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277章 我可没说过我不残忍
    某处小河边。

    突然间。

    虚空裂开。

    一道身影从里面掉落下来,那道身影掉落在小河边缘,半边身子落到小河里,还有半边身子则是躺在小石子铺成的岸边。

    邪神真鸣躺在那里一动未动,胸膛已经瘪了下去,血肉模糊,同时身上还有不少伤口,应该就是在横渡虚空时遭受的伤势。

    赵立山跟王大爷给他造成的伤势很严重,可以这么说,差点要了他的命,尤其是在遁入虚空中,遭受虚空洪流冲击时,如果不是自身的实力足够的强大,他真的很有可能就此丢了小命。

    但就是这样,他依旧是陷入到昏迷中。

    “咦!那里有人?”此时,远方,一名女子缓缓走来,她的容貌算不上美丽,但也耐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似的。

    她是无色庵里一名可以代修行的尼姑,师承妙真师太,但还未拜师,所以暂时不算真正的尼姑。

    但拜师也快了,就等她历练,斩断红尘回去,就能真正的拜师。

    她来到小河边,看到躺在那里的人时,脸上浮现惊讶之色:“好重的伤势。”

    只是看到对方脸上的纹路,还有眉宇间的冷色时,她知道眼前这人或许并不是好人。

    可她不太敢确定,自己的猜测就一定是正确的。

    她不能见死不救。

    随后慢慢上前,手指放在对方的鼻尖,还有呼吸,只是稍微有些微弱,还有气,那就能救回来。

    夜晚。

    破庙中。

    火光驱散破庙里的黑暗,一切显的都是那么的明亮。

    鱼云梦坐在那里,慢慢的往火堆里添加着柴火,同时煮着稀粥,虽然工具都很简单,但好在能填饱肚子。

    邪神真鸣眉头跳动着,他苏醒了,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他感觉周围很温暖,一定是有人在。

    同时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势,他心里就一阵愤怒,可恶的家伙,竟然坑他,如果不是他将赵立山放过来,绝对不会变成这样。

    微微的睁开眼睛,余光看到不远处有身影在晃动着。

    土著?

    应该是的。

    他遁入虚空,无地点的飘荡,已经来到未知地方。

    “嗯?”

    他感觉身体有些怪怪的,稍微一看,却没想到自己的上衣没有了,而是被许多纱布包裹着。

    心中一惊,这土著救了自己。

    趁着对方没有注意,他慢慢起身,原来是名女子,那更好办,悄无声息,缓缓的来到鱼云梦身后,手臂穿过他的脖颈,五指张开,抓住她的脖子。

    随后阴沉的开口道。

    “不想死就告诉我,你是谁,这里是哪……”

    “啊!”

    这动作仿佛是惊到了鱼云梦,反应很大,慌乱的起身,无意间触碰到邪神真鸣的伤口,又让伤口破裂,鲜血染红了纱布。

    “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是无色庵一名带修行的弟子,白天路过的时候,现你躺在那里,就将你救回来了,我真不是坏人。”

    “你的伤口破了,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就给你换纱布,不然伤口感染,会让伤势更加严重的。”

    鱼云梦慌乱的在包袱里找着,因为动作太急,包袱里的东西都掉出来了,有梳子,有衣服,还有镜子。

    邪神真鸣有些惊愣,还有些懵神,但是看到蹲在地上,慌慌张张的鱼云梦时,嘴角露出笑容,但很快,这笑容就被隐藏,取而代之的则是谁欠他不少钱的死人脸。

    背负在身后的手掌上燃烧着黑炎,但很快熄灭。

    “找到了。”鱼云梦手里拿着崭新的纱布,还有一枚疗伤用的小瓶子,来到邪神真鸣身边:“你别害怕,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的,我叫鱼云梦,你叫什么名字?”

    邪神真鸣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对方,只要有一丝反常,就瞬间斩杀,绝对不会手软。

    鱼云梦见对方没有理睬,手里的动作也没停,开始拆脏掉的纱布,随后用木勺轻轻的在伤口上擦拭着。

    “你是怎么受这么重伤的啊,我现你的时候,你都快要死了,本来我还以为你挺不过来,没想到你现在都醒来了。”

    邪神真鸣现富饶之地的土著真是够愚蠢的,尤其是眼前这女子,更是愚蠢到极致。

    莫非到现在都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人吗?

