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85章 做我的狗吧!(万字大章节)
    在【现形符】的金光照耀之下,叶晨手中的照片,也就是邹春梅整过容的照片,发生了一些诡异的变化!

    只见,她的那张脸,变得惨白森森,完全没有血色,面无表情,就好像是一块死皮,又好像是一张面具。当然,更为准确的说法是——一张死人脸!一张浸泡过福尔马林的死人脸!

    更为骇人的是,在那张脸上,有着几道细长的蜈蚣疤痕!仔细一看,原来是用黑色丝线缝合起来的伤口!

    “是…是…是秋珠的脸!是秋珠的脸,贴在了,缝在了那个邹春梅的脸上!这不是整容!这是!这是把秋珠杀害之后,剥去脸皮,然后…然后贴在了邹春梅的脸上!”饶是莫晴经常与犯罪分子打交道,见过的惨事不少,这时也是又吓又怒,又是惊恐,情绪一度失去控制,扑倒在叶晨怀中,瑟瑟发抖。

    “姐,的确如此。左秋珠已经死了,而且脸皮都被剥下来了。”叶晨眼睛微微眯缝,“高山虎,高姿美容会所——好,很好!”

    “小晨,现在我立刻会警局,带队把高姿美容会所一锅端了吧!”莫晴愤慨不已的道。“这家高端美容会所的背后,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邪恶和变态,多少犯罪……”

    “莫姐,你先别急嘛。”叶晨将照片放下,搂住莫晴。“其实并不奇怪,高姿美容会所的老板高山虎,就是一个道士。这家伙和他的弟弟一样,不学无术,用道法祸害芸芸众生,牟取暴利,罪该万死。他还有一个哥哥叫高山龙,目前是舒平殡仪馆的馆长,我估计也不是啥好东西。”

    这高山龙高山虎高山狼三兄弟,都是川省绸都市人,来到盐市,都是为了投靠鬼王来的。因此,他们都算是叶晨的敌人。

    “高山虎是一名邪道?小晨,你怎么知道这些?”莫晴问道。

    “巧了,我今天晚上,正准备去高姿美容会所瞧瞧。”叶晨笑道。

    “小晨,你要出手吗?”听叶晨这么一说,莫晴反而笃定了不少。

    她深知叶晨手段莫测,就连恶名远扬的川省第一鬼宅,都被他搞定了。由他出手,自然更为靠谱,甚至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嗯。晚上我过去。”叶晨点了点头。

    “小晨,姐陪你一起去!”莫晴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我的好姐妹秋珠遇害了!这件事情,我不可能置身事外!我一定要给秋珠讨回公道!一定!”

    顿了一下,莫晴又道。“小晨,为了调查秋珠失踪的事,姐还特意办了一张高姿美容会所的VIP会员卡。今晚,咱们一起过去。”

    “姐,你还办了卡?看来你早就做好了明察暗访的准备。那太好了。咱们晚上光明正大的进入高姿美容会所。”叶晨笑道。“不过呢,姐,你幸好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倘若,你单独跑到高姿美容会所暗访,恐怕凶多吉少。”

    叶晨绝非危言耸听,他也有点心悸后怕了,“姐那么漂亮,说不定,也会被剥下脸皮,然后高价换给一些丑女。”

    闻言,莫晴吓得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倒在叶晨怀中,寻求着温暖与安全感,并主动索吻。

    叶晨安抚了一会儿,莫晴才算是彻底平静下来。

    她站起身来,将左秋珠的照片,放在电脑桌上,双手合十,拜了几拜,虔诚的说道。“秋珠,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也要给你讨回公道!”

    “对了,姐,这药你吃了。”叶晨顺手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枚【武道筑基丹】,递给莫晴。

    莫晴对叶晨,算是非常的信任,她根本就没问,一口把丹药给吞了。

    “小晨,这是啥药啊?”吃完药,莫晴才问道。

    “哦,避孕药。”叶晨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莫晴懵逼了。“小晨,你…你给姐吃避孕药干嘛?晕死了!”

