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84章 整容(二合一大章节)
    葫芦法器里,阴气如龙卷风一般刮起。

    然后,一股子烧焦的气息,溢散而出,甚至有些浓烟呛鼻的味道。

    最后,阴气凝聚成为一只被烧得外焦里嫩的鬼物。直冒青烟。依稀能够分辨出,是一只男鬼。

    焦炭般的鬼眼中,满是暴戾至极的怨气。

    原来,葫芦里装的,是一只烧死鬼。

    也算是厉鬼了。普通人遇到这只烧死鬼,必死无疑。

    其实唐漠雪看到这只烧死鬼,怕倒是不怕,但因为刚才和叶晨吃了烧烤,这时便觉得无比恶心反胃,弯腰干呕起来。

    “抱歉,美人儿,吓到你了…这只烧死鬼,可是我花了好多精力,才抓来养成的鬼奴…别怕,它听命于我…桀桀,厉害吧?这就是养鬼之术!”那道士桀桀怪笑了起来。

    “臭小子,刚才让你滚,你不滚,现在,却是来不及了!”骤然,那道士瞪视叶晨,眼中凶光毕露,龇牙咧嘴道。

    “哎——算了,不和你玩了。没一点意思。”叶晨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全身道炁能量爆涌而出,道家九字真言如骄阳一般萦绕在他身体表面!

    浩然正气,光芒万丈!

    “啊——!”烧死鬼惨叫一声,在它看来,叶晨就好像是捉鬼天师钟馗一般,威严莫可抗拒,它噗通一声,便给叶晨跪下了,鬼体瑟瑟发抖,不停的嚎哭求饶。“大师饶命!大师饶命!”

    “什么?!”那道士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爆出来了!

    他是懂行的人,叶晨这一身道力,如渊似海,他与之相比,便如萤火与日月争辉!

    ‘妈的!这小子明明是道法高人,居然…居然装成菜鸟骗我!不行,不行,我得赶紧逃命!’说时迟那时快,道士一个转身,便欲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叶晨随手一挥,如一道金色闪电,刺入道士的大脑。

    他顿时就好像是被镇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一动也不能再动了,“大师…大师饶我!我有眼无珠,大师饶命!”

    叶晨心念一动,也不啰嗦,二话不说,从储物空间里,取出,将这道士的三魂七魄,活生生的给拘了出来。

    淡淡的人形虚影,悬浮在空中,惊悚欲绝,怨毒哀号。“为什么要拘我的魂!为什么!我也罪不至死啊!你拘人生魂,要遭天谴的!你这个…你这个魔头!你究竟是谁?”

    叶晨催动鬼力,双眸如深渊,一道道鬼力宛如锁链一般,将道士的三魂七魄给束缚住了。

    驭鬼心经!

    半分钟不到的时候,道士的三魂七魄,便被叶晨奴役。

    魂魄归体。

    “主人…”道士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虔诚膜拜,对叶晨敬之如神。

    “哇——”唐漠雪在一旁,看见叶晨这等手段,又惊又喜——‘天啊!我到底找了一个怎样的男友啊?他…他绝对无敌了啊!他是陆地神仙吗?’

    “先把你的鬼收了。”叶晨冷笑了一声。“若非有些事情想要问你,你早就魂飞魄散了。留下你一条狗命,你都不知道多幸运!”

    “是,是,多谢主人开恩,多谢主人不杀之恩。”道士的额头,都在地上磕出鲜血来了。

    磕了几十个响头之后,他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将烧死鬼收入葫芦法器中。

    当下,叶晨,唐漠雪,还有道士,便来到一个废弃厂房中。

    叶晨念火龙咒,燃了几堆篝火,与唐漠雪坐在一张木椅上。

    道士垂手侍立,恭敬道。“主人,夫人,小人名叫高山狼,是川省绸都市人氏,自幼修炼家传道术,不过属于野路子,上不了台面。”

