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86章 鬼尸
    叶晨甩出拘魂链,要将这高山虎的三魂七魄,生生拘出。

    不过,此人道术略有小成,魂魄夯实,拘起来,就像挤牙膏一样,温温吞吞不太利索。

    只见,一个人头虚影,一点点的从高山虎的脑袋上方,钻了出来。

    “你这个孽畜!你拘活人生魂,大损阴德,你不得好死啊!”高山虎又怒又怕,泣血嘶吼,眼泪鼻涕狂飙,“放过我,放过我,我给你钱!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放过我吧!”

    叶晨微微一皱眉,体内的道炁能量,疯狂涌动,一圈圈金光,如同潮水一般,向四周扩散。这些金光,很快便被拘魂链吸收。

    拘魂链爆出的符文,越来越多,威压越来越强。到后来,拘魂链上,更是缠绕起来了一道道金色的电蛇,气势恢宏,道炁纵横交织,噼里啪啦爆响。

    莫晴看着叶晨那睥睨世间万物,宛如天神下凡的姿态,竟是痴了。

    终于——

    呲溜一下,一条淡淡的人形虚影,就从高山虎的身体里钻了出来。他双眸黯淡无光,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

    叶晨赶紧奴役高山虎的三魂七魄。

    三分钟之后,高山虎的三魂七魄归位。他爬了起来,跪在叶晨身前,满脸奴相,“小人高山虎,拜见主人!”

    见状,莫晴更是啧啧称奇。

    “好啦。现在老老实实交代清楚,你刚才所说的那位‘大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叶晨将拘魂链收回,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起来。

    “是,是,主人。我说,我说——”高山虎的声音,无比虔诚,“主人,实不相瞒,我对于那位大人,也并不是非常清楚。我只知道,它乃是鬼王座下,十分得宠的一位鬼将。因此,小人便主动投靠了它。鬼王出世后,身为那位鬼将大人的一脉,或许会分润到更多一些的好处。”

    “你也不清楚?”叶晨蹙眉。但他知道,被奴役之后的高山虎,是不会讲谎话的。

    “主人,那位鬼将大人,太过神秘了。它的身份,也太多太多了。”高山虎颤声说道。显然,对于那“鬼将”大人,他发自内心的畏惧。

    “继续说。”叶晨沉声道。

    “主人,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位鬼将大人,应该是一只‘画皮鬼’与‘剥皮鬼’的结合体。”高山虎分析道。“它最喜欢剥人皮,以此为乐,然后将剥下来的人皮,贴在自己的鬼体身上。我开这家美容会所,使用的所有人皮,脸皮,其实都是它剥下来,玩腻之后,交给我的。”

    “我是不参与活剥人皮的。只管经营美容会所,充其量就是给丑女换脸皮,以此牟取暴利。”

    闻言,莫晴心中微微一动,‘真正害死秋珠的,并不是这个高山虎,而是他所说的鬼将大人?’

    “主人!”高山虎脸上的惧怕之色更浓。“那鬼将大人,鬼体之上,至少贴了几百上千张人皮!这些人皮,就是它多年以来,精心剥下来的收藏品。从来都是它来找我,我却找不到它!我每一次见到它,它的身份都不同。有时候是男人的样子,有时候是女人的样子,有时候是中年模样,有时候甚至是小孩子——而且,它身上披着的人皮太多太厚了,层层叠叠,所以阴阳眼都看不穿。鬼气遮掩得十分完美,也无法看到它的本体。每一次它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都以为,它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几无破绽可循!”

    “主人,它有可能是街边买菜的大婶,也有可能是一名朝九晚五的白领,有可能是一位公务员,也有可能是商人,明星,家庭主妇……一切皆有可能!”

    顿了一下,高山虎抬眼看着莫晴,一本正经的道。“主人,甚至有可能,您身边这位英姿飒爽的美女,便是那位鬼将大人!”

    “你胡说八道什么?!”莫晴怒斥。

    “夫人,我就举个例子,您别生气,您别生气…”高山虎立刻谄媚赔笑。

    “这样啊…”叶晨感觉有些头大。

    他梳理着高山虎的话——那位鬼将,酷爱剥皮,而且是画皮鬼,喜欢穿着人皮,冒充生人。它身上贴了几百上千张人皮,就等于是有几百上千个生人的身份。

    “厉害,这家伙的诡异程度,完全超过了杨汉朝的鬼老婆颜韵。不愧为鬼中将领。”叶晨也不得不承认,这次是遇到对手了。

    至少来说,这鬼将要比什么十三爷和翁千夜之流,厉害得多了!

