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一章国家化身
    幽宫,金桂阁。

    缠绵靡靡之音绕梁不息,姬乐醉眼惺忪,懒洋洋靠着虎皮软塌,打量大厅中弹琴演奏的美姬。时不时,他从旁边抓起一把银瓜子扔到美姬边上的铜盘,效仿大厅其他客人进行打赏。

    “又来了。”看到铜盘上多出来的几枚银瓜子,张飞燕心头一颤,差点吓得停止奏乐。

    金桂阁在幽宫十八女闾中数一数二,因大厅中生长的百年金桂而得名。平日来这里听曲作乐的人很多。张飞燕在这里弹琴奏乐,每天都能得到不少打赏。但这几日不知为何,总有一些银瓜子凭空出现在铜盘。问过周围熟识的客人,都说跟他们无关。

    想想也是,银瓜子这等做工精细的东西,一般都是王庭专属。除却夏王和诸卿外,旁人想要也得不到。而以往这么大方打赏的主,张飞燕只认识一人。

    “大王外出征战,不是还没回来吗?”张飞燕心底犯嘀咕,目光偷偷望向二楼贵宾席。那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张空荡荡的虎皮软塌。

    “不是大王赠送,莫非是哪位神灵隐身而来?”张飞燕心中揣测,忐忑不安:“这些神灵脾气最怪,万一招惹上哪位大神,国主不在城中,恐怕稍有不慎,我夏国便是灭顶之祸!”

    忽得一阵轻风吹过,身后老桂洒落金灿灿的花瓣,卷起花香扑满大厅。但张飞燕不知怎的,莫名升起寒意。

    二楼,始作俑者的姬乐毫无半点心理负担,他堂而皇之躺在夏君最常用的软塌上。

    “果然看不见啊。”青年叹了口气,随手再抓起一把银瓜子扔去。然而这一举动,仍没人看见。

    “穿越就穿越了,穿成旁人都看不见的存在,跟孤魂何异?”姬乐不住摇头,端起耳杯一口饮尽。

    千杯不倒,独饮三夜,姬乐在金桂阁待了三天,身边大大小小上百个酒坛,可自身毫无醉意。

    单论酒量的话,他可比这些东汉先民强多了。说到底这些先民的造就工艺本就不如后世,纯度低下,在姬乐面前根本不够看。

    直到将这坛酒喝完后,姬乐还不满意,他手指微动:“斟酒!”

    两侧忽然升起荧光,有两位身材高挑的美女捧着酒坛现身,上前为他倒酒。在两位美女斟酒时,姬乐观察两位美女僵硬的动作。

    “果然,召唤还是不完全。”

    姬乐于半月前穿越,穿越之后没有一个人可以看到他。唯一庆幸的是,姬乐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召唤一些仆从来侍奉自己。这些仆从没有思想,如同傀儡一般,只知完成姬乐的命令。而且,这些仆从同样无法被外人看见。

    “但长得好看,也聊胜于无。”姬乐托起耳杯的手忽然不稳,脸色剧变。

    噗——

    姬乐脖颈处裂开一道伤口,鲜血潺潺流下。

    “又来了?”最初的惊讶之后,姬乐恢复平静,对此情景毫不惊讶。眼神一动,身边美女立刻为他擦拭鲜血。

    姬乐扯着嘴,强忍着痛楚,喃喃自语,记录观察自己的情况:“被割了动脉,可还是死不了,这就是国家化身最特殊的一点。”此刻,姬乐也不得不为远在外地征战的夏王祈祷。希望对方能早日大获全胜,最好自己这边少死点人。

    对姬乐而言,穿越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但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穿越之后居然成为一个国家!

    你哪怕是魂穿成婴儿,甚至来一个性转,那好歹也是一个人啊!就算是成为植物、动物,好歹也是活物,大不了从妖精慢慢奋斗!