    “我看你的道术,在普通人眼里,也算是神乎其神了。可称之为‘大师’…”叶晨公正客观的评价道。

    要知道,左子昌体内,就只有2,3缕道炁能量,都能够招摇撞骗,与陈松,在糖市被芸芸众生称为“大师”。

    这高山狼,要比左子昌之流,强大太多太多了。

    “你都会些什么道术符咒?”叶晨随口问道。

    “禀告主人,小人会养鬼之术,会画灭邪符和现形符,火符,尤其拿手的是夫妻和合符。还会一些粗浅的咒草人法——至于面相风水,一概不会。”高山狼殷勤讨好的说道。

    “你是绸都市的人,跑来盐市做什么?”叶晨问出关键的问题。

    “主人,现在道上都在疯传,鬼王即将在盐市出世,小人来盐市,就是想投靠鬼王,分一杯羹。”高山狼道。

    “什么分一杯羹?”

    “主人,那鬼王乃是千年老鬼。”高山狼眼中闪过一抹恐惧的神色。

    “小雪,一千年以前是啥朝代?”叶晨自己没多想,对唐漠雪问道。

    “大概是…好像是宋朝吧。”唐漠雪迟疑了一下才回到道。

    “哟呵,牛逼啊,宋朝老鬼!”叶晨微微蹙眉。“年头够久的,鬼龄悠长啊!”

    “主人,鬼王身边,一定有很多宋朝时期的古玩珍藏,这些可都是价值连城之物。另外,还有不少失传的道术,咒法,古武秘笈。当年它杀死过不少道士和尚,想必也缴获了不可计数的高级法器——这些,可都是无价之宝啊!”高山狼舔了舔舌头,眼中溢散出来贪婪之意。

    叶晨微微点头,怪不得颜韵会说,有很多道士闻风而动,赶来盐市,迎接鬼王出世。原来是财帛动人心。

    古董啥的,没有卵用,主要是宋朝时期的那些术法,现今恐怕早就断绝,修法之人,若能从鬼王手中,弄到一招半式,那岂不是能飞天遁地了?

    “鬼王在什么地方?”叶晨沉声问道。

    “这个…小人身份低微,并不知道鬼王被封印在什么地方。”高山狼实话实说道。“再说了,小人来到盐市的时日尚短。或许,小人的两位兄长知道一些线索。”

    “你还有两个兄弟?也都在盐市?”叶晨问道。

    “是的,主人。小人在家里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小人的大哥和二哥,道法可比小人强横多了。”高山狼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早在半年之前,大哥和二哥,便潜入盐市布局,为迎接鬼王出世,未雨绸缪。他们知道的,肯定比小人多得多。”

    叶晨之所以奴役这下三滥的道士高山狼,便是为了调查鬼王的下落,现在终于有了一点点蛛丝马迹,心中微微一喜,问道。“你大哥和二哥在盐市是什么身份?”

    “主人,大哥高山龙,目前是盐市舒平殡仪馆的馆长。二哥高山虎,在盐市开了一家美容会所——‘高姿美容会所’。”高山狼谄媚道。“小人刚来盐市,还没来得及去找大哥和二哥。小人只顾着自己玩乐去了——”

    “高山龙,高山虎,高山狼——这尼玛一家都是禽兽啊。”叶晨无语了。

    “主人,不是禽兽,是神兽,猛兽。”高山狼嘿嘿的笑,搓着手小声辩解了一句。

    “听着,从今以后,不准再用夫妻和合符干那苟且之事,否则,我让你魂飞魄散!”叶晨厉声道。

    “是,是,小人知道了,小人绝不再犯。”高山狼诚惶诚恐的道。

    “对了,叶晨,高姿美容会所,我听说过,好像是一家高端美容会所,投资上千万。”唐漠雪脱口而出。“据说那里还做整容手术,做出来的效果还非常好。”

