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226章 一人敌一国
    “很好,我喜欢主动配合的人。”

    “你放心,我跟你无冤无仇,只要你老实回答我问的话,我不会伤你性命,可你要是不老实,那可就别怪我了。”

    林凡靠在许松耳边,轻声说道。

    许松感觉耳朵有热气扑来,浑身一颤,差点都将裤子一掀,撅着臀,趴在墙上,让林凡快点,早点结束,早点放他离开。

    呸!

    我特么的怎么能有如此恶心的想法。

    我可是大老爷们,怎么能为了保命,就迎合对方,这是对我的侮辱。

    现在对方要他老实回答他问的话,他心里就有些害怕。

    对方拦截他,肯定知道他是什么人,要是问了一些不能说的秘密,该怎么?

    还能怎么办,肯定不能说啊。

    身为门派弟子,必须以门派的利益为主,怎能自身受到威胁就将门派给抛弃,这是让人不耻的事情,门派是他的家,师门长辈就是他的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着他,此等禽兽的事情绝不能干。

    不过……

    生命受到威胁,如果师门长辈们知道了,肯定会理解我,原谅我,毕竟我将他们当做父母,他们将我当成儿子。

    孩子犯了事,父母肯定会原谅的。

    短短的刹那间功夫,许松就被自己的想法给折服了。

    “我问你,黑山到底是什么东西?”林凡问道,他对此有些好奇,也就白天的时候,听的莫名其妙,不问清楚,心里的好奇心太难忍。

    “嗯?”许松愣神,仿佛是没想到会是这个问题,在他看来应该是比较严肃的,或者是很重要的。

    林凡皱眉:“怎么?你不想说?”

    语气有所变化,稍微有点不善。

    许松对语气的变化很是敏感,感觉脖子前的刀刃又近了一丝,惊的他慌神道:“他就是一座山。”

    林凡深吸一口气,手臂绕到他的面前,拍着他的胸口:“小子,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将我当成傻子,那你的脑袋,可就得跟你的身体分离,永远都安装不回来,考虑清楚了。”

    哇!

    许松都快哭了,又怎么了,你明明就是问黑山是什么东西,我说黑山是座山,这回答的有问题吗?

    多配合啊。

    你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从来不多说,也不抢答,多么的配合,多么的合作,现在竟然说这些,他都快委屈的哭了。

    就算你将我劫持,也不能如此过分啊。

    当然,这些是他脑海里的想法,为了安抚对方的情绪,他不能露出一丝不满。

    “大哥,您等一下,我将事情从头说起,您就知道黑山是什么情况。”许松急忙说道。

    林凡道:“嗯,你说。”

    许松深吸一口气道:“我叫许松,玄书院四代弟子,武道十二重初期,我是跟随师伯还有师兄弟们出门执行任务,在路过抚州的时候,听闻黑山那边有情况,就跟师伯们去了。”

    “黑山距离这里有一千多公里,是在海面上的一座山,很大,一眼望不到边,我们因为实力原因,没有太深入其中,但是剑宫一名丁字辈长老深入里面,被某个恐怖的东西给秒杀,吓的我们立马离开,没敢深入,具体情况就是这样,别的我是真不知道了。”

    “哦,对了,我师伯是大宗师初期修为,我那些师兄弟,也就只有一人是小宗师中期修为,其余的都跟我差不多。”

    “大哥,我对天誓,我真的就知道这么多,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黑山里面到底有什么,为什么吸引了那么多人,如果我有说半句假话,我天打雷劈行不行。”

    许松感觉自己真的好丢人,不管怎么说,那也是玄书院四代弟子,哪怕比不上前面那些弟子,但他在四代弟子中,也是杰出青年,深受长辈们的喜爱。

    如今有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连硬气一下都没有,就这么交待了,差点都将门派老底都抛出来。

    啪!

    林凡直接将许松打晕。

    他相信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黑山,还有很多人在,这里面透露的消息,让他稍微有点想法,如果稍微去混一下,或许能混出点名堂出来。

    次日!