    然而,此刻的姬乐处境极其不妙,根本不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

    他就是夏国,是国家概念的化身,他的一举一动都跟国家息息相关。

    国土构成他的躯体,国民化作他的血液。如果国民正常死亡,就如同新陈代谢一般,身体不会出现大的问题。但假如碰到战争,国民死于外敌刀兵之下,姬乐身上就会出现伤口。身份越贵重,死伤越惨烈,他的伤势也就越严重。

    目前夏王正亲自带领军队在外征战。那些将领武士对夏国而言,可都是重要人物。每当他们出事,姬乐身上都有反应。

    “但大动脉流血,这战役有点太惨烈吧?”姬乐龇牙咧嘴,一边享受美人疗伤,一边心中犯嘀咕。

    “总不会是夏君出事吧?不对,不对,夏君为一国之主,脑要员。他要出事,我应该来一场脑溢血或者心绞痛吧?”

    思来想去,姬乐琢磨不透远方尚未明朗的战况,只能唉声叹气:“还是不熟悉啊!我目前的感应能力还是差,无法感知外面的情况。不然的话,说不定还能帮帮忙。”

    毕竟刚刚成为国灵没几天,姬乐才熟悉身体,仅仅摸索两个能力。

    一个是“国民感应”,在一位国民放开精神的情况下,他能感知其思维记忆。之所以这几天一直住在女闾,便是为在这人多混杂之地搜集情报。

    才不是因为这里的小姐姐唱歌好听,服务一流呢!

    另一个,就是召唤仆从。他所召唤的仆从,都是隶属于夏国的死灵。

    姬乐为夏国化身,生者是他流淌的热血,而死者灵魂亦归于他的怀抱。

    何况根据姬乐调查,这夏国来历跟华夏一脉相承。据说是百年前,东汉先民误入异世所建立的城邦国度。也因此,姬乐穿越之后才能跟夏国融合,成为整个国度的化身。

    思索间,姬乐身上又多出一道伤口。

    “怎么又有伤口?”

    而且这次,虽然不如夏王那边的战事激烈,仅仅是指尖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小口子,可刺疼感却远胜过夏王战役,同时姬乐能明确感知国民的恐慌。

    窗外街道上传来一阵阵锣鼓声,还有人在街上呼喊:“所有人回家,闭门关窗,不要擅动!”

    一楼,张飞燕的琴声戛然而止。有侍女匆忙跑来,在她耳畔低声禀报,她面色一肃,起身对众人说:“诸位,有飞兽入侵,现已全城戒严,请诸位暂于金桂阁歇息。”

    飞兽入侵?

    姬乐立刻打起精神,观察楼下听曲的人。那些客人对此倒是习以为常,还有两个客人听闻情况后,马上道:“我二人虽然今日休沐,但这等大事岂能旁观?快快,赶紧回去报道!”

    两人匆匆醒酒,提剑出门帮忙。

    至于大厅内的其他宾客,则纷纷起身帮忙打扫室内,进行避难准备。张飞燕虽然仅是金桂阁的乐姬,但也颇有大家风范,命人关门闭窗,派遣力士奴隶守在门户,戒备外面的情况。同时,也命侍女准备饭菜、被褥给众多宾客分用。

    看罢,姬乐果断出门。他作为国家之灵,类似魂魄,乃虚幻之身,可穿墙行走。除却九宫城某些特殊地带外,其他地方来去自如。

    来到街道上,只见国民们秩序井然,虽然不少国民露出慌乱神情,但还是快收拾摊位,拉着附近孩童躲避在街道两侧的民居里。纵然不是自家房屋,但此刻也在屋主的招呼下,跑进去避难。

    “看起来,夏国倒是经常碰到这种情况。”

    半柱香功夫,街道空无一人,瞬间清冷下来。

    姬乐抬头望天,在天空飞舞数十只巨大的怪鸟。怪鸟体长数丈,双头而四翼,毛色杂乱,频频出刺耳的叫声。

    看到这些奇形怪状的飞鸟,姬乐才深刻感受到,自己目前身处异世。

    “这种怪鸟,恐怕要在恐龙时代才能有所见闻。”他神情复杂不已:果然,自己不单穿越成为一个国家,甚至来到异兽纵横的蛮荒时代吗?

