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致命药丸 > 第1章 红蓝小药丸
    “余梦,房租都欠三个月了,今天是不是该交一下了啊?”

    “有吗?我有欠你房租吗?”

    “余梦,你还要不要点脸啊?你在我这里连住带办公,房租加水电费一起,我就象征性地收你一千块一个月,这样你都还赖着不给,你好意思不?”

    “怎么不好意思?有本事你撵我走啊!”

    “你妹的……”

    幻城市中心,一座高档商住两用写字楼,18层的一个套间内,两位年轻男子正在高声争执。

    高个的叫许哆哆,这套房子的主人。

    个子稍矮的就是许哆哆嘴中的余梦。

    余梦其实也不算矮,一米七几的个头,好歹也不算几等残废了,只是和许哆哆一米八几的个相比就矮上了七八分。

    两人现在争执的感觉有些奇怪。

    表面上看来,似乎是许哆哆在向余梦追讨房租,可从气焰来看,明显是余梦更为嚣张。

    比如说现在,他又冲许哆哆开口了:“你要是不想撵我走,那就把嘴巴闭上。”

    气焰不是一般的嚣张。

    这态度根本就不像个欠债的。

    最不可思议的是,许哆哆也不像个要债的,余梦的态度一强硬,他立即就软下来了,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要不这样呗,房租你别给了,你把拖地搞卫生、做饭洗衣服这些事情包下来就好了。”

    “想都别想!”

    这是余梦的回答。

    两人的关系真的有点怪,根本就不想黄世仁和杨白劳的关系。

    其实只有余梦才知道,这才是两人相处的正确打开方式。

    互黑、互损、互坑。

    也就是传说中的损友,牢不可破的那种。

    不过有一点,两人的债务关系是真的,而余梦之所以如此有恃无恐,是因为两人的关系实在是太深了,他已经无需在言语上顾忌许哆哆的感受。

    两人的关系真的很深。

    从大学时代起,两人就是校友,因为某一特殊事件后,两人更是成为了亲密无间的朋友。

    而余梦则是许哆哆唯一一个愿意无话不说的朋友。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

    之所以这样,在余梦看来,是因为许哆哆看书太多,多得脑子进水了的那种。

    因为读书读傻了,他似乎不怎么会说人话了,因为大部分时候说话太直接太毒,弄得人人避而远之。

    所以他没朋友。

    不过只有余梦才知道,许哆哆的嘴虽毒,但他的内心其实是极其柔软的。

    比如说对他。

    早在一年多前,余梦一气之下怒而辞职,在新工作无着落的情况下,许哆哆就收留了他,把这里的客厅给他当了办公室,成立了一家事务调查所。

    而他向余梦收取的房租,实际上远低于这座高档商住两用写字楼的平均水平。

    到了后来,他更是让余梦连人也搬了过来,把家也安在了这里。

    尽管这主要是因为许哆哆自己寂寞,但余梦内心其实还是挺感激的。

    要不是许哆哆的收留,他还不知道怎么熬过最近这个难关。

    这确实是个难关。

    大概在半年多前,余梦家里出了点大意外,把他为数不多的积蓄给耗光了不说,还让他负债累累。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都过得紧巴巴的,不仅房租付不出来,甚至连生活都还需要许哆哆接济。

    这也正是许哆哆调侃他,老问他要房租的原因。

    对于许哆哆,余梦虽然心存感激,但嘴巴上却是不肯吃亏的,两人之间如果不斗嘴了,那就说明见外了,感情生疏了。

    许哆哆也不会跟他客气,他又扯起了新话题:“余梦啊,你那个破事务调查所连自己都养不活,要不干脆跟我·干算了吧,我养你。”

    “让我跟你干?你那个破咨询公司,最近几个星期都没接什么单了吧?你先把自己养活再说吧!”

    余梦毫不客气地反唇相讥。

    “哥有存款!”

    许哆哆得意地回道。

    余梦一时气结。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当余梦还在为养活自己而奔波时,许哆哆却可以得意洋洋地在他面前秀存款。

    当然,这种秀是有代价的。

    他秀的是遗产!