    “那你恐怕也不知道鬼王被封印在什么地方吧…”叶晨蹙眉。

    “小人并不知道。小人没有资格知道这种核心的秘密。”高山虎直言道。“或许,那位鬼将大人知道。”

    叶晨沉吟了片刻,便问道。“它一般多长时间找你一次?”

    “主人,这可就说不准了。”高山虎蹙眉道,“有时候十天半月,有时候一个月也未必来找小人。上一次它来找小人,是在五天以前,给小人送了一些人皮和尸体过来。”

    “所有的尸体,都埋葬在美容会所的庭院中。”高山虎又道。

    “尸体都融合在了五鬼树里面,对吧?”叶晨点了点头。

    “是的,主人。小人栽种了五鬼树,布置出‘五鬼搬财局’,以增财运。又将大量被剥皮的尸体,与五鬼树融合在一起,如此便形成了一个聚阴阵,以及一个锁阴阵。那些被鬼将剥皮而死的人,其阴魂被锁在美容会所附近,不能够去投胎转世,最终成为凶鬼,厉鬼,可以为我所用。”

    说到这里,高山虎用惊惧的眼神,看向叶晨,连忙说道。“主人,我现在立刻将五鬼树与那些尸体焚毁,并诛杀所有被困的阴魂厉鬼…主人,我一定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等等。暂时不急。”叶晨心念一动。“这样吧,美容会所的格局,暂且不变。你不要轻举妄动,等那鬼将再来找你。不过,这段时间,美容会所停业。并遣散所有的员工。你会画灭邪符和固魂符,补魂符吧?”

    “会的,主人。”

    “那行,你多画点灭邪符和固魂符,还有补魂符,泡水给美容会所里的员工喝,将她们身上缠绕的阴气怨气,尽数抹去。”叶晨吩咐道。

    “是,小人明白了。主人放心,从现在开始,小人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高山虎用一种忏悔的语气说道。

    “以前的事情,我就不想再追究了。从今以后,改过迁善。倘若,你再为非作歹,我定斩不留,让你魂飞魄散!”叶晨声色俱厉。

    高山虎体若筛糠,连连称是。

    “你还有个大哥,叫做高山龙,是舒平殡仪馆的馆长。他也投靠了那只画皮鬼吗?”叶晨问道。

    “这倒没有。主人,我与大哥,素来便有些嫌隙,咱哥俩,谁也不服谁。他这人,特立独行,整天就是摆弄一些尸体。”高山虎蹙眉道。“不过呢,我大哥既然放弃绸都市的产业,背井离乡跑到盐市来,无非也是想迎接鬼王出世,效忠鬼王。”

    “你大哥知道鬼王被封印的地方吗?”叶晨问道。

    “这个我不清楚。”高山虎摇了摇头。“不过,我们三兄弟中,大哥是最聪明的,说不定,他已经推敲出一些蛛丝马迹来了。”

    “好吧。我先走了。记住,那画皮鬼一旦来找你,便第一时间通知我。”叶晨严肃道。

    “是,是,小人遵命。”

    当下,叶晨和高山虎交换了手机号码之后,便带着莫晴离开高姿美容会所。

    路过楼下庭院到时候,叶晨打开阴阳眼看了一下,之前那些被剥皮的厉鬼,此刻都已经纷纷藏进了五鬼树中。

    “小晨…”莫晴紧紧抱着叶晨的胳膊,就连整个娇躯都贴着叶晨,感受着从叶晨身上传递过来的体温。

    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你说这个院子的树里面,藏着很多很多尸体?”

