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220章 忘记问他名字了
    砰!

    一道惨叫声传来。

    云游子遭受重创,后背血肉模糊,直接一块血肉被林凡抓起。

    “臭老道,你说我这招式是邪道,那好的很,看看我这邪道招式,是不是够狠辣的。”林凡冷笑道。

    《混元碎玉手》修炼到返璞归真境,足以将任何东西抓碎,更不用说血肉之躯。

    “啊!”

    云游子惨叫,眼里充血,后背鲜血溅射,他看到自己后背血肉被对方抓在手里,心中怒火沸腾,可更多的却是想跑路。

    完犊子。

    真的是完犊子,今天要栽在这里了。

    “等等。”云游子的五官都在拧在一起,疼痛折磨的他快要崩溃,前有高手,后有这魔头,想要逃离这里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

    让云游子没有想到的就是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大宗师巅峰境高手。

    你特么的跟我玩闹呢啊。

    混到现在才动手,也太卑鄙无耻了。

    砰!

    就在此时,云游子惊骇,都特么的说等等,可是风波流没有理睬直接动手,那一掌的威势太恐怖,直接将云游子打飞,打的吐血。

    轰隆一声。

    云游子倒在地上,喷着鲜血,面色变的惨白。

    “我让你们等等,有话好好说,动手动脚算什么,老道我又没得罪你们啊。”云游子伸手喊叫着,希望能制止正在生的暴行。

    “不,你已经得罪了。”林凡说道。

    风波流也已经准备下死手了,在没有跟对方闹出矛盾的时候,他倒是不想林公子招惹太多的势力。

    但是如今闹到这种情况,显然是没有调和的可能性。

    那只能下死手,将这家伙狠狠的打死在这里。

    林凡来到云游子面前,随后蹲在面前:“你这臭老道,怎么现在怂了,不是说我是魔头,要替天行道,将我斩杀吗?那来啊。”

    云游子倒在地上,面露惊骇之色:“小友,有话好好说,是贫道有错在先,我认错。”

    他是真没想到这家伙的修为竟然如此强悍。

    本以为对方只是小宗师境,随意拿捏,却没想到就特么的这小宗师境,打的他差点崩溃。

    而且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那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家伙,竟然是大宗师巅峰境的强者。

    比他还要强悍。

    竟然如此强悍,为何还要如此低调,是想扮猪吃老虎吗?

    而就在林凡准备靠近时。

    云游子眼里爆出狠辣之色,隐藏在袖口中的手臂,如同灵巧的蛇似的,猛的朝着林凡喉咙袭去。

    啪嗒!

    啊!

    云游子本想偷袭林凡,可他哪能想到,对方反应度如此之快。

    惨叫声传来。

    他的手指就跟海绵似的,直接被捏的变形,咯吱咯吱,骨头的碎裂声传来。

    “松手,你给我松手。”云游子惨叫着。

    叫的太凄惨。

    “哎,你这老道也算是倒霉啊。”风波流说着,多管闲事可以,但得知道该怎么说话才行。

    刚开始说的那些话,的确是有些嚣张。

    现在好了,悲剧了,也算是没有回头路了。

    林凡笑道:“你不是说想要将我弄成废人吗?现在我倒是可以将你弄成废人,还真别说,我这辈子还真没废过一名大宗师巅峰强者的修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这话在云游子听来,就如同晴天霹雳似的,震的他脑子嗡嗡作响。

    对方说什么?

    要将他的修为废掉?

    云游子惊骇,脸色惨白道:“小友,你不能这么做,我是青山道观二品弟子,地位崇高,如果废掉贫道修为,就算贫道不怨小友,贫道青山道观也不会就此罢了,不如就此算了如何。”

    “我感觉你这人不仅够无耻的,还脑残,你说能这么算了吗?”林凡说道。

    对于这家伙,他都懒得多说什么。

    风波流道:“还是杀了他吧,留着就是一个祸害。”

    云游子看着风波流,好狠的心,这话你特么都说得出口,还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突然。

    林凡动了,他直接一掌拍向云游子的腹部,内力轰入进去,直接将云游子弄成废人。

    额?

    云游子懵了,随后神色狂变的怒吼道:“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啊……”

    他快要疯了。

    他真的没想到,对方竟然废掉他的修为。

    自己可是大宗师巅峰境强者,为了达到这等境界,都不知吃了多少苦,现在竟然被毁掉,他已经恨不得要跟对方拼命了啊。

    “我跟你拼了。”云游子想要扑来跟林凡拼命,但浑身无力,身体里空荡荡,连一丝内力都没有。

    那种无力感是他不敢想象的。

    砰!