    “我寻思着,不戴那个,感觉更好啊。”叶晨笑嘻嘻的道。

    莫晴都无语了。“小晨,你可真是够坏的。提前做准备了,吃定姐了?行吧…本来还打算给你留点念想,既然你这么着急。姐…姐给你吧。反正迟早都是你的——不过,得今晚去高姿美容会所,把事情处理好之后再说。否则,姐没那个心情——”

    “哈哈哈——”叶晨大笑,不过并没有戳破。

    下午,莫晴就在筑基了。

    说白了就是排毒。剔除根骨中的杂质。

    她晚饭都没吃,一直拉到晚上接近7点,才算是完成了筑基。

    与唐漠雪一样,完成筑基之后的莫晴,精力旺盛无匹,气势如虹,身体内部爆发出来了恐怖的潜力。五感提升。

    因为身体内部的杂质,全部剔除干净了,所以她在呼吸之间,就全部都是香气。叶晨亲自尝过她的唇舌,嗯,清香四溢。

    叶晨这才告诉莫晴,给她吃的并不是什么避孕药,而是筑基丹。

    “姐,从今以后,盐市会发生很多灵异事件,所以呢,你得拥有自保之力。”叶晨肃容道。“你完成筑基之后,改天我会给你一些基础的武学秘笈。你好好修炼,成为内劲武者之后,气血旺盛如骄阳,一般的阴魂鬼物,就不敢打你的主意,比护身符都好用。”

    莫晴大为感动,都恨不得立刻就和叶晨滚床单了。“小晨,你对姐真好…姐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哈哈哈哈…姐,不要儿女情长,走吧,咱们现在就去高姿美容会所!”叶晨双目放光。“今晚,是个大活儿!”

    “走!”莫晴换了一套休闲的服饰,搂着叶晨的胳膊,就出了门。

    有莫晴参与进来,叶晨便没有通知雷轰和高山狼。他与莫晴二人,联袂去闯高姿美容会所。

    以叶晨目前的道法鬼力与武功,自然不至于怕了什么。区区美容会所算个什么,哪怕是龙潭虎穴,他都自信,能够闯上一闯!

    叶晨开着车,载着莫晴,直奔高姿美容会所。

    车上,叶晨想了想,也是编写了一条任务——

    “叮

    任务生成

    任务内容——宿主解决高姿美容会所灵异害人事件,奴役高山虎

    奖励——系统正在解析任务难度,奖品稍后结算”

    ……

    这次叶晨编写的任务,并不是诛杀高山虎。而是将其奴役。

    一方面,叶晨是要从高山虎那里,套问出关于鬼王的下落。

    再则,说不定在与鬼王的争斗之中,高山虎这种棋子,能够发挥出一些作用。奴役他,比杀死他更好。

    而且叶晨也的确需要培育自己的势力。

    在与翁千夜斗法的时候,叶晨就意识到,自己的人手远远不足。

    高山虎害过的人,或许不在少数,恶贯满盈,其罪当诛,但说白了,那些受害者,与叶晨并无直接关系。叶晨是嫉恶如仇,好打抱不平的热血青年,但他并非圣母婊。

    过不多时!高姿美容会所到了!

    这家美容会所,并没有开设在闹市区,而是在一处相对比较偏僻的地方。属于近郊吧!

    叶晨将车停在美容会所对面的车库里,然后与莫晴一起,穿过街,朝美容会所走去。

    叶晨打开阴阳眼,反复的观察了起来。

    的确,一看就能发现,这个美容会所,是极端不正常的。

    通体被一股怨气笼罩着!

    美容会所的建筑风格,有点类似于西方古堡,一共有五层,下面四层都亮着灯,最上面一层则是黑漆漆的,显得十分阴森恐怖。

    而下面四层的灯光,殷红无比,有点像是鲜血一般的红色。

    隔得远远的,叶晨就能闻到一丝丝淡淡的血腥味,以及,尸臭味!

