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舟行诸天 > 第70章 山雨欲来
    “不瞒诸君,在我来到津门之前,计划便已经安排好,接下来只需要诸位通力合作,以东北军的无能和胆怯,我们必定马到成功!”

    土肥原贤二平静的说着。

    众人越听,越感觉土肥原贤二智谋深远,深不可测。

    “唯一可滤的就是,川岛芳子之死...”总务部部长赤木丰田有些犹豫的道。

    在众高官眼里,川岛芳子只是效忠帝国的中国人而已,颇能上蹿下跳,闹腾一些事情,但也仅此而已。

    但她和她的手下却是死在津门日租界,当时正执行关东军的命令,准备骗溥仪去满洲当傀儡皇帝。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一群人被杀死在常盘旅馆,是哟哟对尸体被焚烧城焦炭,这显然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说明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在关注着这件事,然后将川岛芳子他们一击而杀。

    这个强大的力量组织严密,行动迅,武力高强,枪法出众,能在短时间内杀死十几个拥有枪支的忍者组织,证明对方不是一般组织。

    以日租界的力量和能耐和人脉,查询了许久,却一点线索也没有找到,更无法判定凶手到底是何方人士。

    可以判断的是,这个组织既不属于那帮做梦都想着复国的高丽复国势力,也不是金陵政府的那帮软骨头。

    赤党的红队也只是活跃在沪上,专杀叛徒,更不会贸然来津。

    那么极有可能是一些不知名势力在浑水摸鱼。

    要知道,彼时的华夏,虽然已经名义上处在金陵民国政府的统治下,可是军阀林立,各路势力盘根错节的情况并没有被消除,更有许多前北洋军阀隐居在津门做寓公。

    偌大的华夏有太多的势力,他们基于各种需求,不愿意溥仪去满洲当皇帝,因此出手杀掉川岛芳子,虽说是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因此要找到幕后黑手,可以说是大海捞针。

    “无妨!我有黑龙会河田君的支持,若是那个团体再次出现,必然会让他们有来无回!”

    土肥原贤二一脸平静的说道。

    黑龙会河田君?

    所有人心神一颤,不少人更是闭上了嘴巴。

    黑龙会有很多高手,他们的会长头山满就是一个一流剑道高手,手下的剑客和浪人更是不计其数。

    但是能把黑龙会和河田君两个词并在一起说的,只有一个人。

    黑龙会剑道大师,河田江广。

    日本唯一一个能够击败持田盛二、植芝盛平两位“昭和剑圣”的大日本第一高手——被天皇钦封为“日国剑圣”的黑龙会总教头。

    武术界风云变幻,剑道宗师代代辈出,忍术高手更是源源不断,但没有人认为自己能是这位河田江广的对手。日国的剑道大师们都认为,他是站在这颗星球之巅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

    他的威名也许只是在日国武术界流传,但是“黑龙会河田君”的名气却在在华的日本人当中口口相传。

    因为他不仅武功高深无比,他手中的势力更是高手如云,更有许多军中退役之人,精通枪法,杀人如麻。

    一旦行动,那些小小组织只会被轻易碾压。

    “那是那是!”

    众人点头。

    有黑龙会势力的支持,任何跳梁小丑过来,必死无疑!

    难怪这个土肥原贤二能坐稳奉天市市长的职务,原来是有这位黑龙会河田君的支持啊!