    “对。”叶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很多被剥掉皮,死相极惨的尸体,都和这些树融合在了一起。挖开树皮,就能看到。姐,你看这些树,长势都很好,枝繁叶茂的,这就是因为,它们吸收了尸体的养分。还有,很多阴魂厉鬼,也被拘禁在这个院子里。”

    莫晴丰腴饱满的大G,轻轻颤了几下,也不敢再去看那些邪乎的树了。

    “按理说,我应该把这些五鬼树,连同尸体,一起烧了。然后再把这些阴魂厉鬼处理掉。不过呢——现在不能急。必须要等那只画皮鬼现身之后,才来善后。”叶晨说道。

    莫晴点了点头。“对,如果贸然处理掉这些东西,那只画皮鬼,肯定会警觉。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得放长线钓大鱼!小晨你放心,这件事,我不会插手,也不会上报。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得很好。也能抓住那只画皮鬼!小晨你一定要抓住它,它害死了那么多人,还残忍的剥下死者的皮,太过血腥变态了!它一天不死,就意味着,会有更多无辜的人遇害!”

    “放心吧姐,我会抓住它的。我也会给你的闺蜜左秋珠报仇的。”叶晨信誓旦旦的说道。

    两人跨过街道,到车库取了车。

    叶晨开车在冷清的街上行驶着。

    之前叶晨编写的任务,乃是奴役高山虎,以及解决高姿美容会所灵异事件。

    现在高山虎是被他奴役了,不过因为没有处理掉五鬼树,尸体,以及被锁在美容会所附近的阴魂厉鬼——所以这个任务,只能算是完成了一半。

    奖品暂时没有爆出来。

    “那啥,小晨,刚才那高山虎可真会瞎说,姐怎么可能是穿着人皮的鬼将呢?”莫晴笑了笑,主动找到一个话题。

    “这可说不定。”叶晨一脸认真的道。“姐,理论上讲,你还真有可能,就是那只鬼将!”

    “小晨!你也跟着起哄?你还信不过姐?”莫晴又好气又好笑。

    “现在盐市危机四伏,谁也信不过!不行,姐,今晚我得亲自验证一下,看你是不是那只画皮鬼!”

    “怎么验证?”莫晴无语道。

    “让我策马奔腾!是人是鬼,一目了然!”叶晨正色道。

    “噗——小晨,你可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想策马奔腾,你明说呗,姐又不是不让你骑,你何必绕圈子?呵呵…”莫晴风情万种的白了叶晨一眼。

    脑子里,不由的浮现出,刚才叶晨那状若天神的样子。

    赫然,莫晴产生了一丝丝反应,呼吸急促起来。

    耳根都红了。

    “小晨,回…回姐家吧…”莫晴极为温柔的将头,依靠在叶晨的肩膀上,喃声道。“别去酒店开房,感觉不太正经。去姐家里…今晚,姐让你策马奔腾…骑个够…”

    “好咧…!”叶晨一打方向盘,就把车朝莫晴住的那个小区开去。

    本来叶晨是打算去舒平殡仪馆看看的,不过却也不必急于一时,今天已经从高山虎那里,找到一丝线索了。那便明晚再去殡仪馆也不迟。

    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叶晨相信,只要找到那只画皮鬼,应该便能套问出一些关于鬼王出世的消息。甚至可以在鬼王出世之前,将其找到,彻底灭杀!

    车开到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前方突然警笛声大作,警灯闪烁。

    叶晨踩了一脚刹车,将车速减缓。

    “出状况了!”莫晴本能的坐直了身子。

    叶晨凝眸一看,只见十字路口那边,已经围了警戒线,好几辆警车停在那边。

    因为现在的时间,已经过了午夜0点,所以围观的人民群众比较少。但警员非常之多。

    叶晨将车停在路边,便与莫晴一起下了车,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去。

    “怎么回事?”莫晴对站在警戒线外的几名警员问道。

    “哦?莫队!”几名警员都是认得莫晴的。

    “莫队,今晚的事儿,邪乎的很啊。”一名警员满脸惊容,眼睛里面,全部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又有一丝丝难以掩饰的恐惧。

    “是什么案子?”莫晴语速极快的问道。

    “莫队,是这样的,今晚咱们接到命令,要抓捕一名毒贩。”一名警员梳理了一下头绪,回答道。“这案子缉毒科跟了好几个月,今晚便进行秘密布控,对毒贩实施抓捕。”

    “喏——毒贩就在那个‘幸福宾馆’——”那名警员伸手往十字路口旁边的一家宾馆指了指。“咱们冲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就毒贩一个人,他也没有携带任务武器。按理说,不应该出什么纰漏。没想到,那孙子见到我们就跑,死命的冲了出去。”

