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49章 三天!(二合一大章节)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这一场宴会,的确是奇变迭生!各种转折,令人应接不暇!

    让鹰叔,彭莹莹,沈庭,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药王谷的邬堂主,竟要力保叶晨这必死之人!

    以彭家与沈家的体量来讲,在川省任何一个地级市,都可以作威作福,为所欲为。但!与之药王谷相比,真的真的不够看!用一句渺如尘埃来形容,怕也丝毫不为过!

    那鹰叔,犹记得,当年彭家家主,为求一丹,在药王谷山门前,跪了三天三夜!

    此事,现在想来,仍觉心悸!

    沈庭额头青筋暴跳,怒而不敢言!

    心中呐喊——‘难不成,我未婚妻莹莹,便是被白白看光了?难不成,这杂种,便能如此逍遥法外!’

    彭莹莹那原本趾高气昂的神态,也瞬间凝滞,面容呆傻!

    庄园里的其他人,百感交集!情绪复杂!

    诸如雷家,宋家等,受过叶晨恩惠,与叶晨休戚相关的,此刻,自然是劫后余生,如蒙大赦!

    而!

    章子孝,王家等人,包括适才落井下石的众人,现在则是如坐针毡,忧心如焚!

    如果,刚才是选边站队,他们明显站错了!一错,满盘皆输!

    彭莹莹和沈庭的目光,同时看向了鹰叔!

    鹰叔压力倍增,汗如雨下。‘这…这…为什么会这样!’

    “嘿,前辈,你好。”叶晨笑着与那邬堂主打了个招呼。态度不卑不亢。

    “哈哈哈…小友,不必客气,不必客气啊…”邬堂主和颜悦色。

    见状,宋母惊骇欲绝!她知道,邬堂主一向都是崖岸自高的,极少极少对于一个年轻后辈,如此的温煦平和!

    ‘叶大师要飞天了!化龙,一飞冲天了!’宋母惊颤,又替叶晨感到高兴!

    “邬老…您…您是何等身份?”鹰叔壮着胆说道。“这小子…乳臭未干,身份卑微,思想污秽,行为龌龊,手段下流…您…您去保他…实在是,辱没了您的身份啊…”

    “好啦。我要保谁,还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吗?”邬堂主挥了挥手,随后一笑。“我不但要保他,而且,还要力邀他加盟我药王谷!但凡,他加入药王谷,不说什么,一个执事的位子,那是跑不掉的。哈哈哈哈!小友,怎么样,加入药王谷,在我手下,担任一执事。”

    轰——!!!!

    这话,就像是一枚炸弹,当场引爆了!

    震得不少人,全身直打哆嗦!战栗不已!

    药王谷执事!

    那可是站在山巅,俯瞰众生的存在啊!

    论段位,药王谷执事,可比什么彭家家主,沈家家主,牛逼多了啊!

    ‘完了!完了!’鹰叔心神崩溃,‘倘若,小畜生答应下来,加入药王谷,成为执事,那便是鲤鱼跃龙门,那我家小姐和沈庭公子,包括我本人,考虑的,便不是如何去整治折磨小畜生了…而是…而是如何留一个全尸…他若施压,家族必然会弃车保帅,将我等,逐出门墙,撇清干系的!完蛋了!完了!’

    章子孝和王家的人,现在也是濒临崩溃——他们似乎都预感到了,一场腥风血雨的灭门惨案,即将上演!

    ‘哦?这老头子,在招揽我了?’叶晨心中微微一愣。

    不过,他脑子里,窜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加入药王谷?加入个屁!

    叶晨可不相信,这世上有免费的午餐。

    有得就有失。

    加入了药王谷,固然身份变得无比显赫,但自己的炼丹之术,各种丹方,很可能要贡献出去!

    叶晨可不想与谁共享,系统爆出来的诸般奖励!

    如现在一般,闲云野鹤,不受管制,没有束缚,想装逼就装逼,装了逼就跑,那才叫爽快呢!

    “不不不!不!”鹰叔失态,惊声尖叫起来。“没有资格!邬老!您被这小子蒙蔽了!他何德何能,加入药王谷呢?他不配啊!请邬老收回成命啊!”

    “放肆!”邬堂主大为不悦,眼中寒芒绽放,紧盯着鹰叔,其气质,都变得有些阴邪了!

    这种眼神,太过可怕了,仿佛一眼之间,就能束缚住鹰叔,就能决定他的生死!

    鹰叔无端端的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寒意,如影随形,冻彻根骨!他双膝一软,噗通一下,便跪倒在邬堂主脚下,瑟瑟发抖!

