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特种兵之变种人 > 第13章 味道
    13味道

    听到开始的口令,3o7突击队的三十个队员立即把身一转,整齐划一地小跑了出去。

    五公里武装越野李鱼之前跑过很多次了,两栖侦察队就经常训练这个课目,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的负重一般都是二十公斤,老兵要重一点,但最多也就是三十公斤,可是今天,大家的负重却是五十公斤。

    五十公斤的东西背在身上沉甸甸的,不要说跑步了,就是步行都觉得有点吃力。

    不过3o7突击队的士兵们却还是跑得哼哧哼哧的,度虽然不是太快,但也不慢。

    两栖侦察队的五公里都是去外面跑的,从营地里跑出去,一直跑到东南方向,距离小东村五六百米的地方,折返回来就恰好五公里,不多不少,道路并不平坦,有上坡有下坡,有土路有沙石路,还有草地,标准的越野场地。

    今天大家依然朝这条路线跑。

    因为还很早,所以路上光线比较昏暗,当然,因为有月光,所以看清路面还是问题不大的。

    出了大门,整齐的队伍很快混乱了起来,一些班组冲到了前面,另外一些则稍稍提高了一点儿度,但并不敢全冲锋,五班的六个人落到了最后,大家还是排着相对整齐的步伐一起朝前跑。

    在3o7突击队的五个战斗班中,李鱼所在的五班相对而言要差一点,当然,原来也不算差,因为五班原来的那个队员还是很强的,有他作为核心,五班的整体战斗力还是非常强的,但那个家伙被大队长一脚踢了出去,所以五班的战斗力相对而言就直线下滑了。

    才跑了一阵,五班的几个人就都有点气喘吁吁的了。

    不过李鱼是例外,自他得了系统后,身体素质狂飙突进,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比,再加上金刚狼本来就擅长长途奔袭,耐力非常好,所以今天的这个五公里武装越野他还真的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

    要不是想和班里的兄弟们一起行动,他早就冲到前面去当排头兵了!

    跑了一阵,他一点儿疲惫的感觉都没有,不过他心中却还是一动,暗暗思忖道:“不行,我现在的身体虽然强了,但还是不能胡来,还是得按马拉松法来跑!”

    刚刚下新兵连那会儿,他的耐力非常差,常常被五公里虐得欲死欲仙,后来实在没办法了,他就上网搜索了一些秘诀,比如马拉松长跑法什么的,用了那些秘诀后,他的成绩提高得很快,当然,只是跟以前的他相比,跟连队里的其他人比他还是属于中下游的,但那些科学的长跑方法却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所谓的马拉松秘法,主要是空中移位法。

    曾今有科学家研究过非洲的马拉松选手为什么厉害,最后现,亚洲和非洲的选手有一个很大的不同——空中移位!

    所谓的空中移位,其实就是步幅。

    很多人都以为步幅大其实就是腿长。

    但其实并不尽然。

    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选手身高并不算高,大多一米七而已,但他们的步幅却能达到1.8米甚至两米,这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善于运用胸腹的力量。

    当然,造成空中移位比较厉害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非洲选手的跟腱长。

    这两者的因素叠加在一起作用就能让非洲选手腾空的时间比较长,落地之后步幅就会很大!

    除了空中移位,另外一个就是后摆折叠。

    这就是李鱼之前上网查询到的秘诀。

    有系统是好事,但关键的关键还是得靠自己!

    他开始用马拉松的科学方法来跑五公里!

    除了上面说的空中移位和后摆折叠,他还注意一个节奏和呼吸调整的问题。

    跑的时候上身挺直,把腿迈开,把步幅拉大,用前脚掌着地,向前跑的时候后脚记得蹬地,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呼吸的控制。

    李鱼用马拉松长跑法跑了一会儿,渐渐地越跑越轻松了,但他身边的几个人却越来越吃力。

    “不是吧?李鱼,你这么能跑?你以前是体校练长跑的吗?”姜唐伸长了舌头大口呼吸,喘了几口气,这才上气不接下气地问李鱼。

    “我以前学了一种马拉松长跑法,我刚才就是用这种方法跑步的,所以相对还算比较轻松,大家想不想试试?”李鱼问。

    “那还等什么,赶紧说呸!”大家都放慢了节奏,期待地等着。

    部队里很注重体能训练,但实话实说,很多训练方法并不是太科学,比如这五公里武装越野,上面就没教大家怎么跑怎么呼吸,上面就一个要求,二十分钟内必须给我完成,至于你怎么跑那是你的事!

