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63章 谁说我不是宗师?
    山顶!

    所谓的武道擂台,从外观上讲,有些类似于现代的体育场馆,也有些类似于电影里那种角斗场,用粗粝的麻石砌成,在叶晨看来,倒是有些不伦不类。

    “叶大师,我们进去吧。”宋子豪老马识途的在前面领路。

    进入其中!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灯光映照之下,只见场地正中,耸立着一块巨石打造的擂台。占地面积,大约也有2,3亩左右。这应该便是古武者厮杀搏命的擂台了。

    或许是因为,这擂台有较长一段时间,不曾使用,因此肉眼可见的淤积了一层层灰尘。在擂台上,可以看到一些古老的凹坑,拳印,掌印,刀痕剑痕……等等。

    甚至于,偌大的擂台,还隐隐溢散出血腥味。当然,这有可能是一种错觉。

    在与擂台相隔有一段距离的四周,便是看台了。

    叶晨略略估算了一下,场地四周的看台,大概能够容纳接近一千名观战者吧。

    叶晨放眼一看,也就是不到300人,泾渭分明的坐在看台上。

    这些人,明显的分为三个阵营。

    其中一个阵营,便是叶晨的拥趸。包括雷家,宋家,魏家的人。

    这个阵营的对面,是叶晨的敌对者——沈家,彭家,章家,酒市王家!

    剩下一个阵营,应该是保持中立的存在,譬如酒市的陈家,以及一些闻讯从周边赶来观战的古武者,数量并不多。

    “看来,我与沈庭这一战,也并没有吸引多少观战者啊。”叶晨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对,我现在就是个无名小卒而已。”

    看了看时间,晚上8点整,距离开打,还有一个小时。

    “叶大师!”

    “叶大师!”

    ……

    看台的其中一块区域,宋家,雷家等人,尽数都是起身,对着叶晨,躬身行礼,姿态谦卑。

    叶晨连忙走了过去。

    “叶大师,要开战了。”雷老爷子笑道。“今晚,据说武盟派来的裁判员,是一位顶级强者。哈哈…叶大师,看来,武盟还是很重视您与沈庭这一战的啊!”

    “这个倒是未必了。”叶晨笑了笑,找了个空位坐下。

    他心里非常清楚,武盟重视的,并不是今晚的一战,而是——樊御风这傻比!

    而另一边。

    与叶晨所处这片看台遥遥对立之处!

    沈庭一身劲装,盘膝而坐,眼眸微闭,全身内气运转,正在温养精神,做战前的最后准备!

    彭三长老,沈六长老,亲自督战!

    彭莹莹,鹰叔,彭裂等,也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虽然他们都已经将叶晨分析透了,吃透了,理论上讲,这一战是绝对不存在任何悬念的,但此时此刻,还是紧张得几乎快要窒息了,就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十分压抑。

    “你们啊,真是不够淡定。裂儿,你也缺了一些临危不乱的大将风度。”彭三长老淡然一笑。他倒是沉得住气。

    “是,是,三长老教训得是。只不过,这一战涉及到了家族的命脉,我这是关心则乱啊!”彭裂冷汗粼粼。实际上他最担心的,还是沈庭失利之后,他履行赌注,自废修为。

    “沈庭公子,这一战,希望你竭尽全力,务必要将那盐市的叶晨,击毙在擂台上。”一把故作傲慢的年轻男声响起,说话的,赫然便是那樊御风!

    “樊少。你放心吧,叶晨必死。”沈六长老笑了笑,神态竟有一些讨好之意。“难不成,樊少也与那叶晨有仇?”

    樊御风有可能加入武盟,这个消息在整个川省古武圈,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是樊家提前造势的结果。

    因此,彭家和沈家的人,对于樊御风这个以前名不见经传的落魄古武家族少爷,显得尤为尊敬。

    当然了,也不至于跪舔,毕竟,樊御风只是自己弄到一个测试道具,完成了测试,但这做不得准,最终还是得武盟亲自测试。

    “哼!夺妻之恨!”樊御风隔空看向叶晨坐的看台,眼神之中,杀气凛然,几乎无法遏制。“我要他死!狗一般的东西,也敢和我抢女人?”

