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39章 祠堂
    此时,雷老爷子,便是用一种极为火热的目光,在看着叶晨。叶晨在玄学领域,那学究天人的手段,的确是让雷老爷子的心思,活络了起来。

    早已熄灭了的,年轻时的热血,抱负,也都死灰复燃了!

    其实呢,成为酒市的顶级古武家族,并不是雷老爷子的终极目标。曾几何时,他也想带着雷家,迈入更为辽阔的舞台!

    酒市,毕竟只是一个小池塘啊,容纳不下真龙。譬如宋家天才宋子豪,他的未来,也注定不在酒市,至少都是省会蓉市。

    只不过呢,雷老爷子终其一生,都没能够完成这个目标。

    雷家的下一代,更无宗师诞生。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天赋,另一方面便是雷家祖传的一些武学,遗失了,造成传承的断绝。

    倘若,能够招到雷轰老祖宗的鬼魂——那又如何?

    能否,让得雷家,迈入一个辉煌的时代?

    “叶宗师…雷轰老祖宗的农历生辰八字,老朽也是记不得了。不过,在家族祠堂中,有族谱,可以查到!”雷老爷子颤声道。

    “嗯——我这个人,古道热肠,乐善好施。雷老爷子你说的事情,我可以帮忙。不过呢。现在想来,此事很是渺茫。毕竟,雷轰已经仙逝了数百年之久。”叶晨笑了笑。“再说了,要请我办事,总归还是得给我一些好处的。”

    “叶宗师,你放心,只要你愿意出手。雷家必然重酬!”雷老爷子搓着手道。“这个…若能招到雷轰老祖宗的鬼魂,我雷家愿意支付给叶宗师100亿,以及雷家世代珍藏的古玩珍品20件。还有……嗯!叶宗师,老朽一共有5个女儿,年长的二女儿今年刚满22岁,不是老朽吹嘘,二女儿雷婷,在整个酒市,无论身材还是颜值,皆为上上之选,叶宗师也亲眼见过她。年幼的小女儿,今年13岁,冰雪可爱。叶宗师可在老朽这5个女儿之中,任意挑选一个,做你的老婆。”

    钱!古玩!女人!

    看来,雷老爷子,的确是下了血本啦!

    雷老爷子又道。“叶宗师,哪怕没有成事儿,我雷家也愿意支付20亿的车马费,聊表寸心。”

    “啧啧,古武家族,的确出手阔绰啊。”叶晨不由叹息。“走一趟,至少便有20亿可以拿……不过,你的小女儿才13岁,你这不是坑我吗?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不要以为我不懂法律!”

    “嘿嘿嘿,叶宗师,其实,老朽的二女儿就很不错,各方面,都很适合叶宗师啊。”雷老爷子笑得像条老狐狸。

    在他看来,叶晨的武力,比宋子豪还要强了一大截,又精擅诡秘莫测的玄学鬼术,此人非同小可!背后也一定有强硬的靠山,甚至于是出自一个隐世的古武家族。这种人,一旦娶了自己的女儿,整个雷家,鸡犬升天啊!

    “我说雷老爷子,你有五个女儿,我能不能全都要啊?”叶晨调侃道。“毕竟,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

    “呃——”雷老爷子噎了一下,讪笑道。“那…那…那也不是不可以…”

    “好啦,开玩笑的。这样吧,倘若侥幸成事,除了钱,古玩,女人之外,雷家还必须无条件答应我5件事。”叶晨开出自己的价码。

    “这个…”雷老爷子犹豫了十几秒钟,点头道。“叶宗师,一言为定!”

    “那行。现在是午夜时分,阴气大盛,无数的阴魂厉鬼,都已经开始在阳间游荡了。正适合招魂招鬼。”叶晨也是个急性子,“雷家祠堂在什么地方?带我过去!”

    “好!好!好!”雷老爷子大喜过望。“叶宗师稍等片刻,老朽召集雷家直系血亲,陪叶宗师一起去祠堂,顺便也可祭祀祖宗先贤!”

    当下,雷老爷子失陪,出去召集人手。

    “招雷轰的鬼魂…”叶晨翘起二郎腿。“这倒是有意思。如果能召出来,就是几百年的老鬼了。而且,这鬼生前还是古武宗师,镇压一方,如果能够用驭鬼心经,将其奴役,那就爽歪歪了!”