    “楼下也有我们的人啊。咱们把毒贩逼到了一个死角,他拒不投降,对峙了十几分钟,他就好像是个疯子一样,企图硬闯突围。咱们鸣枪示警也没用,于是,就对毒贩射击。莫队,事情怪就怪在——”说到这里,那警员面部表情极为惊悚。“打他的腿,明明已经打中了,但他就好像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往前跑。后来,咱们怕出意外,决定将这毒贩当场击毙,开了十几枪,每一枪都打中了,但根本没用啊!这家伙也没穿防弹衣啊。”

    听到这里,莫晴的脸色,微微一沉。“连开十几枪,尽数命中目标,毒贩还没倒下,继续在逃跑?”

    “对啊!莫队,你说怪不怪?我办案也有好几个年头了,没遇到过这种事儿啊。”那警员皱眉道。“最后,根哥朝他的头,连打了三枪,把他的脑袋都打爆了,他才躺下。”

    “小晨,这是怎么回事?”莫晴百思不得其解,侧头看向叶晨。

    叶晨若有所思,“尸体呢?”

    “法医正在鉴定。”

    “走,咱们看看尸体去。”叶晨和莫晴一起,穿过警戒线,到了现场。

    几个法医正在给尸体做鉴定。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只听,一名法医大叫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惶恐。

    “秦法医,尸体鉴定的情况怎么样?”莫晴问道。

    “哦,莫队,你来了。这…这分明就是死了至少半个月的人啊!尸斑早都形成了!今晚还怎么贩毒?难不成是死人贩毒?这…这……”那法医满脸不可思议。

    叶晨走过去一看,尸体的头已经爆掉了,看不清面容。全身都是被打出来的弹孔,但没有血迹。而且,尸体上,的确有大块大块的尸斑,绝对不是新鲜尸体。

    “还有,莫队你看,尸体上,中枪的伤口,只有弹孔,而没有肿起来。要知道,人中枪之后,伤口是会肿起来的。”那法医惊声道。

    “这尸气还挺重的。”叶晨拉着莫晴走开了进步。“姐,注意点,别吸太多尸气。这尸气可是有毒的,吸多了,内脏都会腐烂。”

    “小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莫晴茫然道。

    “我不是说过吗,从今以后,盐市的灵异事件会频发。正如法医所说,这毒贩的死亡时间,绝对已经超过十天了。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行尸,或者僵尸之类的。”

    “用尸体贩毒?这可真是活久见了!”莫晴也是头大。

    这个时候,一名警员,拿着一份资料,匆忙跑了过来。“尸源已经确定了。”

    叶晨和莫晴,迎了上去。

    “莫队也在。太…太不可思议了。今晚被我们当场击毙的毒贩,名叫‘贺礼伟’,盐市本地人,今年28岁。在戒毒所关过几年。这家伙屡教不改,半个月前,因为注射过量,死在一家小宾馆里。家属当天就把尸体送去火化了。还有殡仪馆开具的火化证明。骨灰盒葬在南山公墓——”那警员拿出一包烟,递了一支给叶晨,他点烟的手都在抖。“我这就搞不清楚了。死了十几天的人,都特么烧成灰了,今晚是怎么来贩毒的?”

    “在哪个殡仪馆火化的?”叶晨问道。

    “舒平殡仪馆。”

    叶晨和莫晴,异口同声的道。“高山龙!”

    那警员愣了一下,便说道。“对,舒平殡仪馆的馆长,是叫做高山龙。”

    “那啥,就不打扰你们办案了,我先走啦。”叶晨拉着莫晴就走。顿了一下,他非常郑重的提醒道。“一定一定要尽快把尸体给烧了!”

