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74章 学校(二合一大章节)
    这次,叶晨挑选的十人,除了雷婷,雷大少,魏家三人之外,还有宋家三人,以及雷家的另外两人。

    十人,都毫无悬念的成为宗师。

    宗师如龙!一名宗师,价值无量!

    一般来说,一个普通豪门,诸如盐市唐家,糖市苏家这种,诞生一位宗师,那么,只要低调,不去惹上不该惹的存在,可保家族百年不衰!

    一名宗师,堪比上百名全副武装的军人!足以守护家族财富!还能够开馆授徒,培育势力。

    对于古武家族来说,宗师也弥足珍贵。比如酒市这样的地级市,四大古武家族,除了宋家有两位宗师,其他的王,陈,雷三家,都只有家主是宗师。现在,雷家多了4名宗师,宋家多了3名宗师——家族势力翻倍都不止!

    再说到叶晨家乡盐市,古武衰败,但随着魏家三人,皆成宗师,盐市势必掀起古武热潮,重塑当年的辉煌。

    总而言之,【爆气丹】,绝对逆天,可以造成一种“宗师多如狗”的局面。

    只要叶晨拥有足够多的【爆气丹】,他的影响力,会波及到全球,打破全球古武圈的平衡!这一点点都不夸张!

    当然了,叶晨手头上,就只剩下9颗【爆气丹】了,他也没有足够的药材,再去炼制。

    炼制【爆气丹】所需的一部分药材,是罕有的天材地宝,唯有药王谷才能觅到!

    这个时候,邬堂主几乎都快要疯掉了,他也意识到,叶晨这种丹药的恐怖价值!

    “叶晨小友!合作!合作!请务必,要与药王谷合作啊!”邬堂主仪态尽失,歇斯底里的叫道。

    什么城府,什么心机,什么沉稳……统统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在场的人里面,陈松倒是个明白人——‘让内劲武者,无视一切障碍,直接击穿壁垒,成为宗师,这不就是我吃过的那种爆气丹吗?天老爷啊!叶大师居然可以炼制出爆气丹来了!那可是古丹啊!那可是古人才能炼制出来的丹药啊!了不得!了不得!’

    叶晨一看邬堂主的反应,心里便是有数了,笑道。“邬堂主,我炼制的这种丹药,其药性,非常的简单,便是可以让内劲武者,一步登天,成为宗师。请问,药王谷,是否有这等丹药?”

    “没…没有…并没有…”邬堂主非常肯定的,重重的摇了摇头,“药王谷有一种可令内劲武者,冲击宗师的丹药。不过,必须要内劲巅峰武者才行,而且,服药者,年龄不得超过20岁。”

    “哦?年龄不到20岁的内劲巅峰武者?服用你们药王谷的那种丹药,可以成为宗师?”叶晨微微一蹙眉。

    “不过,成功的概率是十分之一。”邬堂主苦笑道。

    “那也太苛刻了。”叶晨恍然。如此一比较,药王谷用来让古武者冲击宗师境界的丹药,与爆气丹相比,简直垃圾中的垃圾!货比货该扔!

    “叶晨小友!我的目光,的确太过狭隘!先前得罪之处,还望海涵!就凭这等丹药,叶晨小友,将成为药王谷历史以来,唯一与之合作的对象!”邬堂主眼睛放光,激动澎湃的心情,简直就是难以平复。

    在他这把年纪,他这样的地位,按理说,早就应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但叶晨的丹药,至少可以让他在半年之中,都维持一种亢奋的状态。

    这等丹药,有着极大的战略意义。

    比如…药王谷与叶晨合作,掌握了这等丹药的炼制方法,那么,全球的古武家族,隐世家族,都将奉药王谷为尊!

    “邬堂主,所谓的合作,并不是我去高攀药王谷,而是药王谷占足了我的便宜,对吗?”叶晨淡笑一下。

    “这…的确是如此。”邬堂主承认道。

    顿了一下,邬堂主又道。“不过呢,叶晨小友,想必,炼制这种丹药的药材,举世难寻,唯有药王谷,能够提供足够的药材。否则,你也断然不可能与药王谷合作。”

    邬堂主是老江湖,看事情还是比较透彻的。

    “邬堂主,我与药王谷的合作,恐怕,你做不了主。这样吧,你去请药王谷最高领导来,亲自和我谈判。”叶晨现在是奇货可居,他相信,药王谷比他更急。

    “叶晨小友,你想见谷主?”邬堂主略微有些为难了。“这…这…谷主的身份,无比无比尊贵…叶晨小友,恐怕你还不知道,谷主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全球宗师排行榜,排名第四!”