    闻言,彭三长老和沈六长老,相视一笑。

    “哈哈哈哈…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樊少,以后,咱们沈彭两家,还得多多仰仗你的!哈哈哈!”彭三长老大笑道。“樊少,现在你没有婚约在身吧?不如,老朽做个媒,都说蓉市出美女,此话不假,咱们彭家的许多女眷,可都是艳压群芳的绝色啊!”

    “哦?”樊御风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彭莹莹,眼中掠过一抹贪婪之色。

    彭莹莹微微抬头,俏脸之上,掠过一抹红晕,娇声道。“樊少…”

    “章家父子。”彭裂忽然看向坐在不远处的章子孝父子。“现在,请你们过去,与那叶晨随意攀谈几句,记住,看看他有没有佩戴一枚古朴的戒指。”

    “是。”章子孝之父,站起身来,恭敬道,“我现在就过去。”

    “郭大师,我儿禹恒,已经潜入盐市,今晚,叶晨不在盐市,正是动手的绝佳时机,到时候,会邀请那叶晨的许多至亲好友,红颜知己,来我王家做客。”王老爷子压低嗓音,对身旁的郭奥说道。“今晚,叶晨战败了,那是最好。但他若胜,必然一鼓作气报复我王家,没有一些保命的底牌,我王家有可能灭族啊!”

    不多时,那章子孝之父走了回来,禀告道。“各位前辈,刚才我去找那叶晨客套了几句,仔细观察过,他的双手十指,并没有佩戴任何饰物。我也没看见什么古朴的戒指。”

    “还没戴那枚戒指?”彭裂冷冽一笑。“那么,章兄,在你看来,那叶晨的气息如何?”

    “非常非常平淡。宛如没有修炼过古武的普通人。”章子孝之父,有些纳闷的道。

    这时,坐在看台的另一边,代表了中立的一个席位上,那商林也是看见叶晨入场了,心念微动。“恩公,您的实力,究竟达到了怎样的一种地步呢?我倒是有些好奇了…”

    药王谷的邬堂主,也坐在了中立区域,默不作声,十分安静。心中却是在想,‘叶晨小友啊,你根本不是宗师,你为何要战?想不通,想不通啊!’

    就在这时!

    一把雄浑的嗓音高宣道。“有请来自武盟的高前辈!!!!”

    话音刚落,偌大的场地内,一片肃静!

    所有的杂音都消失了!

    每一个人都感觉到,有一股无形气场,笼罩了整个场地!

    “哦?武盟的裁判到了?”叶晨凝眸看去。

    只见,一名看上去大概有70岁的老者,双手背负,如同闲庭信步一般,缓缓走来,向看台上,一个类似于包厢的特殊区域走去。

    那是裁判席。

    这个老者,气息一点都不凌厉,也没有什么霸道的气势,简直就像是草木竹石一般,平淡得不可思议!

    乍一看,这个老头,就和早上公园里练太极的普通老人,没有任何区别。

    “看起来也很普通嘛。”叶晨心念一动,直接打开阴阳眼,再去看那老者!

    赫然!

    叶晨只看到了万丈光芒!

    那老者,气血之强盛,生机之恐怖,就好像是一轮烈日!

    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方圆数丈,都如烈火在噼里啪啦熊熊燃烧!

    这太恐怖了,直接将叶晨的阴阳眼都灼伤了似的!

    吓得叶晨赶紧关闭阴阳眼!

    ‘这特么是什么怪物?不说别的,气血如火烧,哪怕是再厉害的厉鬼,甚至于是上了纸人身的雷轰,一旦靠近他,就会被烧成灰烬!魂飞魄散!’