    “行,你们忙。尸体尽快烧。”莫晴今晚没上班,而且这案子不归她管。

    两人回到车上。

    “得了,姐,看来今晚得去舒平殡仪馆走一趟。”叶晨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太平咯。居然有人在殡仪馆养尸…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殡仪馆养尸,那可真是方便,尸体都是现成的,要多少有多少。那绸都市的高家,可真是奇葩,三兄弟一个比一个变态。”

    “这些道士真是无法无天了!”莫晴怒道。

    “这世上,有好人就有坏人,正常事。姐,你也别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叶晨开着车,径直赶往舒平殡仪馆。

    他也没忘记编写一条任务——

    “叮

    任务生成

    任务内容——宿主奴役高山龙

    奖励——系统正在解析任务难度,奖品稍后结算”

    ……

    叶晨把车开到舒平殡仪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左右了。

    停好车。

    抬眼一看,殡仪馆上空,尸气缭绕,死气沉沉,像是笼罩着一层雾霾。有一种凶恶不详的味道。

    而且,殡仪馆是修建在郊区,周围也没有村落和其他建筑物,在这个钟点,便予人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不要说走进去了,哪怕是站在大门口,都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心情会莫名的压抑,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死死攥着心脏。

    殡仪馆的后面,是一座大山,夜色之中,显得非常狰狞。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看,这座大山夜雾浓烈,阴风飒飒,邪气萦绕。

    “小晨,都这么晚了。这殡仪馆的馆长高山龙,恐怕也早就下班了吧?”莫晴低声道。“不过…感觉这殡仪馆,比那高姿美容会所,还要更加可怕,更加邪门——”

    “那当然。殡仪馆本身就是很晦气的地方。更何况,还有人在这里养尸。姐,你怕了?”叶晨怡然道。

    “谁说姐怕了?有小晨在,姐啥地方都敢去!走吧!”莫晴鼓起勇气道。

    “那行,姐,咱们先进去看看,老规矩,隐身进去。”叶晨又拿出一叠隐身符,交给莫晴。

    当下,两人隐去身形,神不知鬼不觉的进了殡仪馆。

    这个时间段,殡仪馆的生意是很萧条的。没人送尸体过来,也没有人烧尸。

    绝大多数员工都下班了。

    只有少数值班的人。

    整个殡仪馆都被一股怨气笼罩着。大部分区域没有灯光,显得极为极为阴森。一股阴风吹来,让人全身鸡皮疙瘩掉一地。

    莫晴算是胆子很大的女人了,此刻也有点怂了,死死的搂住叶晨的胳膊,不敢放松。

    叶晨打开阴阳眼扫了一圈,很奇怪,非常奇怪——殡仪馆里,居然很干净!

    也就是说,偌大一个殡仪馆,没见着一只鬼!

    这就不对劲儿了。

    殡仪馆是停放尸体的地方。不说厉鬼,游魂野鬼,一定会很多很多的。

    但舒平殡仪馆内,连个鬼影都没有。

    “姐,殡仪馆里面,应该没啥问题。”叶晨攥着莫晴的柔荑,略微分辨了一下。“这里的阴气和怨气,都是从后山传过来的。走,咱们去后山看看。”

    当下,叶晨又拉着莫晴,穿过殡仪馆,到了后面的一座大山。

    山间阴气浓郁,白茫茫一片。

    山路崎岖难行,十分的荒芜,也没有山道啥的。

    叶晨二话不说,将莫晴背在背上,就疾步往山上走去。以他目前的武功来说,哪怕是刀山火海,也都如履平地。

    莫晴又是害羞,又感觉到无比的踏实,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萦绕心扉。不由的更加贴紧了叶晨。

    而叶晨则是清晰的感觉到,莫晴的大G,在自己背部挤压成各种古怪的形状,销魂至极。

    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一个山谷。

    谷口阴气浓稠得简直能够挤出水来!

    鬼气森森!

    “哦?这山谷外面,布置了鬼遮眼和鬼打墙。普通人走进来,会被困在原地,无法走进山谷。”叶晨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雕虫小技罢了!”

    而且,从风水格局来讲,这个山谷地势比较低洼,聚阴固煞,不过风,无水散阴,怨气滋生,乃是一块天然的养尸地。

    叶晨将莫晴从背上放了下来。

    两人不再隐身了。

    “姐,如果我没有猜错,在这个山谷里面,必有蹊跷!”叶晨笑了笑,体内道炁能量爆涌而出!

    道家九字真言绽放,威压迫出!

    在金光的照耀下,布置在山谷外面的鬼遮眼和鬼打墙,就如泡沫一般破碎掉了。

    叶晨拉着莫晴的手,直接朝山谷里面走去。

    山谷里密布着阴风雾霾,现在又是凌晨,所以能见度极低。好在叶晨通体放金芒,照亮前路。

    山谷还算是平坦。

    “咦,小晨,这山谷里面,怎么没有植物?”莫晴奇道。

    对,山谷里面,寸草不生!

