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442章 就差点跪下来喊爸爸
    血祭老魔离开原地,慌慌张张的朝着宗主那里袭去。

    内殿。

    宗主刻苦修炼,在冥冥之中,他感觉自己距离道境就差那么一点点,可就这么一点,却犹如天涯海角,总是不能领悟要领,成为道境强者。

    “哎,真是让老夫头疼万分,道境啊,你为何就是这么难。”

    宗主想着想着就感觉有些遗憾。

    想他年轻时也是天纵奇才,天赋纵横,后来被赤血宗上任宗主招收为弟子。

    说实话。

    赤血宗配不上他,他相信,当初如果是稍微厉害点的宗门将他收为弟子,如今的成就绝对不止这般,怕是早就成为道境强者了。

    但他不是太后悔。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如果去强悍一点的宗门,或许会成为道境强者,但绝对做不到宗门最强。

    但是在赤血宗,他成为宗主,还是最强的存在,无数人敬畏自己,感觉还真是不错。

    砰!

    内殿大门轰隆一声被推开了。

    “宗主,出事了,出大事了。”血祭老魔喊着,真是慌了,外面那小子有点厉害,他不是对手,只能让宗主出面。

    宗主差点被这动静给吓跳起来,当看到是血祭老魔横冲直撞进来时,顿时怒喝道:“成何体统,你身为宗门长老岂能如此慌慌张张,你这是干什么?”

    同时想想也是后怕。

    幸好没有在修炼,否则真能被这家伙给吓死。

    吓死倒是小事。

    吓的走火入魔倒是真的。

    “宗主,咱们宗门外来了敌人。”

    血祭老魔如实说道。

    “来了敌人镇压便可,你来此地干什么?”宗主皱眉,很是不悦。

    身为长老却无法解决事情。

    真是丢人。

    血祭老魔无奈道:“可对方实力好像有点厉害。”

    “什么好像有点厉害,厉害就厉害,没有好像。”宗主训斥道,紧接着问道:“他是什么来历,什么修为?”

    血祭老魔就是一问三不知,表现的有些尴尬道。

    “宗主,我也不知道,但对方很年轻,本以为很好对付,可我现他的实力很强,比我还强。”

    宗主诧异:“你说什么?对方很年轻,但实力比你还强?”

    听闻这话,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是的,宗主,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血祭老魔疯狂点头,就怕宗主不相信,还特意形容一下当时的情况。

    什么他自己散威势的时候。

    对方的背后出现一尊百丈高的猿魔。

    真心恐怖如斯。

    宗主看着血祭老魔,脸色渐渐变了。

    许久。

    宗主缓缓开口:“你是将我当成傻子了?”

    如果不是将他当成傻子,那就没人会说这样的话,还年轻修为却很强。

    就真以为修炼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想他当年的天赋,那也是杠杠的,可结果呢,还不是到这年龄依旧没有成为道境强者。

    “宗主,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半点虚假。”

    血祭老魔对天誓。

    宗主摇头,起身,很是失望道:“你啊,身为宗门长老,竟然被一个年轻人给吓住,实在是丢人,也罢,就由老夫去会一会你所说的年轻强者到底有多强。”

    血祭老魔想的就是,宗主到底是不是对方的对手?

    不太好说。

    但当时的那种气势,却是他只有在道境强者身上感受过。

    也许就算是宗主也不是对手吧。

    刚有这想法,血祭老魔就感觉自己有些恐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眼见宗主朝着外面走去。

    他立马跟上,告诉宗主对方的要求,对方就是要一些丹药,实在不行,给点丹药也是可以的。

    外面。

    林凡淡然的站在那里。

    反观赤血宗弟子一个个眼神就跟要吞掉林凡似的。

    太嚣张。

    “林兄,到底有没有把握?”白斩风问道。

    他害怕啊,真的很害怕,从来就没想过要经历这样的一幕。

    林凡没有回答,只是浅笑。

    笑容代表着什么,自己感悟,太多的废话他是不想说。

    果然跟他所想的一样。

    刺激一波。

    一门道境秘籍可以修炼了。

    此刻暂时没事,不如提升秘籍。

    提升!