    亲身感受和听旁人言谈,到底不一样。那怪鸟不时俯冲疾下,在姬乐身边掀起劲风。

    嗖嗖——

    不远处的城墙上,手持弓箭的士兵,以缠绕各种符文的箭矢射向天空。

    怪鸟在空中唳鸣,啪打翅膀闪躲挪移,避让下方的箭矢。但那些箭矢迎风而起,一一在空中爆炸,形成团团绚烂的花火,并且还有刺鼻的气味迫使怪鸟从城市上空离开。

    “这就是夏国的流火箭?”姬乐静静站在街道中央。不管是洛城的士兵,亦或者天空中的怪鸟,都没察觉他的存在。他就犹如一抹孤寂徘徊的幽灵,冷漠注视着这一切。

    只是随着怪鸟跟士兵战斗,他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加油啊。”姬乐喃喃自语,随着伤口的出现,他已经深刻明白自己跟这个国度有着无法斩断的牵绊。

    国存,则己在。若这个国度破灭,自己这徘徊的亡灵又如何存世?

    弓箭手牵制怪鸟不久,远处赶来一群身着红衣的巫女们。她们挥舞巫杖,高声吟唱。嘹亮的歌声回荡在天边,有几只怪鸟被强行拉向地面,随后被手持尖枪的士兵围攻。

    洛城对于怪兽攻城似乎很有经验,大家配合默契,秩序井然,很快便占据上风,将数只怪鸟击杀。其中有一只三丈长的怪鸟甩开羽翼,险之又险从姬乐身边擦过,摔打在旁边民居的屋顶。

    “不好!”眼看那座民君的屋顶被翅膀掀飞,里面几个避难的孩童要被梁柱砸中,姬乐下意识抬起手。

    一道赤光从手心激射,将梁柱撞开。

    “出来!”姬乐脚下荧光闪烁,又有几个武士模样的傀儡现身,上前将几个孩童抱走,送到巫女们身边。

    “咦?”

    远处吟唱咒语的巫女群中,为的大巫女似有所感。余媖目光看向倒塌的房屋处。

    的确,她们看不到姬乐和傀儡仆从的存在。但却能看到一个个孩童在某种无形力量的引领下,来到她们身边。

    “这是……神灵?不对,灵宫祭祀的那些神灵可没这么慈悲。”余媖暗思:“而且这股力量并没有神性的特质,反而跟我夏国的本质同源,还隐隐有种亲切感?”

    但很快,余媖便来不及思考了。

    哪怕有同伴死在城市里,并且有刺鼻的气味在天空中弥漫,怪鸟群仍不肯散去。它们包围盘旋在城市周围频频怪叫,仿佛在等待什么。

    “巫女阁下,情况有些不对。”负责守城的军官皱着眉头,对余媖道:“按理说,这些扁毛畜生在咱们击杀同伴后,应该会被吓退。可它们迟迟不肯离开,似乎……”

    “似乎有更高级别的存在暗中胁迫,逼迫它们跟我们交战。”余媖打量空中的“天翼鸟”,在夏国图鉴中,天翼鸟是他们打交道较多的一种凶鸟。但在异兽等级中,仅归入下位五等。

    大巫女面带忧色,小声对军官说:“我的灵觉感知中,依稀察觉天空中弥漫的神性气息。”

    军官悚然一惊:“神兽?”他闭上嘴,看向四周。见其他士兵没有听到,才松了口气。

    若真是神兽降临洛城,对士气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阁下,您确定?”