    在美容会所的楼下,还有一个占地面积极大的庭院。

    院子里栽了不少的树。仔细一看,庭院里的树,只有五种,分别是——柳树,桑树,槐树,大叶杨,苦楝。

    这五种树都是非常容易招鬼的树,在民间被称之为“五鬼树”。

    而且,叶晨还看出来了,庭院里的五鬼树,是对应天上北斗七星的方位栽种的。这就形成了风水上的一种格局——五鬼搬财局。

    叶晨和莫晴联袂走入庭院。

    叶晨是开着阴阳眼的,所以可以看到,庭院中,漂着一只只阴魂厉鬼!

    这些阴魂厉鬼,都有一个相同的特点——那就是浑身上下,没有毛发,也没有皮肤。

    换言之,这些鬼生前,不仅仅是脸皮,就连整张人皮都被剥了下来。鬼体呈现出来一种泛红的颜色,血肉粼粼,一根根肌肉纤维和毛细血管非常的清晰。还能看见脂肪和筋膜。

    总而言之,是非常恶心的。

    叶晨没烧现形符,倘若是被莫晴看见这些鬼物,恐怕她当场得吓尿。

    “对了,小晨,这个高姿美容会所,还有一个奇怪的规矩…”莫晴在叶晨耳边低声道。“一般的客人,甚至于VIP,都不允许上会所的第五层。据说,第五层就是做整形整容手术的地方。”

    “姐,我知道了。我们先进去,正常的做一些美容的项目。”叶晨笑了笑。“现在时间还早,美容院的阴气还没有达到最为鼎沸的地步,许多邪祟和秘辛,都蛰伏隐藏了起来。我们得有耐心。”

    “嗯,姐今晚啥都听你的。”莫晴重重点头。

    这话听起来,歧义很大啊!

    叶晨暂时也没有去理睬庭院中被剥皮的那些阴魂鬼物,他用敛气诀,将全身的气息,都压制着,不去打草惊蛇。

    只不过,叶晨还敏锐的发现,庭院中,栽种的五鬼树里面,怨气和尸气都非常非常的浓郁。

    很显然,这些树里面,还有古怪。

    而且,庭院里有一个大大的池塘,里面养着不少的金鱼。这些金鱼,一个个都异常肥硕,池塘里尸气氤氲。料想,金鱼都是吃了尸体,才长这样大个的,就好像是基因变异了一般。

    这个高姿美容院,的确是处处透着邪门诡异。

    ‘算了,先不管那么多,先进美容院。’叶晨不动声色的和莫晴一起,进了美容院大厅。

    前台是个挺漂亮的小姑娘,不像坏人,也很热情,只不过,在叶晨看来,她身上的三盏灯已经灭了一盏。

    哎——在这鬼地方上班,要折寿啊!

    真是作孽啊!

    叶晨无奈的摇了摇头。

    莫晴装模作样的和叶晨一起,挑选着今晚要做的美容项目。

    雀斑护理,美白肌肤,眼部抗皱护理治疗,卵巢保养,肾保养……

    这个美容会所主要还是针对女性顾客,而且叶晨没也打算要做什么项目,他便替莫晴挑了一个——卵巢保养。

    莫晴都无语了。

    不过,她现在对叶晨的话,是很服从的,便对前台小姐道。“行,就做个卵巢护理吧。”

    两人来到一个包间里。

    叶晨坐在旁边玩手机。

    “那啥…小晨,要不,姐做护理的时候,你去外面等等?或者说,去美容院其他地方侦查侦查?”莫晴非常不好意思的道。

    “姐,我就在这里陪你。”叶晨一本正经的道。“这地方邪门的很,我可不放心。得了,姐,别矫情,也别不好意思,咱们都同床共枕过了,老夫老妻的,还怕啥羞呢?”