    不但没有树木藤蔓,地上连根草都没长,光秃秃的,安静得可怕,了无生机。

    叶晨弯下腰去,刨开一撮土,只见,下面一层白色的粉尘。嗅了嗅,“是石灰。”

    接下来,叶晨又检查了一番,发现这山谷的一层薄薄土壤下面,竟是铺满了石灰。

    “小晨,这山谷里,怎么全部都是石灰?”莫晴大奇。

    “炭粉防潮,石灰防腐。山谷里面铺满了厚厚的石灰,这其实就是我国古代养尸的方法。石灰是用来防止尸体腐烂的。”叶晨目光看向前方。“好浓的煞气和尸气。姐,面前应该有不少的尸体。”

    叶晨从怀中,取出几张符篆,有固魂符,护身符啥的,一并交给莫晴,让她贴身放好。

    继续向前走!

    终于!

    前方,惨淡的月光映照之下,地上躺满了尸体!惨白干涸的尸体!这些尸体,虽然长满尸斑,但却不见丝毫的腐烂。

    一排排的尸体,就好像是麻将牌一样,十分整齐的平放着!

    每一具尸体都缠绕着一团黑气。黑气十分凶煞,似乎能够腐蚀万物!这是煞气!

    这些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幼,每一个手上的指甲,都又尖又长,像锋利的镰刀。

    而且,每一个尸体的头边,都放着一个大碗,碗里盛满了鲜血。

    见状,莫晴真的是无法控制的头皮发麻,“这…这些…都是殡仪馆的尸体吗?足足几百具尸体啊!太恐怖了!为什么…为什么殡仪馆的尸体,都被移到这里来了…”

    “嗯,姐,毫无疑问,这是在养尸了。”叶晨点了点头。“虽然我对于僵尸啥的,不如对鬼那么了解。但也略知一二。这些尸体,连口棺材都没有,就这样放在地上,要知道,棺材其实就是为了让尸体隔绝地底的阴气。棺材也有僻邪镇煞的作用。尸体不用棺材,吸收了地底阴气,就极有可能发生尸变。”

    “还有,每一具尸体旁边,还放了鲜血。这是大忌。尸体是应该杜绝鲜血的。姐,你看过僵尸片吧?那些僵尸,吸了人血,甚至于喝了动物的血,就会变得更强,煞气更凶。”

    “嗯嗯。”莫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小晨,你看,每一个尸体上,都贴了黄纸符篆!”莫晴拉了拉叶晨的手。

    叶晨自然看见了,尸体上贴着黄纸符篆,而且,他打开阴阳眼,还看到,每一具尸体中,都——封印着一只鬼!

    对!

    尸体里面,还封印着阴魂厉鬼!

    ‘人死之后,三魂七魄离体,成为游魂,过了七天,游魂要么进入轮回,投胎转世,要么就是化为厉鬼——现在这个情况,是有人在尸体上,贴了符篆,将死者的三魂七魄,强行封印在尸体里面,不让其去投胎——如此,三魂七魄在尸体里,怨气滋生,终于就化为厉鬼了。’

    ‘这又是什么偏门道术?养尸又养鬼?’

    叶晨皱眉思考了起来。

    ‘哦!我知道了!’叶晨眼睛骤然一亮。‘这养的并不是行尸,也不是僵尸,而是——鬼尸!让鬼进入尸体里。抑或者是说,把鬼封在尸体里,孕养一段时间,就成了鬼尸。鬼尸介于鬼与僵尸之间,力大无穷,行动敏捷,悍不畏死,不惧阳光——甚至还有灵智,比一般的僵尸聪明狡猾多了!”

    叶晨拉着莫晴,走到那些尸体之前。

    再一看。

    尸体都是闭着眼睛,死气沉沉,嘴角却微微上翘,形成一抹诡异的表情。

    就在这时,一把男子的嗓音,从叶晨身后传来。“道友!切莫将尸体上的符篆撕掉!”

    “嗯?”叶晨和莫晴,同时回头。

    只见,一名穿着风衣的男子,快步走入山谷。

    这家伙五十来岁,样貌与高山虎,高山狼,极为相似,也是小眼睛蒜头鼻。只不过看起来很温和,脾气很好的样子。像是个老好人。

    叶晨用阴阳眼一扫,发现这家伙体内,大约也是有着100缕道炁能量。论法力,与高山虎相差无几。

    不用说,此人便是高山龙了!

