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91章 抵制
    其实叶晨倒是很理解这池五小姐,心态为何会如此爆炸。

    她天生丽质,惊才绝艳,古武天赋也出类拔萃,是无数男子心目中可望而不可及的女神,然而,她的父亲池殿,却将她视为一件货物般,随意的许配给一个她完全没见过面的男子…

    甚至于,这个男子,只不过是来自于川省一个普通的地级市!

    这太扯了!

    而更令她肝火大动的是——这个男子拒绝了她!

    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一个足球,而且还是国足踢的那种足球,传过来传过去,全场90分钟下来,却发现没人想射门…

    “好啦,池五小姐,咱们之间,也不存在什么恩怨纠葛,就这样吧。”叶晨笑道。

    “叶晨!你这段时间的履历,的确辉煌!足以碾压别人一生的努力!但谁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流星!在古武圈子里,昙花一现的人太多太多了。”池五小姐正色道。“你看见了吧,今天来参加拍卖会的,不乏川省古武圈的后起之秀,他们,从小就接受大家族的培养,不是什么暴发户可以比拟的。叶晨你来参加这拍卖会,也是好事,可以看到自己与别人之间的差距!”

    按理说,以池五小姐的性子,理应不会说出这等十足中二的话,但见了叶晨,她不由自主就想挤兑,讽刺,甚至激怒叶晨。当然了,她也要留心观察一下叶晨,这家伙到底是怎样说服自己那个顽固父亲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叶晨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哼!”池五小姐冷哼一声,转身便离开了。在走之前,她低声道。“叶晨,你好自为之吧!如今,蓉市彭家和沈家,恨你入骨,虽然碍于武盟的规则,他们不会明着对付你,但在蓉市,以及川省其他地级市,有不少的古武家族,是附庸这两大家族的。这些附庸家族,或许会借机挑衅你。一旦你做出激烈回应,便会成为众矢之的!你的处境,其实并不乐观!”

    “多谢提醒。”叶晨满不在乎的道。

    池五小姐本以为叶晨会露怯,没想到,他居然仍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这让池五小姐有一种拳头砸在棉花上的感觉,气咻咻的走开了。

    “主人,此女根骨不错,姿容也是上上之选。上次,你应该答应那池家家主,娶她过门。”雷轰在一旁低声道。

    “你就别多嘴了。”叶晨笑了笑。

    ‘嘿…今日,彭家和沈家,要和我玩阴的吗?那我可真是很期待呢…’叶晨眼睛微微眯缝。

    现在,他底气十足,并不惧怕蓉市沈家与彭家。

    昨晚,在奴役了汤大师与郭奥之后,系统也是爆出了不错的奖励——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奴役新加坡首席古武宗师汤英,以及其弟子郭奥】

    获得技能书《小李飞刀(中级)》,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宗师内力300缕,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

    ……

    汤英不愧为全球宗师排行榜上,位列前500的存在,BOSS一般的敌人,奴役他之后,居然爆出来足足300缕宗师内力。

    如此,在叶晨丹田中,凝聚起来的宗师内力,已经暴涨至860缕!

    这让叶晨功力突飞猛进!

    小李飞刀提升到了中级,也足以成为叶晨的一招杀手锏,越级杀人如饮水吃饭。

    他真的膨胀了,不认为在川省范围内,还有什么好让他惧怕的。

    而且,药王谷基本上已经答应了与叶晨合作。无非就是一些合作的细节还没有商谈。

    一旦与药王谷达成合作,哪怕全川皆敌,叶晨也无所畏惧。

    这时,聚集在山顶的绝大多数古武家族,都已经拿出一些宝物,开始兜售起来。

    “叶大师,咱们也去逛逛吧。说不定,能够淘到一些有价值的玩意儿。”陈松跃跃欲试的道。

    “行。到处看看。”叶晨也是兴趣满满。“不过呢,估摸着捡漏的机会不会太多。毕竟今天能够来到这里的,没有谁是傻子。”

    当下,叶晨带着一群人,在山顶四处转悠起来。

    的确,这种档次的拍卖会,绝非世俗能比。

    药王谷的人还没现身,可以说,目前只是拍卖会的前奏,各大古武家族,并没有将最珍贵的天材地宝拿出来。但叶晨已经看到了不少诸如雪莲花,千年灵芝,千年野山参,龙延香之类的无价之宝。

    甚至于,有一名宗师还在兜售一大块巨型沉香木。

    叶晨走到一个矮个子中年男人,临时摆下的摊位前。

    这矮个子中年男人,也是一名宗师,他盘膝而坐,正在闭目养神,面前摆放着十几根饱满粗大,品相极佳的人参!