    “邬堂主的意思是说,我还没有资格,见你们谷主?那就没得谈了。”叶晨笑了笑。“合作可以,但我只和药王谷最高领导谈。”

    “好吧!”邬堂主一咬牙。“老朽立刻返回药王谷,禀明此事!请谷主来见叶晨小友!不过——怀璧其罪,叶晨小友,这件事情,还望不要声张,否则,将有杀身大祸!药王谷将会尽快,派遣高手,保护叶晨小友你!”

    说完,邬堂主便心如火焚的离去了。

    “主人,与药王谷这种底蕴惊天的巨无霸谈合作,会不会不妥?”雷轰来到叶晨身旁,低声说道。“倒是有些与虎谋皮的意思。”

    “正如邬堂主所说,炼制爆气丹的药材,只有药王谷能凑齐。”叶晨无奈的道。“我有丹方,却苦无药材。无妨,我会和药王谷谷主好好谈判,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时,叶晨对着雷婷等十人道。“现在,你们都是宗师,修炼任何古武,都事半功倍,以后,可以修炼沈家和彭家的武功。至少在川省范围内,这两家的武功,算是顶级的。”

    “太好了!太好了!叶大师,以前有宗师查看过我的根骨,断言我这一生,踏入宗师境的可能,十中无一,我本已经心灰意冷,没想到,叶大师能够改我的命!叶大师,从今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哈哈哈!下次遇到那位宗师,我可要打他的脸了!爽啊!我想立刻回去,给我父亲一个大大的惊喜!”雷大少欢天喜地的道。

    “你回去吧。不过记住,不要小人得志。”叶晨善意提醒。

    “叶大师,我们也想回盐市了,有些事需要处理。”魏师傅激动不已的道。“想去列祖列宗的坟前,上一炷香,重新修缮魏家老宅!魏家沉寂了那么多年,今天,终于可以再度崛起了!叶大师,以后,魏家鞍前马后,为您效死命!”

    “可以,你们都回去吧。”叶晨笑道。

    魏玲玲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叶晨一眼,似乎想留下来,不过最终还是跟着魏师傅和魏强一起走了。

    新晋的十位宗师,除了雷婷很乖巧的留了下来,其他九个,各回各家,传报喜讯。

    “恩公…”商林走到叶晨身旁,搓着手,期期艾艾的道。“您这丹药…那个……”

    “商宗师,你的四个儿子,都是内劲武者,你想让他们再进一步,跨出那天人永隔的一步,对吧?”叶晨笑道。

    “还真是瞒不过恩公您啊。”商林厚着脸皮道。

    “商宗师,此药逆天,得一枚,便可缔造一个百年不衰的豪门世家,荣华富贵,宛如探囊取物!你刚刚投奔我,寸功未立,我怎么可能白白给你这逆天改命的丹药呢?”叶晨肃然道。“这是其一,再则,我已经没有药材可炼出此药了。一切,要等到与药王谷谷主,谈判之后,才有下文!”

    “是,是,恩公,是…是我太没有分寸了。”商林惶恐不已。

    其实,并不能怪他太贪。在面对这等改变命运的机会时,任何人都会想要试试的。

    “主人…嘿嘿嘿…”蔡大师也凑了上来。

    “你就别废话了。”叶晨不屑的道。“你连古武都没练过,哪怕给你丹药,也是浪费,暴殄天物。而且,药力一下子就让你爆体而死了。”

    “宋少,我能否拜你为师?”蔡大师眼巴巴的看向宋子豪。

    “免了吧。我武功低微,何德何能,做蔡大师您的师父呢?”宋子豪皱眉道。

    “宋少,放心吧,不会让你吃亏的,你教我古武,我传授你降头术,就连飞头降都可以传给你。怎么样?”蔡大师还不死心。

    “不行不行。找别人去!”宋子豪连声道。

    顿了一下,宋子豪对叶晨道。“叶大师,一旦药王谷与您达成合作,大量提供药材,让得您能够批量生产出这等丹药,那么,全世界内劲武者,几乎都会来投靠您的。届时,蓉市的彭家和沈家,倘若敢与您对抗,那便是以蜉蝣之躯,对抗参天巨树!说不定,武盟都会招揽您呢!”

    宋子豪等人,还不知道,叶晨测试过天赋,被武盟拒之门外的事情。

    这是一个秘密。

    “武盟?我可不稀罕。好了,我再去休息一会儿,晚饭的时候叫我。”叶晨笑着走进一栋大楼里。

    雷婷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叶大师,婷儿服侍您休息吧。”

    雷婷这样说,其实只是下意识的,想要报答叶晨的恩情。毕竟,她这辈子,也没指望过,能够成为宗师。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叶晨轻而易举,帮助她实现了梦想。从此之后,叶晨就是她的天,她的太阳,她的神祇。

    但是叶晨却是误会了。“你的意思是说,要献身?”