    很快。

    鱼云梦给他包扎好,随后端来一份煮好的稀粥,只是邪神真鸣可没有接受对方的好意,一直冷眼盯着对方。

    “我把粥放在这里,你想吃的时候,可以吃一点。”

    随后,鱼云梦坐在火堆的另一边,双手抱着腿,就跟邪神真鸣对视着,当她的目光对上邪神真鸣那阴冷的目光时,就是露出笑容。

    “这里人生地不熟,也不知在哪里,以我现在的情况,如果遇到富饶之地的强者,恐怕难以脱身啊。”邪神真鸣思绪着,事情有点复杂,想要回到联盟恐怕很难。

    况且想要将伤势复原,需要一段时间。

    也好。

    就留这土著一命,用她当保护伞,或许能撑过这段时间。

    “你的脸好好看,就是这图案,好吓人。”鱼云梦盯着邪神真鸣的脸说道。

    邪神真鸣手指微微一捏,图案吓人?这可是地狱山的象征之图,竟然说难看,真是令人愤怒的家伙。

    此时,破庙的门被人推开,数名男子走了进来,这些男子光着膀子,身上有各种狰狞的纹身,当他们看到破庙里有人时,明显一愣。

    不过当看清情况时,脸上却是露出笑容。

    其中一名满脸胡子的大汉道:“老四,把门关好,外面风大,有点冷啊。”

    “好咧,大哥。”被称呼为老四的人,哪能不知接下来要生什么事情,乐呵呵的将门关上。

    鱼云梦现这来的五个人,好像不是什么好人,来到邪神真鸣身边,鼓足勇气道:“你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邪神真鸣看着这如此愚蠢的土著,竟然有些呆了。

    是我长的像好人,还是我的模样,看上去并不恐怖,已经让什么人都感觉自己是弱者了吗?

    真鸣看着这些后来的大汉们,嘀咕着,果然不管是什么人地方,都存在这样的人。

    五名大汉围坐在火堆前,随后看向鱼云梦,语气轻佻道:“小娘们从哪里来?怎么半夜三更的跟这娘娘腔在一起?要不到我们这里来聊一聊。”

    邪神真鸣嘴角有一丝冷笑。

    对方说什么呢?

    娘娘腔?

    我邪神真鸣竟然有一天会被人说成娘娘腔,可真是让人不敢想象。

    有杀意溢出,让破庙里的气氛压抑许多。

    “大哥,好热啊。”有大汉掀着身上很薄的衣服,刚刚还有些冷,怎么突然就变热了,只是当看到那女子时,他瞬间明白了,也许是知道等会接下来要生的事情,烈火在心里燃烧了吧。

    鱼云梦没有理睬对方,而是小声道:“不要理睬他们,你放心吧,我实力还是很不错的,如果他们胆敢行凶,我会好好教训他们的。”

    “喂,小娘们,我大哥跟你说话,你是不是耳朵聋了。”有一名大汉不爽的朝着鱼云梦走来,月黑风高,没有一点乐子,那多么的无聊。

    随后来到鱼云梦面前,直接就伸手抓来。

    砰!

    鱼云梦一脚将大汉踢开:“你们别太过分。”

    “大哥,这娘们有点能耐啊。”那被踢开的大汉,感觉脸面无光,朝着众人喊道。

    顿时。

    五位大汉们坐不住了:“嘿,没想到还是一位辣妹子,有意思,难怪屋内这么热,不是没有理由的啊。”

    鱼云梦手持着剑,脸色凝重的看着面前五人,随后小声道:“你跟在我身后,别乱动,我可以应付。”

    “小娘们找死。”大汉们怒吼一声,操起家伙就是逼来。

    瞬间,鱼云梦持剑跟众人打在一起,这五位大汉,实力都很厉害,都有武道六七重修为,尤其是那满脸胡子的大汉,修为又武道八重,这让鱼云梦感觉到很大的压力。

    邪神真鸣站在一旁没有动弹,就让这些土著相互对咬好了。

    他就当做看戏就行。

    不过真别说,看着弱者们交手,就如同看蚂蚁打架似的,很有意思啊。

    突然间。

    一道寒光袭来,有一名大汉见一直无法将这小娘们拿下,显然是急了,直接掏出匕朝着那娘娘腔袭来。

    “小心。”鱼云梦被缠住,看到那一幕,瞬间一惊,踩着步伐,手中的长剑被压制着,随后伸出手,用纤细的玉指抓住匕,手指被划破,有鲜血滴落。

    好疼。

    “你快到一边去,别站在这里啊。”鱼云梦回头道。

    邪神真鸣看着鱼云梦,又看着那抓住匕的手,眼神微微有一丝变化,直接一指弹出。

    鱼云梦手里的长剑,嗡的一声,颤栗着,随后来到真鸣手中,直接刷刷挥出几剑。

    噗嗤!

    五名大汉瞬间被拦腰斩断,到死都没想明白,自己等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鱼云梦张着嘴,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随后脸色惨白道:“你怎么将他们都杀了,教训他们一顿就行了,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邪神真鸣阴沉道:“我可从来没说过,我不残忍。”

    嘶!

    伤口破裂,包扎的纱布又被染红。

    真鸣皱眉,伤势竟然这么严重,激烈的动作都不能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