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60章 提前一战!
    尴尬!

    此时此刻,商林无比尴尬!

    他万万没有想到,沈家和彭家的大敌,居然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恩公…您…您就是叶晨,盐市的叶大师?数天之后,便要与沈庭公子,在武道擂台上,一决生死的叶晨…”商林嗫嚅道。

    “是啊。怎么样,现在见到我了,出手吧!来试探我吧!”叶晨玩味一笑。

    “恩公,您说笑了。在下…在下不敢。”商林无奈的道。“罢了,我立刻便告知沈家与彭家,这件事,我商林办不了。”

    忽然,商林心中微微一动——‘沈家的沈庭公子,在全球宗师排行榜上,也有名次,算是川省古武圈,年轻一代中的天骄之一。可是,这叶晨叶大师,也绝非凡人!数日后的一战,倒也不会太过无聊。只不过,叶大师看起来,波澜不惊,丹田中也没有内气运转的迹象——不像是古武宗师!甚至都不像是修炼过古武的人!’

    叶晨眼珠子咕噜噜转动了几圈。“你受人之托,也得终人之事啊。这样吧,把我的一些真实情况,原原本本的上报给彭家和沈家吧!”

    “真实情况?”商林蹙眉。他并不是傻子,略微一斟酌,似乎也琢磨出叶晨的用意了。

    ‘恩公是想让我放一些假消息给沈家,彭家,制造烟雾弹。这样,他与沈庭一战,便能出其不意,克敌制胜。但是……如此一来,我就得罪了沈家与彭家,以后在川省举世皆敌,甚至天大地大,再也没有容身之处!’

    商林越想越觉得惊心动魄。他现在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叶晨见商林沉吟不语,额头之上,冷汗粼粼,便笑道。“沈家和彭家,委托你办这件事,许诺给你什么?”

    “恩公,他们答应在下,事成之后,会去药王谷,替我寻医问药,解决我这走火入魔的顽疾。”商林实话实说道。“药王谷传承了上古炼丹术,说不定,可以找到某种丹药,令我不再走火入魔。如果药王谷都束手无策,那我只能闭目等死了。”

    商林的神情,很是凄凉。“我商家祖传的武学,练到后期,绝无幸免,我爷爷五十岁之时,命归黄泉。我父亲更是在四十七岁生日当天,走火入魔,爆体而死。我今年45岁,怕也时日无多了。”

    “我看你脑筋有点呆笨。”叶晨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支烟。“刚才,你就差点一命呜呼了。是谁救的你?”

    “是恩公您!”商林感激涕零。

    “这不就对了!我能救你,药王谷却是个未知之数,你又何必舍近求远?”叶晨道破真相。

    “恩公,此话当真?”商林惊得一颤。细细一回忆,刚才走火入魔,情况极端凶险,几乎是命悬一线。迷迷糊糊中,只见叶晨在自己身上拍了两张符篆,顷刻之间,脑中杂乱的念头便无比纯粹,不再心猿意马。可以说是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不仅没有再走火入魔,甚至修炼上的瓶颈,都略微松动了一丝,隐隐有突破的征兆!

    “你是宗师,我自然不会忽悠你。刚才给你用的两张符篆,只是普通的黄符,品质极低。但我有更好的符篆!灵符!”叶晨一脸认真的道。“只要我给你画两道灵符,你随身携带,以后就不会再走火入魔了。”

    直觉告诉商林,叶晨说的是实话。况且他已经尝试过符篆的滋味了——“得罪沈家和彭家,固然不利,但比起活命,这又算得了什么?活着就有无限可能!而且,恩公给我的两道灵符,我能一代一代传下去,子子孙孙,修炼祖传武学,都不用再担心走火入魔的问题了!如恩公所言,药王谷不一定能救我!好!我赌了!”

    商林不是忸怩之人,当机立断道。“恩公想要我对沈家和彭家说些什么呢?”

    “就说真实情况吧。”叶晨叹了口气。“事实上,我就是一个废物。彭家和沈家说对了,我根本就不是宗师,哎…我一直都在装腔作势,欺骗世人,鱼目混珠——人呐,谁没点虚荣心呢?”

    “……”商林心说,我信你个鬼!你要真不是宗师,你还敢和沈庭一战定生死?其中绝对有诈!

    “这些都是实话。你看这个——”叶晨悄悄从储物空间内,取出【宗师戒指】,“我装逼,全靠这玩意儿,你瞧瞧。”

    他将宗师戒指,扔给商林。

    商林小心翼翼的戴上戒指。

    轰——!

    恐怖的宗师气场,瞬间爆发,锋芒毕露!

