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272章 你们怎么能如此猖狂
    “咦!那里好像有人啊。”

    林凡到处巡视着,现在河流的上方好像躺着一个人,离的有点远,还不太确定到底是谁。

    但是看那情况,好像是躺在地上,仰望天空,或许不是什么坏人,如果是坏人,肯定不会这么悠闲自在。

    “喂!干什么呢?”林凡靠近,询问着,可是对方没丝毫动静,就这么躺在地上一动未动。

    如此不给面子?

    当他想看清对方容貌时,却现这容貌有点陌生,而且对方的脸色很不对劲。

    脸色散着中毒似的黑。

    伸出手指靠近对方的鼻尖,一点热气都没有,直接就是没气了。

    “这……”林凡皱眉,神色略显有些凝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对方手里拿着一枚管子,里面有一滴红色的液体,不太明白这到底是什么。

    仔细观察。

    他的目光锁定河流,沉思片刻,顿时大惊,根据他的猜测,对方莫非是在河流里下毒了不成?

    来到河边,看着清澈的河水,根本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肉眼恐怕难以看出来,也许只有品尝一下,才能知道这喝水到底有没有问题。”林凡沉思片刻,想明白其中一点。

    任何事情都是需要实践的。

    如果不实践的话,就很难摸清楚具体的情况。

    伸出手指,沾着河水,随后放到嘴里,舌尖舔了舔,皱眉感悟,味道有点不一样,酸酸甜甜的。

    “嗯?”

    他现身体表面有热气蒸腾,无缘无故就有白色的气体,好奇怪。

    但没有太大的感觉。

    一切都很普通。

    很快,那种热气蒸腾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阵空虚,好像是身体里失去了某种东西似的。

    这一次大胆了许多,双手捧着水,随后咕噜噜的喝下。

    他感觉体内有股红色的气息弥漫着,跟器官碰撞着,顿时,更加霸道的炙热感袭来,皮肤表面又有热气蒸腾。

    “好爽,感觉内心被塞满了似的。”

    林凡看着尸体,又看着河水,仿佛是没想明白,对方到底放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让人拥有如此霸道的爽感。

    慢慢的摸索着尸体。

    而在远方,一道身影惶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联盟最后的用毒传人死在了富饶之地土著手中。”

    他不敢置信,甚至很愤怒,土著灭绝了他们联盟的某种技艺传承者,彻底的将用毒世家最后传承人给斩杀了。

    一直以来。

    他都一度怀疑富饶之地的人肯定有奸细在联盟,而且还很畏惧联盟中的用毒世家,否则原本很庞大的用毒世家传承者怎么会越来越少,全部都死于非命。

    林凡抬头看向远方。

    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偷窥自己。

    这种感觉让人稍微有些不爽。

    联盟偷窥者躲在某处地方,瞪着眼睛,他刚刚感觉对方现了他,幸好隐藏的够深,否则还真的能被对方现。

    必须回去通知联盟。

    此时,林凡看了一眼这具不知来历的尸体,只能默默的离开,对于这里的情况,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至于不管生什么事情,对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

    回到崂山城时。

    他现崂山城有些人一直往厕所跑,每路过一间厕所的时候,就能听到‘噗嗤’轰鸣的声音,还伴随着异样的味道。

    “胡烙,他们什么情况,怎么一个个都排队拉屎,是不是吃错东西了?”林凡问道。

    这可是一件大事,对于这些强者来说,经常拉肚子可是很反常的事情,有些说不通啊。

    当然,对于一些真正的强者来说,倒是没什么事情,一切都显的很寻常。

    胡烙道:“林哥,你有所不知,没想到有人在河水里下毒,幸好毒性被河水稀释,所以只是拉肚子,如果是没有被稀释的,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看来今后我们要小心了,联盟者为了攻破崂山城,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河水里有毒。”林凡琢磨着,陡然想到那河边的尸体,当时对方手里的瓶子应该就是毒药,跟他想的一样。

    但等等,他就没想明白一点。

    既然是对方下的毒,那对方又怎么死的。

    此处充满悬疑,只是没那么多时间摸索,只能让悬疑继续悬疑下去。

    “老沈,你去哪?”林凡看到老沈走路有些别扭,好奇的问道。

    泡面头老沈笑着:“没干嘛,去买点……”

    噗嗤!

    他放的那个屁,将老沈给出卖了,看来这也是中招的人,那毒药还真是够猛的,竟然会让人放屁。

    只是自己为何会一点事情都没有?