    古武宗师,生机狂暴,内气阳刚爆裂,气血如火,一般的阴魂鬼物,根本就近不了他们的身。

    而这个武盟的老者,就更恐怖了,连雷轰都近不了他的身!

    电光火石一刹那,那老者,与叶晨相隔怕是有百米之远,但似乎也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叶晨的窥视。

    他的目光,遥遥的看向了叶晨!

    刹那间!

    叶晨便是感觉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双恐怖的眼睛!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宛如神明!可以洞穿一切!藐视万物!俯瞰众生!

    叶晨都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不过幸好,这双眼睛,很快就在叶晨的眼前,以及精神中消失了。

    老者不再观察叶晨,他的嘴角,倒是掠过一抹淡淡的笑意,“好小子,居然敢窥视我…”

    不过呢,老者似乎也是不以为意,很快便独自走入了包厢。

    不多时,老者的声音从包厢里传来。

    这声音中,也并没有蕴含内气,忽远忽近,但能够让得场地内,每一人都清晰可闻——

    “今晚,老朽来到川省,恰逢其会,有这么一场擂台决战。罢了,此战,就由老朽亲自做裁判吧。老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做过裁判了,但,老朽可以保证这一战的公平公正。”

    声音里,蕴含着毋庸置疑的威严,让人下意识的相信,这一战,一定会绝对的公平!

    “交战双方,蓉市沈家…沈庭。盐市新晋宗师,叶晨。你们二人,站起身来。”

    叶晨站了起来,看向包厢。

    那沈庭也养足了精神,睁眼,眼中锋芒之气一闪而过,站了起来,整个人斗志昂扬,已经处于巅峰状态。

    “这一战,是生死战,你们都同意吗?”

    “同意!”沈庭叫道。

    “呃…我也同意。”叶晨点了点头。

    “好。这一战,与全球宗师排行榜的排名无关。乃是解决私人恩怨。希望,战败的一方,不要追究与报复,否则,将会承担最为严重的后果。”老者严肃道。“这一战,还有一些彩头,“首先,彭家与沈家,以家族秘传武学,对赌叶晨的丹药。都呈上来吧。”

    彭三长老和沈六长老,珍而重之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

    这是手抄本的武功秘笈,但绝对是真的。秘笈要交由裁判检查,如果造假,会遭到严厉惩罚。

    两位长老,亲自拿着秘笈,快步走向包厢。

    “主人,我去。”雷轰站起来道。

    “你别去。”叶晨摇了摇头,你特么一去,就会被烧成灰烬,魂飞魄散。他取出准备好的一个塑料口袋,里面放着20粒【减肥丸】和20粒【增高丸】,递给宋子豪。“你去吧。”

    “是。”宋子豪拿起塑料口袋,走向包厢。

    过不多时,包厢内,老者说道。“已经验明。秘笈与丹药,都是真的。”

    “接下来,这一战,还涉及到,自废武道修为——叶晨若胜,彭家彭莹莹,洪鹰,彭裂,以及绸都市章家章子孝,尽数自废修为。对此,你们都没有异议吧?”

    “高前辈。”彭三长老,站了起来,态度谦卑,“我们没有异议,不过,叶晨若败,我们想让叶晨的一名保镖,自废修为。如此,才算是公平。”

    说着,彭家和沈家的人,都不由的看向了,坐在叶晨身侧的雷轰!

    “可以。我没有异议。”雷轰站起来,淡漠开口。“主人输了,我不仅自废修为,还可以自行了断,给主人陪葬。”

    沈家和彭家的人,尽数狂喜!

    就连酒市王家满门,都不由的,发自内心的溢出欢喜之意!

    在他们看来,雷轰是足以列入全球宗师排行榜前100位的超级高手,倘若叶晨败亡,他又自废修为,那叶晨背后的势力,恐怕都会元气大伤!