    这些人参都孕育着极强的灵气,其外形看起来,隐隐约约就好像是小孩子一般,都快成精了似的!

    而且,每一根人参上面,都系着一条红绳。

    “叶大师,这些人参好奇怪,为什么都系着红绳呢?”雷婷在叶晨身旁问道。

    还没等叶晨回答,那矮个子中年男子,睁开眼眸,目光深湛,沉声道。“这是千年人参。要知道,千年人参,大多都是会跑的。因此在发现之后,会在人参上绑一条红绳,这样就能防止人参跑掉。”

    叶晨和陈松,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

    说实话,这些人参,都是好东西,是炼制丹药的绝好材料。叶晨的【武道筑基丹】和【爆气丹】,都需要人参,才能炼成。

    “朋友,我想换你这些人参。”叶晨笑了笑。

    “你想换?你拿什么来交换这些人参?”矮个子中年男人,眼睛微眯。“千年人参,与天斗,与地斗,经自然淘汰存活下来,几乎有起死回生之效,价值无量。罢了…你走吧,我只想拿这些人参,与药王谷换取丹药。”

    “丹药嘛,我也有的。不知道,你想用这些人参,换取哪方面的丹药?”叶晨胸有成竹的问道。

    他今天带了不少丹药过来,什么固本培元丹,增高丸,减肥丸,锻体丹,壮阳丹……简直就是应有尽有。

    “你也有丹药?”矮个子中年男人,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向叶晨,不过很快,他就仔仔细细观察了一下叶晨,然后摇头道。“你是不是叫做叶晨?盐市人?”

    “是啊。”叶晨点头。

    “那我不换。哪怕你有丹药,我也不换。”矮个子中年男人,用力的摇了摇头,“赶紧走吧。不要再多说什么废话。”

    “你什么意思?”汤大师阴恻恻的看着他。“既然你把人参拿出来了,就代表,这些人参可以交易。现在却不换?你是在消遣人!”

    一股无形有质的威压,从汤大师身上,爆涌而出,隔空笼罩住了矮个子中年男子。

    那矮个子中年男子,面红耳赤,怒声道。“怎么?还想强买强卖不成?好大的胆子!这是药王谷举办的拍卖会,严禁武者之间扯皮,动手!我就是不和叶晨交易!你打我啊!有种你动手啊!”

    “好啦。不要太毛躁。我们是斯文人。”叶晨连忙阻止了汤大师。

    “走,我们去其他摊位再看看。”叶晨并不是一定要得到这些人参,既然人家不愿意与自己交易,那也没必要厚着脸皮在这里磨蹭。

    只不过,他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与叶晨交易,这让叶晨心中有些狐疑。

    接下来,叶晨路过的每一个临时摊位,其摊主,都指名点姓的表示,拒绝与叶晨交易!

    “主人,您好像被抵制了。”汤大师在叶晨身旁,一脸愤愤不平的道。

    “叶晨…一个人,倘若人憎鬼厌,那么,走到哪里,都会被排斥的。”一把充满了杀机与戾气的男子嗓音传来。

    叶晨循声望去。

    只见,十几名武道气息,极为恐怖的人,呼啸着朝这边走来。

    这些人,都是宗师!领头的,是两位老者!

    这两位老者,鹤发童颜,生机旺盛,气血如骄阳,丹田凝结的气旋中,蛰伏着龙虎巨力!

    这两位老者,叶晨有些面熟,仔细一想——‘呃,当初与沈庭一战,这两位老者,亲自给沈庭压阵。一个是彭家的长老,另一个是沈家的长老!’

    对,眼前这两位长老,目中仇火四溅,杀气凛然,狠毒阴戾,赫然便是彭三长老,以及沈六长老!

