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294章 真是会幻想
    呼!

    一口浊气吐出。

    老爹珍藏的确很霸道,体内五脏六腑恢复的七七八八,偶有瑕疵,属于正常情况。

    不用太在意。

    就是《御虫术》的后遗症有点霸道,他总感觉这或许不是后遗症,而是在成为虫体的时候,被对方以绝对恐怖的力量贯穿身体。

    导致虫体没有收回就直接瓦解,运转不顺,遗留了祸害。

    稍微分析一波,绝对就是这样,不会有第二种可能性。

    如果真有,那肯定是错误的。

    万象门?

    包容万象嘛,不知这门派是不是顶尖门派,看门派的大小,好像真的很不错,但那些被他一双神眼开过光的赤身女子,修为不怎么样。

    稍微有点弱。

    开着小辅助的他,修为提升的太快,眼光也就变高了,那些同龄人实在是弱的可以。

    如今。

    人家让他不要离开,那就不离开,在没有弄清楚这宗门的情况前,他自然不会大意。

    反正暂时无事。

    好好将伤势养好,找个机会继续提升修为,回到边防继续跟联盟者干,不将他们赶回去誓不罢休,要是实力允许,他真的很想平推过去。

    夜晚。

    咚咚!

    敲门声传来。

    林凡睁开眼,下床,打开门,外面空无一人,刚准备关门时,现地面摆放着菜盘,二菜一汤,一碗白米饭。

    “呵呵。”林凡笑着,朝着周围看着,现不远处的墙角,有一双眼睛鬼鬼祟祟的看着。

    “喂!”

    他出声叫喊,却惊的那双眼睛的主人魂飞魄散,灰溜溜的跑了,逃的无影无踪。

    “真胆小,我还能将你怎么样不成。虽说看来这些人还算不错,但不能大意,危机永远都在。”林凡端着菜盘,关门,回到屋内,随便吃点,晚上吃太多,对胃不好。

    菜碗干净,汤汁见底,舌头一舔,干干净净。

    味道真不错。

    小师妹袁久久躲在另一处,拍着胸脯,又是长吁一口气,好危险,竟然被现,如果被对方拉到屋里,真的不敢想象。

    闭上眼睛。

    脑海里生的一幕幕惊的她猛的睁开眼睛,洁白的额头都有汗水滴落。

    在幻想中,她被扒掉衣服,扔到床上,对方拿起乱七八糟的东西塞到嘴里。

    扛起她不堪一折的细腿……

    袁久久脸色略白,哇的一声哭跑,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林凡知道对方的幻想,绝对会左勾拳,右勾拳,一套组合降龙做梦拳,打的对方屁滚尿流。

    我借宿在此,你们却想勾引我,有王法,有天理吗?

    距离埋骨城八千里一处阴暗的洞穴中。

    皇妖肥硕的身体占据洞穴一小半的空间,身上咕噜噜流着鲜血,身上有许多破碎的血肉,甚至可以用马蜂窝来形容。

    原本,这种伤势对皇妖来说,并算不上什么。

    可是在他的血肉上,好像有某种奇怪的力量纠缠在上面。

    每当血肉挪动,修补身体时,就会被这股力量给破坏。

    血液不止的流着。

    “联盟九星元帅血毒,真是让人愤怒的家伙。”

    皇妖身上的肥肉靠着洞壁,呼吸变的很沉重。

    血毒元帅出现,两名元帅联手,与那些八星大将的联合,让皇妖感受到极大的压力,能逃走是必然的事情,只是代价有点大。

    后悔吗?

    不!

    他皇妖的心里只有两种选择,想做与不想做,没有所谓的后悔与不后悔。

    “哈哈哈哈。”皇妖笑着,伤势明明很重,可就是突然莫名其妙的笑起来,就算有人现在问他理由,他怕是也回答不了,也许是抓着身上的肥肉,随后松开手,任由鲜血四溢,他只想听听那令他心神愉快的声音吧。

    飒飒!

    外面有动静,紧接着则是许多虫子扛着一只又一只野畜回来。

    皇妖抓起那些野畜往嘴里送,撕咬着,血淋淋,那一双眼神变的狰狞可怕,野畜的身体太大,四肢触碰到肥肉,出海浪的声音。

    顿时皇妖眯着眼,脸上浮现对别人来说,依旧很恐怖,但对他来说却是愉悦的笑容。

    他现在需要吞食大量血肉。

    “何方孽畜躲藏在这里。”

    突然,外面传来一道怒喝声。

    一名和尚手持降魔杵,周围围聚着不少城内高手。

    皇妖搬运血食,动作很大,没有任何避嫌,自然引起别人的注意,对于一些人来说,除魔卫道的时候到了。

    或许还能有所收获。

    轰隆!