    也正因为如此,余梦才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反唇相讥。

    不过这么一来,他心情却有点郁闷了,他径直坐到了电脑跟前,准备给自己找点事情来打一下无聊。

    确实有点无聊,外加一点郁闷。

    让他郁闷的是他的事务调查所。

    想当初,他一气之下怒而辞职之后,为了不受限于他人,他干脆自己注册了一家小型的民事事务调查所,开始自己接单。

    可运作了一年多后却现,自己折腾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折腾来折腾去,他仅能勉强让自己不至于被饿死,一旦出现重大意外,他连应对变故的能力都没有。

    这样的状况真的让他郁闷、迷茫。

    算了,看看电影解闷吧!

    郁闷顺手就点开了电脑桌面上的影音播放器。

    看什么好呢?

    “看电影啊?我建议你还是好好看看《黑客帝国》吧,如果你把这部电影彻底看懂了,就真正有资格来跟我聊哲学和心理学了。”

    关键时刻,臭不要脸的许哆哆又凑了过来。

    余梦用嫌弃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这就是许哆哆讨人嫌的地方。

    这家伙虽然年轻,但看的书却很怪,比如说哲学、心理学、中国古典文学之类的。

    看的书怪就罢了,还喜欢在人前人后摆出一副高深莫测、众人皆醉他独醒的狂拽模样,看谁都不顺眼,老说别人啥都不懂、弱智之类的话。

    简直是脑子瓦特了。

    这样会拽得没朋友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除了余梦,这家伙确实没啥朋友。

    如果可以,余梦也不想当他的朋友。

    在他的影响之下,余梦也被逼看了一些类似的书,可他还是嫌弃余梦懂的只是皮毛,经常在余梦面前拽得不要不要的。

    真的很讨人嫌!

    最让余梦不爽的是,许哆哆作为哲学家叔本华的痴迷者,老说《黑客帝国》这部电影的创意来自于叔本华的那本著名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深深隐含了哲学的精神。

    这一点,余梦是没有看出来的,因此老被许哆哆嘲笑。

    被嘲笑的感觉很不爽。

    那就把《黑客帝国》重温一遍吧,看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来。

    余梦在影音播放器里搜索起来。

    《黑客帝国》虽然是十几年前的老电影,但经典就是经典,余梦也想趁现在无聊再来重温一遍,看看能不能做到像许哆哆所说的那样“真正看懂”。

    余梦很快就投入到了电影情节当中。

    随着精彩剧情的延续,电影中的很多经典台词再次一一出现在了余梦面前。

    剧情很快就进入了关键阶段。

    到了尼奥选择服食红色还是蓝色小药丸的时候了。

    讨人嫌的许哆哆又凑了过来。

    “余梦,换做是你,你是选择红色小药丸还是蓝色小药丸?”

    余梦愣了一下。

    在电影里,红色小药丸代表真实,蓝色小药丸代表虚幻,如果尼奥选择吃下蓝色小药丸,一切原封不动,他可以继续享受虚假的安逸,但若是吃下红色小药丸,他将告别安逸,彻底看到人类生存的残酷真·相。

    换做是我,我该怎么选?

    余梦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如果是在以前,余梦一定毫不客气地选择蓝色小药丸。

    人生苦短,能享受则享受,何必在意它是虚情还是假意?

    可现在不同了。

    现在的余梦连自己都养不活了,还有什么安逸可享?

    “我选红色小药丸。”

    他坚定地回道。

    “你确定?”

    许哆哆怪异地一笑,把两只手伸到了余梦面前摊开。

    两颗小药丸在他手心里,右手是红色,左手是蓝色。

    形状、颜色和电影中的一模一样。

    甚至连许哆哆的动作也跟电影中的一模一样。

    “选择一颗吞下去,以证明你的说法!”

    许哆哆表情有点怪异,但语气却很坚决。

    余梦用奇怪的眼神看了这家伙一眼。

    这家伙今天更加怪!

    还有,他手里的红蓝小药丸从哪里来的?

    余梦虽然感到怪异,但他却毫不犹豫地伸向了许哆哆的右手,抓起红色小药丸塞进了自己嘴巴。

    证明就证明!

    在他的认知中,许哆哆可能会跟他开玩笑,但绝不可能害他。

    红色小药丸入口即化。

    一股甜甜的汁·液顺着余梦的喉管滑入腹中。

    他恍惚了一下,却惊讶地现,原本站在他身边的许哆哆逐渐变淡,很快就消失于无形。

    紧接着,他却又突然现,在房间的另一端,许哆哆正缓缓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余梦傻眼了。

    这是生灵异事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