骝剑插在地上,金色伏魔光环瞬间撑开,又把天空中的虺鸾撞飞。

    “祈灵伏魔金光符咒?”余媖看到姬乐运用的咒法,表情越古怪。这符咒记得是夏国早些年的某位前辈所创,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有效!”看到自己的咒术有效,姬乐重新振奋起来。作为国灵,天然掌控国民们的信息,凭借拿来主义使用每一个国民的技能。对余媖等人失传的技能,于姬乐而言不过信手捏来。

    只是——

    姬乐身子一晃,身上凭空又多出几道伤痕,剧痛之下差点跌倒,更别提对付这三头神兽。

    “我去!夏君那边这时候又添乱!”

    显然,这些伤口来自远方战场。远在外面征战的夏国军队又有损伤,间接影响到姬乐,使他头昏眼花,精神恍惚。

    这等空隙不容错过!羊头怪、紫鸣虎和虺鸾看到姬乐突然停下来,果断再度展开围攻。眼看又要被虺鸾抓伤,姬乐赶忙咬住舌尖,振作起来。

    “我不能死!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如果我出事,会影响整个夏国!”

    姬乐重新打起精神,眉心蓦然闪过一道金色火焰纹章。

    “而且我还这么年轻……”想起自己今年才二十三岁,就碰到穿越异世,又离奇跟一个国家绑定,姬乐心中涌现不甘和懊恼等等情绪。

    凭什么别人穿越都是各种金手指,各种贵族身份,到我这里就制约多多,我也想要金手指啊!

    “给我滚开!”又一次被紫鸣虎扑到,脖颈上也因为远方战场重新崩裂血痕。姬乐面带戾气,从胸腔出一声呐喊,使劲挥动青骝剑,将身上的凶虎推开。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在这股戾气的刺激下,姬乐灵魂深处迸金色焰光,悠久古老的力量徐徐徐苏醒。

    “你的愿望,我听到了。”耳畔传来低沉的男声。姬乐身上燃烧熊熊烈火,金色光环又一次将靠近的凶兽撞开。

    ……

    “你们继续施展巫咒将虺鸾牵制住,我去帮他!”余媖看姬乐重新陷入困局,果断上前。

    但她还没赶到姬乐身边,就看到姬乐身上燃烧的火焰逐渐在身前凝聚。朦胧间,可从火焰里见到一个人影。

    当紫鸣虎杀来时,那人影挥拳击退紫鸣虎,并对姬乐说:“借剑一用!”

    没等姬乐开口,那人影抢过青骝剑对天空狠狠一劈。

    明亮的罡气裂开苍穹,阴霾的云层化为乌有。在凄厉的哀鸣中,虺鸾被这一剑重创,落下一串黑色的血水。

    火光散开,年轻的男子扛剑站在姬乐面前,他意气风说:“有我在,定保你性命无忧!”

    “你——”看着挡在自己前方的身影,姬乐心中升起一种明悟:“华夏英魂?”

    和那些傀儡仆从类似,这男子也是由自己召唤,但其来源并非夏国亡灵,而是华夏历史中的英杰。

    姬乐伸出手,掌心燃烧一团赤金色的火焰。这是薪火,记载华夏一脉传承的历史。而夏国文明本就和华夏一脉,是东汉先民流落异世所立。两相融合,配合姬乐国灵的身份,自灵魂升华而出的火焰,类似神明的神火。

    “有这团火焰,我不单单可以借用夏国的亡灵,更可以从薪火记录中寻找华夏人杰吗?”

    姬乐若有所思看向自己面前的男子,这男子穿着一身宽大的深衣。但在战斗时未免有些宽松笨拙,索性脱下外面的曲裾深衣,试探性挥动几下青骝剑。

    “你跟那些人一起躲起来,这边交给我吧。”

    说完,青年纵身一跳,手中宝剑长吟,从剑身飞出一条青龙扑向紫鸣虎。

    姬乐眼皮猛跳:“我怎么不知道,我华夏历史上居然还有这等武艺?从宝剑上激射飞龙?这已经是神话侧了吧?”

    他神情木然,看着青年逞威逼退紫鸣虎:这厮确定是历史上的列传人物吧?不是什么玄幻小说蹦出来的?难道在那个时代,华夏还真有什么飞天遁地的能人异士?

    姬乐心中犯嘀咕,可手下动作并没有停止。他没有听从青年的话退避,而是指挥自己的傀儡仆从牵制羊头怪,将三只神兽分开。让青年对抗紫鸣虎,士兵困住羊头怪,而自己则面对天空中的虺鸾。

    “阁下!”余媖终于赶到姬乐身边,这位貌美婀娜的大巫女施展巫术,为姬乐进行疗伤。只是姬乐作为国灵,为他一人疗伤就相当于为整个国家疗伤。姬乐身上的伤口并不见好转。

    “别费力了,还是想想这厮怎么对付。”姬乐一副自来熟的模样,问余媖:“这怪鸟在天空中飞,威胁最大,你有什么办法?”

    “这……”余媖看向另一边被士兵们困住的羊头怪,再看看被青年压着打的紫鸣虎,迟疑说:“飞行类的神鸟凶兽威胁最大。在洛城里,唯有国君才能有所策略。”

    “夏君杨柯?”