    “你!你!好像说得挺有道理。”莫晴脸蛋儿绯红,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不多时,进来一个女技师。

    叶晨略微观察了一下,这女技师二十来岁,倒也有六分颜值吧,丰满型,笑起来挺热情的。

    她先让莫晴去卫生间冲洗了一下。

    莫晴裹着张浴巾出来,又羞又窘,时不时偷看叶晨一眼。

    不多时,莫晴躺下了,女技师用两个热热的沙袋放在她腰下,再在她小肚子上放一个扁扁的也是热热的沙袋,再开始给她全身按摩。

    不得不说,女技师的手法很专业。

    叶晨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便埋头玩起手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或许是因为平时工作太累了,按摩又有缓解疲劳松弛神经的作用,莫晴居然睡了过去。

    2个小时过去了。

    叶晨逐渐的感觉到,这个美容会所的阴气,越来越浓。气氛也是越来越阴森恐怖,室内温度开始变冷。

    窗外的黑暗中,仿佛有一双双邪恶而诡异的眼睛,正在怨毒的盯着美容会所里的客人。

    “小晨…几点钟了?”这时,莫晴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着叶晨。

    叶晨感觉她好象和平时有点不一样,脸红红的,两只眼睛水汪汪的,目光还有点迷离。“姐,10点多了。我发现你这一觉醒来,精神状态都好了很多啊。看来,这个卵巢保养,还真是有神效呢。以后你得多来做做。”

    “呃——”莫晴非常难为情的低垂下头,欲言又止。

    “呵呵,女士,这次的卵巢护理做完了。您可以休息一会儿再走。”女技师开始收拾起来,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嘭的一下,包间门被撞开了,一名脸色惨白,脸上长满了暗红色条状斑痕的中年妇女,探入头来,木然的问道。“我做祛斑美容…”

    一股子阴风随之卷了进来。

    叶晨看向那中年妇女,眼睛微微眯缝。

    女技师皱眉道。“您好,祛斑美容是在五楼,老板亲自做。”

    “谢谢…”中年妇女面无表情的退了出去。

    “咦,不是说五层不对外开放吗?就连VIP会员都不能上去。”叶晨心念微微一动,不动声色的问道。

    “哦,有一些项目,是在五楼做的。比如整形整容手术,祛斑美容啥的。老板亲自做。”女技师回答道。

    “高山虎,高老板?”叶晨问道。

    “是啊。”女技师站起身来。“我不打扰二位了。”

    等女技师离开之后,莫晴才赶忙抓起自己的衣服,“小晨,我…我要换衣服,要不,你先出去一下?”

    “姐,没事儿,我不会偷看的。这美容院很邪门,我现在不放心把你单独扔在这包间里。”叶晨一本正经的道。“刚才进来那个中年妇女,要做祛斑美容,事实上,它是个死人。”

    “死人?”莫晴狐疑不定。

    “对。它脸上的斑痕,都是尸斑。有的人死后不甘心,阴魂强行回到自己身体里,给自己造成一种还没有死的假象。但是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久。阳光一照,魂魄就要从尸体里飞出来,基本上就得魂飞魄散。所谓的祛斑美容,指的应该就是尸斑吧。”叶晨笑道。

    “这也…这也太恐怖了…小晨,今晚一定要把高姿美容会所的老板绳之以法!”莫晴不敢再说什么了,赶紧转过身,把浴巾解了,开始换衣服。

    叶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晴那象牙般光洁的背臀,口口声声的说道。“莫姐,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偷看的。我都是光明正大的看。”

    莫晴穿好衣服,走到叶晨跟前。“小晨,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嗯,时间差不多了。等会儿我们上五楼看看。那高山虎,应该就在上面。”叶晨微微点头。

    “对了,小晨,我刚才睡着了,做了个梦,好奇怪耶。”莫晴蹙眉道。

    “什么梦啊?”叶晨问道。

    “梦见好多兔子。这些兔子的眼睛都是血红色的,有点吓人。在梦里,我拿箩筐,去罩兔子——我就纳闷了,我干嘛拿箩筐去罩兔子呢?而且,最近我也没吃兔肉,也没见过兔子啊,却梦见好多好多兔子,几乎有上百只呢。”莫晴一脸纳闷的表情。

    “哦。莫姐,看来这个美容会所里,死过不少的人。这些死者的阴魂,正在托梦给你。”叶晨一脸认真的道。

    “姐,你梦见的兔子,是在室内还是室外?”叶晨问道。

    “在室内。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

    “那就对了。兔子本应该生活在有草的野地里,而你梦见的兔子,却被关了起来。而你用箩筐去罩兔子,这表示覆盖,用箩筐把兔子覆盖住了。”叶晨淡然道。“姐,我考你一个字谜。兔子被覆盖住了,是什么字?”