    那些保持中立,过来看热闹的人,都觉得惊心动魄,这一战的赌注,也太大了!

    “好,既然都没有异议。那么,这一战,开始吧。沈庭,叶晨,上擂台!”老者宣布。

    当下,叶晨和沈庭,分别从看台区域排众而出。

    走向擂台!

    这擂台有三米左右的高度。

    来到擂台之下,沈庭右脚一踩,内气运转到了脚下,他一跃而起,轻轻松松,便跳到了擂台之上!

    姿态十分潇洒!

    看台之上,顿时欢声雷动!

    叶晨则是老老实实的拾阶而上。

    古老的擂台上!

    叶晨和沈庭,对峙起来,双方相隔十米左右!

    “哈哈哈哈——!”骤然,沈庭狂笑了起来。“叶晨!你还真敢上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说实话,就凭你,是根本没有资格,与我一同站在这个擂台上的!我想,或许你会用背景来压我,让我认输,不战而败,对吧?哈哈哈哈——真是幼稚!不管你有什么样的背景,在武盟面前,都是浮云!今天,你不但要死!而且要受尽屈辱与折磨而死!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

    轰——!

    沈庭的宗师气势,完全的爆发了!

    与之相伴的,是惊人的杀气!以及滔天的仇恨!

    以沈庭的身体为中心,宛如有龙卷风刮起!

    擂台上的灰尘,被吹得漫天飞旋,蒙蒙一片,宛如雾霾!

    叶晨微微一笑,心念一动,一条任务编写出来——

    “叮

    任务生成

    任务内容——宿主击杀宗师沈庭

    奖励——系统正在解析任务难度,奖品稍后结算”

    ……

    接下来,叶晨悄悄将【宗师戒指】取出,戴上了。

    骤然之间,足以压垮沈庭的宗师气场,完全爆发!

    “哼!”虽然已经做好的心理准备,而且已经知道叶晨的宗师气势是假的,但临到头来,沈庭还是难免有些心悸,‘妈的,这是假的,不会是真的吧?这家伙不是宗师!’

    看台上。

    叶晨的拥趸们,立刻爆发出鼓掌声与欢呼声——

    “叶大师必胜!叶大师必胜!”

    而叶晨敌对一方的阵营里——

    “注意看!他戴戒指了!戴上戒指了!”彭三长老和沈六长老,异口同声道。

    就在这时!

    “好啦,叶晨,请不要佩戴这种无聊的道具!摘下来!擂台战,不是儿戏!”包厢里,老者有些不满的道。

    “好吧…”叶晨无奈的将宗师戒指摘下,放回储物空间。

    然后——

    他的气息,顿时就变成了普通人的样子。

    就好像是——原形毕露!

    “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假的!哈哈哈哈!”沈庭嘶声狂笑。“是一枚戒指模拟出来的气势!哈哈哈哈!假的!傻比!草拟吗!就你这种傻比,也配和我一战?根本就不是宗师!”

    “赢了。”彭三长老和沈六长老,击掌而庆。

    “哈哈哈!原来是装逼!”章子孝长长松了口气,对其父道。“居然是假冒的宗师!”

    王家那边,也是欢声雷动。

    而叶晨的拥趸们,绝大多数,都呆若木鸡!

    吓傻了!

    “爸!叶大师…他…他…他……”魏玲玲双目圆瞪,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完了完了完了,叶大师玩得太过火了,这次,引火自焚了…”魏师傅都快哭出来了。

    盐市出龙?有宗师诞生?尼玛——骗局啊!

    这方看台,鸦雀无声!

    擂台上。

    “哈哈哈…很得意吗?”叶晨摇了摇头。“好了,不玩了。”

    话音刚落,叶晨本身的气势,爆发而出!

    气流席卷!

    叶晨身形挺直傲然,淡淡威压横扫而出!

    “谁说我不是宗师了?”

    安静!

    全场安静!

    鸦雀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