    叶晨看了看时间,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晚上11点了,他想了一下,便道。“今晚就算了。把你的手机号码留给我,明天,我便去找你的大哥和二哥好好聊聊。你先走吧。”

    “是,主人!”高山狼老老实实的将手机号码,留给叶晨,然后快步离开。

    “叶晨,明天你要去高姿美容会所,还有舒平殡仪馆吗?”唐漠雪问道。

    叶晨打了个哈欠。“对。明天晚上去瞧瞧。”

    “叶晨,明晚我陪你一起去,好吗?”唐漠雪满眼期盼的看着叶晨。

    “得了,小雪,你就别去凑热闹了。乖点在家练武。”叶晨搂住唐漠雪的小蛮腰。“走吧,我们回酒店,今晚咱们还有一个十几亿的项目要做。”

    “呃——”唐漠雪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脸色微红,咕哝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猥琐!”

    两人徒步走回酒店,已经午夜0点了。

    洗澡。

    为了节约时间,一起洗。

    唐漠雪的身体,叶晨并不陌生,上次给她做外科手术,拔除满身的蛇鳞,叶晨是把她给看光了的。

    不过,这种美丽没有瑕疵的身体,无论看多少遍,都不会腻味的。

    这一夜,唐漠雪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了叶晨。

    她很生涩,但竭力的忍住破瓜之痛,配合叶晨解锁一些姿势。

    完事儿之后,叶晨内心涌起极大的满足感与成就感。

    理工学院头号校花,无数男生心目中的女神,终于被叶晨拿下。

    “小雪,从今以后,我每天只想和你做四件事——一日三餐。”叶晨在唐漠雪耳边,说着动人的情话。

    唐漠雪不停的点头。“我也是啊,老公,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自从上次你把我从警局捞出来,我就不可救药的爱上你了。不对,最开始喜欢上你,是你给我做手术那次——终于成为你的女人了,我好心安,好踏实,好幸福——老公,要不,再来一次,不过你要轻点…”

    叶晨翻身上马。

    一整个晚上,叶晨和唐漠雪都在折腾,这姑娘很执着,不停的问叶晨的感受,并且反复的追问,和她做更舒服,还是和夏娅楠做。

    叶晨简直无语。“小雪,这事儿还要攀比?你这是什么心态?如果你真想知道,下次我把娅楠叫上,咱们三个人一起交流交流,切磋切磋…”

    “你坏死了!”唐漠雪轻轻掐了叶晨一把。

    叶晨搂着唐漠雪香喷喷,娇软的身体,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两人就去楼上餐厅吃了午饭。

    下午,叶晨送唐漠雪回家。

    雷轰也还在唐家。

    今晚叶晨要去会一会高山龙和高山虎两兄弟,准备将它也带上。

    刚刚准备离开唐家,叶晨的手机来电铃声响起。

    拿出手机一看,是莫晴打来的。

    叶晨与莫晴的关系,也是极度暧昧的,两人在酒市的豪宅里,共度良宵,那一晚,莫晴给叶晨狠狠补了补缺奶的童年,除了策马奔腾之外,其他啥事儿都干了。

    “莫姐,想我啦?”接起电话,叶晨便笑嘻嘻的道。

    “是啊,姐哪能不想你这个小坏蛋呢。”莫晴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了,小晨,今天找你呢,除了想你之外,还有点其他事儿。”

    “咋了,莫姐?”

    “要不,咱们见面谈?”

    叶晨人在盐市,既然莫晴提出要见面,他自然不会拒绝。

    当下,两人约好了在莫晴家里见面。

    叶晨吩咐雷轰就留在唐家。

    随后,叶晨开着车,直奔莫晴家。

    停好车。

    叶晨刚一下车,就看到莫晴亭亭玉立的站在小区大门口等他。

    今天莫晴没穿警服,一身简简单单的打扮,她肌白胜雪,柳叶眉,鼻梁高挺,双眸如秋水,自有一股清雅高洁的气质。凛然不可侵犯。

    尤其是胸前的大g,随便站在啥地方,都有超高的回头率。

    她还刻意的画了淡妆,成熟干练的御姐风范,彰显得淋漓尽致。

    叶晨的身体不会说谎,他本来只有206根骨头,但是在远远看了莫晴一眼之后,他很快就有207根骨头了。

    “莫姐——!”叶晨跑了过去。

    看见叶晨之后,莫晴眼睛里那一丝丝仿若与生俱来的清冷和孤傲,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相思与柔情。