    “是——”莫晴凝眸思索了一下,然后脱口而出,“是个‘冤’字!宝盖头上面少一点,就是秃宝盖,代表了箩筐或者梦里的那间小屋子。下面一个‘兔’字,组合起来,就是‘冤屈’的‘冤’字!兔子被覆盖住了,捲曲不能伸,所以非常的冤!这是冤魂在给我托梦!”

    “这就对了。”叶晨打了个响指。“高姿美容会所的冤魂非常多,它们被困在这里了,无法进入轮回,投胎转世。而且它们是枉死,横死的。今晚,就让我们当救世主,解救它们吧!”

    “好啦,姐,我们开始行动吧!”

    说完,叶晨取出一叠【隐身符】,递给莫晴。“姐,这是隐身符,每隔三分钟换一张。记住了。”

    “行!”莫晴接过隐身符,立马给自己贴了一张。

    她的身形,渐渐淡化,直至透明。

    叶晨开了阴阳眼,倒是能够看见她。

    叶晨很快便也念了隐身咒,催动敛气诀,然后拉着莫晴的手,从包间里悄无声息的走出来。

    两人没有坐电梯,而是沿着楼梯,往五楼走去。

    五楼的楼梯口,焊了一道不锈钢门,门上挂着一个牌子——“闲人免进”

    ‘不知道我的穿墙符能不能穿过不锈钢门。’叶晨让莫晴在门口稍等,他贴了张穿墙符,穿不过去。然后催动体内庞大的道炁能量,念穿墙咒,这才穿透了不锈钢门。

    叶晨在门里面,把锁扭开了,放了莫晴进来,然后才轻手轻脚的把门重新关上。

    两人手牵着手,拾阶而上。

    五层到了。

    长长的走廊,一边是封闭式阳台,另一边则是一间间屋子。血腥味扑鼻而来。

    墙上挂着一个个红灯笼,烛火燃起。

    尸油的味道,充斥在叶晨鼻端。得了,又特么是尸油蜡烛!这都是第几次闻到这种恶心变态的气味了?

    叶晨无语的很。

    两人轻手轻脚的走在走廊上,感觉就好像是踩在淤泥上,黏糊糊的,叶晨低头一看,地面上有着一些凝固了的,暗红色的,豆渣一样的东西。

    是血。

    ‘妈蛋,这高山虎也太猖狂了吧!美容会所的五楼,都快成屠宰场的节奏了!这尼玛就是所谓的艺高人胆大?’

    这时,叶晨又给了莫晴几张穿墙符,两人挨个的穿入五楼的一间间房里。

    大多数房间里都是病床,还有一些医疗器械,美容药品啥的。

    在其中一间房里,终于有所发现。

    在这间房里,有一个大大的水缸。

    缸子里灌满了水。

    在水面上,漂浮着一张张面膜。

    至少能有几十上百张面膜吧!

    “小晨,我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莫晴蹙了蹙眉,在叶晨耳边低声道。“那缸子里装的,都是消毒水吗?”

    “不是消毒水,是福尔马林的气味。”叶晨牵着莫晴的手,走向那个水缸。

    这个房间里,也有燃着烛火的红灯笼。

    血色的烛光之下,只见,水面上飘着的,根本不是什么面膜,而是一块块人皮!

    一张张人脸!

    这些人脸大多数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模样,面无表情,惨白如纸,无比无比的诡异!

    莫晴吓得头皮发麻,差点叫出来。

    就在这时,房间门从外面打开了。

    叶晨紧了紧莫晴的手,示意她保持冷静。

    只见,从外面走进来两个身穿护士服的女孩。

    它们鬼气森森,双瞳散发着邪异的光芒。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两只女鬼!