    “这…这是…这…果然…是假的!”商林目瞪口呆。

    “一件法器。没别的用,就是装逼。”叶晨掏心掏肺的道。“我就靠着这枚戒指,到处招摇撞骗。现在你亲眼所见,我没骗你吧?”

    “能够模拟出宗师气势的戒指…这件法器,可真是神乎其神。”商林赞叹道,他将戒指还给叶晨,颤声问道。“恩公,难不成…这些,都要如实告诉沈家和彭家的人?”

    “对。把戒指的事情,如实告诉他们。”叶晨笑了笑。“等我和沈庭一战之后,自然给你画两道灵符,救你的命。”

    商林实在是想不明白,叶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倘若,这枚戒指,真是叶晨招摇撞骗的道具,那他就应该秘而不宣,绝对不会这样拆自己的台啊!

    ‘恩公的心思如水,深不可测…绝不是省油的灯!’商林深吸一口气。“好,恩公,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那就好。”叶晨又取出两张【清心符】和两张【安神符】,递给商林。“最近几天,再出现走火入魔的情况,就暂且用黄符救命。”

    “多谢恩公。”商林规规矩矩的接过符篆,如获至宝。

    “我就先走了。”叶晨拉开车门。“对了,你在全球宗师排行榜上,排名多少位?”

    “恩公,在下自知命不久矣,早已经退榜。最巅峰时期,位列第612位。”商林恭敬说道。

    “排名还可以。”叶晨和煦一笑。“那我先走了。”

    “恭送恩公。”商林行动恢复自如,连忙下了车,微微欠身,目送叶晨离开。

    ……

    叶晨回到燊海森林小区,大摇大摆朝那姝华家走去。

    “彭家和沈家,这次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我特么不坑死你们!”叶晨相信,商林绝对会按照自己的吩咐去办,而且还会不遗余力的渲染,使得沈家和彭家都深信不疑——我,叶晨,就是个废物!

    来到姝华家门口。

    竖耳一听,屋里很安静,隐隐约约,有粗重的喘息声。

    “差不多两个小时左右了,他们应该都尽兴了吧?”叶晨笑了笑。

    大门没有反锁,叶晨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

    客厅里,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

    每一个人的衣裤,都被撕得稀巴烂!

    满地到处都是鲜血,以及——排泄物!呕吐物!屎!尿!

    臭气熏人!

    “今天…今天的事,谁特么都别说出去!否则!我!我史南杀了他!”史南趴在地上,单手捂臀,浑身战栗,脸上的表情,又是愤怒,又是恶心,又有一些销魂,还有一些羞耻。

    虽然他中了艳鬼的媚术,情难自禁,但也不是没有记忆。此刻,他的脑海里,不断重放着刚才那一幕幕不堪的画面!

    在场的每一位保镖,都蹂虐过他!

    痛!现在依然很痛!身体就像是快被撕裂了!

    这群畜生!

    王八蛋!

    而那姝华,双手捂面,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有很多咬伤,血肉模糊。

    她受到的摧残,是最恐怖的,毕竟,在场只有她一个女人。

    “主人——”艳鬼飘了过来,咯咯咯娇笑不已。“主人,刚才您没看见,那拼刺刀的场面,太壮观了!我是鬼耶,都差点吐了!那个女的,可真是骚啊,我看挺有做艳鬼的潜质,要不然,把她弄死?咯咯咯…倒是不用主人亲自动手了,她被厉鬼缠身,也活不了多久。”

    艳鬼将手机交还给叶晨。“主人,都拍下来了,5个G呢,您慢慢欣赏吧。”

    叶晨不动声色的将艳鬼,收入储物空间。然后笑嘻嘻的道。“各位,玩得还过瘾吧?”

    “你!都是你!都是你搞出来的!你…你是人还是魔鬼?你究竟是人还是魔鬼!你这个畜生啊!”史南算是缓过劲来了,他的脸色比死人都更加难看,眼睛因为怨毒而瞪大,都快挤出血来了,在他身上,只有一种情气息,那就是戾气,他的心里,极度的森寒,咒骂着,“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些什么?不管你是谁!今天你都要死!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得要你死!!!!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在史南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种情绪,那就是——恐惧!无尽的恐惧!

    他不是井底之蛙,他见过可以躲避子弹,一人轻易虐杀数十人的内劲武者;他甚至亲眼见过隔空斩人的古武宗师!但!叶晨这种手段,他从来没有见过!

    太可怕了!心肠比蛇蝎还要恶毒!

    但是——他很笃定,叶晨今天死定了!

    因为,他在刚才,已经通知了负责保护他的一位高手!

    一位古武宗师!普通人连跪着仰望的资格都没有的古武宗师!