    山洞晃动,一股恐怖的气息碾压出来。

    “额!”

    手持降魔杵的和尚愣神,他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预感极其的不妙。

    “这是什么怪物。”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皇妖,早已经傻眼,双脚打颤,甚至连逃跑的勇气好像都没了。

    “急需的血食来了。”皇妖振奋,顿时无数触手袭来,将所有人笼罩着。

    啊!

    惨叫声爆。

    这片区域的惨叫声传递很远,惊鸟飞出树林,沉闷的声音扩散着,随后渐渐的消失。

    数日后。

    林凡睁开眼,恢复的差不多,基本没任何问题,御虫术的后遗症已经消除,那是融在血液与细胞中的危害,如果不弄出来,对将来没好处。

    “该走了。”

    此地就是一个过客而已,他不会跟什么万象门生任何交集,因为又不熟悉,相互之间能有什么交集的。

    屋内桌面上,摆放着不少菜盘。

    每天除了早饭没有,中午与晚上都会准时送来,而每次寻找时,都能在墙壁后面,看到那鬼鬼祟祟的眼神。

    随后被他现时,那眼神又消失了。

    灰溜溜的跑了。

    推门出去。

    林凡看着周围的环境,万象门暂时记在心里,等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谢。

    就是可惜了。

    没有问出位置在哪。

    但这些都无所谓,离开这里,找到一座城池,自然就能问出一些事情。

    在这之前,跟人家说一声,打个招呼,就此离开,也算是了却后续,如果有缘相见,再好好的聊一聊。

    离开院落,朝着远方走去,落霞峰有点不一样,女弟子很多,看不到任何一名男性弟子,除了他之外,还真没看到一人。

    周围那些女弟子路过的时候,都会惊讶的看着林凡,仿佛是不敢置信似的。

    “这都是什么眼神,莫非是我太帅了不成?”林凡琢磨着,很有可能,毕竟帅气的人到哪都是如此的吸引眼球。

    但他希望对方不是因为被自己的容貌吸引,而是被他的内在与实力。

    毕竟容貌太过于肤浅。

    此时。

    “我不是让你别出来的吗?”宁曦皱眉问道,对方大摇大摆的走在落霞峰,让她很苦恼,虽然落霞峰没什么禁忌,但你也没必要从我屋内出来,如此大摇大摆的,是想告诉所有人,你是从我屋内出来的不成。

    林凡笑道:“宁姑娘,这几日多有打扰,我特意来告辞。”

    现在这说话都是一本正经的,真是太不习惯,但没办法,跟人家又不是很熟,而且又没想碾压人家,说的太随意,反而让人家感觉你在轻薄,弄出矛盾可就不好了。

    所以,伤势差不多,也就该撤退了。

    至于看到或者没看到身体,那都不是重要的事情,甚至他都害怕待久了,人家越想越不对劲,为了自证清白要死要活的,那该多不好。

    虽然可能性很小。

    但还是赶紧溜吧。

    宁曦看着眼前这只知道名字,不知来历的男子,点着头:“好,跟我来吧,我送你下山,记住,不管遇到谁,都不准乱说,更不准说你是怎么来的。”

    林凡笑着,默默点头。

    这话说的,就好像我会赖上你似的,我林凡像是那种人吗?

    “放心,绝对不会乱说,况且也没生什么事情。”林凡说道。

    有的时候,越是解释越是让人无奈。

    这话说的本来没一点问题,可是在人家听来,那就容易产生误会了。

    宁曦深吸一口气,告诫自己,对方不是故意的,忍住,必须忍住。

    “走吧。”

    宁曦转身在前面带路,路过的一些女弟子都恭敬的问候着,同时也很好奇的看着大师姐身后的男子。

    心里都很好奇。

    这名男子是谁?

    怎么会在落霞峰,大师姐跟小哥哥又是什么关系,为何看起来关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很快。

    到了落霞峰山脚,继续前行,还没有到山门口。

    宁曦感觉将对方送走也好,省的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对方也算是听话,真的待在屋内数天没有出来,倒是让她松口气。

    如果对方随意出来闲逛,造成误会,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

    “宁曦师妹。”

    就在此时,有声音从远方传来,一名男子带着几名弟子朝着宁曦走来。

    林凡看去,走来的男子玉树临风,给人一种意气风的感觉,好像是有什么大喜的事情,内心难以隐藏,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似的。

    吕宾看到宁曦时,眼里就在光,虽然两人不是一座山峰,但他入门比宁曦要早很多年,因此以师兄自称,没有任何问题。

    “吕师兄。”宁曦仿佛不太想对方说话,同时皱眉,怎么会在这时,遇到对方。

    倒是有些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