    两只女鬼走进屋里,便径直朝那漂浮着人脸的缸子走去。

    “今晚老板又要做一台整容手术。”一只女鬼阴恻恻的道。“据说是个挺有钱的女孩,长得可丑了。这台手术的费用,上百万呢。”

    “老板这几个月,可真是赚了好多钱。不过,他拿那么多钱来干嘛呢?”另一只女鬼痴痴笑道。

    “笨蛋,咱们鬼是不需要钱,可老板是人啊。人活世上,哪能不花钱呢?你没见老板生活得那么奢侈阔绰,听说还包养了几个小明星呢。咯咯咯…”

    “咱们老板赚钱可厉害了。”

    两只女鬼聊着聊着,就来到缸子前,捞了一张人脸起来。

    “嗯?我怎么闻到了生人的气味?”一只女鬼忽然说道,然后使劲的到处嗅了起来。

    事实上,莫晴就站在它不远处!

    莫晴紧张得都快窒息了!

    “哪有什么生人啊。赶紧走吧。老板等着呢。那丑女已经麻醉了,手术开始了。快去吧。迟了,老板一生气,咱们就得魂飞魄散。”另一只女鬼,拉着同伴,就往外走去。

    “呼——!”等两只女鬼走远了,莫晴才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小晨,刚才差点被发现了。好险!真的好险!”

    “姐,别害怕嘛,有我在啊。其实被发现了也没啥大不了的。”叶晨满不在乎的道。“今晚,那高山虎在,而且正在做一台整容手术。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走!这回,他是跑不掉了!”

    叶晨笑了笑,便是拉着莫晴的手,沿着刚才那两只女鬼,残留的鬼气,一路跟了上去。

    出了这间屋子,往前走。

    两人来到了走廊的尽头。

    穿门而入!

    门内,是一间手术室!

    十几个红灯笼挂着,屋内氤氲着血红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一张手术台上,躺着一个被麻醉过去的女孩子。

    只见她样貌的确很有些磕碜。

    刚才那两只穿护士服的女鬼,规规矩矩站在手术台前。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约莫着有个五十岁左右,小眼睛蒜头鼻,样貌与高山狼颇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其眼神之中,有着一丝丝高山狼并不具备的狠辣与残忍之色。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扫,只见此人的体内,道炁能量充沛,足足有着100缕左右!

    100缕道炁能量,勉勉强强,算是个得道高人了。当初被叶晨斩杀的翁千夜,大概凝练出来了200缕道炁能量,法力是这白大褂的一倍。

    当然,在如今的叶晨看来,无论是翁千夜还是这穿着白大褂的家伙,都未免太过垃圾了。

    这家伙,必然就是高山狼的二哥,高山虎了!

    高姿美容会所的老板!

    他是这个美容院所有灵异事件的始作俑者。莫晴的闺蜜左秋珠,毫无疑问,也是死在他的手中!

    此人早在半年之前,就得到了鬼王即将出世的消息,来到盐市布局,死心塌地的要投靠鬼王。

    ‘这家伙,是否知道鬼王被封印在什么地方呢?’叶晨心中,也是难免有些亢奋。

    为了找到鬼王,任何的蛛丝马迹,对于叶晨来讲,都是弥足珍贵的!

    高山虎手中,把玩着那块人脸,目光,不由的看向了屋子里的一片虚无——事实上,那就是莫晴所在的地方!

    只见,在高山虎的双瞳之中,掠过一抹金光,有符文闪现!

    “老板,可以开始手术了。”一名女鬼弱弱的提醒道。

    “哈哈哈哈哈!”陡然,高山虎大笑了起来。“好皮囊!好皮囊啊!这么漂亮的女人,大人一定会喜欢的!运道,运道啊!将这女人交给大人,大人一定会重重有赏的!哈哈哈哈!”

    说完,高山虎眼神狠戾,厉声道。“美女,没想到你身上还贴了隐身符…没用的!从你进来的那一刻起,我就闻到一股子熟悉的精油味儿和药味儿了!你刚才做过卵巢护理吗?哈哈哈…我开了阴阳眼,能看见你!哈哈哈哈!”

