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526章 眼神,眼神懂吗
    呵呵。”

    澜苍岛主眼神玩味的看着真鸣,笑道:“要说现在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就是胆量,老夫倒要听听,你能知道些什么,又是知道些什么,才能让你如此自信。”

    海皇岛能够存在这么久,不是没有道理的。

    八位岛主间团结一致,没有任何勾心斗角,如果他们八位勾心斗角的话,海皇岛自然土崩瓦解,面对联盟总部的侵蚀,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因此澜苍岛主同意的时候,其余人都没有说话。

    而是都认可了澜苍岛主。

    他的话就是他们的意思。

    真鸣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隐瞒各位了,诸道圣的孙女已经死了,虽说现在已经复活,但那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需要吃人,各位可以想一想,以诸道圣的地位与威望,如果让联盟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孙女需要吃人才能存活,你认为他会怎么做?”

    “就算他个人无所谓,但以诸道圣对孙女的爱护之情,也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他孙女是怪物。”

    哗然!

    众人惊骇。

    仿佛是没想到还有这内幕。

    当时他们得知这消息的时候,也只是认为人没死,被救活了而已。

    可看现在这情况,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真鸣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事情可就有意思了。

    真鸣暂缓,给众人一点时间笑话内幕,随后接着说道。

    “如今联盟内部动荡严重,科研部门最高统帅项云天释放星级核能,证明联盟最强武器就算是元帅都无法抵挡,风头强盛,得到联盟公民们的拥戴,已经撼动联盟总元帅的地位,同时出现公民团体,认为今后的联盟应该注重科研,而不是个人武力。”

    “如今这动荡,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机会。”

    “那么接下来,有请一位重要人物到来。”

    话音刚落。

    一股极强的气息弥漫在会议室内。

    海皇岛八位岛主面露惊色,他们都是实力强横之人,一般人都难以入他们的眼。

    而现在能够让他们震惊的。

    自然绝非寻常人。

    此时。

    众人看到远方走来的那道身影,好年轻,好俊俏,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可是这柔弱中却夹杂着一股极致锋芒的气息。

    他是谁?

    所有人都想知道此人是谁,随后将目光看向真鸣,想要得知此人是谁。

    真鸣看着众人,随后开口道:“各位,这位是妖盟合欢阴阳宗宗主苏夜,人称夜帝,执掌阴阳合欢宗三百余年。”

    惊讶。

    所有人都没想到真鸣介绍的人竟然是土著宗门的宗主。

    而更为让他们不敢置信的就是。

    此人竟然存在三百余年。

    可以说这岁数在这里是最大的,而且样貌如此年轻,显然是肉身修为极高,在年轻时就保持了容颜不衰。

    他们好奇对方,却没人敢小视对方。

    夜帝温文尔雅,浮现笑意,“各位,初次见面,本人阴阳合欢宗苏夜。”

    海皇岛八位岛主不敢小视对方,抱拳道。

    “久仰大名。”

    妖盟顶尖宗门有所耳闻,可对阴阳合欢宗宗主很是陌生,如今真鸣将对方请来,这里面包含的意思可就有些不太明确了。

    就比如邪盟的邪道宗就是出自阴阳合欢宗。

    对比起阴阳合欢宗,就算是邪道宗宗主无为老魔前来,怕是都不敢在其面前放肆。

    真鸣道:“各位岛主,地狱山很有诚意,将合作伙伴介绍给你们,为的就是让你们信任,我的目标都是统一的,就是颠覆联盟政权,他们压在我们头上很久,该换一换主人了,你们现在有何想说的,可以尽情的说出来,有任何疑问,我都能为各位解答。”

    如果是先前,海皇岛众人肯定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的。

    可现在这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们已经亲眼所见地狱山的诚意,同时对海皇岛八位岛主老说,他们自然都心动的很,谁不想推翻联盟政权。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而已。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们岂能不抓住。

