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48章 我,保你!
    叶晨将锅盖掀开了!

    只见,铁锅里满满的水,已经被烧干掉了,涓滴不剩!

    宋母!

    她还活着!

    是的,每一个人,都可以非常的确定,宋母并没有被烫死,也没有被煮熟。

    她还健在。毫发无损!

    而且她很好!状况非常非常好!

    “叶…叶大师…”宋母从锅里站了起来。

    与之前相比,她的背脊,不再佝偻了,她的气色,也好了很多很多。不再是那种油尽灯枯的味道了。

    在她的脸上身上,也没有烫伤与灼伤的痕迹。

    “伯母,你现在,感觉如何?”叶晨笑着问道。

    全场,都十分安静。

    每一个人,都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着,叶晨与宋母的对话。

    包括沈庭与那老者,一边用内气,给彭莹莹拍打按摩,一边也是抬眼,看向了这边。

    “感觉…全身轻松了。背能挺直了。以前,就好像驮着数十斤的石头,每走一步,都非常的困难,几乎要竭尽全力。现在,这些负担都没有了。”宋母琢磨着说道。“还有!我!我不疼了!我的五脏六腑,全身上下,一点也不疼了!不再被丹毒侵蚀了!好舒服!太舒服了!”

    “这就对了。”叶晨打了个响指。“伯母,你所谓的背负数十斤重物,那便是长年累月,淤积在你体内的丹毒。如今,我将丹毒,尽数给你剔除掉了。你放下包袱,自然轻松。也就是说,你试药30年,在身体里根深蒂固的丹毒,已经烟消云散。从此之后,你可以舒舒服服的活下去。安享晚年。当然了,也不能称之为‘晚年’,毕竟,你也才五十出头。这个年龄段,按照现在的说法,只能够称之为中年人。”

    搞定了!

    叶晨用自己的方法,替宋母治好了丹毒!

    完美!

    再一看,铁锅里,凝结出一块块鹅卵石大小的药疙瘩。

    有红色的,黄色的,蓝色的……

    这些药疙瘩,散发出馥郁的药香味,有的还熠熠生辉。

    这些疙瘩,便是从宋母身上,榨取出来的药渣,凝结而成。叶晨略略一分辨,其中一些药疙瘩,还是极品的稀有药材,无价之宝!

    ‘这么一锅药疙瘩,能炼出好多丹药了。如果是拿出去卖,至少也是价值几十亿上百亿的,这一点也不夸张。’叶晨暗道。‘由此可见,药王谷可真是底蕴惊人啊。随便一个试药童子身上,都能榨出这么多珍贵难寻的药材…各市的那些豪门世家,与药王谷比起来,真的是渣渣。’

    “妈!您好了!”宋子豪失态狂叫起来。“哈哈哈哈……妈!您真的好了!”

    宋子豪激动到眼泪狂飙,情难自控!

    他舒坦了!之前在情场上,遭到打击和戏耍的郁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幸福,释然,狂喜。

    今晚的宴会,真的太值了!千值万值!

    救了母亲一命啊!

    与这比起来,彭莹莹的刻薄歹毒,真的不算什么!

    “哈哈哈哈!夫人!夫人!”宋老爷子也冲了过来,抱住自己的结发妻子,仰天狂啸,失态大哭。

    宋家满门,对于叶晨的感激与崇拜,俨然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

    药王谷都做不到的事情,叶晨做到了!甚至于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庄园中,一双双充斥着质疑,戏谑,幸灾乐祸的眼神,刹那间,就演变成为了一种震撼!

    “我就说嘛,叶大师就是神!哈哈哈哈!”陈松大笑。

    雷婷,魏玲玲,以及雷家满门,也都是满脸自豪,沾沾自喜。

    潜意识里,只要叶晨牛逼,他们就爽,就感到光荣。

    “叶大师——”宋家满门,便都是哽咽发声,似乎是有千言万语,要对叶晨讲。

    “基操,勿6,众坐。”叶晨淡然一笑。

    “伯母,我这还有两粒丹药,你尽快服下吧。”叶晨取出一粒【固本培元丹】,以及一粒【养颜丹】,一并交给宋母。

    宋母接过丹药,二话不说便吞服了。

    与之同时,在叶晨的脑子里,也是响起了清晰的系统提示音——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替宋子豪之母,剔除丹毒,并提炼出一批珍贵药材】

    获得技能书《炼丹术(中级)》,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壮阳丹】丹方,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避孕丸】丹方,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中级丹药:【爆气丹】丹方,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修复能量0.15

    系统完成修复10.13%”

    ……

    ‘嗯?奖品爆出来了?’叶晨心念闪烁,飞快的清点着奖品!