    许松感觉周围好吵杂,嗡嗡作响,难以入眠。

    突然。

    他浑身一颤,猛的睁开眼睛,阳光有点刺眼,现周围出现许多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还捂嘴笑着。

    低头一看,他惊叫起来,自己竟然一丝不挂,衣服被扔在一旁,他雪白的身躯被这些百姓们看到了。

    我的天哪。

    出尔反尔,昨晚我可都说了,怎么还要玩弄我。

    许松抓起衣服往身上一套,埋头冲出人群。

    心里委屈。

    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他要回去告诉师伯,昨晚我被人劫持,他还玷污了我,不行,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这脸面还要不要了。

    刚回到聚贤楼,就现师伯他们在等待着自己。

    “许师弟去哪了,怎么才回来?”一名师兄问道。

    许松想诉苦,但忍住了:“没什么,昨晚一名女子迷路了,我送她回家,耽搁了。”

    师伯看了许松一眼,没看出什么问题:“行了,我们赶紧回去,将黑山的事情汇报上去。”

    黑山临靠九虫帮。

    这帮会让他们玄书院很是不耻,邪门歪道,只是虫谷的威势实在是太大,哪怕是闭谷,也不能不重视。

    黑山里那恐怖的生物,绝对过大宗师境界,达到了内力转化真元,达到了神元境。

    那种境界实在是太恐怖,已经是质上的变化。

    据他所知,都不知有多少大宗师巅峰境强者,卡在那里,最终遗憾而死。

    毕竟修炼到大宗师境,哪个不需要几十年的光阴。

    就如他现在这年龄,也只是大宗师初期而已,想要到巅峰境,也不知需要多久。

    修炼一途,危机重重。

    此时。

    “爷,马给您牵来了,您看,这精神多棒啊。”小厮牵着马走来。

    “嗯,不错,这赏你的。”林凡很是满意,扔给小厮碎银,随后朝着远方走去。

    小厮拿到赏银,心情愉悦的很,在后面高喊着:“爷,走好。”

    许松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目光看向远方,昨晚他根本就没看到对方长什么模样,反正就是很年轻,但声音还记得。

    突然。

    林凡回头,朝着许松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笑容让许松浑身一颤。

    是他,一定是他。

    可他不敢说,这对他来说,就是难以忘怀的耻辱,一辈子都不能忘记。

    师伯道:“许松,认识他?”

    “不认识。”许松立马摇头,肯定得不认识。

    ……

    “路过抚州去黑山,在抚州外围搞点事情,或许能带来一些收获。”林凡骑在马上,沉思着,苦想着。

    好烦躁。

    九虫帮帮主给他的压力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大。

    要是自己实力再强大一点,怎么可能会这么烦。

    不能怪别人。

    只能怪自己有点弱。

    骑马无聊,查看小辅助。

    怒气点:42999。

    这些怒气还行,也没白努力,那些九虫帮的堂主倒也是给力,下次绝对不简单斩杀,而是靠他们狠狠的赚一波。

    《镇魔心经》只是十重天,直接提升到十二重大圆满境界。

    提升。

    消耗6ooo怒气点。

    消耗7ooo怒气点。

    顿时。

    坐在马背上的林凡,体内生惊人的变化,浓烈的黑雾从他身上散出来,远远望去,就跟一头妖魔似的。

    也许他就是世间唯一一位骑着马,突破心法的人。

    虽说厉害的人很多,但真正牛逼的也许只有林凡一人。

    骏马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气息,猛的受惊,前蹄高高抬起,嘶鸣着,表达内心的愤怒。

    啪!

    林凡当头一击:“好好跑你的,大惊小怪,就跟没见过四面似的。”

    骏马哀嚎,委屈。

    我就是一头马而已,真没见过什么世面。

    突然。

    林凡抓着脑袋,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一直认为自己的智商还是不错的,但竟然忘记如此重要的事情。

    他会《御虫术》,为什么不能给马加持特殊内力,或许会有惊人的变化。

    洗点。

    一股浓烈的灰色内力融入到骏马身上。

    顿时,骏马生异变,灰色内力好像是在改变骏马体内的结构。

    噗嗤!

    沉闷的膨胀声传来,骏马四条腿猛的壮大几圈,密布着黑色如同蚯蚓的经脉,马蹄延伸出锋利的三趾,牢牢的抓着地面,变的更加敏捷与厚重。

    整个身体也膨胀一圈,眼睛逐渐变成灰色,牙齿变的尖锐,就跟锯齿似的。

    轰!

    度变的更快,比起刚刚至少要快两倍到三倍,同时还散着一种很是阴冷与暴躁的气息。

    林凡震惊的很,平时没怎么研究《御虫术》,但现在,他突然现《御虫术》不愧是虫谷的不传之秘。

    甚至他隐隐约约感觉虫谷或许是中央皇庭都不想多惹的存在。

    毕竟《御虫术》好像真的很变态。

    他相信已经闭谷的虫谷,肯定有极其强大的高手,以他现在就能控制无数经过特殊内力加持的虫子,那些高手又能控制多少?

    就算是中央皇庭的军队,恐怕也得被这无穷无尽的虫害吞没。

    变态,实在是变态。

    不过他相信,最为变态的肯定是自己,只要给他时间提升修为,等达到真正巅峰时。

    他肯定能一人敌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