    “小友若没有资格,谁有资格?”邬堂主的目光,转向叶晨,和煦一笑。“小友,从一开始,我便注意到你了。那位肥胖女孩,一个小时之内,减肥上百斤,堪称奇迹。而小岚的爱子,宋子豪,一直以来,身材矮小,宛如侏儒,最近却也是无端端挺拔轩昂起来。观宋子豪对你的态度,这应该,也是出自你的手笔吧?看来,你手中,至少掌握着两种奇妙的丹方,并能将其炼成丹药!就凭这两种神乎其神的丹方,你便有资格,加入药王谷!”

    邬堂主侃侃而谈。“至于说,你替小岚剔除丹毒,那才叫真正的惊才绝艳,举世无双!”

    邬堂主的情绪,罕见的激动了起来。“我药王谷,乃是正派,对于每一位试药童子的遭遇,都于心不忍。这么多年来,一直苦心孤诣,想要找出,消弭炼药童子体内淤积丹毒的法子。但一直无解!百思不得其解!深感无力!而你做到了!轻而易举做到了!凭这一手段,你担任药王谷一执事,那是板上钉钉!有了你,药王谷便再也不会有试药童子,被丹毒荼害,晚年凄惨,甚至不得善终,死于非命!”

    邬堂主的分析,有理有据,入木三分。

    “还有!小友,你在小岚身上,提炼出如此如此多的珍稀药材!这份手段,莫要说是亲眼所见了,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邬堂主骇然动容道。“药王谷,试药童子,何止数百?用你这法子,能提炼出多少稀有药材?那是何等价值?无法估量!无法估量啊!凭借这份手段,未来,我的堂主之位,必然就是你的囊中之物!”

    “是的,小友,你没有听错!现在,你加入药王谷,破格,直接担任执事一职!等我隐退之后,我的位置留给你,你放心,这是没有争议的事情,你也不会去和谁竞争!也就是说,少则五年,多则十年,你便能坐上堂主之位!药王谷,从古至今,也没有过,这等年轻的堂主!你是第一个!但,你实至名归!”邬堂主目中精光绽放,但语气肃然,一本正经,并没有忽悠画大饼的意思。

    太恐怖了!

    最迟十年,做到堂主的职位!

    这就好像是田里一个挖土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为了皇太子!

    与这种身份相比,如沈庭,彭莹莹之流,又算得了什么?一辈子只能跪着仰望!

    而酒市王家,以及那章子孝之辈,更是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

    恐怖如斯!

    “小友,怎么样?答应下来吧。”邬堂主非常有自信的看着叶晨。

    筹码太大了,太诱人了,只要叶晨不是傻子,便不可能拒绝!

    “呃…要不,我考虑一下?”叶晨眼珠子咕噜噜转动了几圈。

    “可以。”邬堂主言笑晏晏的点了点头。

    下一秒,叶晨的目光,却是看向了人群中的章子孝!

    “章宗师…”叶晨淡然道。

    “我!我!我愿赌服输!”章子孝早就被吓得魂飞天外,此刻被叶晨点名,他哪里还会有半分的迟疑?

    跪!

    跪倒!

    嘭——!

    章子孝直挺挺的给叶晨跪下了。

    宗师的尊严,刚才的狠话,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现在不跪,等叶晨成为了药王谷的执事或堂主,那便连跪下的资格都没有了!

    ‘只希望,我这一跪,这家伙不会再迁怒于我,日后,也不再报复我…更不要去报复我的家族…’章子孝心中,默默祈祷。

    高贵,嚣张,不可一世的宗师,如蠕虫一般跪伏在叶晨脚下。在场之人,无不唏嘘感慨。

    看到章子孝终于服软下跪,叶晨心中,也是大爽。

    与之同时——

    叶晨脑子里,系统提示的声音,再次清晰响起——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让古武宗师章子孝下跪】

    获得技能书《沾衣十八跌》,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内力10缕,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修复能量0.1

    系统完成修复10.23%”

    ……

    这个时候,王家的王老爷子,以及王禹恒等人,颤颤巍巍的走出来,便要向叶晨跪下。

    “叶大师…我们…我们多有冒犯之处,在这里,给您赔罪了…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王老爷子挤出一张哭脸。

    “哈哈哈哈…等等!”叶晨冷笑了一下,眼中爆闪出来一抹戾气,“你们不必跪。我呢,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出卖我…所以,王家满门,没有跪的资格。我会和你们秋后算账的。嘿…相信我,会很好玩的。”

    这就是摆明了不接受道歉了!

    态度强硬!

    王家众人,骇然欲绝,全身发软,心胆俱裂!

    “作茧自缚。”宋子豪冷笑了一声,眼中尽是揶揄。

    这个时候,叶晨看向邬堂主,问道,“前辈,加入药王谷,需要履行什么义务呢?”