    这《炼丹术(中级)》的技能书爆出来,就意味着,叶晨可以从“初级炼丹师”,顺理成章的晋升为“中级炼丹师”——只要有丹方,他便能炼出更多的神奇丹药!中级丹药!

    ‘壮阳丹?这个我不需要啊!至于避孕丸…呃——这特么都是什么丹方啊!’叶晨啼笑皆非,随后,狂喜到了爆炸!!!!

    爆气丹!!!!

    古丹!

    当年陈松的先祖,无意之中,得到了一枚爆气丹,但无法辨明此丹,更不知如何服用。

    直到,陈松不耻下问,向叶晨请教,这才明了!

    爆气丹,可以让内劲武者,突破壁垒,跨出天人永隔的一步,成为宗师!!!!

    ‘天啊!天啊!我的天啊!’叶晨都感觉到眩晕了。‘我现在有了爆气丹的丹方!我特么很快也能成为宗师了!妈蛋!期盼了这么久!终于!我看到了曙光!我看到了希望!’

    就在这时——

    “哇——!!!!”

    哭声。

    女人的哭声。

    嚎啕大哭,如丧考妣,撕心裂肺……

    是彭莹莹在哭。

    她满脸通红,秀眸之中,除了泪水之外,还有无尽的仇恨与深不见底的怨毒。

    她所中的宽衣解带咒,俨然已经消除。她从那不知羞耻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然后,她便是崩了!

    她能够清楚的记得,刚才,她做过些什么!

    她那矜贵的,高不可攀的,神秘的身体,竟然,被——

    看光了!

    现在的彭莹莹,真的恨不得杀人,疯狂的杀人泄愤!

    虽然说,她并非黄花大闺女,男女方面的事情,也经历过不少。但是,无端端被一群她所鄙夷的乡野匹夫,看到她那公主般高贵的玉体。

    这也是无法接受的!

    悲愤欲狂!羞耻欲狂!恶心欲狂!

    “杀!杀了他们!鹰叔!庭哥!给我杀了他们!这里,看过我身体的每一个人,都要死!杀了他们!杀光他们!”彭莹莹语无伦次,歇斯底里的疯狂尖叫。

    庄园里,所有人的注意力,便又被彭莹莹给吸引了过去。

    听到彭莹莹的话,许多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背脊骨发凉,人人自危!

    她,要大开杀戒了吗?

    叶晨倒是淡定的很。

    “鹰叔,你怎么说?”沈庭怒至癫狂,身体周围,狂风席卷,杀意滔天!

    彭莹莹算是他的未婚妻,未来不出变数,两人会结为夫妻。而彭家和沈家,也会因此走上联姻之路,强强结合。

    可是!

    今天,他的未婚妻,居然被一群蚂蚁给看光了!

    他就相当于是被这数百人给绿了!

    沈庭是何等的骄傲,何等的自负,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事实。

    他是真的想把这里的所有人,杀个精光!死人,才能够守住秘密啊!

    不过,沈庭还有一丝丝理智。这样做,太疯狂了!

    “等等——”那护送彭莹莹过来的‘鹰叔’,双目之中,爆闪着令人心悸的恐怖光芒,他整个人,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这回,不仅仅是彭莹莹受辱,整个彭家都颜面尽失!

    “把这里的所有人杀死,虽然是一劳永逸的妙法。但是,不能这样,会引起公愤!”鹰叔冷峻的说道。“这样滥杀无辜,传出去,彭家和沈家,都保不住你们!好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们,都安静。”

    鹰叔,站了起来,背脊如枪,似乎可以将天都捅穿。

    他的目光,横扫全场。

    但凡接触到鹰叔目光的人,皆心神遽震,连脚都站不稳了似的!

    太可怕了!

    这鹰叔,就好像是一头魔鬼!

    “都听着。今天的事情,都烂到肚子里!谁要是敢乱嚼舌根,死!杀无赦!全家都要死!”鹰叔冷漠的道。

    众人都是连连点头,甚至发毒誓,绝不泄露!

    “另外——现在,一个都不准离开庄园半步!”鹰叔眼中,闪过一抹残忍的表情。“老朽,要将元凶抓出来!刚才,我家小姐的情况,乃是中了道家咒术!”

