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我不想逆天啊 > 第0189章 感觉这东西很奇妙
    三人骑马赶路,很少停留,就是胯下这马不够给力,跑跑就跑不动,让人头痛的很。

    “林公子,那游龙派是什么情况?”风波流问道,他还真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悲惨的门派。

    甚至,如果这样都算是门派的话,那对门派的要求也太低了吧。

    “没什么情况,你不认为这是很不错的门派吗?”林凡笑道,他陡然现有的时候,有的人并不只能看表面。

    游龙派那三人初次来武道山时,他都以为是三个傻帽,现在才现那时的自己太肤浅。

    风波流笑道:“的确是不错的门派,世间门派独此一家,别人无可替代,天快黑了,找个地方休息会吧,前方树林好点。”

    从游龙派离开后就没停过,路上也没什么事情生,一切平安无事。

    这连续两天骑马,骑的腚都有些疼。

    要是以前,他才不会找这些罪受,但现在不同,想变强肯定得受点罪。

    “原地歇会吧。”林凡下马,捏捏屁股,真是疼的很,周围的环境不错,一看就知道没有阴魔。

    阴魔待的地方真不是人待的。

    树木遮天,幽暗无光。

    “林公子,咱们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出门在外竟然没有带干粮。”风波流现在才反应过来。

    这就有些头疼了。

    只是可惜,就算现在想起来,显然也来不及了。

    “没事,有的是办法。”林凡根本就没有将这事放在心里,这能算什么,都是些小事而已。

    骏马累的慌,四肢跪下好好休息。

    从早上跑到现在累的够呛。

    林凡来到一颗巨树前,摸着树皮,抽出新买的长刀。

    刷!

    树木出现一道裂缝,被拦腰斩断。

    林凡抓着树木,抛向空中。

    他对刀法的理解,已经达到极高的地步,随后只见刀光闪烁,一气呵成,悬浮在空中的树木瞬间瓦解。

    砰!

    砰!

    砰!

    树木落下,方方正正的拼凑在一起,竟然成为了一张床。

    “这也行?”风波流目瞪口呆,但更多的是他对林凡那种技巧的惊骇。

    都已经将刀法修炼到这种境界了吗?

    太强了吧。

    “表弟,将这些剩余的木头拿过来生火。”林凡说道,随后他捡起剩下的一块木头,用刀劈成一根根木签。

    风波流没看懂林凡做的这些是要干什么。

    反正就傻傻愣愣的看着。

    周忠茂度很快,早就将火生起。

    没过多久。

    林凡将木签放好,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出门在外,就算没带干粮,那也是饿不死的。

    洗点。

    《御虫术》圆满。

    顿时,一圈圈如同水波似的灰色内力从林凡身上扩散出来。

    林凡感知着周围的情况,他在寻找周围的生物。

    风波流对这股内力很熟悉,知道这就是《御虫术》的内力,他等会建议林凡最好不要老施展《御虫术》的内力,如果被虫谷知道,怕是没那么容易解决。

    突然。

    周围有细小的声音传来。

    飒飒!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这……”风波流目瞪口呆,他没想到竟然爬来了几条蛇。

    噗嗤!

    刹那间,刀光闪烁,那几条长蛇直接被斩去脑袋。

    “今晚咱们就吃烤蛇肉。”

    林凡上前将蛇抓起来,一刀切开,将里面的血夜放掉,随后切成一块块,用木签串起来。

    “咱们吃这个?”风波流看着林凡,我的天,《御虫术》就是让你这么来用的吗?

    这样真的很好嘛?

    “嗯,就吃蛇肉,你不知道吧,蛇肉不但肉质鲜美,营养价值还很高,更有保健养生的功效,虽然没辅材,但无所谓,烤出来的味道也不错。”林凡忙碌着,他现《御虫术》真正的功效了。

    在任何绝境,只要会《御虫术》都有一线生机。

    将串好的蛇肉放在火架上,距离不能太近,但也不能太远。

    没过多久。

    有那种肉香味飘散出来。

    风波流没想到蛇肉烤起来会这么香。

    林凡遗憾道:“出门太急,早知道就带点辅料,滴点香油,洒点辣椒粉,再配上一壶酒,那味道,啧啧……让人难以想象啊。”