    “问得好。”邬堂主展颜一笑,“小友,药王谷不同于一般的古武家族。严格意义上讲,药王谷,属于一个宗门!一个古老,源远流长的宗门!那么,任何宗门,都有门规!药王谷的门规,一共有九九八十一条!”

    ‘握草——这么多?’叶晨头皮发麻。

    邬堂主继续说道。“但最重要的门规,便是忠诚。以及奉献,分享。加入药王谷,便是将生命,都奉献给药王谷!小友,你所掌握的所有炼丹术,丹方,甚至于所有的秘密,都必须尽数的,无一遗漏的奉献出来!不能够存有二心!不过呢,这其实是反哺宗门,毕竟,宗门给予你的庇护,资源,特权,地位,那是尤为可观的。”

    “譬如,药王谷内种植的药材,积累下来的天材地宝,以及品质绝好的丹炉,你都能够随意的享用。而且,全国范围内,九成九的古武家族,其家主,都会奉你为贵宾,绝不敢轻忽怠慢。”邬堂主仿若智珠在握,微笑说道。“至于说,世俗的荣华富贵,金钱美女,那更是信手拈来。不要说当今社会,那些光鲜亮丽的一线女星了,哪怕就是古武家族的千金小姐,只要你一招手,她们便会乖乖的爬到你床上去。这是事实。”

    闻言,在场的人,无不羡慕嫉妒恨。

    现在,只要叶晨一点头,他的生命层次,就完全的跃升了。

    “父亲,这次我们雷家,可真是洪福齐天啊!”雷大少满脸红光,激动万分,“雷家是叶大师的附庸家族。叶大师加入了药王谷,从今以后,莫说是川省了,放眼全国,谁还敢欺辱咱们雷家呢?嘿嘿嘿!打狗还看主人面哩!”

    宋家,陈松,魏玲玲等,也仅是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莫过于此!

    不料,叶晨却道。“前辈,倘若,我拒绝呢?”

    静!

    安静!

    场面骤然之间,变得极为安静,落针可闻!

    拒绝?

    这是脑袋被驴踢了?

    鹰叔,彭莹莹,沈庭,包括王家的人,尽数都是心神紧绷,精神力高度集中——倘若,叶晨顺理成章的接受邬堂主邀请,加入药王谷,担任执事。那他们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但叶晨拒绝!则事情又有了转机,风云突变!他们也重新获得了灭杀叶晨,斩草除根的机会!

    叶晨一念之间,可以决定许多人的命运,包括他自己的命运!

    “拒绝?”邬堂主愕然。

    他脑子里,没有考虑过,叶晨会拒绝。

    因为正常人都不可能拒绝药王谷的!

    足足僵了一分钟,邬堂主才缓了过来,正色道。“拒绝…小友,倘若你拒绝。那么——今晚,我爱才若渴,对你印象绝佳,而你又救了小岚。所以,哪怕你拒绝我,今晚,我也力保你。”

    “但,你要知道,你那近乎荒唐的行为,已经让得,你与彭家,沈家,结下死仇!这两大家族,在川省,底蕴惊天,人才辈出,影响力极大极大。得罪了这两家,往后,你在川省,极有可能,寸步难行,甚至于,举世皆敌!”邬堂主苦口婆心的道。“今晚,你拒绝我,那么,我会再给你三天的时间,让你好好考虑!”

    “三天!三天之后,我会亲自去找你!你能回心转意,那么,还是那句话,无人敢动你!但是!!!!”

    邬堂主拔高音调。“三天之后,你还是拒绝。那,我便放任不管了!彭家,沈家,他们要报复你,也是你们的私人恩怨,与我无关了!如果,小友你能承受,这两大古武家族的报复,那,你便再度拒绝吧!”

    “小友,拒绝,是不智之举啊!你天纵之才,不能够冥顽不灵!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真的不想看到,你过早的夭折!”

    这番话,听起来是在良言相劝,但叶晨从中,也是感觉到了很明显的威胁的意味。

    是的,就是威胁。只不过比较委婉而已。

    借彭家与沈家的刀,威胁叶晨,逼迫他妥协!

    这让叶晨心中,涌起一种很不舒服的味道!

    再说了,叶晨在得到系统之后,不说唯我独尊,但至少不能去寄人篱下吧?

    加入药王谷,好处多多,但人身自由,都要受到一定的管束。还得保证绝对忠诚,九九八十一条门规,如枷锁一般的捆绑——

    这不是找罪受吗?

    ‘嘿嘿嘿…三天时间…这老头子,居然给我三天缓冲的时间!太好了!三天时间,对于我来讲,足够了!’