    “据说呢,世间有一种非常奇特的鬼,被称之为‘道鬼’,顾名思义,那便是修道之人,死后的鬼魂。这种鬼魂,非常厉害,可以保留生前的一部分道术,也就是说,生前的道法越强,死后变鬼的实力也就越强——由此推之,古武宗师死后变鬼,是否也能保留生前的武力,成为‘武鬼’呢?呵呵呵…有意思,真的太有意思了!这一趟来酒市,不虚此行啊!”

    倘若,雷老爷子,得知叶晨是打的这个馊主意,恐怕要气得当场吐血三升,暴毙而亡。

    闲着无聊,叶晨便将之前获得的一些技能书给学了。

    在他体内,道炁能量,便有了足足195缕。

    内力也是有了14缕。

    这些日子,叶晨接触了不少古武者,也略微有了一些心得——体内凝聚1~20缕内力,便属于内劲初期;凝聚21~50缕内力,属于内劲中期;凝聚51~100缕内力,便跨入内劲巅峰之境。

    重点来了——体内凝聚的内力,超过100缕,那就会产生质变,在丹田位置,形成一个气旋。

    这就是所谓的“宗师”境界了。

    “也就是说,我距离宗师境界,还差足足84缕内力!妈蛋!任重道远啊!”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叶晨真的迫不及待,想要跨入宗师之境。他老是靠着一枚【宗师戒指】装逼,虚张声势,真是有点羞愧,而且,一旦遇到厉害一些的角色,装逼不成,反而要被草。

    ……

    酒市。

    郊区。一个幽静的山庄。

    这山庄内,连绵起伏,清一色的仿古建筑,到处都挑起灯笼,古色古色,极有意境。

    这山庄,属于酒市四大古武家族中的“王家”。

    一栋阁楼的大厅内。

    王家家主,王老爷子,古武宗师,包括大少王禹恒等直系血亲,坐在大厅内,面色有着几丝凝重。

    另外,大厅里,还坐着一个眼神阴鸠,充满了怨毒与仇恨的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满色苍白,精气神有些虚弱,似乎是受了伤。

    他,赫然便是,给雷二小姐‘雷婷’,下了尸油情降的邪人。也就是李家余孽,李旭然的亲哥哥,李旭升。

    “李兄,我已经发短信提醒过你了。没想到,你的降头术,还是被破,甚至遭到了反噬。”王禹恒笑了笑。

    “究竟是什么人做的?我要他死!他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他!”李旭升表情狞恶狰狞。

    “告诉你也无妨。此人,来自盐市,被称之为‘叶大师’,名字,似乎叫做什么‘叶晨’。”王禹恒笑道。“正是此人,一语道破雷婷所中的降头术。原本,你们兄弟二人的计划,十分顺利,已然是接近成功,没想到,半路里杀出一个叶大师,致使你们的复仇大计,功败垂成。”

    “叶晨!叶晨!叶晨!”李旭升连续的重复着叶晨的名字,咬牙切齿,似乎是想要将叶晨,放在牙齿间,生生的碾成碎片。

    “这叶大师,并不简单。不但拥有出类拔萃的玄学道术,甚至于,还是一位极强的古武宗师。”王老爷子面色凝重。

    “那又如何?他一定会死的!”李旭升愤然道。

    顿了一下,李旭升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救出我的弟弟。我一个人不成,王家,希望你们派出高手协助我!今晚,一定要将我弟弟救出来!”

    “李兄,事已至此,我们王家,要考虑是否与你继续合作了。”王禹恒面色凝重至极。“这叶大师,实力通天,现在与雷家来往甚密,就连宋子豪,都对他心悦诚服。一旦招惹到了叶大师,我们王家,恐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哼!你们怕什么?雷家所有人都必须死!叶晨也必须死!与我合作,亏待不了你们!酒市第一古武家族,迟早是你们王家的囊中之物!”李旭然不耐烦的道。

    “李兄,不如,将你的底牌,告诉我们。让我们王家,权衡一番。”王禹恒目光闪烁。“我们知道,李家遗孤,当年逃出海外,屡获奇遇,也经营出一些人脉。但具体的底牌,我们不知道。我们王家,不会轻易涉险的。”