    当日,这两位长老,那是眼睁睁的看着,沈庭被叶晨一掌打爆,惨死在擂台上。又目睹了彭莹莹,彭裂,洪鹰被废——正所谓兔死狐悲,他们对于叶晨的恨意,简直就是深不见底!真的恨不得将叶晨挫骨扬灰!

    站在这两位长老身后的,便是沈家与彭家的年轻一代,一个个都头角峥嵘,精神抖擞,如初生的旭日一般,拥有无限美好,波澜壮阔的未来!

    这就是所谓的天骄吧!

    而这些天骄,此时此刻,对叶晨敌意滔天,杀气深不可测!几乎都是憋着一股劲,咬牙切齿!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叶晨早就被凌迟处死了。

    站在叶晨身后的雷轰,以及汤大师等人,立刻踏前一步,内气运转,与对方抗衡起来!

    这就是所谓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气氛颇有些剑拔弩张!

    山顶上,许多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来。

    “呵呵,我杀了沈庭,你们不服气?我人在这里,要不,现在就战一场?虽然你们人多势众,可我并不怕你们。”叶晨笑嘻嘻的挑衅道。

    “哼!叶晨,你不要在这里牙尖嘴利,你以为,有武盟规则的庇护,就没有人敢动你了吗?”那彭三长老,气得额头上青筋暴起,狠声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这种人,迟早曝尸荒野?!”

    沈六长老阴恻恻的道。“叶晨,今天不会有人与你交易的。”

    叶晨的目光,在山顶扫了一圈,他现在完全明白了。山顶上摆摊的武者,之所以不愿意与他交易,便是受到了彭家与沈家的唆使。

    这两家,虽然不至于明目张胆的对付叶晨,但各种阴招,必然是层出不穷的。

    ‘傻比,难道你们还不知道吗?这次药王谷之所以选择在川省举办天材地宝拍卖会,完全就是因为我的原因——孤立我?真是太幼稚了!’

    彭沈两家的人,都散去了。

    “叶晨,现在是不是有一种孤立无援的味道。”池五小姐,盈盈走来,嘴角有一抹讥诮的表情。“哪怕你是有些天才,但也无法与底蕴深厚的大家族抗衡。今日,彭家和沈家,仅仅一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拒绝与你交易。”

    “好啦,小妹,你少说几句。你一向不是这么尖酸刻薄的人啊。”站在池五小姐身旁的,是一名木讷的男子,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貌不惊人,但身上的武道气息,极为浓烈。

    “叶晨你好。我是池奉。”木讷男子,对于叶晨的态度,算是友善,“我父亲对你,十分推崇。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对一个年轻人,如此的看重。”

    这池奉,是池五小姐的亲哥哥,他排行老三,在池家,是直系血亲一脉,权柄极大。而他本身也是一位武道天才,在全球宗师排行榜上,位列第711.

    “三哥,我说的只不过是事实。”池五小姐秀眉微蹙,“叶晨,今日的拍卖会,几乎可以说是荟萃全川天材地宝,不要说没人愿意与你交易了。哪怕人家想和你交易,你也没有与之匹配的物品。”

    “那倒是未必。”叶晨笑道。“我刚刚逛了一圈,不过如此嘛。很多东西,我根本就看不上眼。而我能够拿出来的东西,或许只有药王谷,才匹配得上。”

    “你可真是爱吹牛!”池五小姐,根本不相信,来自地级市的叶晨,能够拿出什么像样的天材地宝。

    叶晨的话,落到了附近不少人的耳中。

    这些人无一不是面露讽刺之色。认为叶晨只不过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叶晨…”那池奉,无奈的笑了笑,走到叶晨身旁,低声道。“抱歉,我五妹说话,的确是有些过分。其实她平时不是这样的人。之所以针对你,是因为父亲擅自把她许给你,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哎…五妹也够惨的,父亲居然让她等你…你说这得等多久啊?一年,两年,还是五年十年?这么等下去,恐怕五妹都人老珠黄了…”

    “池家主可真是…有些过分了。我可没让她等我。”叶晨也表示很无奈。

    这时,池奉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拿出手机,慌忙的接听电话。“快生了吗?什么?已经进产房了?打了催产针了……行,先挂电话,记住,一定要随时与我联系!我这边很着急!”