    “炎首领,真鸣,你们说的提议,的确让我们很是心动,只是这事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的,具体结果怕是要好好的考虑一番。”澜苍岛主说道。

    他是真的心动了。

    要是真的成功,那得到的东西,可不是想象就能想到的。

    真鸣道:“这是自然,诸位可以放心,在没有绝对把握前,绝对不会随随便便行动。”

    没过多久。

    海皇岛,地狱山,阴阳合欢宗三方势力的合作协议达成。

    真鸣心中暗笑,倒不是想将三方势力送入到深渊地狱,而是想借助他的力量完成复仇。

    他早已经决定,下半辈子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跟联盟总部死磕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无怨无悔。

    数日后。

    武道山。

    这段时间,林凡什么事情都没做,就由着赵立山他们往外扩张,原本是想就这么算了,努力提升修为,等实力提升上去,将他们一锅端掉。

    但这野心与动力,根本压制不住,只能由着他们去猛干一波。

    “公子,按的可还舒服?”牧岚问道,她感觉自己这双手就是为公子而生的,动作越来越熟练,手法越来越高端。

    林凡很是满意的点头,“嗯,很是不错,舒服。”

    狗子待在一旁,目光锁定牧岚。

    这小丫头心里有想法,他必须时刻关注,将她已经发芽的势头给死死的掐住。

    突然。

    林凡懒洋洋道:“来都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出来吧。”

    狗子跟牧岚一惊,目光看向四周,仿佛是在寻找躲藏次元中的人。

    “哈哈哈,不愧是林万易之子,老夫躲藏如此之深都被发现,厉害,厉害。”顿时,从次元中传来声音,随后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林凡皱眉,“你这人不是太会说话,我爹是我爹,我是我,给你一次机会,尊称本公子为林掌门,否则我怕你没法子离开这里。”

    “林掌门勿怪,倒是老夫失礼了。”走出来的那位是老者,修为不弱,但跟林凡比起来差距颇大,差不多也就道境五重而已。

    林凡疑惑道:“你是什么人?本掌门没见过你啊。”

    “老夫佛盟万古塔长老圣利。”圣利长老说道。

    狗子心中惊讶,他是没想到竟然有人躲藏的如此之深,原本以他的修为,应该不可能发现不了。

    此时,对狗子来说,他只感觉自己好弱。

    林凡诧异,“万古塔,佛盟。”

    他没想到找上门的竟然是佛盟宗门,而且看对方这修为,才只是长老,说明这万古塔是顶尖宗门。

    “哦,不知道你们万古塔派你来武道山是什么意思?”

    他对顶尖宗门没有好感,最真实的想法就是将这些宗门全部灭掉,同时也是他最终的目标。

    虽说过程有些曲折,但最后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说,必然是这样。

    圣利道:“林掌门,你们武道山近日不断扩张地盘,如今你们已经扩张到了佛盟边界,而那边界是我万古塔所掌控,宗门派我前来,就是想跟林掌门谈一谈,就此停手,两宗互不干扰。”

    “是吗?”林凡惊讶,“没想到我的人如此神速,竟然都将地盘扩张到了那里,不过你们万古塔未免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一些地盘嘛,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况且你们也不长久,何必在意这些,倒不如送出来,也省的一些麻烦。”

    圣利听闻,感觉此话有些不对劲,眉头紧皱,神色大为不悦道。

    “林掌门此话何意?”

