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39章 应该这样唱(上)
    张府。

    花园。

    白少棠此时此刻也没有心情去理会池子里是否游着比目鱼,他的注意力当是放在了眼前这群被他以重金邀请而来的戏子身上。

    钱能通神。

    你收了钱,那么有些事情就不容许拒绝了。

    这是为了防止意外,免得他们中途答应,到头来却是以其他的理由拒绝。

    对于这一点,白少棠不得不考虑。

    但对于这戏班子的人来说,却是一件很是让人奇怪与惊讶的事情了。

    堂堂张员外的公子想要唱戏?

    现在可不是唐朝,戏子也不是什么值得尊贵的行业,眼下读书中状元那才是真正的上品。一个读书人,一个风流倜傥,有着不俗才华的公子竟然想要唱戏?这是何等的想不开?

    当然。

    这个想法也只是在他们的心底说说而已,可不敢真正的当面说出来。再说这张家公子给予的钱财可不少,那几乎是他们戏班子一年来的辛苦钱,而眼下只要教教张公子便能够拥有如此酬劳,他们岂能不答应?

    在心中,他们都构思好了该如何教导这张公子唱戏了。

    想来到时在杭州百姓中也算是一段佳话。

    ……

    台上。

    戏班子里的当家乃是一名模样俏丽的女子,她此刻亦早就化了特殊的装扮,正咿咿呀呀的在白少棠的面前摆起了姿势,口中柔情万丈的唱着现在最红的曲子。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要教,那么就要教最拿手的曲子了。

    最重要的是白少棠为了勾引他们心中的贪念,将这部分钱财用银元宝装在了盘子里,正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正散着诱人而美丽的光芒引人瞩目。

    “停!”

    “停!”

    “不对!”

    坐在前面安静的听着这女子的唱腔,还有四周配乐白少棠便知道不对,之前在与许仙一家子就仔细看过了一遍,自己再来上一遍,哪怕学的再好,学出了花儿,对白少棠也没有什么作用。

    语调,韵律。

    在白少棠听来竟然差不了太多,若真是以这个腔调到时与白素贞斗起来,白少棠觉得自己还是斗不过。

    “这太娇柔了!”

    “太弱气了!”

    “一点也彰显不出来男子汉气概,我需要的是这种!”

    “不是这种软软绵绵的腔调!”

    “知道吗?”

    “再来!”

    白少棠就犹如一个无良老板坐在前面,面带深沉的对前面的人进行考核,说道:“你们有没有那种大气一点的,让我听听看!”

    大气的?

    戏班子老板上前听到这个问题,又用小眼神悄悄的瞥了瞥被白少棠放在身前的银元宝,见这公子似乎是不太喜欢这儿女情长的戏……但好像听说他不是这样子啊。瞧了瞧银元宝的样子,老板立即将这个小八卦给丢在脑后,既然公子有求,他们定然给教导好。

    点了点头,老板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有!”

    “有大气磅礴的!”

    白少棠见状,这才满意道:“那唱给我听啊!”

    于是在戏班子老板的示意下,锣鼓喧天中音乐声再起,而这一次上台的不是女子了,而是一个化妆化的他白少棠都无法认出对方本来模样的男子手持一根好像竹棒的东西在台上咿呀呀呀的开唱了。

    只是还没有唱完一句,这个戏又再度被白少棠打断了。

    “停!”

    一手捂着额头,白少棠只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抱有期望,就该按照他心中的安排而来,不能让这些家伙任凭自己的心思来挥。这所谓的大气磅礴的戏曲哪里大气磅礴啦?

    白少棠看到的是音乐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变化的只有唱戏的人,以及口中的台词。

    词,倒是磅礴了不少。

    但曲,在白少棠的耳中却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变调,没有变得多么的激昂人心。

    “不知张公子哪里不对?”

    见白少棠还是不满意,这戏班子的老板立即上前躬身问道,心说是不是什么唱词之类的惹到了这公子?

    “你们有没有那种……啧,就是振奋人心的调子?”白少棠挠了下头,起身上前给对方做了下比划,创造者并没有给他音乐上的过人天赋,所以白少棠这个时候只能用土办法硬来。

    原本白少棠想试试看能否从戏班子这里的曲调上下手,直接套来,然后再在词上做好编排,这样就简单很多。

    毕竟这个戏台班子对他有大用。

    可现在看来自己的这个心思显然是浪费了。

    振奋人心?

    戏班子老板佝偻着身子,歪着头,一脸的迷惑,他没有听明白。

    “……”见状,白少棠上前走到那吹拉弹奏的一群人身边,从一个人的手上拿过了铜锣,提在手上就是一阵敲打,右脚不断的踏着地面的同时嘴上还不断的为它配着音:“呛咚咚锵(duang)!呛咚咚锵(duang)!呛咚咚锵!”

    “就这种!”

    “调子要活泼,要振奋,不要那种儿女情长!”

    “这个,可以有吗?”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白少棠一手把玩着银元宝,一边问道。

    戏台上。

    一群戏子早就傻了眼,白少棠的要求可谓是早就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一生中何时可曾见过如此乖张叛逆之人?

    是的。

    白少棠上前直接敲锣配音的动作已经让他们心中对他有了这个评价。

    “额……”戏台老板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银元宝瞅了半晌,视线一直随着白少棠的手而移动着,半晌,算是听明白了的老板吞了吞口水,点头应道:“这个可以有!”

    戏台老板心说这个张公子是要自己编戏。

    这样才对嘛!

    孺子可教也!

    白少棠没有直接选择提出自己的要求,而是从侧面影响,他怕的便是这群人抱着传统而排斥他新奇的想法,但现在随着他一步一步的诱惑,这群人即便是有人想要拒绝,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已经为时已晚。

    即便是白少棠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真相,但他从不会认为这些世界里的人就是傻子。

    他们只不过被蒙蔽了想要彻底了解事物真相的可能而已。

    这可不代表人家就是笨蛋。

    除非……

    整个世界被创造者人为降智打击,那到时只怕自己也会变成一个傻蛋,那还提什么改变命运大纲?傻人有傻福嘛!

    呵!

    心中冷笑一声,白少棠面上却是认真严肃。

    见戏班老板答应下来,白少棠将手上银元宝放回了木盘子里,十分严肃的说道:“我觉得你们应该要这样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