    “太好了,你是如此的漂亮,大人一定会喜欢你的这幅皮囊!”

    莫晴被发现了。

    不过,高山虎并没有发现叶晨。叶晨没贴隐身符,他是念了隐身咒,其道炁能量比高山虎强横太多了,哪怕高山虎开了阴阳眼,也看不见叶晨,除非他的法力比叶晨强。

    叶晨紧了紧莫晴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

    很快,莫晴身上贴的那张隐身符,时效已过,她便显现出身形来。

    “高山虎!左秋珠是你害死你吧?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有叶晨在身边,莫晴自然也不惧,反而有一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味道,她怒声斥责道。

    “哦?左秋珠?我不知道。”高山虎阴笑道。

    “你还想狡辩?你把左秋珠害死之后,残忍的将她的脸皮剥了下来,贴在了邹春梅的脸上!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你死定了!”莫晴怒骂。

    “哦,你说邹春梅,我知道,这姑娘前不久花了100万,在我这儿做的手术,手术很成功。给她换的那张脸,是一个叫做‘左秋珠’的姑娘吗?啧啧,是很漂亮,那张脸很美。不过。剥脸和剥皮的,并不是我,而是大人。”高山虎一脸坦诚。“我只负责做整容手术,赚点辛苦钱,仅此而已。”

    “那么,你口中的‘大人’,指的是谁呢?”叶晨的声音响起。

    他的身形,也是显现了出来。

    “谁?”这一下,轮到高山虎惊悚骇然了。

    他是发现了莫晴,但从始至终,没有发现叶晨!

    哪怕是催动道炁能量,打开阴阳眼,也没看见叶晨!

    “你是谁?”高山虎惊疑不定都看着叶晨。

    “叶晨。”叶晨心念微微一动,自报家门。

    岂料,那高山虎却是茫然摇了摇头。“叶晨?没听说过。”

    ‘哦…高山虎不知道我?也就是说,他还不知道,鬼王出世之后,选定要夺舍的人就是我…’叶晨心中恍然。

    “说吧,你刚才说的那位‘大人’是谁。”叶晨冷笑道。“痛痛快快的说出来,会少受一些折磨。”

    “阁下的法力很强啊!难不成,也是为了鬼王出世而来?”高山虎的小眼睛滴溜溜转动了几圈。“如果是这样,那么,大家便是同道中人。”

    高山虎已经知道,叶晨的法力比他强,因此,他对于叶晨,是有些忌惮的。因此便没有立刻发作,而是用一种谈判的语气,对叶晨说道。“朋友,我可以将你引荐给大人。你要想直接投靠鬼王,那是不可能的,你不够资格。不过呢,投靠大人是一样的,大人乃是鬼王座下的鬼将,地位尊崇!你投靠了大人,等到鬼王出世之后,想必,也能获得一些赏赐与机缘。”

    鬼将?

    叶晨心念电转——这高山虎口中所说的‘大人’,原来是鬼王座下的鬼将!所谓鬼将,便是鬼中将军,比高级厉鬼还要更加强横的邪物!鬼体可以接受阳光暴晒,丝毫无损!

    颜韵也是鬼王麾下的一员鬼将!

    当然,颜韵并非这高山虎口中所说的‘大人’。

    也就是说,这个‘大人’,其鬼力,身份地位,与颜韵相当!

    “投靠鬼王,有什么好的?”叶晨随口道。

    “哈哈哈哈!朋友,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鬼王无敌,乃是神仙之流,统御阳间万鬼!它出世,便是君临天下!我们这些信徒,都能得到永生!”高山虎眼中,闪过一抹狂热的表情。“朋友,不必多说了!我保证,将你引荐给大人,不过,你的投名状呢?”

    “嗯?”叶晨一窒。

    “大人最喜欢的,就是漂亮女人皮囊!将你身边这个美丽的女人,献给大人!大人一定会赏识你的!”高山虎的表情,变得狞恶无匹,邪气森森。

    “是吗?”叶晨不想再与这高山虎啰嗦了,直接将他奴役了再慢慢问吧!