    姬乐沉思:国主也是国家的一部分,也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那么——”他将手按在地面,轻声道:“回来!”

    南方,正在督战的夏君杨柯忽然从战车上消失。旁边驭手脸色一变,刚要出惊呼,却被不远处的刘胜拦住:“别慌,一切都在国君的意料中。你继续驾驭战车。”说着,他跳到战车上,继续主持战局。

    ……

    “果然还是需要本君出面啊!”杨柯被白光笼罩,传送回九宫城时,忍不住露出笑容。然而,当他看到自己所处的地界后,笑容慢慢退散。

    “奇怪,怎么不是灵宫?我留下的传送阵,不是应该直接将我传送到灵宫?”他还有一套武器装备留在灵宫准备替换呢!

    但看到空中的怪鸟和九宫城的狼藉,杨柯马上反应过来。

    他上前挥动拳头,赤色火焰卷起旋风,将余媖和姬乐上空的虺鸾吓退。杨柯身上同样涌现火焰,金灿灿的焰光笼罩下,衬着他更如同一尊下凡的神人。

    “国君归来了!”远处士兵们看到杨柯的英姿,顿时一片欢呼。

    看着远处身上挂伤的士兵,杨柯面色一沉:“虽然早就猜到这些邪神会来洛城捣乱,没想到居然是三头神兽。”又是一脚踢向不远处的长矛:“给我下来!”那长矛在他的脚力推动下迅疾射向天空。

    虺鸾躲闪不及,被击穿左翅,摇摇晃晃坠落。

    轰——

    虺鸾的蛇身坠入九宫城,震得大地不住颤动。

    接下来,只需将虺鸾慢慢打死就行了!杨柯摩拳擦掌,盯着这头蛇鸟恶兽:虽然来不及去拿灵宫中的装备,但凭借我的肉身之力足以将这头蛇鸟恶兽碾成肉泥。

    忽然,杨柯感觉到身边有一股同源的气息,他扭头看向姬乐。

    姬乐和余媖站在一起,默默看着杨柯归来后一拳一脚将虺鸾击落。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杨柯:“这就是半神之力?的确厉害!”

    杨柯作为国君,武力冠绝全国。据说他三岁便可生裂山石,五岁能扛鼎绕城,七岁可与国中武士角力而不落下风。他与其说是人,更类似在人间行走的神祇。夏国有民谣赞:“流火日,赤龙来,二十四月诞圣王。”

    而杨柯也感觉到姬乐的特异。他作为国君,乃夏国之。仅仅一个对视,马上明白姬乐的身份。

    国灵?

    这怎么可能?

    杨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夏国怎么可能在我掌控之外,诞生一尊真正的国灵?

    “我说,有疑问回头解决,麻烦先击退这些凶兽。”姬乐提醒杨柯:“找你回来,有时间限制的。”

    原来如此,杨柯恍然大悟:“难怪不通过我的传送阵就能回来。如果是你,就好说了。”

    国灵是国家的化身,在国家危难之际,将自己从战场挪移回来帮忙,并非不可能。

    沉思时,不远处坠入地面的虺鸾扬起蛇头,口中凝聚毒液……

    “给我趴下!”杨柯脸色一变,神情更加凶戾。上去就是一脚,将虺鸾的头摁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余媖忍不住喊道:“殿下小心点,咱们九宫城的维修费可不便宜!”

    诛恶可以,但九宫城的街道维修那么麻烦,你可不要胡乱啊!

    杨柯本来打算上去揪住蛇尾,将虺鸾活生生砸死。但被余媖这一拦,只好放弃暴力想法,他讪讪一笑,对余媖说:“我的武器在灵宫,暂时拿不过来。对了,青骝剑呢,我用剑——哦,看到了。”

    又踹了一脚虺鸾,杨柯目光落在和紫鸣虎交战的青年身上。

    “这厮是谁?”

    青骝剑在青年手中显现神异,条条飞龙催云弄雾,驱风御雷,活生生将紫鸣虎打成一团黑炭。

    “有些失手了,要是留下这身虎皮,说不得回头还能当做战利品。”站在紫鸣虎的尸体畔,青年露出惋惜之色。一套纯紫色的虎皮啊,在他那个时代,都是可以当做御用品的。

    “把剑还我!”杨柯顾忌姬乐这个国灵,却不在意这陌生男子,跳过去一把夺回自己的青骝剑,以神剑之利将虺鸾击毙。

    而看着青年和杨柯的行动,姬乐也不肯落后。他从余媖手中接过巫杖,继续用夏国传承的巫术,在远处羊头怪身边编织一重重伏魔金环,然后慢慢缩小范围。

    重重金环蕴含神圣厚重的伏魔之力,随着范围不断收缩,羊头怪的肢体被一点点碾碎,血水逐渐漫出,可在金环的压缩下,仍不断向内收敛,直至挤压成巴掌大小的金球。

    “哇——”杨柯吹起口哨,看着那凝聚羊头怪毕生精华的小球滴溜溜滚落到姬乐脚下:我们家这位国灵可够狠的。

    羊头怪曾击伤姬乐,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自然不会留羊头怪一个全尸。非但要弄死,更要活生生将它的骨骼一点点碾碎,让其在死前饱受苦楚。

    “余媖,这玩意送你了。”姬乐有点嫌弃,索性将这玩意送给余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