    “跑的时候上身要直,两臂要摆开,三步一呼吸......”李鱼把他知道的东西一一分享出来。

    大家都试了试,不过一下子还没什么感觉。

    又往前跑了一会儿,大家忽然现前面有一个班的兄弟停了下来,停在了路边。

    “怎么回事?”班长张杨上去问。

    但大家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路的那边传来了悲惨的呼喊:“救命——救命啊——有人吗——来人救救我——”

    可能是有人摔倒了。

    “张杨,快过去看看,好像有老乡受伤了?”二班的一个战士对张杨道。

    张杨没说话,只是把背囊放了下来,然后朝声音来源之处小跑了过去。

    看见张杨过去,五班的几个战士也把背囊放了下来跟着过去,只有姜唐留在原地看着东西,二班的那些人见大家都过去了,趁着这个机会一溜烟跑了,等到大家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没影儿了。

    这些家伙可真是够狡猾的。

    不过大家也管不得那么多了,有人受伤,总不能不管吧?

    李鱼和张杨小跑来到那条小路旁看了看,果然,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坐在地上哀嚎。

    “大爷,你怎么了?是不是摔着了?”张杨关切地问。

    那个老头抬起头看了看大家,然后哎哟哎哟地道:“我想去城里一趟,哪儿知道一不小心就滚了下来,把脚扭伤了,唉哟——唉哟——疼死我了!”

    张杨抬起头和大家交换了一个眼色,随后道:“大爷,你是小东村的人吧?我们背你回去好不好?”

    “这?”老头犹豫了:“解放军同志,这多不好意思啊,你们要是想帮我,就去村里帮我叫一下我家里的人吧!”

    “算了,我们背你回去!”张杨说,随即蹲了下来,背起老大爷就走。

    张杨背着老人,他的背囊自然就只能由其他人背了,李鱼二话不说一把就抓了起来。

    “李鱼,给我吧!”罗梓说。

    “算了,我先背一会儿。”李鱼回答。

    大家没有再耽搁,张杨在前面背着老头小跑,其他人跟在身后。

    跑了一会儿,李鱼忽然眉头一凝,用鼻子嗅了嗅,脸上渐渐地现出了古怪之色,很快,他快步向前,小跑到了张杨身后嗅了嗅,最后,他干脆停下了脚步。

    “李鱼,怎么了?”陈齐也停下脚步问,其他几个战士也都停了下来,只有罗梓紧紧跟着张杨。

    李鱼四处看了看,忽然压低嗓音道:“我怎么觉得.....那个老头好像是大队长啊?”

    啊?

    大家齐齐怔住。

    “不是吧?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啊?”姜唐皱眉。

    “虽然大队长经常坑人,可是......我觉得真的不太可能是大队长,那个人我刚才观察了,就是个老头!”陈齐也道。

    “李鱼,你怎么会怀疑那个老头是大队长?”王诗看了看那个老头,随后又看着李鱼。

    “我闻到了那个老头身上的味道,跟大队长一模一样!”李鱼说。

    “味道?”大家都吃了一惊。

    片刻,王诗眼睛一下瞪大:“李鱼这么一说,我也觉得那个老头就是大队长,没错,虽然他化了妆,但身上的那股子味道.....一点也不像小东村的渔民......他应该就是大队长无疑!更何况这样做才符合大队长一贯的风格!”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是大队长,有一次,我偶然听到政委他们说,说大队长最拿手的好戏是化妆侦察,说他的化妆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想变什么人就变什么人,别人根本察觉不出来!”陈齐也道。

    听了陈齐的话,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如果那个家伙真的是大队长,那.....怎么办?要不要捅破?还是装什么也不知道?