    ‘给我三天时间,这一劫,我自然能够避过去!’

    只要叶晨给雷轰扎好完美纸人,让它附身,便有了一个强硬的古武宗师当打手!那可是清康熙年间的宗师啊,岂是等闲之辈?

    再则,叶晨已经是中级炼丹师,又有了炼制【爆气丹】的丹方,他自己成为宗师,也是指日可待!

    如此,何必委曲求全?大好男儿,何必托庇于人?

    “好,我回去考虑三天吧。”叶晨淡然说道。

    “嗯——”邬堂主点了点头。

    随后,他朗声宣布道。“彭家,沈家,以及在场的各位。适才,我与小友的对话,你们也都听到了。三天!在这三天之内,谁要是敢不长眼,与小友作对,便是与药王谷作对!我药王谷,定斩不留!”

    “但若,在三天之后,小友仍然坚持己见,拒绝药王谷的邀请,那么——我也只能看着他,自生自灭。与他有仇者,三天之后,可以尽情报复。我,绝不插手。”

    言毕!

    鹰叔与沈庭等人,皆是心念电转!

    “等!等三天之后,看看那小畜生如何抉择。倘若,他一意孤行,那就最好,我们直接将其虐杀,灭其满门!”鹰叔满脸阴沉,杀气腾腾。

    “好!太好了!事情还有回旋余地!”沈庭也是如释重负。“看样子,三天之后,他有半数的可能,再度拒绝。只要他开口拒绝,我们直接将其击毙,不要给他反悔的机会!”

    “杀了他!杀了他全家!三天,我等!我等得起!”彭莹莹咬碎银牙。

    “邬老,告辞了。三天后,再见。”鹰叔对着邬堂主,行了一礼,然后带着沈庭和彭莹莹离开。

    临走之时,三人都用剜骨尖刀一般的眼神,狠狠瞪了叶晨一眼。

    “好的,我也在酒市,再逗留三天。呵呵呵呵…”章子孝从地上,站了起来,阴森森的看着叶晨,声音极低,像在诅咒,“三天之后,你要是拒绝药王谷,那么,今日之辱,我便百倍,千倍的奉还!呵呵呵,好得很,我章子孝这一生,还没给蝼蚁跪过呢…这是第一次…呵呵!”

    “我们也走。”王老爷子目光闪烁。“禹恒,回到家族之后,立刻请李家兄弟过来。让李旭升催一下,他的师父和汤大师,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抵达酒市。三天之后,倘若能到,那是最好。到时候,那姓叶的,只要开口拒绝,我们就要他死无葬身之地!要保全王家,他就必须得死!”

    叶晨也不管那么多了,反正留给他三天时间,干啥都足够了。

    当下,叶晨让宋子豪,找来一些麻布口袋。

    叶晨将铁锅里,凝结出来的药疙瘩,尽数都装入口袋,带走!

    这些可都是花钱买不到的宝贝啊!不乏天材地宝!

    大大小小的药疙瘩,囊括了几百上千种名贵药材,只要有丹方,叶晨便能炼出许多神奇丹药。

    刚才,叶晨还吸收掌握了【爆气丹】的丹方。

    他惊奇的发现,铁锅里的一些药材,便是可以用来炼制爆气丹!

    宗师,距离叶晨,一步之遥,触手可及!

    美滋滋!

    “叶大师…”魏玲玲和雷婷,同时跑了过来。

    她们帮着叶晨,从铁锅里捡药疙瘩。

    “叶大师,你为什么拒绝药王谷的邀请啊?那可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魏玲玲小心翼翼的问道。

    “呵呵,总有一天,我会让所有人,高不可攀!包括药王谷!”叶晨十分装逼的说道。

    魏玲玲和雷婷,芳心都是一颤。

    收拾好药疙瘩,叶晨让陈松和雷家,宋家的人,帮着自己,将其扛到车上。

    “时间已经不早了,魏玲玲小姐,今晚,你是回盐市呢?还是去我家里暂住一夜?”叶晨笑问道。

    “啊?”魏玲玲愣了一下,然后低声道。“如果叶大师不觉得麻烦,我…我便想去叶大师的豪宅住一晚。”

    “不麻烦,不麻烦。”叶晨笑嘻嘻的道。

    雷婷在一旁,心念一动,也低声道。“叶大师,婷婷也想去您家借住一晚。可以吗?”

    “求之不得啊。我正寂寞呢。”叶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当下,三人并肩朝庄园外走去。

    月光之下,众人只见叶晨的背影,渐行渐远。

    在众人看来,这清秀的背影,于此刻,变得巍峨耸立,隐隐有种桀骜冲霄之势,氤氲而生!

    “三天之后,有好戏看了!”有人忽然说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