    “啊…?”雷婷愣了一下,然后脸红心跳,心里甜丝丝的,“那是婷儿的荣幸。叶大师,还记得吗,婷儿早就说过,是…是您的人了…”

    “哦?”叶晨看了看雷婷。

    这姑娘真漂亮,腿真好看,成为了宗师之后,气质很是出尘脱俗,肌肤也如羊脂美玉一般……

    两人走到一个卧室里。

    叶晨坐在床边。

    雷婷把门关了,想了想,又反锁了。

    房间里漂浮着暧昧的空气。

    以及,雷婷身上,那令人心醉神怡的少女体香。

    “叶大师,要不,婷儿先…先去洗个澡?”雷婷小心翼翼的道。

    看来,她也是铁了心,要对叶晨献身的。

    这个世界,女人其实都是崇拜强者的。尤其是雷婷这种古武家族的女子,对于掌控力量与权势的男子,更是倾慕。

    当然,叶晨身上的那种神秘,以及叶晨的气质,颜值,对她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不过,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雷婷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拿出手机,满脸歉意的看着叶晨。“叶大师,不好意思,扫兴了…要不,我关机?”

    “噗——!得了,接电话吧。”叶晨笑着摇了摇头。“赶紧接电话。”

    “哦,好的。”雷婷站在那里,接听电话。

    叶晨心念微微一动,直接站起来,走过去,绕到雷婷身后,将其环抱住了。

    啊,温香软玉抱满怀的滋味,可真是销魂啊!

    叶晨就这样静静的抱着雷婷,啥也没做,她全身便是颤抖了起来,体温骤然上升,心跳加速,耳根都红透了。

    在讲电话的时候,雷婷的声音都是抖的,尾音发颤,就好像是在做什么羞羞的事情。

    叶晨将头埋在雷婷的秀发里,深深一嗅,真的好香……

    几分钟之后,雷婷挂了电话,一回头,想说什么,叶晨直接把她吻了!

    三分钟之后。

    雷婷气喘吁吁的将头靠在叶晨胸口,双手,下意识的把叶晨的腰环抱住了。“叶大师,从今以后,婷儿真的是你的女人了。”

    “刚才谁打电话啊?”叶晨问道。

    “呃——”雷婷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一个男人。不过,叶大师,您别误会,我和他之间,绝对没有什么瓜葛。”

    “追求者?舔狗?”叶晨笑问道。

    “舔狗倒是谈不上。虽然我对他没有丝毫的感觉。但是呢——不可否认,他的确是非常优秀的一个人。”雷婷实话实说。

    两人坐到了床边。

    “你是古武家族的千金小姐,自幼眼界是很高的。要让你承认一个人很优秀,那是极难的。说说吧,那个男人,有什么优秀的?”叶晨略微有一些好奇。

    “嗯。”雷婷梳理了一下头绪。“他叫做翁千夜,三十来岁吧。有极高的学历,据说从小就是神童,学霸。他以前是在蓉市发展,做教育行业这一块,生意在蓉市如火如荼,方方面面的人脉关系都有。今年,他来酒市发展,办了一所私立学校。我们雷家,虽是古武家族,但也经营着许多生意。正所谓穷文富武,古武家族,其实更加离不开金钱。我之所以与翁千夜有交集,便是因为,我们雷家也准备大力投资教育领域,这一块,我们极为的看好。”

    “雷家准备和翁千夜合作,前几次洽谈,都是由我负责的。”雷婷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叶晨。“叶大师,婷儿也不瞒您,翁千夜,的确暗示过婷儿几次,但婷儿装作不知道,因此,与他的交集,仅仅只是生意伙伴。叶大师,千万不要误会婷儿——婷儿一直以来,都是洁身自好的。上次爱上李旭然,也是被下了降头术,可即便如此,婷儿还是没有和李旭然,发生任何的肢体接触。”

    雷婷已经把自己,当成叶晨的小女人了,所以非常害怕叶晨误会她什么。

    “我相信你啊。”叶晨笑道。

    “嗯嗯。”得到叶晨的信任,雷婷非常开心,她继续说道。“叶大师,翁千夜的私立学生,真的很出名!不仅仅是在川省有极大的名气,放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教育界的典范。而且,他的私立学校很特别,每个班只有几名学生,而且,只招那种十分顽劣,劣迹斑斑的学生!”

    “哦?这是为什么?”叶晨奇道。

    “进入翁千夜那所私立学校的学生,大多都是家庭条件极好,但性格极为乖僻,胡作非为,嚣张跋扈,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雷婷说道。“这些败家子,进了翁千夜的学校,一个学期下来,叶大师,你猜怎么着?”

