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致命药丸 > 第5章 俏客上门
    余梦这就纳闷了。

    按照世界意志之前所给他透露的信息,一旦他从虚幻之中获得虚幻能量,他体内的真·相药丸就会产生反应。

    可他刚才拿许哆哆试验了一番,明明已经从他的意识语言里多次识破了他经过伪装的言外之意,但却没有任何收获。

    难不成这不算虚幻能量?

    余梦有点想不明白。

    莫非是因为许哆哆的言外之意本身不带任何目的或者是恶意?

    有这种可能!

    否则的话,这虚幻能量也太容易获得了。

    那怎么办呢?

    余梦有点急了。

    事关他自身的安危,他不可能不上心,要是一个礼拜过去后,自己真变成了许哆哆那副干瘦模样,自己岂不得哭死?

    “余梦,你快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正当余梦郁闷时,许哆哆还不放过他,想刨根问底读心术之事。

    “我说过了,你把自己弄得神神叨叨的,然后去看《黑客帝国》,如果你悟性好的话,说不定就能秒悟读心术。”

    余梦摆出了一副坑死人不偿命的认真架势。

    “真的吗?”

    许哆哆开始有点信了。

    假话说上一百遍后,连自己都会信以为真。

    这是心理学上暗示的概念。

    见余梦说得这么认真,而此事又没有其它合理解释,已经被心理学弄得神魂颠倒的真的有点信以为真了。

    “信不信由你,别烦我。”

    余梦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他还在琢磨虚幻能量之事。

    “嘭嘭嘭。”

    办公室敞开的门被敲响了,一位三十来岁、衣着时尚的俏少妇稍显警惕地站在了门口。

    余梦和许哆哆同时抬头看向了她。

    俏少妇开口了:“请问是圆梦咨询工作室吗?”

    余梦立即站起来迎了上去。

    这是他和许哆哆之间的约定。

    在他和许哆哆共同挂牌的这个套间门口,挂有两块牌子,一块是“圆梦民间事务调查所”,这是属于余梦的公司,一块是“圆梦心理和情感婚姻咨询工作室”,这是许哆哆的公司。

    按照两人的约定,一旦有客户上门并且确定是一方的客户,另一方就得充当起助理的角色。

    包括迎宾接待之事。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毕竟是在正规事务调查上过班的人,余梦表现出了良好的职业礼仪。

    “我想咨询点情感上的事,你们可以吗?”

    俏少妇又开口了。

    余梦却愣了一下。

    俏少妇言语上虽然客气,但她的言外之意又准确地浮现在了余梦的意识中:怎么是两个小年轻?两个小年轻真的可以帮到我吗?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很显然,因为余梦两人太过于年轻,俏少妇对他们持严重不信任态度,只是碍于人已经到了这里,才没有急于离开。

    唉,贱多这单生意又没戏了!

    余梦偷偷叹了一口气。

    他之所以叹气,不仅是因为俏少妇的反应,还因为对许哆哆的了解。

    那家伙绝对是个顺毛驴。

    果然,一听到俏少妇如此质疑,正在为如何领悟读心术而苦恼的许哆哆立即就炸毛了:“你要是……”

    “意识说话!许老师。”

    余梦赶紧出言打断。

    绝不能任由那家伙继续说下去。

    以余梦的了解,他知道那家伙想说完整话的绝对是:你要是信不过的话,那就出门右拐,不送!

    这家伙就是这副德性,说得好听点是拽,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情商低,余梦相信,这家伙要不是有存款,以他这德性去做事,绝对会饿死。

    饿死他自己就算了,余梦可不想自己也被牵累。

    他现在正需要新目标来试验读心术,看看能不能获取真·相药丸所需要的虚幻能量,这个送上门的俏少妇绝不能轻易放过。

    “许老师,这位美女就交给我来接待吧。”

    他先安抚了想要炸毛的许哆哆,然后转向了俏少妇:“相信我,我可以帮到你,不信的话可以先了解一下。”

    不管怎么样,先把人安抚一下,把她留下来再说。

    站在门口的俏少妇迟疑了一下。

    俏少妇姓姚,叫姚伊娜,现年32岁,是本座大厦32楼一家企业咨询顾问公司的负责人。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她饱受情事的困扰,导致她在工作上都无法专心,万般无奈之下,她想找个专业人士来帮她梳理一下。

    碰巧,她在大厦的商家名录上看到了圆梦心理和婚姻情感咨询室的存在,抱着就近的原则,她出现在了这里。

    不过到了这里之后她却后悔了。

    在她的认知中,能给别人做心理和情感咨询的,要么就是知心大姐类型的,要么就是睿智大叔如涂磊那样的,可眼前这两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说不定比她还小。

    这么小,真能给别人做专业的情感咨询?

    她表示怀疑。

    只不过已经来到了这里,就这么走的话好像有点不礼貌,因此她在余梦的引导之下,勉为其难地在会客区的沙上坐了下来。

    一坐下,她又迫不及待地问:“我要咨询的是感情的事,你确定可以帮到我?”

    这是强烈的质疑和不信任。

    说白了,她还是嫌余梦年轻。

    余梦冲俏少妇露出了一个职业化的甜美笑容。

    对他来说,既然有客主动送上门来,他是要尽可能把她留下来的,他还想试试,看看能不能从她身上挖到他所渴望的虚幻能量。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想留住这个客户好像还有点难度。

    得想想办法!

    “感情的事,无非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放心,我会全力以我们的专业来帮您排忧解难。”

    余梦再次以专业的职业技能出言安抚。

    “你确定?如何证明?”

    俏少妇还是一脸狐疑。

    很显然,她并不是一个轻易相信他人的人,哪怕她此时脸上带着明显的忧伤,也还是不肯把自己的心事随意向他人吐露。

    必须得下点猛料了,得拿出点能折服她的本事来!

    余梦斟酌了一下。

    “请问怎么称呼?”

    俏少妇稍一犹豫,刚想开口,余梦却又出言打断了:“等等!你是不是在犹豫,要不要报给我一个假身份?”

    俏少妇立即就傻眼了。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的?

    余梦脸上露出了一丝亲切的笑容:“我说过,我们是心理学和情感方面是专业人士,所以你千万别乱想哦,乱想的话你的心事就会被我猜到。”

    他的笑容和俏皮话立即就感染了姚伊娜。

    姚伊娜虽然是一个成功的职场女性,但她还很年轻,骨子里也有着活泼、开朗的一面,也很乐意跟阳光、开朗的年轻男士交往,受余梦情绪的影响,她暂时忘却了自己的烦恼事。

    “是吗?那再试试看!”

    她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