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带着仙门混北欧 > 269.速战速决
    除了冰岛,北欧另外四个国家都有着丰富的森林带。

    这跟它们的地理环境有关,北欧一带三面被海洋环绕,深受西风和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气候比同纬度地区更适宜树木植被生长。

    其中芬兰境内的植被更是丰富,全国约有65%的面积都为森林所覆盖,松树、冷杉和桦树随处可见,都是优秀的自然保护区。

    陈松在心里琢磨要不要去考察一下芬兰,到时候找个合适的森林放下驱灵阵。

    结果特里克朗以为他要去森林徒步,便介绍道:“要是你想离开城市去亲近森林,那最好的选择不再芬兰,而是在挪威,斯堪的纳维亚山脉是你最好的选择,它的西坡是北欧降水最多的地区,年降水量过2ooo毫米,所以植被特别丰富。”

    这样陈松又改了主意,先去斯堪的维纳亚山脉去瞅瞅。

    他已经拿到驱灵阵有段时间了,迟迟没能驱动它的原因就是一直没有找到最合适的地方。

    确定了斯堪的维纳亚山脉这个目标后,陈松就要动身了。

    山脉很长,森林并不集中,这样他就得再做一次选择了。

    陈松选是国家公园,而挪威最大的国家公园是哈当厄国家公园,面积达到了可观的3422平方公里,是户外运动爱好者的天堂,能够开展很多惊险刺激的项目。

    但这国家公园是建在一座高原上的,植被并不丰富,倒是人流量比较大,特别是极地探险家们,他们都是从哈当厄尔高原开始计划和准备探险活动的。

    还有一个很有名的国家公园叫做尤通黑门山国家公园,这里拥有挪威最高峰,因为空气清新和地势险峻,而被北欧人认为是徒步天堂。

    相对来说,这个地方就比较合适了。

    当年上班的时候,陈松多次兴起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公司不愿意给他假,有了假期他的钱包和银行卡又不愿意,没钱。

    这次他总算可以任性一把,布鲁斯帮他订了前往挪威的机票,陈松带上驱灵阵便赶了过去。

    挪威是一个很狭长的国家,就跟拉开没有下油锅的油条似的。

    陈松觉得这样一个国家能独立出来挺神奇的,整个北欧的凝聚力不够,要是放在中国周边,就这种国家早就被通过充话费之类的途径给拿下了。

    挪威的林业、渔业和养殖业都很达,国家小、人口少偏偏资源还丰富,这种国家想不达都难,就跟富二代似的,娘胎里就镀金了。

    但挪威这个国家从不以丰富的资源而自傲,他们对外展示更多的是文化,这个国家拥有许多在欧洲能排的上号的博物馆和美术馆。

    陈松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他抵达奥斯6后先品尝了很有名的挪威驯鹿肉和麋鹿肉,然后租赁了一辆汽车开去了尤通黑门山国家公园。

    在冰岛住的久了,他对美景免疫了。

    现在他的心思都被驱灵阵给占满了,他这是第一次用灵阵,心里有点没底。

    于是开车到了国家公园后,陈松开始登山。

    他的体能早就出人体极限,爬山对他来说很简单,他背着个包手脚并用蹭蹭蹭就上了加尔赫峰。

    山路上还有一些爬山冒险的游客,他们气喘吁吁的爬上一段路就要休息一会,这样一个劲往山上窜的陈松就成了他们中的异种,把一群登山攀岩老手们看的目瞪口呆。

    登上峰顶,陈松运行气种凝聚灵气于指尖,点在驱灵阵盘上启动了这个大阵。

    灵气源源不断的从气种抽离进入阵盘上,阵盘上那一枚枚的蝌蚪文活了起来,随着灵气经过,它们逐个开始活跃。

    随着最后一枚蝌蚪文开始动弹,灵气绕着全盘转过一圈,接着一道肉眼无法看到的气门从阵盘上喷了出去。

    陈松闭上眼睛运行气种,肌肤感觉到的灵气变得越来越充沛,周边一带的灵气都被驱灵阵的阵口给吸引了过来。

    确定阵口打开,他又急匆匆的下山,驱车行驶在松恩山脉公路上,他无暇去观赏沿途山谷中那深蓝色的湖泊和急坠而下的瀑布,直奔奥斯6而去。

    乘坐最近一趟航班,他在当天又返回了雷克雅未克。

    这时候时间不早了,但天色大亮,陈松精力充沛,便不做休息,痛痛快快的开车返回小镇。

    车子经过一号庄园门口的时候,他惊诧的现有一辆车停在了庄园庭院里。

    这不是斯凯林松的金色英菲,而是一台破破烂烂的野马。

    皮卡车本来开过了庄园大门,陈松又给倒了回来,他停下车盯着野马看了起来,这车属于谁?难道是有人对一号庄园感兴趣,前来查看庄园情况?

    斯凯林松被送进监狱里去了,罪名是危害治安和参与暴力事件,判的时间倒是不长,只有半年。

    冰岛治安好,法律也不严苛。

    陈松已经把一号庄园放入自己口袋里了,他想把三个庄园统一合并起来,所以看到有车子进入一号庄园他就上心了。

    他知道斯凯林松没在里面,于是敲敲门走进了庄园。

    庄园里没人,野马车上没人,这段时间无人居住,庭院里长出了一些杂草,现在草丛里就留下了人的脚印。

    陈松看了看脚印行进的方向,往西而去,西边是他家……

    三个不之客进入了二号庄园,带头的是两个青年,他们一个顶着大光头,另一个长得很强壮,鼻子上、耳朵上、嘴唇上都挂着环,正是上次想去二号庄园盗窃而被送入警察局的图拉和莫卡尔斯两人。

    跟在两人身后的是一个披散着头的中年人,他穿着破烂,但衣服又不是一般的破烂,像是特意用各种颜色和材质的布缝补在一起而成,有的地方挂着小铃铛,有的地方挂着铜币,还有的地方挂着呲牙咧嘴的小神像。

    爬过篱笆后,中年人有些不满:“无所不能的深渊之神呀,你们花钱找我来驱鬼,但没跟我说是偷偷进入有主人家里,我们这是犯罪,懂吗?”

    “你们吉卜赛驱鬼人还怕犯罪?”光头图拉怀疑的看着中年人说道。

    驱鬼人肃然道:“我们当然不怕,但我信奉的是凶残暴力却光明磊落的深渊之神,按照教义我不能做鬼鬼祟祟的事!”

    “那你光明正大的挺胸进这庄园不就行了?”满脸金环的莫卡尔斯说道。

    驱鬼人不悦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这能骗得过深渊之神吗?”

    “那怎么办?这单生意你做不做了?”图拉问道。

    “做,得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