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重生日本当神官 > 第316章 处罚与关心
    “白井!”听完当事人——坂田雅己和南永岛乃至秦和清的陈述,基本确定了源头问题的平山大志导演丝毫没有客气,直接冲一旁的白井剧务喊道。

    “在,导演!”白井应声。

    “联系神田先生的公司,让他们立刻过来领人!这种不知道融入团队还主动制造麻烦的家伙,我平山大志用不起,也不敢用!”平山大志没有丝毫客气,盯着神田宗太的旁脸沉声说道。

    “另外,再通知一下外联那边,以后但凡我的节目,某某公司的人都不招用,让他们注意一下。”

    这就相当于单方面的业务封杀!虽然不见得有真正的封杀厉害,足以让一名艺人直接退圈,但只要风声传出去,神田宗太也别指望在演艺圈中再能有什么大起色了。

    除非他背后的势力真得很强大,可以直接无视演艺圈的规则,把他强行捧起来——

    像是某个现在已经凉透的原大物艺人一般……

    只是如果真有那种背景的家伙,又怎么可能出道三年了,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

    所以想来也就是个有点小身份,在自家的公司里有点小背景,让公司不敢轻易开除和得罪而已。

    至于更多?

    呵。

    “是!”闻言,白井表情一变,越发恭谨的回应道。

    而与之一比,一旁的神田宗太的脸色却是如丧考妣,眼中凶光闪烁,一脸的不服,显然是对于平山大志的判罚有意见。

    但又怪得了谁?

    要不是他没事主动去惹秦和清这个剧组的亲儿子,还不知收敛,又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种下场?

    随后平山大志似模似样,实则明斥暗提点的说了秦和清两句,就带着下川龙一制片等人离开了套间,留下白井剧务和工作人员监督神田宗太更换衣物和收拾东西,直到把他彻底带离套间。

    “这还真是……”坂田和南永岛彼此对视一眼,摇摇头颇有些感慨的低声道。

    不管如何,神田宗太也是和他一样的新人演员,虽然事是他自己找的,死也是自己作的,但看着出道三年的同伴被一个新人这般碾压,多少还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

    因此也熄了和秦和清研讨剧本的打算,摇摇头转身走出了套间——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我去泡温泉总行了吧?

    南永岛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张了张嘴,转身走到一边,拿出剧本自行研读起来。

    随之场面变得静默,只有轻微的纸页翻动声偶尔在房间中响起……

    秦和清被孤立了。

    见状,秦和清略有些自嘲的轻笑一声,也转身走到一边,拿出剧本研究了起来。

    尽管他没演技,也不是专业的,但那种认真努力的态度还是要有的,否则也就太对不起平山大志导演的期待和力捧了,那可不是他想到看到的。

    只是时间不长,就又被人打断了。

    ……

    “雏咲桑,你怎么会在这里?”秦和清所在的套间门外,因听到消息而前来问问情况的长尾由佳碰到了同样前来探望的雏咲深羽,不由得诧异道。

    “我来找秦君,长尾小姐呢?”雏咲深羽深深地看了眼她,明知故问道。

    作为一个聪明的女孩,哪怕她没使用看取的力量,也依旧能够推测出长尾由佳的来意。

    至于会不会搞错?

    她跟长尾由佳接触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自是看到过她心底的隐秘,知道她和秦和清的关系。

    “我也是来找秦君的。”长尾由佳表情不变淡定的回应道。

    “那还真巧。”雏咲深羽轻笑道“那,一起?”

    “好啊。”长尾由佳笑道。

    然后也不跟雏咲深羽客气,直接上前敲响了房门。

    “谁啊?”秦和清放声问道。

    “是我。”长尾由佳道。

    跟着,拉门打开,秦和清出现在了长尾由佳与雏咲深羽两人的面前。

    南永岛探头窥望,也不由得为这对组合而惊叹。

    “不愧是导演组钦定的男主角,这魅力,这关系网就是强!不仅和雏咲小姐关系不错,竟然还和长尾编剧也有关系……EMMMM……看来要好好和这位秦君拉下关系了呢。”满心惊叹的南永岛心思复杂的暗道。

    “我们去外边说吧。”注意到南永岛存在的雏咲深羽提议道。

    “好。”秦和清点头,跟着长尾由佳还有雏咲深羽离开了套间,在民宿旅馆中逛了起来。

    ……

    不过也没能多说什么,毕竟旁边还有个雏咲深羽在,不论是长尾由佳还是秦和清自己,都不敢表现的太过亲密——

    当然,这也跟现在的场合——民宿旅馆内有关!

    周围那么多人,鬼知道一个不注意,又会被谁给注意到,传出去谣言去,到时候再给长尾由佳带去麻烦就不好了。

    哪怕对于两人来说,这种简单的流言还不至于对两人造成什么太过实质的伤害。

    但在能避免的情况下,还是尽量避免比较好。

    所以在简单了解过事情的起因经过和结果后,长尾由佳就主动告辞离开,留下了秦和清与雏咲深羽两个人。

    “你应该看出来,甚至看到了吧。”又走了一会,秦和清突然开口对身边的雏咲深羽道。

    语气很是平静,就好似确定了事实一般,充满了肯定的态度。

    “恩。”雏咲深羽也没有隐瞒或虚伪的装傻,同样平静的回应道。

    “有什么感觉?”秦和清扭头看向她追问道。

    “给我唯一的感觉就是,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无论是年轻帅气的家伙,还是已经步入中年,亦或者都老掉牙的所谓上层人士,都是一群贪得无厌的家伙,胡乱发青。”雏咲深羽也没客气,用一种带着厌恶的语气回答道。

    “没办法,男人本色,这是祖先写进基因里的本能,我也改变不了。”秦和清谈开双手,一脸无奈的回应道。

    “我看不是改变不了,而是不想改变吧。”雏咲深羽嗤笑一声,不屑道。

    “不瞒你说,确实如此。”秦和清叹气,望向远方老实承认道“所以我不会放弃,你就等着被我收入房中,成为我后宫中的一员吧。”

    说到最后,秦和清止不住的乐了起来,让人一时间难以分辨出他到底是在吐露心声,还是在借机开着比较出格的玩笑。

    雏咲深羽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同样让人一时间难以猜不到她的心思,搞不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