    林凡一脚将云游子踹在地上。

    “你不是喜欢劝人吗?以后我希望你能继续保持,遇到你自认为不公的事情,勇敢的站出来。”

    风波流看着云游子的惨样,竟然有一丝同情之色。

    多么悲惨的人啊。

    原本是大宗师巅峰强者,现在瞬间变成废物,这落差太大,一般人还真承受不住。

    别说是一般人了。

    放在谁身上那都受不了啊。

    “林公子,现在是不是可以杀了他?”风波流问道。

    林凡瞧着风波流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残忍,动不动就要弄死人家,你不认为你这样很是过分吗?”

    “我……”风波流哑口无言,这话还是人能说出来的吗?

    谁特么的残忍了。

    你这是将话给说反了吧,动不动就要弄死人家的可是你啊。

    他突然现这世道已经变了。

    “那你想怎么办?留着他终究是祸害啊。”风波流说道,他不希望林凡惹那么多敌人,但如果惹了,他是真希望林凡能将对方打死。

    最好就是打的面目全非,连尸体都找不到,那才是最为安全的。

    “你不认为,他这样子才是最好的吗?”林凡说道,随后抓起云游子的手臂:“你刚刚不是说我修炼邪道功法嘛?现在我告诉你,这门功法叫做《混元碎玉手》,他最为奥秘的存在倒不是锋芒无比,而是他真的能碎全身经脉跟骨头,能够让你达到气不留体,内不凝聚的效果,感受一下。”

    噗嗤!

    云游子惨叫着。

    “听说你青山道观势力庞大,手段肯定很多,但现在我就想看看还能有什么手段。”林凡笑着。

    在他两指摁下去的时候,云游子的骨头陡然出现两指印。

    “你这混蛋,有种就杀了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云游子吼道,已经彻底绝望,他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生在他身上。

    林凡蔑视的看了一眼云游子:“放心,我可不会杀你,要么你自己就去自杀好了,以你现在的情况,我根本就不用想也能知道,你的仇人要是知道你这样子,恐怕你得要倒霉。”

    风波流服了,现在这情况对云游子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或许死比这个还要好许多。

    此时。

    林凡提刀,猛的一刀劈去,刀芒奔袭,直接将那些树木拦腰斩断,那些被捆绑在树上的士兵,也不管有没有死,反正在在这一刀之下,也就别想活了。

    “好了,事情解决,也该走了。”

    他浑身气劲收敛,恢复到正常形态。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

    他回头看着云游子,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对你这样的人来说,穿衣服倒是有点低估你了,表弟,去,将他的衣服都给我扒掉。”

    云游子神色愤然,本来就已经在暴怒的边缘,听闻这话,顿时更加的恼火。

    “你太过分了。”

    啪!

    话音刚落。

    周忠茂直接就是一脚踹在他脸上,随后开始扒衣服,很快就将云游子扒的一丝不挂。

    堂堂大宗师巅峰境强者出师不利,途中偶遇,装逼劝说。

    却不想装逼不成反被干,不仅修为被人废掉,就连身体都遭受了极大的折磨。

    恨啊。

    他实在是太恨了。

    林凡没有将云游子斩杀,主要是对方提供的怒气点实在是太炸裂了。

    都让他有些舍不得。

    林凡上马离开,临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

    风波流叹息。

    真不杀啊?

    他就没想的明白,为什么非要留着对方一条小命,直接将他弄死多好啊。

    “可恶,可恶啊。”云游子愤怒的看着那远去的背影,他的心在流血。

    抬起手,想要对天誓,我云游子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可是抬起手的时候,他就感觉全身骨头就跟炸裂似的。

    “废掉我修为,更是毁掉我的根基,好狠的心,好狠的手段,老道我都已经认输,竟然还如此咄咄逼人,怎么能如此过分。”云游子心中怒骂。

    如果可以的话。

    他真的很想让对方好好感受一下被人废掉修为的痛苦。

    “等着,都给我等着。”

    虽然云游子已经有想死的心,但他不会现在死去。

    他要等待机会。

    现在的他只想回到青山道观,只有回到道观,才能有希望报仇。

    只是他现在一丝不挂,风吹来的时候,身体凉飕飕的。

    行动也是不便。

    在这荒郊野外,没有实力的话,在夜晚会很危险。

    凶猛的野兽会将他当成猎物,彻底的撕裂。

    还有。

    对方叫什么?

    竟然忘记问了。

    否则这仇该如何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