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舟行诸天 > 第77章 一脚踢飞
    封舟摇摇头,也不在意,自顾自吃完饭,扫了一眼仿佛一动未动的那个军人,便离开了饭馆。

    冬日午时的街头有些萧条,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大风吹过,卷起的几片纸页。

    封舟忽然顿住脚步。

    与此同时,街旁猛地有四个身影爆起,向他扑来。

    此时南开大学的外面,广惠聚饭馆的门口,街上无人,随着封舟脚步停顿,四道黑影猛然暴起。

    这四个人没有持枪,也没有持兵刃,但是这一暴起难,配合得利,竟然同时出手,从四个不同方位杀来,几乎可以在一瞬间将人擒拿住。

    这四个人出身军中,虽然没有经历过战事,但是训练刻苦,配合得利,军中比武较量,极少落败。

    凭他们在军中的伙食、训练,以及强健的体格,联合围捕一个普通少年,简直是易如反掌。

    哪怕对方是名师弟子,遇到他们骤然难,只怕也无反抗之力。

    封舟微微一笑,竟然一动未动,任凭他们飞来,扑倒自己身上。

    两人扳肩,两人摔腿,各自同时使力,纵然是外国洋人大力士,此时此刻只怕也会被摔倒。

    但下一刻,让他们惊骇的一幕生了。

    只见站在那的目标竟然丝毫未动,任凭他们使出浑身力气,竟然也无妨扳动分毫。

    “嘿!”四人不服,再次一同使劲,浑身青筋暴起,几乎将搬山的力气都要使出来。

    但是封舟双腿却像灌了铁一般,仿佛重若千斤,依旧丝毫搬不动。

    “这怎么可能?”四个人一下子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只觉得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彻底的颠覆了认知。

    不仅是他们,周围的人也惊呆了。

    虽说街上人少,但旁边饭馆的人却有不少,突然生街头斗殴之事,所有人都是吓了一跳,但更多的人却停住脚步,目不眨眼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很快街头便聚拢了一大帮人。

    “这四个人挂在那人身上,是在叠罗汉吗?”

    “不是,这四个人想擒拿那人,看样子动不了!”

    “太可怕了,他四个壮汉,竟然搬不动一个少年?”

    “这是千斤坠的功夫吧?”

    “你不懂吧,这是内家拳的站桩功夫,这一站,怕不是有几千斤的力气。任谁也摇动不了,当真是了得!”

    随着周围的议论声,这四个突袭者此时眼红耳赤,脸红脖子粗,几乎要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是却依旧无法扳动封舟分毫。

    想把他架起来,却觉得对方如同生根的大树一般,竟然也架不起来。

    而封舟面色如常,仿佛浑不在意,似乎根本没有将这四个人放在眼里。

    一时间,这四个人进退不得,只能在哪里硬顶,眼神当中带着无尽的震惊。

    正在此时,广惠聚饭馆当中,那个军人大踏步走出,几步来到封舟身前,身后一个仆役打扮的年轻人手持鞘中短刀,紧随其后,看他行走间虎虎生风,显然是军人无疑。

    “好功夫,我是韩主席韩督军麾下副官林希文,我这四个人都搬不动你封教授,当真是名不虚传!”

    军人缓缓说道。

    封舟淡淡一笑:“我若早点把他们放倒,只怕你已经吓破了胆,不敢现身。”

    他话音刚落,双臂猛然一晃,一声断喝:“吒!”

    轰!

    四个身躯矫健的家伙,竟然直接被弹飞,在半空中倒飞出五六丈远,轰然砸在地上,动弹不得。

    “好!”

    四周轰然震动。

    到了此时,许多人已经认出了封舟。

    “这不是封教授吗?”

    “封教授威武,这是八卦掌吗?”

    “或许是形意拳!”

    “封教授文武双全!”

    封舟没有挥拳,也没有踢腿,只不过身子一抖,竟然将四条大汉弹飞四五米远,还让对方无法起身。

    这是何等了得的功夫?

    这是何等强横的力量?

    周围的观众心中充满着震撼,各个长大了嘴巴,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当然也有许多人欢呼雀跃。

    “什么?”

    看到这一幕,林希文也不由得双目一凛,心底竟然生出了阵阵寒意,心中仿佛又一万头羊驼横冲而过:“他竟然这么厉害?这邹榕怎么没告诉我?”

    “他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只怕我不是对手!”

    他虽然是郑山傲的弟子,也在军中日夜训练,体格和武功比寻常的军中精锐要强一些,但是毕竟没有得过武道真传,论起真实功夫根本不入宗师之眼,只怕自己一动手,就会被对方一招制敌。

    直到这个时候,他林希文才现,自己与封舟的差距实在太近了。

    “怎么办?”

    他一时之间愣在当场,心中泪流满面。

    不过林希文毕竟是军中精英,韩复渠手下卫队信重的副官,哪怕处于这个境地,反而激起了他的拼搏之心。

    只见林希文收敛心神,淡淡说道:“你这一震,内家拳已经到了宗师境界,那我就领教领教你的兵器如何?我不信你手中兵刃也到了大宗师水准。”

    封舟心中暗笑,这家伙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死心,以为自己是那个不知道江湖深浅的耿良辰吗?

    他淡淡的笑道:“你既然想试试,那就来吧。”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当中,有不少人是南开的师生,许多人看到林希文的军装打扮时,都不由得心中惴惴。

    “那个军人气势上很厉害啊!”

    “是啊,不知道功夫怎么样?”

    “你没听说吗?他是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麾下军人,来势汹汹啊!”

    “看他身子挺得这么直,看样子是军中高手啊!只怕封教授不是对手。”

    “是啊,封教授再厉害,毕竟是文人,体力和身体素质怕撑不过几个回合吧?”

    “那可怎么办,封教授岂不是危险了?”

    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师生们看着封舟面对的是一身戎装的林希文,一个个忧心忡忡。

    此时林希文仔细看了一眼封舟,一摆手势,身后的士兵立刻将手中的短刀扔给封舟。

    封舟慢吞吞的接过短刃,右手握住把手,轻轻地拔出刀刃……

    林希文一个踏步上前,一手按住封舟的右手,另一只手隐藏在披风当中,猛然刺出。

    林希文这一手,彻彻底底的展现出一个杀伐果断的军中精锐的能耐。

    不消说,他隐藏在披风的那只手里面,藏着一把匕。

    “这等刺杀手段,果然是军中高手。”

    封舟不屑地摇头轻笑一声,被按住的右手仿佛完全不受影响,轻松拔出短刀,划过虚空,一刀过林希文的披风。

    “刺啦!”

    仿佛刀切豆腐一般,封舟手中的短刀准确的砍断了隐藏在披风里面的匕。

    然后再林希文惊骇莫名的眼神当中,飞起一脚,正中他的胸膛。

    他出脚虽然不够迅捷,毕竟封舟顾忌这是光天化日,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徒遭杀孽,所以只用了三分的力。林希文虽然是军中精英,但哪能承受得住他的一脚?

    顿时整个人就倒飞出去,凌空飞了四五米,轰然砸在了地上。

    “咳咳。”林希文一屁股摔在地上,猛地咳嗽两声,想起身却现自己已经全身无力,胸口更是麻成了一片。

    全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目瞪口呆。

    谁也没有想到,面对出场气势十足,一身军中精英打扮的林希文,封舟竟然赢的那么轻松,轻易的一脚就把之前看起来酷炫狂拽吊炸天的林希文踢飞了。

    “林副官!”

    旁边的那个士兵惊叫一声,一脸不敢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