    或许是因为太想念叶晨了,她这回是豁出去了,迫不及待的主动拉着叶晨的手,往小区里走去。

    “哟,莫姐,你拉着我的手干嘛?不怕影响不好?这可是你住的小区啊。”叶晨笑嘻嘻的道。

    “切——我又没犯法。和男朋友牵手,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莫晴白了叶晨一眼。

    “说得也是。”叶晨深以为然的点头。

    到了莫晴家。

    莫父和莫母都在,二老见到自己闺女和准女婿亲热的拉着手回家,心里甭提多高兴了,脸都笑成菊花了。

    为了不打扰“小两口”,莫父和莫母很默契的一起出去打麻将了。

    家里就只剩下叶晨和莫晴两人。

    叶晨直接把莫晴给抱住了。“姐,我要补童年。”

    莫晴被叶晨抱着,心都快融化了,“行,补吧…补…”

    十分钟之后…

    两人坐在沙发上,莫晴衣衫凌乱,脸如红霞,吐气如兰,媚眼如丝。

    “小晨…今天姐叫你过来,还有点正经事儿。你跟姐进屋。”莫晴从沙发上站起来,拉住叶晨的手,将他领到了卧室里。

    “小晨,你先坐,我给你看点东西。”莫晴让叶晨坐在床边。

    她从电脑桌的抽屉里,拿出几张照片,交给叶晨。“小晨,你仔细看看这些照片。”

    叶晨接过照片,认真的看了起来。

    照片上,是一个年龄与莫晴相仿的女孩子。

    她长发飘飘,瓜子脸,眉目清秀,五官精致,颇有几分姿色。

    “哟,姐,这是谁啊?挺漂亮的,论颜值,都快赶上姐了。”叶晨赞叹道。

    他一点也没夸张,公正客观的讲,如果莫晴的颜值,能打95分的话,那么照片上的女孩子,至少有90分。

    莫晴给叶晨倒了杯水,坐在他身边,神色有些复杂。“漂亮吧?这是姐的闺蜜。”

    顿了一下,莫晴开始叙述了起来。“她名叫‘左秋珠’,和我从小一起玩到大,几年前,嫁到加拿大去了。但半年前和那个老外离了,回到盐市老家。她刚回家那段时间,我们经常约出去逛街,吃饭,我们的关系就好像是幼年时一样亲密。可是呢,三个月之前,她不辞而别——就好像是突然消失掉了。”

    “回加拿大找她前夫复婚了?”叶晨随口问道。

    “应该也不是,她消失之前,没有和我讲过。她是突然的,莫名其妙的就不见了。”说到这里,莫晴的脸上,闪过一抹焦虑和猜疑。

    “我通过一些关系,联系到了她的前夫。证实,她根本没有回加拿大。而且也没有她出境的记录。”莫晴双拳紧握,“她失踪了。我们警方,也立案侦查,但查无头绪。”

    “哦,姐,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用‘追魂符’,替你找到她吧?”叶晨恍然。

    岂料,莫晴却是微微摇头。“小晨,你别急,我再给你看一些照片。”

    说完,莫晴起身,又从抽屉里,拿出好几张照片。

    她先将其中两张,交给叶晨。“小晨,你先看这两张照片。”

    叶晨拿过照片一看,然后差点吐出来!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姑娘,年龄也是和莫晴差不多,但是——蛮丑的!

