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血雾之乡 > 第八十六章 与角都的会面
    晚饭吃得很沉闷,临近考试了,卯月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到了考试上,而老人为了不给卯月压力也没有在像以前那样用隐喻的比喻教导卯月要怎么怎么样。

    而卯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向老人说不用担心,我一定会通过毕业考试吗?

    这样说反而会让老人担心吧!

    因此晚饭的气氛有些难以言明,就连中二逗比的茂夫都乖乖的低头吃饭。

    压抑的气氛让卯月很难受,他快的刨动碗里的饭菜,三两口就吃干净了。

    “我吃完了。”

    卯月将碗筷放下,然后直接回屋了。

    回到屋子里,卯月松了一口气。

    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气氛,说起来在前世卯月是一个很开朗乐观的人,但在雾隐生活了十二年后,整个人都沉闷起来,如果不是遇到了杖助这个朋友,估计自己会彻底的变成沉默寡言的内向性格吧!

    想到这些年的生活,卯月不禁叹了口气。

    他实在无法拒绝老人的好意,可又不能按照对方的意愿活着,以至于家里的氛围一直这样子。

    有时候卯月经常会想,在这个世界,自己是一个人该多好,这样自由自在,不会受到任何束缚,不论是行动上还是思想上都是如此。

    不过,这种想法每次刚冒出头来就会被马上抛之脑后。

    因为这是不负责任的想法。

    诚然,独自一人无忧无虑的活着固然轻松,可少了亲人的牵连,人生便会缺少许多东西。

    那些东西或许并不能为你带来什么实质的好处,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会拖累你,但不论是好是坏,亲人都会在你最关键的时候为你义无反顾的付出,哪怕是生命也是如此。

    唉!

    卯月再次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让自己尽量不去想这些,就在这时,一个纸符从口袋里飞了出来烧掉了。

    “角都已经完成任务了吗?”看着这张燃烧的纸符,卯月若有所思。

    上次影分身去黑市布的任务恰好被角都接下了,这枚纸符是某种通讯忍术,可以相隔万里引燃。

    “去见识一下吧!”

    言语间,卯月用出了影分身。当然,这次是让影分身看家,自己去黑市。

    因为接取任务的是角都,作为他的雇主,安全有保证,毕竟角都现在还没加入晓,作为一名赏金猎人,角都的信誉度在整个黑市都享有盛誉。

    当然,即便对方的名声享有盛誉,但毕竟是叛忍,必要的保命措施还是要有的,在经过一番准备后,卯月进入了镜子世界。

    在宇宙般的镜子通道里难以察觉时间的流逝,卯月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之,在感觉到脚有些酸痛后,终于到达了目标。

    这是一个废弃的杂货仓库,里面放满了废弃物,卯月在一块锈迹斑斑的合金板里观察了一阵子,见没有埋伏什么的后才从里面钻了出来。

    不过······

    “人呢?”

    卯月四处张望,并没现角都人在哪。

    一般来说,赏金猎人在完成任务统治雇主后都会在交易点留下通讯手段的,就像上次那个刀疤男留下的卷轴一样。

    但卯月在这里没有现任何类似通讯的东西。

    “我不会被放鸽子了吧!”卯月小声嘀咕着,然后感觉到一只手搭在了肩上。

    卯月身体一颤,本能的想要对后面的人出手,却听到了不紧不慢的声音。

    “不要紧张。”

    搭在肩膀的手松开了,地上的倒影也显示了那人往后退开了距离。

    卯月松了一口气,随即转过身来看向来人。

    角都。

    虽然没有穿着黑底红云袍,但那血红的眼白碧绿的眼瞳以及标志性的叛忍护额都说明了他的身份。他的手上还拖着一个人。

    不过因为角度问题,卯月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呼,差点被你吓死了。”卯月故作夸张的说道。

    “是你太敏感了。”说着角都将手里拖着的人扔了出来。“这个人符合你的要求。”

    “是吗?”

    卯月蹲下身来仔细打量这人,这是一个中年人,大约3o岁左右,下巴处有些许胡渣,身上穿着亚麻衣服,身体很壮实,看起来跟普通农夫没什么区别。

    卯月怀疑的看向角都问道:“你确定没有随便抓个人给我?”

    “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不能怀疑我的职业态度,整个黑市就我的名誉最好了。而且,我真要随便抓个人充数根本不会废这么长时间。”

    角都的声音有些不快,说到这里满眼讽刺道:“我不知道你要一个活人干什么,但也能猜出落到你手上的家伙不可能活下来,你明明是在害人,却又因为内心的道德观念无法对那些身世干净的家伙下手,故而找罪有应得的家伙。可是啊,不论对方是死刑犯还是其它什么,都改变不了你会杀死一个跟自己不相干的人的事实。你如果是那种遵守人类道德观念的家伙的话,那么找罪有应得的人下手也不过是自我安慰,是逃避责任罢了。”

    “这样吗?或许吧!”

    卯月轻轻一笑,对角都的话毫不在意,这让角都十分讶异。

    根据他的人生经验,一般会做出这种事来的都是一些伪善者,而伪善者在被戳破伪装的面具后,要么死不承认,要么直接露出丑恶的嘴脸。

    可卯月却完全不在意,他呵呵笑道:“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样做是自我安慰,是伪善。”

    “可是,那又怎样呢?”

    “我这样做并不是想要维持什么形象,也不是想要改变他人对我的看法,我啊······只是想要心里好受一些而已。”

    “······这样啊!”

    角都稍稍讶异后,沉声道:“我大概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向你这样的家伙我挺喜欢的。”

    “先说好,我不喜欢男人。”

    卯月稍微调皮了下,不过并没有引来想要看到的画面,角都只是平淡的回了句‘我也一样’后说起了正事。

    他指着这个昏过去的中年男子说道:“这家伙是个地地道道的人渣,没有这样那样身不由己的苦衷,只是单纯的为了自己的私欲犯下了足以死掉十次以上的死刑,在知晓他所犯下的罪行后,你即便是将他千刀万剐也不会有丝毫心里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