    虽然说,鹰叔并没有修炼过道法,更加没有开阴阳眼。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准确的判断。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你们这些人里面,一定有某个人,擅长道术!现在,允许你们检举揭发!”鹰叔眼睛嗜血。“当然了,是谁干的,如果自己主动站出来,那么,老朽可以开恩,留你全家一个全尸。”

    ‘傻比,还特么开恩,留全家一个全尸?你咋不上天呢?老匹夫!农历生辰八字不要落到老子手里,否则,让你心甘情愿被狗啪!’叶晨冷笑了一下。

    与之同时,叶晨脑子里,系统提示的声音,再次响起——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让彭莹莹宽衣解带,当众出糗】

    获得技能书《千里姻缘符画法》,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技能书《夫妻和合符画法》,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修复能量0

    系统完成修复10.13%”

    ……

    ‘得了,奖品又爆出来了。’叶晨微微一愣。

    这个时候,庄园里的许多人,目光都下意识的看向了叶晨。

    其中包括宋家与雷家满门。

    还有魏玲玲,陈松等人。

    以及——王家的人!

    对,酒市四大古武家族,今天都到场了。包括王家。

    那王老爷子,与王禹恒,心中都是一震!

    叶晨会道术,他们是非常非常清楚的!

    王家与李家余孽,乃是盟友。

    而李家余孽李旭升,数次对雷家族人,下降头术,都被叶晨破解!

    因此,王家不但知道叶晨会道术,还知道叶晨道术极为的了得!

    叶晨便是阻挠王家与李家大计的眼中钉,肉中刺!

    此时,恰好有一个机会,将这根刺,拔掉!连根拔起!

    “前辈!”王家大少王禹恒,一步踏出。“晚辈酒市古武家族,王家王禹恒,有一些事情,想要禀告!”

    叶晨的目光,看向王禹恒。

    “说!”那鹰叔瞳孔微微一缩。

    “那叶大师!来自盐市的叶晨!便是一位玄学大师!道术出神入化!”王禹恒瞄了叶晨一眼,淡然道。“叶大师,对不起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王禹恒!”宋子豪勃然大怒!

    出卖了!

    王家果断的出卖了叶晨!

    “都闭嘴!!!!”鹰叔怒吼一声,周身卷起一股强大的煞气,气场直接锁定叶晨。“果然是你!的确,你的嫌疑是最大的!你与我家小姐,还有沈庭公子,发生过不快!而且,你一直在维护宋子豪!一直在维护宋家,还有盐市魏家的那个贱人!你——!你这是在找死!彻彻底底的找死!现在,不仅仅是你要死!你全家都要死!”

    “是你这畜生!跪下来!我先亲手斩断你的双手双脚!草拟吗!畜生!”沈庭也是站起来,缓缓走向叶晨,每走一步,全身气势便攀升一截。他的面孔,狰狞得都快要撕裂了!

    “我要你死!我要你全家都死啊!”彭莹莹,双眼之中,尽数都是怨毒。

    “呃——”叶晨微微一愣。随后,大脑飞快的运转起来。

    如今的叶晨,论古武,纵然是学会了降龙十八掌全套,以及打狗棒法,也没有一战之力。

    毕竟,他不是宗师。面对的,却是三尊宗师。

    只有道法与鬼术,才能与之抗衡。

    至于说,那枚百试百灵的【宗师戒指】,现在拿出来,恐怕也没有卵用。

    首先,鹰叔很强,说不定,可以看破叶晨的空城计。

    其次,沈庭和彭莹莹,对叶晨恨之入骨,哪怕叶晨佩戴了宗师戒指,他们必然也会拼死一战。一旦交手,叶晨装的逼,便会被戳破!

    那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得了,要不然,我先来个隐身…’叶晨心念闪动。

    “叶大师!”陈松,雷家满门,宋家满门,都一起冲了上来,站在叶晨身后。

    魏玲玲和雷婷,也跑了上来。

    “今日,我宋家满门,与叶大师,同生共死!”

    “今日,我雷家满门,与叶大师荣辱与共!”

    ……

    庄园内的其他人,则都是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叶晨。

    “我章子孝,愿出手,击毙此贼!”章子孝吼叫道。

    庄园里的其他几名宗师,也纷纷跪舔鹰叔,沈庭,彭小姐。

    “一群土鸡瓦狗。”鹰叔冷漠不已的看着叶晨身后的人,“酒市的宋家,雷家,助纣为虐,那便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今日,老朽代表彭家,灭杀一切敌!老朽一人,便能送你们所有人上路!叶晨对吧?这次,你死定了,还连累了你的家人,也要一起死!不过呢,老朽可以保证,不会让你死得太痛快,也不会,给你,以及你的家人,留下全尸。大约,你是依仗着一些道术吧?呵呵,在我等宗师面前,百步之内,有我无敌!你有什么道术,尽管施展出来吧!”