    莫非自己身体倍儿棒。

    老沈红着脸,灰溜溜的跑了。

    心里骂着娘,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还特么的能有点公德心吗?

    随便下毒,真是够卑鄙的。

    数日后。

    九星元帅与第三十六军团,光武学院的高层在等候着某人。

    远方。

    身穿黑红色衣袍的一群人出现了,他们的出现,给周围的环境带来了一丝异样,仿佛每个人都是一座座黑色火山似的,喷着令人惊恐的恐惧气息。

    “真讨厌这些人。”第三十六军团副军团长对地狱山势力的人,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他们第三十六军团跟地狱山的人,生过数次冲突,死伤都很惨重。

    说实话,是他们三十六军团的死伤比较惨重。

    不得不承认,人家真的很强。

    地狱山的人在他们看来就是邪教徒,一席黑红色的衣袍,就代表着他们并不光明,只是没想到现在却是联盟总部邀请过来帮忙的。

    “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曾经的一些偏见,该放一放。”九星元帅说道。

    副军团长看着九星元帅,没有多说什么,用他的话来说,这种事情是你们这群联盟总部九星元帅最为擅长的事情。

    “嗯?”

    突然间。

    副军团长看到地狱山中的一人,惊讶道:“邪神真鸣,他怎么会活着?不是说已经被联盟总部给斩杀了吗?”

    他的目光看向九星元帅,希望能得到解释。

    九星元帅神色淡然,丝毫没有感到诧异:“这是欺骗民众而已,毕竟他可是造成了极大的恐慌,如果不宣布他的死亡,联盟总部将会被质疑。”

    “卧槽!”副军团长脸上的横肉抖动着,果然是这样,一群龌龊的贱人,只会欺骗别人,身为联盟的子民,真是悲哀的很。

    那些被邪神真鸣屠杀的数万人,死的真是够冤枉的。

    “元帅,好久不见,没想到联盟总部竟然会有一天跟地狱山合作,这倒是我没想到的。”邪神真鸣掀开头上的罩子,露出一张令人害怕的脸,脸颊两侧烙印着暗红色的纹路,耳垂上悬挂着小型的骷髅头挂坠

    “地狱山与联盟一直以来都有深交,几百年前联盟成立之战,地狱山可是出过不少力的,从那时起,联盟总部与地狱山之间的关系就很密切啊。”九星元帅说道。

    邪神真鸣笑着,只是这笑容有些冷:“的确是很密切。”

    第三十六军团副军团长道:“海皇岛的人怎么还没来?”

    他有些疑惑,按照正常情况,也该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九星元帅也是疑惑万分,海皇岛对时间观念还是比较强的,按理说,的确是该到了。

    邪神真鸣笑道:“我想海皇岛的人应该不会来了,刚在路上我们已经遇到了,我跟他们说,地狱山来就行,已经无需他们,所以他们都很听话的离开了。”

    九星元帅愣神,仿佛是没想到邪神真鸣竟然将海皇岛的人给赶走了。

    他想怒。

    但没有作出来,而是将这怒火压制在心里,笑道:“如果海皇岛到来,会让事情变的更加简单,何必要有难度呢。”

    邪神真鸣道:“没有难度的事情,只会让人毫无爽感,富饶之地的强者我可是好奇的很,二十年前实力不够,无法跟他们交手,如今很想试一试那些土著强者到底有多强。”

    九星元帅笑看着真鸣,很想说一句,早知你这么有种,当初就应该将你送到幽城那里去,让你面对林万易,岂不是更美。

    “你不感觉你很过分吗?”第三十六军团副军团长怒声道。

    他最讨厌的就是擅作主张之人,尤其是地狱山的这等邪教组织,如此狂妄自大,更是让他厌恶到极致。

    “好了,你少说几句。”九星元帅训斥道,让副军团长闭嘴,怎么不跟光武学院的人学一学,多做事少说话。

    其实他又哪里知道,光武学院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你们实力都这么强,我们没啥地位说话啊。

    除非我们院长来了,倒是能说上一两句。

    联盟总部的行为让光武学院不少导师都看不懂,地狱山跟联盟可是死对头,他们给学生上课的时候,可是明确的说了,地狱山是邪恶组织,见到必须斩杀。

    可哪能想到。

    现在这么多地狱山邪恶之辈出现在眼前,却连一点行动都没有,倒是让人有些尴尬。

    还好没有学生出现。

    否则要是让学生看到这一幕,显然会问,导师,你不是说过地狱山是邪恶组织吗,怎么你们还跟对方合作了。

    真要是这样。

    那可就尴尬了。

    ps:刚到家,努力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