    “不知道。”叶晨摇了摇头。

    “变了!整个人都变了!纨绔气息没有了,变得谦虚,乐观,上进,诚实,阳光——反正就是从恶少变成了三好学生。”雷婷大赞道。

    “哦,我明白了,那个什么翁千夜创办的私立学校,主要就是改造人,对吧?可以把那些社会败类,教育成循规蹈矩的社会栋梁。”叶晨点了点头。

    不过,他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儿——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倘若长期干坏事儿,欺男霸女,仗势欺人,他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变成一个好人的。

    但叶晨也不好说什么。或许,是那翁千夜的教育手段很高明呢。

    “叶大师,今晚翁千夜约我吃饭,还是谈生意上的事情。”雷婷说道。“要不,我打电话给我爸,让他叫我哥过去,或者另外派人过去和翁千夜谈。”

    “这个倒是不用了。你不是说,一直都是你在和翁千夜洽谈生意吗?你去吧。无所谓的,我相信你。”叶晨大大方方的道。

    “呃…叶大师,男人的占有欲都是很强的,我还怕您不愿意让我去和其他男人接触呢。”雷婷柔声道。

    “我可没打算把你锁起来,不让你和其他男人接触。你又不是我的奴隶。”叶晨无语了。

    “婷儿是您的婢女啊。”雷婷依偎在叶晨怀中,媚眼如丝。“会暖床,会侍寝的那种婢女…”

    好嘛,这雷婷有做妖精的潜质。

    “去吧,抓紧时间去。”叶晨笑道。

    “那行。叶大师,我谈完就回家陪您。”

    雷婷也没化妆,直接穿了一身比较简单的衣服,便离开了。

    吃过晚饭。

    有人来拜访叶晨。

    来者,便是酒市首富“贾环山”,以及他的儿子“贾寄思”。

    “叶大师,叶大师,贾某人不请自来,还望叶大师多多海涵!”贾环山一脸讨好的走向叶晨,态度谦卑至极。

    叶晨自然清楚这酒市首富的来意。

    昨晚,贾环山向叶晨请教,其运势低迷,公司股票大跌的原因。

    叶晨找到了根源,便是因为,贾环山将已故父亲的骨灰,抛入江中,以至于其父的阴魂,被困在水中,日日夜夜遭受溺水之苦所致。

    只不过,昨晚叶晨忙着和王家斗,和蔡大师斗,来不及告诉贾环山,如何补救。

    事关重大,贾环山今晚,便是亲自登门拜访,要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其实要解决贾环山的麻烦,对于叶晨来讲,并不复杂。叶晨心道,便出手帮一把贾环山,也是无妨,等于是与这酒市首富,结个善缘,顺便做个任务,爆点奖品出来。

    “贾老板,请里面谈。”叶晨客气的道。

    赫然。

    叶晨看向了贾环山身旁的贾寄思!

    叶晨的瞳孔,微微收缩!这贾寄思身上,有一种叶晨非常非常熟悉的味道!

    这贾寄思,看起来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脸青葱,五官端正,眉宇之间,显得非常憨厚,一看就是那种乖学生。

    “贾老板,这是令郎?”叶晨不动声色的问道。

    “对。这是犬子寄思,叶大师是高人,我带犬子过来,见见世面。来,寄思,快快给叶大师行礼!快!”贾环山连忙道。

    这贾环山的确是老江湖,贾寄思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儿子,以后肯定是要接他的班,掌舵贾氏这艘商业巨轮。

    而叶晨在酒市的地位,俨然已经如日中天,成为了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叶晨的手段,更是令贾环山心折!

    因此,贾环山便带爱子过来,提前与叶晨见见面,攀附一丝丝人脉。

    “叶大师,您好。”贾寄思十分乖巧的道。

    “呵呵,令郎很有礼貌啊。与一般的富二代不同,很谦逊。”叶晨笑了笑。

    “让叶大师见笑了。”贾环山连忙道。“这孩子啊,以前也是一身恶习,说出来不怕叶大师笑话…他…他…他在十三岁的时候,便将我给他请的家庭教师给,给,哎!下药!糟践了!”

    “爸!”贾寄思很不好意思的跺了跺脚。“我都已经改了!别说了!”

    尼玛,十三岁就知道祸害女人了,这尼玛是个小畜生啊!

    “后来,我就一咬牙,将他送到了蓉市的一个私立学校。一年之后,嘿,这臭小子,性情大变,变好了!所有的恶习都改正了。现在可乖了。”贾环山赞道。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看。

    只见,那贾寄思,是一个——纸人。纸扎人!

    他那憨厚的笑容,在叶晨的阴阳眼看来,显得格外的阴森,诡异……

    “那个私立学校,是不是翁千夜创办的?”叶晨沉声问道。

    “咦?是啊!叶大师,您也知道翁千夜校长的学校?”贾环山笑道。

    ‘翁千夜,看来不是什么好人!雷婷,婷儿……’骤然,叶晨心中,涌起一抹不祥的预感!

    …………

    PS:推荐一本超级好看的书《最强中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