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真不想当村长 > 第0066章 盖房子的想法
    在建设工人们如火如荼的按照康明松给出的要求,建设那五亩地的育种育苗大棚的时候,康明松则是来到了那眼泉水的附近。

    这里因为靠近天狮岭,地不太规整,不时的冒出一个小山包,一块小洼地的。

    像是这眼泉水前面,能够有这么一块面积两亩左右,已经算是很难得的了。

    更难得的是,在这眼泉水的上面,两旁各有一个不大的小山包,两个小山包中间则是一片一百多平方的凹地。加上下面的那一眼泉水,颇有一种双龙抱珠的架势。

    康明松之所以注意到这里,是觉得如果在这个地方修上一栋小别墅,再对两旁的小山包进行一下绿化改造,那真的是太美了。

    康明松之所以萌生这样的想法,一方面是为了方便今后的工作,另一方面则是这一年来,和父母生活在一起,让他感觉到有诸多的不便。

    虽然从孝道来说,他的确应该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尽到赡养的义务,可是他和父母们在思想观念上的巨大代沟,一起生活就会衍生很多的冲突了。

    康明松本人尚且如此,要是结婚之后,另一半的感觉就可想而知了。

    尽管现在自己的另一半都还不知道在哪个未来岳父家里养着的,可未雨绸缪却并不为过吧?

    毕竟,成家立业是中国人几千年来重视的,一生辛苦不就是追求的这两样吗?

    康明松已经在吃三十岁的饭了,如今立业算是在路上了,成家也就必须提上议事日程了。

    否则,就算是未来他的事业展的再好,在别人的眼里,他也是一个不孝子。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

    不过,康明松暂时却没有在城里买房子的打算。

    这一年来虽然赚了四五十万块钱,如果在城里买房的话,也就是刚好够买一套一百平方左右的高层商品房。

    将一年辛苦的全部收入拿去换那么一个火柴盒大小的房子,康明松怎么想怎么觉得亏。当然,让这些钱躺在银行里面,那才是真正的亏。

    谁都知道,银行给的那点利息,还跟不上货币贬值的度。

    可如果不买高层商品房,而是买别墅的话,他现在的钱却又远远不够。

    就算是古兴的别墅价格算不上太高,一般就七八千到一万左右。可就算是买档次最低的别墅,就是那种一百二三十平方的联排别墅,一套的花费也在一百万出头。他现在的钱尚且差了一半呢。

    可在老家建一栋别墅就不一样了。有这四五十万,不但可以建起一栋漂漂亮亮的别墅,甚至连装修的钱都足够了。

    在靠山乡集镇上,地皮的价格也不过是五六百一个平方,两百平方的地皮也才十万左右。

    然后建一栋单层一百二三十平方的小别墅,就算是按照三层来建设,材料加上工钱,也不过是三十万左右。

    最后再来个中装,有十来万块也差不多了。

    这还是在集镇上买地皮建房,像是康明松现在看上的这个地方,因为距离集镇有三四百米的样子,又是荒山,康明松估计,拿下这块地皮也就是万把块钱而已。

    如此一来,有他手中的这五十来万,已经可以将别墅建起来,并且进行精装修了。

    ………………

    康明松绕着地方走了一圈,现这个地盘的面积恐怕并不只是他第一眼看去时估计,因为只要稍稍对其进行平整,弄出两百平方的地盘再轻松不过。

    要是在泉眼后面砌起墙,甚至可以弄出一片过三百平方的宅基。

    这么大的地盘,什么两室一厅三室一厅,简直弱爆了,把这片空地合理规划,盖一栋五室两厅的别墅都完全没问题,还是带花园的。

    毕竟,一般来说,五室两厅的房子,面积也不过是两百平方左右。

    再将两边的小山包进行绿化,栽上一些鲜花果树什么的,加上背后天狮岭上的各种鸟儿,那就真的是一个鸟语花香的仙境了。

    康明松是一个行动派,有了这个想法,再加上最近又比较有空,就开始为自己的别墅计划走动起来。

    他先是打听了一下这片土地是哪家的,是否有转让的可能。

    很快,康明松就打听到,这片荒地是靠山社区六组的地盘,其属于的家庭,算起来也算是康明松的一个舅舅辈儿的人家,户主叫修成。

    对于普通农家来说,这样的荒地有什么不可能转让的?

    要知道,这里紧靠着天狮岭,再往上走十来米就是大山林,地里也是石头遍布,种什么都难有收成,否则也不会让它荒着了。

    双方商量了一下,康明松也没亏待这个远房舅舅,直接开价两万元,买下这块地皮,不过是连带两边的那两个小山包,全部面积有差不多四百平方的样子。

    ………………

    康明松将这块地皮买过来是打算建房的,仅仅是双方的私下里交易,肯定是不合法的,还必须获得村里和乡里的认可才行。

    然而,以康明松如今的特殊,靠山乡政府自然不会故意为难他。

    而村里,尽管因为之前的生产基地建设的问题,让修成兵和元昌跟康明松的关系搞得有些尴尬,但他们也不会在这样的小事上故意恶心康明松。

    当然,他们更加明白,就算是他们想要故意为难康明松,也是没办法的,康明松完全可以绕过他们,把这个事情给干成。

    作为一个干了三年村干部的老人,修成兵和元昌太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了。

    就算是康明松循规蹈矩,也不过是再等几个月,到时候村里两委换届,新的书记村长上来了,这事儿同样可以办成。

    尽管心中不甘,可修成兵和元昌都明白,以他们与王为民的糟糕关系,下一届的两委,与他们是没什么关系了。

    而康明松明显是前途远大的人,没必要再跟他把关系彻底搞僵了,那才是真正的不划算。

    他们可以得罪王为民,就算是他在未来几年里面是靠山村的父母官,可他不可能一辈子在这里。

    康明松就不同了,他可是靠山村土生土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