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抢救大明朝 > 第1720章 原来黄台吉不会打仗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进了兵部衙门的中堂。

    此时日近黄昏,兵部中堂之内,只有尚书王在晋和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张凤翼两人在内。也没办什么公事,就在那里手谈,棋盘上黑白交错,眼见就到了残局。

    气喘吁吁跑来的是兵部职方司的朗中,名叫余大成的中年官员。

    这些日子大同那边眼看大局已定。但是少年天子还在边墙外面和兀良哈大公主一块儿游荡,还把张维贤、朱纯臣、朱国弼、骆思恭这些大勋贵圈在身边。而且还下诏让司礼监秉笔太监徐应元、御马监掌印太监商辅明一块儿护送周皇后、田贵妃、袁贵妃一块儿先去宣府谷王府等着迎驾(一开始让去大同,后来又改成宣府),大有效仿明武宗开镇国府的意思。不过王在晋和张凤翼并不着急,因为他们俩都是管军的行家,自然看得出天子整军经武的手段。而且他们也不结党,也没有黑掉多少万亩的军屯,也不吃空额,根本不担心天子整人的手段。而且现在这位天子对朝政放得很松,对兵部更是言听计从......只要王在晋、张凤翼两人报上去的方略,一律诏准,从不打回票。

    所以王在晋、张凤翼的官当得很愉快,可以一展所能。他们也乐得天子在大同、宣府折腾。大同那边一番折腾,就有了四万以上的实兵!宣府那边折腾一下,没准也能折腾出四万实兵......再加上天子的帐前军,还有那个什么兀良哈万户斡尔朵的夷丁骑兵,到年底估摸能整出十万大军!

    有了这个数目,兵部的活儿就容易干了......收复辽东是没那么容易的,但至少可以困死辽东——对懂行的人来说,困死打死没什么区别!

    如果宣、大、蓟三镇可以多出十万能打的兵马,长城防线就能固若金汤了......辽南还有毛文龙在金州卫和皮岛两路封杀骚扰,塞外草原上还有已经站在大明一边的虎兔敦汗。以后建奴的日子是不会好过的!

    另外,王在晋和张凤翼还希望能向陕北和四川派出点宣大精兵......陕北的民变越闹越大!而四川的安奢之乱(两土司造反)也没完没了。这两个乱子,都得尽快剿灭啊!

    如果这些事儿都能成了,那么四方太平的日子也就不遥远了......

    心情不错的两人一起抬头,就看见兵部职方司的朗中,平日里总是端着一副雍容气度余大成满脸涨得通红的站在那里,手里抓着一个章本,指着正在手谈的二人,还在那里大喘气呢!

    王在晋和张凤翼对望一眼,都眉头大皱起来。最近让人着急上火的事情是有点多啊......都是那位勇冠三军的小万岁折腾出来的!

    王在晋当即就问:“集生,万岁爷又怎么了?”

    余大成只是摇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道:“不是,不是万岁爷......是奴酋黄台吉!”

    张凤翼闻言就是一笑:“黄台吉开始攻打蓟镇边墙了?哪里告急啊?”

    哪里告急都不怕!

    张凤翼和王在晋在“平辽战略”上都是保守派——在他们俩看来,蓟州镇长城告急就是进一步撤防辽西的借口!

    现在袁崇焕手头有46ooo实兵,如果调入山海关加入蓟州镇,蓟州镇的守军将多达8oooo人。

    怎么都够了!

    而万岁爷很快就能整出十万大军,十万加八万就是十八万啊!

    这是实实在在的实兵,不是账面兵。

    有这个数,再加上一个真懂军事的万岁爷,黄台吉死路一条!

    余大成吸了口气,沉声道:“黄台吉打进长城了!打破了义院口......现在义院口内外,至少有数万建奴大军!”

    “什么?”张凤翼吼了起来,“破了义院口?这怎么可能?义院口就在山海关边上,山海关上兵几千过去就能稳守,怎么可能被打破?”

    义院口长城的地形险要得很,哪里和年久失修的大同边墙可不一样。义院口的长城修在山脊上,都是挺高大的砖墙,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个墩台,还是万历年间才翻修过的。这种防线有个几千人守着,黄台吉怎么进来?拿几千鞑子的命填出个缺口?

    怎么可能!?

    余大成接着又道:“王督师和袁巡抚在奏报上说,他们是故意放黄台吉入义院口的......他们和赵总镇一共调集了五万大军,准备依托山海关、兔儿山、抚宁卫、抚宁县城和黄台吉决一死战!”

    “那黄台吉......”王在晋也没功夫听余大成说话了,赶紧冲他招招手,让他把王之臣、袁崇焕的奏报拿过来。

    余大成连忙把奏报递上,王在晋接过后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看完以后又转手递给张凤翼看。等到张凤翼也看完了,王在晋才问:“九苞,你怎么看?”

    张凤翼皱着眉头:“可以打啊!虽然咱们这边只有五万人,少于建奴的兵力,但是毕竟有坚城可凭......凭城而战可是袁元素的拿手好戏,即便战事不利,也能缩进城池固守。而且王之臣和袁元素的奏报上说,他们现在分兵把守各处堡垒城寨,还坚壁清野,与建奴对峙,形势不错啊!”

    王在晋皱着眉头:“如果奏报上说的和实际情况一样......那黄台吉这个虏酋比他爹老奴酋可差远了,根本不会打仗啊!”

    张凤翼点点头:“黄台吉打仗的本身的确不如其父啊......看看天启七年那回大热天的出兵宁锦就知道了。大军渡个辽河就好些日子,宁锦那边早就准备就绪了!”他笑了起来,“对了,咱们的天子会打仗......如果黄台吉在义院口内和袁元素他们对峙上十天半个月的,等天子的骑兵到了永平,这仗可就稳赢了!”

    “让天子回兵......”王在晋有点顾虑。

    张凤翼笑道:“本兵,天子善战,尤善用马军,可比袁元素他们强多了。”

    王在晋想了想,问:“谁走一趟草原?”

    余大成闻言就自告奋勇道:“下官愿往!”

    ......

    勇冠三军的少年天子这个时候还在岱根塔拉岸边,住进了一座原属于顺义王府的别院。

    岱根塔拉可是个好地方,北靠大山,南依长城,有山有湖,有森林有草原,还有温泉和沙滩,堪称是塞北小江南。

    这么一处福地很早就被顺义王府相中,圈成了王庄,开辟了许多农田,还修建了王府别院和黄庙。

    怎么好地方,现在归了朱由检和他的新宠兀良哈大公主,成了两人的安乐窝,也成了兀良哈万户斡尔朵的大据点。

    朱由检现在既然要以大同为“第二家园”,那么这个岱根塔拉当然就是他的避暑山庄——不仅用来和兀良哈大公主同居,还可以用来联络招抚原蒙古兀良哈万户(朵颜三卫)的人马。

    根据朱由检和虎兔敦汗达成的协议,岱根塔拉和集宁海及其以南地区直到长城,都归兀良哈大公主所有。这可是一块背靠大青山,面向大草原,在北方草原来说,算是相当湿润的宝地。特别是大青山中有许多盆地可以开垦耕种,而且早就有自长城以南迁来的汉民在那里定居。朱由检只需要招抚他们,就能和顺义王府一样向他们收租。有了这笔收入,兀良哈万户斡尔朵的吃饭问题可就解决了......而大青山北面的草原,则可以用来养马,实在是难得的好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