    “确定。不过……不像是上位神兽,倒像是邪神培养的怪兽?毕竟国君出城征战,便是针对南方七邪神。这次应该是对方的报复,也是为迫使国君归来。唔,用咱们夏国先民的话,就是‘围魏救赵’。”

    “那种故土的典故,俺这粗人可不懂。”军官说:“俺只知道,如果有神兽级别的凶鸟冲进来,除非殿下归来,不然大伙儿都要出事。”

    是啊,如果真是神兽来袭,那可就麻烦了。

    余媖心头沉重,她作为夏国地位最高的巫女,术法力量勉强和一头中位三等的神兽较量。而碰到在天空灵活飞行的鸟类,就更显不足。

    “可国君不在,城中术法力量最强的人就是我。这时候,绝然不可退避。”

    蓦然,周遭气氛一变,天空被阴霾的乌云覆盖,身长十丈的青色蛇鸟徐徐现身。修长的蛇身下,是锋锐的鹰爪和大雁的羽翼,头顶还有鸡冠一样的红色肉瘤。

    余媖表情变幻,最终幽幽一叹:“《山海万兽鉴》有载;虺鸾,蛇身有鳞,鹰爪鸿翅,头生冠,声如婴泣,为地神眷。想不到,竟然是能飞行的蛇属神兽。”

    军官有些茫然,他虽然知道自家夏国依照故土传承,根据异世风貌重新修订《山海经》,但对所谓的虺鸾并不了解。

    “阁下,这怪物很厉害?等级是什么?”

    “按照三品二十四等来算,应该是中位神兽中的第二等,毕竟这是地母神创造的神兽。”

    而且能飞行的神兽,杀伤力要提升一等。

    望着天空中如婴儿哭泣般鸣叫的虺鸾,余媖倍感压力。她神情迟疑,思忖后取出一枚铜铃,上面绣着兽、蟠桃等图案,是夏国依照故土文明创造的法器。

    摩挲铜铃,巫女表情从一开始的犹豫慢慢坚定起来:“但愿能顺利度过这一关吧。”随着余媖的灵力注入法器,上面的兽慢慢狰狞起来,而余媖身上的气势也一步步升抬。

    “阁下?”军官张乐脸色一变:“巫女阁下,您怎么把‘铜鎏’拿出来了?”

    张乐背不出来整部《山海万兽鉴》,可不代表他不认识这只铃铛。

    传说,夏国上上一代巫女长仿照故土西王母神话制作的法器,以燃烧自身寿命作为代价,来换取灵力的增幅。自这件“西母铜鎏”制作出来后,两代大巫女以身殉葬,击退入侵神兽,莫非余媖阁下也要效仿前两代巫女?

    “余媖,你退下吧!”姬乐站在一旁听了会儿,见张乐反应激烈,情况不对。默默用自身能力从张乐记忆中读取情报,果断上前打断余媖的行动。

    一缕缕流入铜鎏中的生命力重新反补余媖自身。

    这是怎么回事?没听说铜鎏还有反补生命的效果啊!

    余媖心中有些慌,耳畔传来一阵低喃:“这么漂亮的脸,如果日后看不到,那该多遗憾?”

    姬乐上前抢过铜鎏,随意扔在袖子里,然后在余媖肩上重重一拍:“你继续跟张乐主持大局,这边交给我!”

    “这——”没等她反应过来,另一手的乌木杖也被人拿走。恍惚间,巫女看到一位身穿苍色深衣的男子从她身旁走过。

    这个人是谁?

    余媖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然后便看到姬乐手持乌木杖,对下方大地轻轻一敲:“退下!”

    以木杖敲击大地的那一点为中心,一层层金色光环在男子身边展开。密密麻麻的光影从街道覆盖全城,磅礴的信仰光辉从男子身上爆,将天空准备落下的虺鸾撞飞!

    而其他没有逃离的怪鸟,则在这股威严神圣的光辉照耀下当场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