    “鹰叔,让我亲手废了他!”沈庭身上,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爸,不用李旭升的师父,以及新加坡的汤大师出手,这叶晨,便会死无葬身之地。”王禹恒,发出愉快的笑声。

    “这种人,自以为有点本事,就到处卖弄锋芒,他不死谁死?彭家和沈家,也是他这种下三滥,可以去得罪的?”王老爷子十分的痛快。“这小杂种一死,老夫倒要看看,谁还能从中作梗,保住雷家和宋家!”

    “父亲,看来,我们王家的崛起,势不可挡,您看,连老天爷都在帮我们!”王禹恒,意气风发。

    这时,鹰叔与沈庭,分左右,走向了叶晨。他们刻意走得极为缓慢,凝重。

    企图给叶晨营造起来一种,死亡前夕的恐惧感,首先粉碎掉叶晨的意志。

    叶晨全身道炁能量运转,鬼力溢出,整个人显得有些亦正亦邪。

    站在叶晨身后的人,则都是如临大敌。

    就在这时!

    “好了,都别闹腾了。”一把淡淡的老者嗓音,从一个树荫下,传了出来。

    这声音,并不大,但却是将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击成粉碎!

    众人忍不住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平平淡淡的老者,看起来大概是6,70岁的样子,闲庭信步一般,走了出来。

    这老者,不但样貌有些平淡,而且身上也没有半点气势可言,甚至于,目光也是清淡如水的。

    但他只不过淡淡的扫过全场,便让所有人,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压力!以及…恐惧!

    叶晨的瞳孔,微微一缩。

    首先,他远远的,便从那老者身上,嗅到了一些药气。

    随后,打开阴阳眼一看,老者丹田内,蛰伏着一团极为凝练的气旋!熠熠生辉!

    这是宗师!

    实力,还在那个鹰叔之上!

    “邬叔叔!”宋母,第一个开口叫道。神情,颇有些激动。

    “哎…小岚…多年不见了。这次,本听说你的儿子宋子豪,要与彭家小姐相亲,我便不请自来,顺便也沾点喜气。”老者看向宋母,神色颇有些慈祥之意,宛如慈父。“我老早就来了。只是,没有现身。毕竟,你身上经年累月,淤积的丹毒,便是我们这些炼丹师造成的。心中有愧啊!原本打算,看一会儿便悄悄走了。没想到,这场宴会,产生了许多波折。我也不得不现身了。小岚,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心中,应该还怨恨我们这些炼丹师吧?”

    “不怨恨!”宋母骤然流泪道。“这都是我们的命。倘若不是谷主收养我们,我们这些孤儿,也早死在外面了。再说了,服役十年之后,我身上虽有丹毒,但不至于殒命。是我自己主动要求,要继续服役的。况且,谷主也给了我,一些武学,作为补偿。我不怨恨!而且,我现在好了!我很好!”

    ‘哦?这个老头,就是药王谷的炼丹师?尼玛,同行来了啊!’叶晨心中,微微一动。

    “邬老,您来了。”这时,那鹰叔也是对着老者行礼,态度非常非常的谦卑。

    顿了一下,鹰叔赶紧对沈庭,以及穿好衣服的彭莹莹道。“还不赶快来拜见邬老!邬老乃是药王谷的高人前辈,一堂之主,位高权重,神仙般的人物!寻常人,根本不配见他老人家一面!这次,邬老现身,让你们一睹风采,是你们这些晚辈的福气!还不来拜见?”

    ‘嘶!’沈庭精神一振,‘原来是药王谷的前辈!听鹰叔所言,是堂主级别的!天啊!药王谷的一位堂主啊!这可比我们沈家家主的地位,都更为显赫啊!莫说是川省了,哪怕就是在全国范围内,世界范围内,药王谷的一堂之主,那都是理所当然的座上宾!’

    “晚辈蓉市沈家,沈庭,拜见邬老前辈!”沈庭深深鞠躬。

    那老者‘邬老’,淡笑了一下,然后,将目光,看向叶晨。

    他举起双手,竟然——

    啪!啪!

    鼓掌!

    他在鼓掌!

    为叶晨鼓掌!

    “小友,惊才绝艳!是你,让得老朽,不得不现身啊!”邬老看向叶晨,神情居然激动万分。“老朽毕生,见过无数天骄,不过,你的才华,却是独一无二的!天纵之才!放心吧,今晚,没有人可以动你。我,保你!”

    静!

    安静!

    整个庄园,无比无比的安静!空气稀薄!

    ……

    PS:推荐一本让我看得入迷了的小说【我的宠物是BOSS】太好看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