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25章 交手
    热闹。

    繁华。

    扬州城再度恢复了过往。

    似乎前段时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不是扬州城,而是其他的地方。

    人们的忘性向来一直很大。

    白少棠也是如此。

    他也不希望现在的扬州城就陷入战乱,那样的话对他的计划无疑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在这广阔的大地上,想要凭借一人的力量寻找一个人实在是太过困难。

    而现在,白少棠的机会不错。

    他竟然在宇文化及离开扬州后再度见到了卫贞贞。

    她还在卖着包子。

    只不过神情略显得有些凄惨。

    显然她自嫁人作为小妾后,过得并不舒服。而且之前被她当做子侄看待的双龙又出了问题,她亦遭受到了盘问,若不是那宇文化及见她貌美,只怕……更是让她的心情抑郁,满是担忧。

    虽然最近主妇没有为难她,但卫贞贞能够感受到周遭人对她的疏离。

    这一来一回下,卫贞贞的神色自然不会好了。

    白少棠觉得很奇怪。

    在他的了解中,这卫贞贞应该与宇文化及早就见过了面,可为什么宇文化及没有带着她离开?难不成这宇文阀主难得柔情了一把,给了卫贞贞最好的条件,想要用心来对?

    再看看四周人那对卫贞贞保持的恭敬,还有那隐藏在四周的人,白少棠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并不意外。

    宇文化及身为一个大男子,他很喜欢卫贞贞那种让人想要去保护的柔弱姿态。

    女人的不同气质姿态都会对不同的男人有着不同的杀伤力。

    就像童颜**的白清儿其实是被阴癸派训练用来卧底在李渊这样的老流氓床上的,对他白少棠反而是大材小用。

    因为他连续七天买包子,近距离观察卫贞贞的时候,白少棠就已经现自己被人跟踪警告了。

    显然。

    这源头便是出在卫贞贞的身上。

    卫贞贞眼下是竹花帮最尊贵的客人,乃是要供着的菩萨。

    在此之前,竹花帮甚至让人将那冯氏与恶妇给绑住狠狠的揍了一顿,只差点要将这夫妻两人给沉了江,几乎将夫妻两人给生生吓死。尤其是在了解到了卫贞贞未来的身份后,这夫妻二人还哪里敢给家中‘小妾’脸色看,简直是当做祖宗对待。

    只要有任何一个人因为她的美色而接近的话,定然会受到最为残酷的打击。

    只是这样的结果,卫贞贞并不喜欢。

    可她一个柔弱女子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逆来顺受,这也是她脸色如此之差的根本原因。

    “谢谢!”

    “只可惜你的手艺因为心情的影响影响到了味道。”

    在朝卫贞贞笑着道了一声谢后,白少棠起身不再理会卫贞贞诧异的眼神,在外面一众早就跃跃欲试的竹花帮帮众的注视下离开了早餐铺。

    白少棠离开后,那外围早就准备的竹花帮帮众就已经尾随白少棠跟了上去。他们要将这个年轻小伙子丢入江中喂鱼。

    只是一番东游西荡后,竹花帮帮众傻眼了。

    人呢?

    人跑哪里去呢?

    堂堂扬州地头蛇的竹花帮竟然跟踪一个人给跟丢了!

    于是,所有人都傻眼了。

    这怎么办?

    一时间,一众帮众感到愁绪莫名,思来想去只能将这个问题上报给高层,让他们去烦恼这件事情。

    客栈。

    上好的房间。

    一面铜镜前。

    白少棠正坐在铜镜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出现了铜镜中的人影。

    出现在镜中的并不是白少棠,亦不是他与东成西就版自己合作捏出来的那个绝世美人,而是另外一个陌生的美丽女人。

    若是寇仲和徐子陵在此,定然会惊喜的扑上来。

    因为这个陌生的美丽女人正是包子西施——卫贞贞。

    抬眉。

    弯弯的柳眉彰显出来的是独属于女人的柔弱。

    那勾人的桃花眼。

    那隐含雾气的双眸。

    那凄凄惨惨戚戚的神情。

    好一副柔弱的美女子。

    这正是会被大男人忍不住去疼爱的最佳对象。

    “……”

    右手轻轻抚摸着脸颊,白少棠整理了下鬓角的秀后,对镜中人的模样与神情很是满意。

    七天的观察,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哪怕就是现在自己与卫贞贞一同站在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的面前,只怕兄弟两人也无法单凭模样气质认出来谁是真谁是假。

    “我都说了自己是杀手。”

    “一个真正的杀手。”

    “一个杀人诛心的杀手。”

    抿嘴微笑,却见镜中的‘卫贞贞’神情娇弱,一指轻轻的点着自己的嘴唇,男声化女声,柔声道:“化及,我是来杀你的。”

    “你会恨我吗?”

    眼神冷漠。

    却是浑身上下散着肆无忌惮的邪异。

    ……

    荒郊野外。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正在喘着粗气,手握刀剑的盯着将自己两人包围起来的敌人。

    兄弟两人逃亡途中还是阴差阳错之下将长生诀修炼成功,在成功后两人便将长生诀寻了个极为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那地方隐蔽得自己下次来寻找都未必能够寻得到。

    而后兄弟两人便体会到了被人沿途追杀的痛快。

    追杀的人各式各样的势力都有。

    这些家伙的追杀理由无疑是为了长生诀与杨公宝藏而来。

    长生诀传遍天下自然是因为宇文化及,那么杨公宝藏的消息则只怕不止是宇文阀了,也许宋阀也脱不了干系。

    一路过来,兄弟两人可是遇见了不少的危险,但都总能化险为夷。

    直到眼下——

    一群十数人的士兵,还有武功不差的将领,按照行军打仗的方式生生的将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给堵了起来。刚出茅庐的双龙兄弟哪里见识过这般高级的打架方式?

    要知道以往扬州混的时候,那都是一拥而上进行群殴,在混战中偷懒偷袭什么的。

    第一次。

    两人遇见了军中作战的方式,这让双龙一时间措手不及被堵了下来。

    这群士兵正是江淮义军杜伏威的手下。

    要知道在以往的时候,寇仲可是心生念念的想要加入江淮义军,但是在今天面对的时候,却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交出来吧。”

    “只要将长生诀与杨公宝藏的秘密告诉我,我定然会禀报大领,保证你们兄弟二人的荣华富贵。”

    为的将领手握长刀一步一步的逼近,嘴上却是说着他自己都不信的话。

    身形渐退。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使劲的握了握手上的刀剑,彼此对视一眼,知道到眼下这个危机的时候,兄弟两人只怕不能隐藏了。

    看来……

    他们得拿出压箱底的绝学了。

    心思定下,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便不再迟疑,刀剑齐出。

    赫然是即将名震天下的刀剑绝学。

    情意绵绵刀。

    眉来眼去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