    挂了电话,池奉有些坐立不安的味道,搓着手,不停的在原地踱步,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叶晨在旁边看着,也是感觉有些搞笑。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位古武宗师,急成这个样子。

    “三哥,嫂子快生了吗?”池五小姐也是一脸焦急。

    “快了,应该快了——打了催产针,宫口已经开了七指,快生了…哎…我现在真想马上返回蓉市。这节骨眼上,我来参加什么拍卖会啊!父亲真是…真是太强势了!”池奉急得直跺脚。“我这心里发毛啊!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却不能够亲眼见到他出世…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

    “这是怎么回事啊?”叶晨在旁奇道。

    “叶晨,让你看笑话了。”池奉苦笑了一下。“我老婆快生了!她的预产期,本来是在一个星期后。我这人,平时不善交际,几乎不会参与任何聚会…我就是个宅男。这次的天材地宝拍卖会,父亲为了锻炼我,让我以后独当一面,非得让我来。我真是不想来的。实在推诿不过,我便来了。本以为,时间充裕,能在老婆生产之前赶回去。结果今天早上突然接到电话——她羊水破了!孩子得早产了!我想回去,父亲却是死活不让我回!他还说这是在磨砺我的心性!”

    “都快急死了!”池奉满头大汗。

    “三哥,别着急,拍卖会结束之后,咱们立刻起身,返回蓉市。哪怕见不到孩子出世的一刻,但也不算晚啊。”池五小姐在旁安慰道。

    叶晨心念微微一动,“你想亲眼看到孩子出世?”

    “是啊!”

    “其实我可以帮你。”叶晨想了想便道。

    “叶晨,你想怎么帮我?”池奉愣道。“你有私人飞机?不过,我老婆很快就要生了,哪怕坐飞机赶回去,也来不及了。况且,我父亲不允许我现在就回去。”

    “不用坐飞机。就在这里,我便能让你亲眼见证,你妻子分娩的整个过程,以及你孩子呱呱落地时的样子。”叶晨笑道。

    “你的意思是开视频?”池奉摇了摇头。“产房里是不允许开视频的。再说了,视频里看到,和亲眼见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不用开视频的。我的意思是说,让你就好像是站在产房里,近距离的亲眼看着新生命诞生的整个过程。”叶晨非常认真的道。

    “不要在这里吹牛了,好吗?”池五小姐看着叶晨的目光里,充满了鄙夷与厌恶。“我真没想到,你这人挺爱吹牛的,而且还越吹越不着边际。此地距离蓉市,有数百公里,不开视频,你能让我三哥亲眼目睹嫂子生产?难不成你会魔法?真是笑话!”

    四面八方,也是传来了一片哄笑的声音。

    “这家伙可真能吹的,怕不是脑子有毛病吧!”

    “或许人家轻功很强呢,一念之间,就能带着池三少爷,回到蓉市。”

    “得了,那不是轻功,那叫瞬移。哈哈哈哈哈——!”

    ……

    叶晨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张符篆。

    “你记得你老婆的农历生辰八字吗?”叶晨问道。

    “这个我记得。”池奉点了点头。

    叶晨将符篆交给池奉,并取了一支笔给他。“把你老婆的名字,农历生辰八字,写在符篆背面,赶紧的。你老婆快要生了,迟了你就不能第一时间看见了。”

    池奉也是太着急了,并没有多想,接过符篆与笔,很快就把妻子的姓名,以及农历生辰八字,一并写到了符篆的背面。

    “好。这张符篆,叫做‘千里眼符’,将其烧掉之后,你就能隔空看到你妻子目前的状况了。宛如亲临现场!”叶晨正色道。“赶紧把符篆给烧了吧!”

    此言一出——

    安静!

    四面八方,一片安静!

    池五小姐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向叶晨。“千里眼????有没有顺风耳啊?你是不是有臆想症?晚期了?我爸怎么会把我许给你?”

    “叶晨,不要开这种玩笑可以吗?”池奉涩然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少人,都狂笑了起来。有的笑得直跺脚。

    “真是麻烦!”叶晨屈指一弹,一缕道炁能量,直接迸出,将池奉手中的千里眼符,烧成灰烬!

    赫然,在符灰之中,闪出两道光芒,分别落在了池奉的左眼与右眼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