    “你等着吧。今天你必死!如果我是你,趁着这个时间,我会留下遗言,打电话给家人告别!”史南咆哮着。“你的任何手段,在他面前,都是笑话!等会儿,我会亲手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的!我发誓!我史南这一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想要虐杀一个人!你是第一个!”

    “哦?还有帮手吗?行,我等着。”叶晨愉快的笑了笑,索性点燃一支烟,一边抽,一边等了起来。

    门开了。

    叶晨没有回头,但却感觉到了一股凝重的气息。

    “啊!商大师!商大师!快!快抓住这个杂种!他…他该死啊!我要把他碎尸万段!”史南就好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挣扎着爬了起来,大哭道。

    “商大师!您要为我们做主啊!”保镖们,都哭嚎了起来。

    “商大师?”叶晨回头一看。

    站在大门口的中年男子,渊渟岳峙,气息凌天,不怒自威,身上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势。

    古武宗师。

    是商林。

    “呃——”商林看见了叶晨,他下意识的微微欠身,正要开口。

    叶晨摇了摇头,然后懒洋洋的朝外面走去。

    “商大师!快抓住他!快啊!”史南歇斯底里的尖叫道。

    叶晨索然无味,在与商林擦身而过的时候,商林在他耳边,低声道。“恩公,我会善后的。”

    “呼——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叶晨笑着回林语溪家了。

    林语溪已经起床,磨磨蹭蹭的帮着林父和林母,把午饭弄好了。

    林父和林母,看着女儿走路那别扭的姿势,仿佛都知道了一些什么。

    “叶晨,都怪你。我…我现在上厕所都疼…”林语溪在叶晨身旁,娇嗔的道。

    午饭。

    林母特意给叶晨炒了一盘子鸡蛋。

    “小晨,这是阿姨农村的亲戚捎来的,土鸡蛋,你多吃点。”林母不动声色的对叶晨道。“补补营养。”

    “呃……”叶晨有些无语。

    今天,叶晨为了照顾林语溪,便留了下来。不过,晚上和林语溪相拥而眠,着实忍不住,又策马奔腾了一次。

    林语溪痛并快乐着!

    ……

    次日,下午。

    晚饭前。

    酒市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客厅。

    此时,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名老者。

    这两名老者,年龄都已超过70岁,但气息沉凝如山,身体内部,似乎蛰伏着恐怖至极的力量。

    目光微闪,锋芒毕露!

    客厅里的空气,都因为这两位老者的存在,而变得稀薄了!

    这两位老者,来头非常非常大!

    一个是蓉市老牌古武家族,沈家的长老!六长老!

    而另一个,则是来自彭家的长老!三长老!

    在任何一个家族,家主之下,便是长老的权柄与威严最大了!甚至于,长老联合起来,还能弹劾家主!

    彭家与沈家,已然是出动了长老级别的存在,看来,事态已经非常非常的严重!

    站在客厅里的,有沈庭,彭莹莹,以及鹰叔,彭裂,他们都心绪不宁,忐忑得直冒虚汗。

    “丢人!家族的颜面都被你们丢光了!”彭家三长老,脸色阴沉,目如鹰隼。“莹莹,你丢掉的,不仅仅是清白,还有彭家的脸啊!这么多年了,我彭家,何曾受过这等羞辱?”

    “三长老!莹莹错了!”彭莹莹跪倒在地,哭得都快昏厥过去了。“都是那小杂种害我!是他害我啊!叶晨,这个挨千刀的杂种!这个畜生!”

    “三长老,沈六长老,那叶晨,有一保镖护卫,武力深不可测,虽然籍籍无名,但绝对拥有全球宗师排行榜,前100名的战力啊!”彭裂辩解了起来。“我们竭尽全力,也只能勉强保命,用缓兵之计与之周旋。”

    “全球宗师排行榜,前100名?这等战力,放在古代,便是骁勇善战,百战百胜的大将军。便如常遇春,汤和,徐达等名将一般。你们的确难以匹敌。情有可原。”沈六长老拿起茶杯,品了一口茶,看向沈庭。“沈庭,数日之后,你便要与那叶晨一战,此战,关系太过重大。涉及到你们的生死存亡,沈,彭两家的颜面。甚至于,还赌上了沈,彭两家的秘传武技——一定一定一定不能有什么闪失!”

    “拿家族秘而不宣的武功秘笈去赌!长老团和家主,为此都争执起来了!”彭三长老一脸阴鸷的表情。“我们彭家输不起!沈家也输不起!万万输不起!原本,家主是决定,将你们都废掉的!是长老团坚持要搏一次!一旦输了,莹莹,彭裂,沈庭,洪鹰,你们记住,你们将成为家族的罪人!千古罪人!”