    叶晨玩味一笑。‘好,很好,高山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今晚你来了,自然是最好,为我省去很多麻烦事…’

    “呵呵,这是怎么回事啊?殡仪馆的尸体,怎么都跑到这山里来了,难不成,尸体都长了脚?”叶晨笑嘻嘻的道。

    “哦,道友,你有所不知。”高山龙和和气气的道。“这些人啊,生前都是罪大恶极,作奸犯科之徒。死后,都变成了厉鬼!我替天行道,便用符篆,将厉鬼封印在它们的尸体之中!如此,它们便不能出去为祸人间!哎,我每天晚上,都得过来检查一下符篆封印。也是够辛苦的啊。不过,为人民服务,再苦再累也值了。”

    “哈哈哈哈——高山龙,你还真是挺幽默的啊。当我是白痴?”叶晨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高山龙,你养尸贩毒,罪不可恕!”莫晴义正言辞的喝斥道。

    “呃…”高山龙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现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他似乎也不再伪装了,脸上那和和气气的表情,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阴鸷与狠厉之色,桀桀怪笑了起来。

    “你也别装模作样了。无非就是养了一些鬼尸罢了。”叶晨笑道。

    “哦,你也知道鬼尸?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高山龙阴恻恻的道。“难不成,是想来搞破坏?来不及了!哈哈哈哈!今晚,我养的这些鬼尸,就要成型!哈哈哈哈!”

    高山龙得意猖獗的狂笑了起来,似乎很有成就感的样子。“看见没有,我已经为每一只鬼尸,都准备好了一碗污血。所谓的污血,便是坐台小姐的血。正所谓三精成一毒,坐台小姐的血,那是世间最为污秽之血。用这种血,炼出来的鬼尸,煞气最为凶猛!哎——为了准备这些污血,可是把我累坏了,忙坏了啊。”

    “最近有些坐台小姐失踪的案件,查无可查,原来是你做的!”莫晴悚然一惊。

    高山龙笑了笑,来了个默认。

    “你们高家三兄弟,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老三用夫妻和合符,专干苟且之事,老二开了一家美容会所,用死人脸替活人换脸整容。而你呢,更加变态,居然与尸体为伍……”叶晨摇了摇头。

    “嗯?”闻言,高山龙脸上,终于显现出一抹慌乱之色,随后,他狰狞咆哮起来。“你就究竟是谁?你把我二弟和三弟怎么样了?”

    “呵呵,这个嘛,你就不需要多问了,等会儿,你会变得和他们一样…”叶晨人畜无害的笑了笑。

    “妈的!你杀了我二弟和三弟?现在还想杀我?没那么容易!我要你死!我要把你养成鬼尸!”高山龙狂叫一声,歇斯底里!

    只见,他取出一物!

    那是一串古朴陈旧的铃铛!铃铛上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道炁能量流转,是一件法器。

    高山龙摇晃铃铛,脚下踩着怪异的步伐,跳大神似的走来走去,口中念着咒语。

    铃铛的声音,十分的诡异,让人听了,似乎魂魄都有些不稳。

    刹那间,莫晴便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双腿打颤。

    叶晨连忙取出几张固魂符,一并贴在莫晴身上。

    就在这时!

    在铃声的控制下,所有的尸体,都是诡异的坐了起来!宛如集体尸变!

    很快,它们便抓起身旁的大碗,整齐划一的将碗中鲜血,一口喝干!

    喝过血之后,这些尸体,那紧闭的眼睛,都睁了开来,眼瞳之中,闪过血光!

    眼珠子,瞬间变得通红,好像是在鲜血里面,浸泡过似的!

    它们身上的黑气,冲天而起,张嘴嘶吼,也是有浓浓的黑气,也就是煞气,喷薄而出!

    极强极强的煞气与尸气,充斥在了这个山谷之中。

    下一秒!

    所有的尸体,都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了叶晨与莫晴!

    那高山龙还在不停的摇晃铃铛,他尖叫一声。“给我杀了他们!把他们撕成碎片!喝了他们的血!吃了他们的肉!给我杀!”

    一具具尸体,站了起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