    蛇肉的味道散出来,肉质有点金黄色,蛇皮更是嘎嘣脆,虽然味道可能还会差许多,但就现在这条件,能有这等美味,已经很不错了。

    “来,都吃点吧。”林凡将木签分散下去,随后咬一口,嗯,很不错,真的很不错。

    出乎意料的美味。

    这里的蛇跟他所在的地球有很大的区别,没有那种土腥味,肉质更美味。

    或许这就是能够修炼的世界,最为特殊的地方吧。

    “咦!还真是不错。”风波流夸赞道。

    “那当然,赶紧吃,吃完睡觉。”林凡将剩下的几条蛇全部切开,放在那里烤,对于出门在外的唯一想法就是好累啊。

    但没办法。

    想变的牛逼,那就得耐得住寂寞,吃的了苦。

    林凡吃完躺在木板床上休息。

    周围很安静,偶尔会传来野兽的嘶吼声。

    风波流感叹富贵公子就是会享受,出门在外都还能吃一顿蛇肉,他也羡慕这能睡的床,不过等会天亮的时候就要出,也就懒得弄,直接背靠一棵树闭眼休息。

    周忠茂没有休息,而是盘坐在那里,闭目修炼,只要周围一有风吹草动,他就能第一时间醒来,然后将威胁到表哥的人给干掉。

    天亮了。

    “森林里的空气还真是够新鲜的。”林凡伸着懒腰,一夜安全,哪来会有那么多危险,“出,继续赶路。”

    不洗脸,不刷牙那也没办法。

    没有水源跟工具,还能怎么办。

    如果遇到一位美女,她跟你说我已经在森林里渡过好几天了,那肯定是一脚踹开,别靠近,不洗脸,不刷牙,那谁能受的了。

    连续数日。

    林凡马不停蹄,遇到城池就去找个地方好好洗漱一番,顺便买点辅料,那在野外弄美食的时候,也能添加点味道。

    随着越来越靠近抚州,风波流也没敢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在附近的城池内买了一个面具戴在脸上,就怕有人认出他。

    “我说你有必要这么小心翼翼吗?”林凡问道。

    这活的真是够累的。

    风波流道:“没办法,小心点比较好,如果被人认出,我有没有事无所谓,你们肯定要被我牵连进来,还有尽量别施展《御虫术》,如果被现,那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

    “知道了,真是够麻烦的,我是真好奇虫谷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会被你说的感觉很恐怖。”林凡是真的被风波流给说唬住了。

    天天在他耳边说虫谷如何,要是被现了又如何。

    他是真的好奇,虫谷到底是什么样子,竟然会给人一种好像很恐怖的感觉。

    “等你哪天看到,你就知道虫谷有多恐怖。”风波流说道。

    很少有人敢在虫谷待着,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睡的那张床的木头里,是不是养着数不胜数的虫子。

    “我很期待。”林凡很想见识虫谷的厉害之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实力有点弱,就算跟虫谷见面,那也是被人追杀的结果。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距离抚州最多也就两天的路程,等到了那里千万别被人盯上。”风波流告诫道。

    他就没想明白,这小子到底想来干什么。

    以目前的实力就想灭掉九虫帮,那就是做梦,就算是晚上做梦,也不应该梦到这些不现实的事情。

    准备充足,三人继续赶路。

    林凡已经想好了,他必须让九虫帮知道他的厉害。

    连续派人来找他麻烦,已经是很过分的事情,第一次不跟你一般见识,那心里自然得有些数,但结果很让人遗憾,九虫帮就好像没一点逼数似的。

    官道上。

    三匹骏马朝着抚州飞驰,而在不远处,也有一小队骑着马跟林凡时相反的方向,等会就要碰面了。

    这些人的衣着是统一的,身上披着披风,披风上的图案是九虫帮的专属图案,一些认出这些图案的人,都悄悄的让开。

    他们哪来敢拦九虫帮的人。

    哪怕相隔几百里,九虫帮的威名还是知道的,那是真正很恐怖的势力。

    要是因为太过于帅气,而被九虫帮的人盯上,那可就悲剧了。

    他们听说过一个故事,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能传出来,自然有依据。

    那就是曾经有一名长的很帅气的男子,很平常的走在街道里,可是却被九虫帮的人看到,他们认为长的这么帅干什么?看的极其不顺眼,随后也没做什么事情,就挥一挥手。

    那帅气男子当场脸上血肉模糊,好多虫子从脸里钻出来。

    场面血腥,恐怖,惊的所有人都大呼小叫起来。

    后来那帅气男子承受不了自己变的如此丑陋,自缢而死。

    所以对知道九虫帮的人来说,他们可一点都不想惹上这样的存在。

    顿时。

    两波相反的人擦肩而过。

    林凡转头,对方也转头,两人相互对视着,哪怕对视的时间仅仅只有眨眼间的功夫。

    但双方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唏律律!

    林凡停了下来。

    九虫帮的人也停了下来。

    九虫帮领头男子开口道:“小子,虽然我不认识你,但却有一种感觉,好像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林凡道:“对,我也是这种感觉。”

    感觉这东西真的很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