    林凡笑道:“还能什么意思,不是已经说的很明确吗?武道山扩张地盘,还需看是谁掌控的吗?也不怕告诉你,如今武道山所拥有的地盘,全部都是抢来的。”

    此话就说的有些霸道了。

    而对林凡来说,这是很正常的操作,总不能因为外界地盘是顶尖宗门掌控,就退步,这根本就不像是他的风格。

    圣利脸色渐渐变的阴沉,但这种脸色转眼即逝,很快就恢复正常。

    “林掌门,此物乃是万古塔秘宝,金光舍利,具有玄妙,便是给林掌门的见面礼,希望林掌门能就此停止,哪怕两宗先前有些矛盾,但世间并无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是相同的利益。”

    这件物品的确是宝贝。

    但在万古塔中并不是什么稀有之物,一位道境强者坐化,施展秘术便能炼制而成。

    所以对能够从不断炼制出金光舍利的万古塔来说,送出此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能让武道山停止扩张,那就达到理想要求。

    林凡手指一勾,金光舍利从对方手里飞出,落到掌心,“嗯,不错的东西,如果有两颗那就更好,可以盘着它,灵活手指。”

    圣利皱眉,心里骂着,真是贪得无厌,两颗?

    不过罢了,现在还不是跟武道山发生冲突的时候。

    “林掌门放心,只要林掌门同意,回去之后立马送来。”圣利说道。

    林凡斜着眼,眉头一挑,懒洋洋道:“回去干什么,没必要回去了,这玩意我要,地盘我也要,你们宗门所有东西我都想要。”

    圣利忍无可忍,怒声呵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凡躺在那里,享受道:“字面上的意思而已。”

    紧接着,他的目光看向水皇。

    意思很明确,还愣着干什么,动手揍他啊。

    一秒。

    两秒。

    还是那么的安静,水皇双手抱肩,眼神玩味的看着对方。

    至于与林凡眼神对视的时候,那也是微微笑着,显然没有读懂。

    林凡皱眉,再次用眼神对视。

    水皇心里疑惑,干什么呢?

    不是很明白这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想表达什么吗?

    狗子早已经注意到公子的眼神,见水皇无动于衷,顿时急了,岂能让公子处在无人理解眼神意思的情况中。

    狗子上前,却被林凡拦下。

    对方修为道境五重,狗子拿头跟人家斗也斗不过啊。

    圣利仿佛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对。

    立马动身,想要逃离这里。

    虽然自大,却也不是没有眼光之辈,自身的实力跟对方相差天大。

    对方已经动了杀意,留在这里死路一条。

    “林凡,万古塔无意与你为敌,你却如此过分,老夫回去汇报你的恶行,你就等着死吧。”圣利遁入次元,跑的极快,他怕跑慢了,就再也走不了。

    “我让你走了吗?”

    林凡怒呵,只能自己动手,顿时起身,五指张开,气机缠绕指尖,朝着次元一抓,砰的一声,远方次元传来沉闷的声音,一道身影从次元里坠落。

    “区区道境五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过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林凡手臂一挥,五指朝着地面一压。

    砰的一声。

    圣利重重的砸在地上,狼狈不堪,就在刚刚,他只感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重击在身上。

    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惶恐。

    “不自量力。”

    林凡看了一眼,丝毫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他跟顶尖宗门之间的交战,只需一个起因而已。

    毕竟做任何事情,都需要理由。

    理由可以很简单,比如看你不爽。

    否则没有理由就闹事,岂不是让人感觉自己就是个神经病嘛。

    林凡道:“好了,接下来咱们该行动了,对付顶尖宗门,该由我们出面了。”

    随后他看向水皇。

    “你可真让本掌门失望。”

    话音落下,他朝着不远处挡在那里的圣利走去。

    水皇一脸懵神,直接被林凡给整懵了。

    我的天。

    本皇就站在这里看着,一个动作都没有,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根本就没搞事情,怎么就失望了。

    这未免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狗子来到水皇面前,抬头,看了一眼,随后也是极其失望的摇着头,一声长叹,让水皇心里有些慌。

    卧槽!

    到底嘛情况啊。

    完全莫名其妙。

    “这是什么意思?能不能告诉我一下?”水皇拉住狗子问道。

    狗子犹豫片刻道:“你太让公子失望了,眼神没看到吗?”

    眼神?

    水皇回忆,眼神看了啊。

    “看到了啊,可这有什么问题?”

    狗子不想多说。

    “哎,公子的表弟要是在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