    “是,兹事体大,我也是考虑再三,才提出,让沈庭与那叶晨一战。”彭裂梳理了一下头绪。“那叶晨,如果我们没有看错,他绝非宗师!”

    “调查过吗?”彭三长老眼皮子微微一掀。

    “事后,我们调查过。那叶晨,在世人面前,暴露宗师身份,一共只有数次。其中一次,是在盐市。当时,蓉市秦家,秦二公子,莅临盐市。盐市权贵,为秦二公子,举办了接风洗尘的宴席。叶晨,与秦二公子争风吃醋,当场撕了起来。原本,秦二公子有一位宗师保护,叶晨是讨不了好的。但关键时候,叶晨爆发宗师气场,震慑秦二公子,压服秦二公子的宗师保镖。”彭裂语速极快的说道。

    “继续说。”彭三长老和沈六长老,面露思考的表情。

    “但是最后,秦二公子安然无恙。这一点,非常蹊跷。按理说,叶晨倘若真是实力超凡的宗师,他必然不会放过秦二公子。秦家是蓉市老牌的豪门,但并非古武家族,秦二公子去和一名宗师抢女人,那不是找死吗?”彭裂笑了笑。

    “也就是说,全程,那叶晨没有动过手?”彭三长老琢磨了一下。“也没有要求秦家赔偿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彭裂继续说道。“还有一次,便是在酒市,雷家的枫叶山庄,叶晨展现宗师气势,镇压酒市四大古武家族。但是,也没有动手。酒市有宗师坐镇,但最强的无非就是一个宋子豪,在真正高手面前,简直不堪一击。俗话说,杀鸡儆猴,叶晨连只鸡都没有杀,仅仅只是爆发了宗师气场而已。”

    “最近一次,便是在我们面前,爆发他的宗师气场。我,洪鹰,药王谷的邬堂主,都可以肯定,他的气场,华而不实,是假的!一定是假的!亲眼所见,错不了!”

    彭三长老和沈六长老,交换了一下眼色。

    “彭裂,听你如此说,的确,那叶晨,有可能在故弄玄虚,摆空城计。但是,不能排除,他在耍诈。”彭三长老道。

    “或许有六到七成的把握,证明叶晨是假冒的宗师。但还存在三到四成的变数!沈庭与叶晨一战,必须完全确保,没有任何一丝变数!否则,此战取消!我们不能够拿家族的命脉去冒险!颜面固然重要,但与秘传武学相比,轻如鸿毛!”沈六长老道。

    “所以,我请人,去试探叶晨的深浅。今天应该会有结果。”彭裂道。

    敲门声响起。

    进来一名彪悍男子,恭敬道。“商林,商大师求见。”

    “速速请商大师进来!”彭裂激动不已的道。

    很快,商林便步入总统套房。

    “商大师,情况怎么样了?探明那叶晨的虚实了吗?”彭裂紧张的问道。

    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商林的身上。

    “各位,我潜入盐市,找到了叶晨,并让史家的纨绔少爷史南,去碰瓷那叶晨,最后,我再出手——我发现,那叶晨根本就不是宗师!他的功力,充其量就是内劲中期而已,就连内劲巅峰都远远没有达到。不过,他在与我对峙之时,十分强硬,态度嚣张,不肯服软。他只是内劲武者,这一点,我不会看错。但是,他突然又爆发出强横无匹的宗师气场!我与之周旋,终于发现了他的秘密——是一枚戒指!”

    “戒指?”

    “对!一枚古朴的戒指!当叶晨佩戴这枚戒指的时候,便能爆发出恐怖的宗师气场,但当他取下戒指后,便原形毕露。”商林面不改色的说道。

    “嗯…据说,一些古武家族,的确是有这样的法器,能够让普通人,也模拟出宗师的气势。”彭三长老,点了点头,紧绷的神色,完全的松弛了。

    “好啊,一个装腔作势的家伙,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彭家,沈家!该死!实在该死!这一战,没有问题!沈庭,你记住,上了擂台,便要他的命!”沈六长老森然道。

    “我会的。我会在擂台上,把他的每一根骨头都打断!我会让他痛不欲生的!”沈庭眼中,充满了嗜血与怨毒之意。

    “迟恐生变,这样吧,动用彭家和沈家的能量,上报武盟,让他们明天,就把这一战安排下来!”彭三长老急不可待的道。“明天,通知叶晨,来酒市一战!”

    “太好了!我早就等不及了!哈哈哈哈哈!”沈庭双拳一握,掌心爆发出捏碎空气的可怕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