    有安田义光、香椎浩平两位实权派的支持,有土肥原贤二这位大特务的妙语连珠,许下的巨大画饼,再加上背后有黑龙会河田君的支持,这个只有在日本人内部的宴会,最终取得圆满成功。

    很快一个以在津日本人为经纬的网络展开,他们大肆掏钱,四处招揽土匪、流氓、**、抽大烟的,安排日本军官训练。

    土肥原做事一向谨慎保密,但这次却大张旗鼓。

    尤其是安排各地日本人搜寻土匪、流氓、**,根本挡不住有心人的耳目,也不是所有人都都会贪心那几角钱和饭食。

    ……

    就在日租界建成鼎沸之势的时候,私立南开大学,封舟开始讲“大国崛起之法国篇”,台下不但坐满了学生,更有许多慕名而来的教授,甚至张校长也亲临聆听。

    不仅如此,更有许多报社的记者在台下疯狂的做着笔记。

    这段时间以来,封舟的影响力节节升高,很多租界的洋人向他来请帖,邀请他参加沙龙聚会。

    很多出版社也找到他,请求出版封舟的作品。

    还有许多大师给封舟写信,和他探讨大英帝国崛起的种种原因。

    一句话,封教授的影响力已经与日俱增,渐渐成为国内顶级的学术大师。

    讲完课之后,封舟和诸位打过招呼之后,便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谁知道刚刚坐下,就有人敲门。

    他的助理陈志远进来说道:“封教授,教务处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有两个练家子找你,想问问您是见还不是不见。”

    “练家子,找我?”

    封舟微微一怔,随即摇头一笑。

    随着他影响力的提高,他文武双全的大名已经传遍津门,因此有练家子前来寻找他也没什么奇怪。

    封舟呵呵一笑,说道:“那就请他们过来吧。”

    陈志远点头答应,不一会带来两个年轻人。

    封舟抬头一看,不由得笑了。这两人他认识,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正是当初在奉天打的两个六合拳高手,又在绮梦酒吧吓跑的那俩兄弟,沧州六和拳的王雷、王雪。

    老实说,他俩武功不弱,在这个年龄段很有功底,至少仁义武馆的那个少馆主王飞扬,就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否则也不会没事带着他俩在身边当跟班。

    只是现在看起来,他俩的境遇很不好,

    衣服破损,身体瘦弱,脸色微黄,看样子好几天没有吃顿饱饭了。

    封舟笑道:“刘助理,这两人我认识,你先退下吧。”

    刘志远点点头,转身离开,随手把门关上了。

    “你二位……”

    “噗通”

    封舟话还没说完,王雷和王雪便一下子跪倒在地。

    “封大侠,封教授,我二人愿意拜在你的门下,求您收留。”

    说完,两人便跪地磕头,脑袋将地板砸的砰砰响。

    不一会,脑门便全是血。

    “好了!”封舟清喝了一下,等两人停住磕头,方才问道:“你二人不是在仁义武馆当跟班吗?怎么跑我这里来?”

    王雷道:“封大侠,自从前几天酒吧相遇之后,我兄弟二人在您积威之下,狼狈而逃,事后王飞扬很生气,不但将我们赶走,还找人把我们打了一顿,我们兄弟衣食无着,想到您是名满津门的大家,所以厚着脸皮投奔您了,求你老人家慈悲,把我兄弟俩手留下吧。”

    “呵呵。”封舟摇摇头,笑道:“我在学校里有助理,在家里有仆役,要你们俩跟班干什么?你们起来吧,我送点盘缠,你们另找高明去吧。”

    听见封舟要赶他俩走,两人急了,又连连磕头,王雷道:“封大侠,封教授,求您老人家行行好,我们兄弟实在走投无路了。您就收留我们吧,我们当您的跟班,只求有个温饱。对了!我们还有大事禀告。”

    王雷说着说着,突然加大了音量:“封教授,日本人正在四处招揽流氓地痞,要在津门闹大乱子。”

    “嗯?王雷,你把事情详细说一下。”封舟沉声说道。

    “是,我们这几天在太古码头大窝伙小房子里住。靠给船上卸货,一天能赚两角钱。昨天有人让我们给日本人充当便衣队。由日本军官每天加紧训练,每天给大洋2角。后来询问了周围的人,现他们都是地痞流氓,当时我们就想,他们训练这么苦,又找的不是好人,这日本人一定是要闹大乱子,所以我们就找了一个机会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