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致命药丸 > 第4章 读心术的威力
    “余梦,你不会是真傻了吧?看个电影而已,老掐自己干嘛?”

    当余梦还在质疑自己到底是处于梦幻还是现实之中时,许哆哆的声音再次从旁边传来。

    很明显,他并没有意识到重大变故已经生在了余梦身上。

    余梦清醒了过来。

    他看了看许哆哆,又看了看电脑屏幕。

    《黑客帝国》还在继续播放着,并没有因为世界意志的出现而停止。

    “你执着于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大凡这种人都有大彻大悟的期待,聊可安慰的是,如此就已经离真理不远了。”

    一句关键台词又进入了他耳中、眼中。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既然不是在做梦,那就试试自己身上到底生了什么变化吧!

    余梦再次转向了许哆哆。

    “贱多,我突然从《黑客帝国》里悟到了一个很牛逼的本事,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本事?”

    许哆哆头也不回地问道。

    “读心术!”

    “你有病吧?快去看看医生!不对,哥就是心理医生,让哥给你好好看看!”

    许哆哆终于把视线从电脑挪向了余梦。

    至今为止,余梦并没有从许哆哆的话里听出任何谎言或者是言外之意的成分。

    说好的读心术呢?

    难不成刚才确实只是在做白日梦?

    余梦忍不住再次质疑起来。

    他简直怀疑,如果一直这么质疑下去的话,他迟早会被折腾成神经病。

    还好,转折马上来了。

    “余梦,你不会真出问题了吧?”

    见余梦一直呆坐在那里神叨叨的,许哆哆关心地问了起来。

    可另一层意思却立即浮现在了余梦的意识中。

    “完了,余梦真的出问题了,他肯定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弄得精神恍惚了!”

    余梦立即又愣住了。

    原来读心术果然存在!

    许哆哆刚才所说的这一句,表面上听起来是调侃,可余梦却准确地抓·住了他的言外之意,抓·住了他对自己的关心。

    抓得准确无比!

    余梦真的惊讶了,他再次确认之前的世界意志和红蓝小药丸的出现并非虚幻,而是真实存在。

    他心中一喜。

    “意识语言!”

    尽管欣喜,但余梦还是很谨慎地回了这么一句。

    这是为了不吓到许哆哆。

    意识语言,是一个余梦和许哆哆都能理解的概念,也是两人之间的一个默契游戏。

    这个概念来自于心理学。

    在心理学上,人的行为分为两种,分别是意识行为和潜意识行为。

    所谓潜意识行为,是指人的言行是源自于内心的本能和真实想法,不带任何修饰的。

    而意识行为,是指经过逻辑思维进行修饰、包装的行为。

    打个比方说,一个女子明明喜欢另一个男子,可当这位男子在撩她,并把她撩得心·痒难耐时,她嘴里冒出的可能是:“讨厌死了。”

    这就是经过意识修饰过的语言。

    再比方说,一个人明明讨厌另一个人讨厌得要死,可他见到另一个人时,却表现得非常友好、热情,嘴上说的也是一些客套话、恭维话。

    这也是经过意识修饰过的言行。

    简而言之,意识行为是经过修饰、包装的,表面化的,深究其意思,很可能会含有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深层意义。

    而所谓读心术,读的也就是表象掩盖下的深层意思。

    余梦和许哆哆之所以约定了这个游戏,是因为许哆哆的嘴实在是太欠。

    两人一个开调查事务所,一个开心理和情感婚姻咨询所,听似很高大上,但实际上都是光杆司令。

    为了撑门面,两人干脆合在一起办公,当一方有业务上门时,另一方就充当对方的助理。

    这也就罢了。

    关键是许哆哆的嘴真的欠。

    以前有客户上门时,这家伙稍有心里不爽,就开始犯直男癌,说话就不懂拐弯抹角,经常把客户给得罪跑。

    若是只是他自己的业务受影响,余梦倒也懒得理他,可这家伙直男癌一犯,就会连余梦的业务也一起搅黄。

    不得已,余梦只好跟他约法三章。

    当这家伙直男癌毛病一作,余梦就会大喝一声:“意识说话!”

    有了余梦的提醒,许哆哆就会稍微清醒,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

    无聊之下,这个默契开始延伸为游戏。

    在没有客户、闲极无聊之时,互黑、互损、互坑成为了两人之间的一种常态,两人开始用“意识语言”、“潜意识语言”来定性对方所说话的真假。

    到了后来,这种甄别真假的默契游戏还延伸到了接待客户的过程之中,当一方说出“意识语言”这几个字时,另一方立即就心知肚明,客户方才所言值得怀疑真假。

    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就好比现在,余梦一说“意识语言”,许哆哆立即就开始反驳:“这怎么成意识语言啦?难不成你还没犯病不成?”

    很显然,他并不相信余梦真的领悟了读心术。

    那就让他信!

    “你是不是在想,最近我压力大,弄得精神恍惚了对不对?”

    许哆哆立即就傻眼了。

    他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余梦,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哥说了我已经领悟了读心术!”

    余梦拽拽地回道。

    “得了,别再装神弄鬼了,你继续这么下去,你会把自己弄成神经病的!”

    许哆哆一脸同情地看着余梦。

    尽管刚才被余梦猜中了心思,但他认为那只是碰巧而已。

    读心术可不是那么好领悟的!

    另一层意思立即又出现在了余梦意识之中。

    他直接读了出来:“你想跟我说,这破事务所要是实在支撑不下去了,就干脆关了,另外去找个收入稳定的工作对吧!”

    这下许哆哆真的傻眼了。

    如果一次只是碰巧的话,那接连的两次就绝非偶然。

    “你怎么知道的?”

    “哥说了,我领悟了读心术!”

    窃喜之下,余梦更加拽了。

    许哆哆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不甘心地问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那再试试。”

    “试试就试试。”

    “猜猜我现在在想啥?”

    “你妹的,竟敢怀疑我是不是踩到热狗屎了!”

    余梦勃然大怒。

    突然掌握读心术绝对是一件大好事,可在这事上面又体现了事物的两面性,一番试探之后,他竟然连许哆哆内心的龌龊想法都读了出来,这让他有点小不爽。

    不过让他爽的事很快又出现了。

    听了他的这一句后,许哆哆的表情完全呆滞了,嘴巴张得大大的,足以塞得下一个大鸡蛋。

    他呆滞了起码五秒,这才傻傻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把自己弄得神神叨叨的,再来看《黑客帝国》,说不定就能秒悟读心术。”

    余梦指了指还在继续播放的电脑屏幕。

    说完之后,他窃笑起来。

    妹的,敢嘲笑我踩热狗屎了,看我不把你整成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