    五官不好看,三角眼,歪鼻梁,厚嘴唇……

    如果莫晴能打95分,她的闺蜜左秋珠能打90分,那么照片上这个姑娘,顶多就只能打20分!

    “这…这又是谁啊?”叶晨赶忙将照片还给莫晴。“拿走,快拿走。”

    “照片上的女孩,名叫邹春梅,是我们盐市本地人,目前在移动公司上班。”莫晴目光闪烁,将手里剩下的几张照片,交给叶晨。“小晨,你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再看看这几张照片。”

    叶晨狐疑的接过照片一看,然后——有些傻眼了!

    照片上的女人,分明就是‘左秋珠’!

    不过不对!左秋珠是瓜子脸,但照片上这个女人是圆脸。应该不是一个人。但五官基本上——一模一样!

    “这又是?”叶晨吃不准了。

    “你现在看到的这几张照片,就是邹春梅。”莫晴语音骤然发颤,眼神之中,也流露出来一丝丝难以掩饰的恐惧。

    “不可能啊!邹春梅长成那样,怎么…怎么却变成…变成了左秋珠的样子…”叶晨都完全糊涂了。

    “我调查过,邹春梅一个月前,去整过容。”莫晴寒声道。“整容之后的她,和我的闺蜜左秋珠,五官样貌,一模一样!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这个世界的整容技术,可以高明到这种程度,可以把一张原本难看的脸,整得和另一个漂亮的女人,一模一样!除了脸型不同,五官几乎没有分别!”

    说着,莫晴从叶晨手中,拿过他喝的那杯水,连喝几大口,这才控制住了情绪,继续说道。“前几天,我去超市买东西,无意中,我看到了整过容的邹春梅,当时,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我差点就把她,误认为是我的好姐妹秋珠了!我失态了!我无法控制情绪,于是,我跑了过去,拽住了她!”

    “但当我拽住邹春梅的时候,我意识到,我认错人了——秋珠是瓜子脸,但邹春梅是圆脸。秋珠身高大约一米六五。而邹春梅只有一米五八。”

    “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小晨,我真的从邹春梅身上,感觉到了我姐妹秋珠的气息!真的!我和秋珠从小一起玩到大,我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我真的有从邹春梅身上,感觉到秋珠的气息——甚至,当我拽住邹春梅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好像听到了秋珠的声音!她在哭!她在哭!”莫晴惊恐落泪了。

    “姐,稳住,稳住,别激动,千万别激动…”叶晨抱住莫晴,给了她一个长吻。

    几分钟之后,莫晴才平复了心情。

    “后来我盘问过邹春梅,得知她去整过容。我还拿到了她整容前的照片。”

    叶晨重新拿起邹春梅整容前的照片,仔细看了几眼。“姐,我医术不错,外科手术也当世无双,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以邹春梅的底子,无论如何,不可能整成左秋珠的样子。现在,你怀疑,邹春梅的整容,与左秋珠的失踪,两者有必然的联系,对吧?”

    “对!”莫晴重重的点头。

    “姐,你的怀疑,应该是正确的。”叶晨心中微微一动。“查到邹春梅是在哪家整容医院做的手术吗?”

    “高姿美容会所!”莫晴沉声道。“这家美容会所,开设于半年前,档次高端。据说,也做整容手术,而且做得非常好!”

    闻言,叶晨脱口而出,“高姿美容会所?老板是不是叫做高山虎?”

    “小晨,你怎么知道?”莫晴愕然。

    “哟呵,这事儿就有点意思了呵——”叶晨眼睛微微一眯,然后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张。“姐,我现在试试,你看好了。”

    叶晨一手拿着,一手拿着邹春梅整容之后的照片。

    心念一动,道炁能量点燃现形符。

    符灰之中,爆出金光!

    无尽的金芒,将叶晨手中的照片照亮!

    那是邹春梅整容之后的照片。

    莫晴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叶晨手里的照片。

    下一刻——

    “啊——!”莫晴发出惊叫声,然后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娇躯瑟瑟发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