    熟悉的信息,熟悉的消耗。

    又是一门道境秘籍修炼成功。

    凝练的那条道纹在身上浮现,随后慢慢消失。

    道纹达到了82条。

    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力量,又变强了。

    修炼就是如此简单。

    此路可行。

    道境三重就在眼前。

    他已经感觉到三重的大门已经松动,即将被他推开。

    突然。

    赤血宗弟子那里传来声音,原来是宗主出面了。

    “何人胆敢来赤血宗闹事,老夫倒要看看何等的年轻强者,竟然让我宗长老都感到难敌。”宗主怒喝,语气很不好。

    宗主很愤怒,决定以雷霆手段将对方镇压。

    随后就好好训斥血祭。

    可顿时。

    宗主的情况有些不对劲,虎虎生威的步伐,猛的出现停顿迹象,好像是走不下去似的。

    不是宗主不想走。

    而是就在刚刚。

    他看到林凡身上的一条道纹。

    见鬼。

    虽然没有成为道境强者。

    但他对道纹很是熟悉,那就是他梦寐以求想要到达的境界。

    宗主深吸一口气,轻微晃动脑袋,努力睁着眼睛,想要看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

    就在最后一刻。

    那一条道纹渗入到体内,消失不见。

    “好像是真的。”

    宗主嘀咕着,眼睛瞪的很大,如果不是有太多弟子看着,他绝对会惊呼出来,直呼不可能。

    他看着远方那年轻人。

    的确很年轻。

    周围弟子们很兴奋。

    “宗主来了。”

    “哼,这些家伙要倒霉了,没想到就这点小事,竟然惊动了宗主,长老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没动手呢。”

    他们先前很气愤。

    一群小年轻胆敢来他们宗门闹事,本来长老都准备出手了。

    可最后却没有。

    这就让他们有些看不懂了。

    “林兄,那就是赤血宗的宗主,很强的人,传闻他距离道境只有半步之遥。”白斩风紧张道。

    林凡看向宗主,脸上露出笑意:“需要一些丹药,不知有没有。”

    赤血宗弟子听到这番话,都冷笑着。

    可笑的家伙。

    到这个时候,还想着要丹药。

    不怕直白的告诉你,没有。

    可是宗主的回答,却让他们瞬间懵了。

    “哈哈哈,有,肯定是有了,不知需要什么丹药。”宗主满脸笑容的回道。

    他可以确定了。

    对方一定是道境强者,刚刚那道纹绝对是真的。

    林凡道:“好的丹药,珍贵的,不要丑的,真要是感觉麻烦,我们可以自己取。”

    宗主立马笑道:“不麻烦,这哪里麻烦了,赤血宗向来都是好客的很,各位能来我赤血宗要丹药,那是对我宗的认可。”

    卧槽!

    血祭老魔目瞪口呆的看着宗主。

    见鬼。

    宗主脑子不会有问题吧。

    说啥呢?

    竟然说赤血宗好客,还真没看见出来。

    突然。

    血祭老魔想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宗主现对方的不凡,已经确定自身实力不如对方,所以才想跟对方好言好语,将对方稳住。

    没错,一定是这样,否则根本就没道理啊。

    “那快点,我们有些急。”林凡说道。

    宗主笑道:“好,麻烦就给你安排。”

    随后就吩咐人去取丹药。

    白斩风惊呆了,他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的一切。

    这哪里是要丹药啊,分明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夺啊。

    只要是个人,就绝对不会同意的。

    而且对方还是赤血宗宗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都不敢相信。

    甚至他都产生怀疑了。

    眼前这位真的是赤血宗宗主吗?

    关键也太好说话了吧。

    我们现在可是在勒索啊,不管怎么说反抗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好不好。

    很快。

    宗主拿着丹药过来:“这些丹药拿着,就算是我赤血宗送给各位的。”

    白斩风贪婪的看着那些丹药。

    有好丹药。

    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

    可突然间。

    惊人的一幕生了。

    只见林凡将丹药悉数甩在宗主身上:“这么点丹药,你打要饭的呢?有没有诚意,没诚意的话就干一场。”

    卧槽!

    白斩风差点跪了。

    大哥,这丹药已经很不错了,你这样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游师弟瞠目结舌的看着林凡,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大哥永远都是大哥,啥也别说,我现在要背叛宗门,从今以后只跟大哥混。

    妈呀,这也太帅气了吧。

    赤血宗宗主被丹药砸在身上,一种耻辱油然而生,五指猛的一捏,传来很是沉闷的声音。

    怒气点+999。

    周围的弟子们也是愤怒万分,但他们怒气点已经达到极限,暂时没法提供了。

    就在此时,宗主抬起手,猛的落下。

    “你这混账东西,这位是我赤血宗的贵客,我让你去拿丹药,你竟然就拿这些丹药过来,岂不是丢了我赤血宗的脸面,给我滚过去多拿点,再敢少拿,我要你小命。”

    宗主这一巴掌倒是没有落在林凡身上,而是落在拿丹药的弟子身上。

    那弟子也是懵了。

    随后惊慌失措的又去拿了。

    白斩风已经跪了,他对林凡那是五体投地,就差点喊爸爸了。

    林凡无奈,没想到地位越高的人,越是能忍。

    很快。

    此刻拿来的丹药,要比先前多很多。

    林凡将丹药接下,看了一眼,很是满意,随后转身挥挥手。

    “嗯,不错,走了,有机会再见。”

    白斩风等人立马紧跟后面,对他们来说,刚刚一幕冲击力太大,有些承受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