    那时候,他不会有半点隐瞒,所有的秘密,都会对叶晨竹筒倒豆子!

    心念一动,叶晨体内道炁能量爆炸而出,道家九字真言绽放,每一个字仿佛都能诛杀百鬼!

    “啊——!”那两只身穿护士服的女鬼,被金光一照,全身立刻青烟直冒,鬼体产生了细细密密的龟裂痕迹,然后直接炸碎开来,魂飞魄散!

    “你敢!”高山虎勃然大怒,“你这是在和大人叫板了?你找死!你会后悔到绝望的!”

    “杀两只小鬼,又有什么大不了?高山虎,今天你也跑不掉。对了,忘了告诉你,你的弟弟高山狼,已经落到我手中了。你还有一个哥哥叫做高山龙,对吧?把你搞定,我就去解决掉他。”叶晨慢条斯理的道。“至于你所说的那个大人,我也会干掉它的。”

    “妈的!你敢动我弟弟?老子弄死你!”高山虎被叶晨的话激怒了,他一张脸狰狞得都快抽筋了,龇牙咧嘴,仿佛恨不得将叶晨啖肉吃血!

    “你以为你法力比我强,就吃定我了?简直是笑话!今天,我就要你死!你这小白脸,倒也嫩嫩的,把你的皮囊,献给大人,大人想必也会赏我!”说时迟那时快,高山虎一挥手,直接扔出两张符篆——“我修炼的道术符篆,以攻击力见长著称,岂是我那废物弟弟高山狼能够比拟的?火龙符!飓风符!”

    两张符篆被高山虎催动道炁能量点燃!

    刹那之间,其中一张符篆化为一条2,3米长的火龙,发出低沉的龙吟,朝叶晨席卷而来,室内温度骤然飙升,变得炎热无比,让人如置身于火山岩浆之中!

    而另一张符篆,则化为一股肉眼可见的龙卷风,室内飞沙走石,桌椅被吹得满地打滚,风势很猛,似乎连磨盘都能吹飞!

    这两张符篆,一风一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相得益彰!

    这便是高山虎的杀手锏!火龙符和飓风符同时烧掉,连高级厉鬼都要吃瘪。甚至于内劲巅峰的古武者,都不一定能够抵挡!

    叶晨狂笑一声,全身气血,骤然爆发!

    气血就好像炸药包一样,炸开了!在叶晨体内,响起长江大河,澎湃涌动的恐怖声音!

    叶晨将莫晴揽入怀中,全身金光弥漫,整个人宛如一轮骄阳!

    在叶晨的身体周围,出现了一口近乎凝成实质的金属大钟!

    他通体就好像是黄金铸造,五官轮廓,刀削斧凿,无比的帅气!

    气魄吞天,几如神人!

    炼体功法——【金钟罩体诀】

    莫晴侧脸一看,被此时此刻的叶晨,惊得无以复加!芳心欲醉!

    她实在难以想象,世界上还有这等帅气威武,霸绝天下的男子!

    靠着他,就好像是挨着一个火炉,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舒服受用!

    火龙和龙卷风,轰在叶晨体表的金属大钟上,发出嗡嗡嗡的撞击声,但很快就爆成零星的火苗与风之乱流。

    对叶晨根本无法构成威胁。

    也对,道术符篆,本身就是针对阴魂鬼物的,用来对付活人,其威力会打一些折扣。再说,叶晨的炼体功夫,是那么的强横!

    “你!你!你是古武者!”高山虎惊悚欲绝。

    “我岂止是古武者?你的道法符篆,倒也还凑合,从今天开始,做我身边第一条狗吧!”叶晨随手将拘魂链取出!

    顺手一抛!符文绽放,幽光闪烁!

    拘魂链宛如一条巨蟒,将高山虎死死缠住。

    “啊——!不!不要!”高山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声。

    他的三魂七魄,正一点一点的,往身体外面挤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