    李鱼思索了一两秒,然后道:“大队长显然是故意的,他今天就是要故意整我们,如果我们不去救他,他就会说我们不管老百姓死活,不配做人民子弟兵,但如果我们去管他,那成绩肯定就不达标,就算有哪个班的五公里还能跑进2o分钟以内,那他也有理由,只要没识破他的身份,他就有理由整人......龙队......还真是好阴险啊.....那这样好了,我们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我现在去换班长,我用最快的度把他送回村子,送到村子后我再戳破他的身份,然后我们继续按计划跑五公里,这样,我们无论哪一方面就都没问题了,怎么样!”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起点了点头。

    “好!”

    “好!”

    “好,就这么办?”

    之后,李鱼小跑来到张杨身前,把老头背到了自己身上,他的背囊自然是先让张杨帮忙背着。

    如果说之前还是怀疑,那么亲自把老头背在身上时,李鱼就越肯定了他的判断,他回头朝姜唐他们眨了眨眼睛,使了一个眼色,然后道:“那我先去了!”

    话音一落,他背着老头就是一路飞奔。

    因为不用担心对方真的是老人身体吃不消,所以李鱼把他的极限度挥到了极致,嗖的一下就跑出去了一大截,当然,他也使了点坏,故意跑得颠簸无比,于是没一会儿,在他背上的老头就差点哭了,太他.妈难受了,蛋.蛋都快要被颠出一个裂缝了!

    李鱼飞也似地把老头送到了村子里老头指定的一户人家的大门口。

    李鱼要去敲门,但老头连忙拒绝。

    “不了不了,不用了,解放军同志,不用了!我先休息一下,然后我会自己回去的,你快去吧,真的不用了!”老头连忙摇头摆手,此时,他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声线也不稳定,已经露出破绽来了。

    李鱼又客气了几次,这才转身跑了。转身之际,他忽然笑嘻嘻的道:“龙队,好好休息!”

    呃?

    正在心中默默嘀咕“奶奶的颠死老子了”的老头一下怔住。

    那一边,李鱼小跑回了队伍中,此时,五班的兄弟刚好跑到折返回去的地方。

    “兄弟们,这一次我们肯定不会被罚了,我敢确定那个老头就是龙队!”李鱼兴奋的说道。

    “真的?”

    “真的!”

    大家听了,都兴奋得挥拳。

    “兄弟们,不过要想不被罚,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咱们必须准时到达。兄弟们,还有十分钟,咱们一起加油,好不好?”班长张杨给大家打气。

    “好!”大家都很兴奋。

    “集体都有,跑步走!”张杨喊起了口令。

    “注意节奏,注意控制呼吸,三步一呼吸,上身挺直,迈开大腿!”李鱼也提醒。

    当秒表上的时间来到19分43秒时,五班的六个人准时回到了起点。

    “张杨,你们班不行啊,又倒数了。”有人过来笑呵呵地道。

    但张杨听了,却笑得无比灿烂:“我们的确是倒数,不过我们至少不用再跑一次了!”

    什么意思?

    对方一下怔住。

    “一会儿就知道了!”张杨高深莫测的。

    那个家伙还要再问,但就在这时,大队长龙岩嘀的一声吹响了集合哨。

    啪啪啪啪啪!

    大家迅集合,整队。

    龙岩大步来到了队伍前方,他的脸上笑眯眯的:“今天的五公里大家都跑得不错,都没有时的,不过,一班,二班,三班,四班,全都重跑!”

    啊?

    那四个班的战士齐齐傻眼。

    “龙队,为什么呀?”有人不甘心的问。

    “自己去想,要是回来还想不明白,再跑一趟!”龙岩眼神一沉,厉声地道。

    那四个班不敢再说什么,齐齐转身朝营地外面小跑了出去。

    目送那四个班的战士跑远了,龙岩这才笑眯眯地看着李鱼:“李鱼,不错嘛,这都能被你识破,说说看,你是怎么看出那个老头就是我的?”

    “很简单啊,我一闻那个老头身上的味道我就知道那个人是龙队你了?”李鱼笑嘻嘻的说。

    啊?

    龙岩一下呆住。

    “味道?一闻味道就知道是我?难道我有狐.臭?”他百思不得其解,可是又不好开口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