    “哈哈哈哈哈——不见兔子不撒鹰!告诉你们,也是无妨!我的师父,号称南洋第一降头师,已经练成所有降头术里,最为神秘莫测,也最为恐怖诡异的首席降头术——飞头降!”李旭升眼中,满是猖狂的表情。“另外,有一位移居海外的华裔古武宗师,受过我李家恩惠,许过我李家一个人情!原本,这次我和弟弟,是想亲手毁灭雷家。但出了这种意外,我便只能请求师父和那一位古武宗师出手相助了!我已经联系过他们,不日之后,他们便会抵达酒市!哈哈哈哈!酒市要变天了!你们王家,还不站队?”

    “你所说那位华裔古武宗师是谁?”王老爷子颤声问道。

    “新加坡首席古武宗师,汤英!汤大师!全球宗师排行榜,第496位!”李旭升眼中,有着几许疯狂。“我说过,酒市要变天了!汤大师亲临,什么宋子豪,什么叶晨,蝼蚁一般!统统碾死!”

    “好!”王老爷子拍案而起。“汤大师威名,席卷整个亚洲,功力深厚,已经达到吐气杀人,捕风为刀,摘叶飞花皆可伤人,草木竹石均可为剑的无上境界!他老人家若亲临酒市,则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我们王家,愿意继续与李家合作!”

    “今晚,便将李兄的弟弟救出来!现在,我亲自去安排人手!”王禹恒断然道。

    ……

    名人酒店。总统套房。

    叶晨将那上了纸人身的吊死鬼招来。

    “今晚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先走吧。”叶晨命吊死鬼从纸人身上飘了出来。

    斥退吊死鬼之后,叶晨催动火龙咒,将雷婷的纸人替身烧成灰烬。

    叶晨又等了一会儿,外面脚步声响。

    雷老爷子敲门进来,恭声道。“叶宗师,人到齐了,请移驾去我雷家祠堂。”

    “好。”叶晨也早就等不及了,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酒店下面的停车场。

    几辆豪车准备就绪,车旁,站着十几名雷家真正的嫡系。

    包括雷大少,以及——雷婷等人。

    叶晨打开阴阳眼看了雷婷一眼,她双眼覆盖的红色斑点,早就褪去,眼眸清亮,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宝石一般的璀璨光芒。

    她换了一套新衣服,素色牛仔裤,雪纺衬衫,长腿细臀,身姿笔直,说不出的漂亮诱人,又透着一些英姿飒爽。

    “婷儿,此次,你遭逢大难,倘若不是叶宗师出手相救,你早就被那恶心的畜生玷污,不但清白不保,还将沦为傀儡!生不如死!”雷老爷子在一旁道。“还不快来,亲口道谢?”

    “是。”雷婷走上前来,对着叶晨,深深一鞠躬,“多谢叶宗师救命之恩。想不到,我居然中了降头术。这些日子,我简直就是浑浑噩噩,被鬼迷心窍,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恶心丑怪的李旭然一片倾心。原来是他施了邪法。现在想来,真是细思极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如果,我真被那恶心的家伙玷污了身子,我宁愿死!”

    说话间,雷婷泫然欲涕,楚楚可怜。

    “没什么。事情已经过去了。”叶晨笑了笑。

    顿了一下,雷婷忽然低声道。“叶宗师,虽然中了降头术,但很多事情,我都记得。其实…我…我虽然迷迷糊糊,身不由己的爱上李旭然,但我绝对没有让他,碰我一根指头。也没有和他,有过任何亲密接触……”

    说到这里,雷婷偷偷瞟了叶晨一眼,只见她两边脸颊连同修长白皙的脖颈,整个都通红了。嫣红透白,宛如羊脂美玉,煞是好看。

    “你跟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叶晨心想,关我屁事,“好啦,抓紧时间,去你们雷家的祠堂吧!”

    当下,众人上了车,直奔雷家祠堂!

    雷家祠堂,是在酒市的一个县城,“高露县”,那里便是雷家的发源地。

    经过大概40分钟的车程,进入了高露县,随后到了一个村落。

    最后,几辆车便停在了一片大山脚下。

    只见,山脚下有一座古老的建筑物。类似于寺庙,但又不是寺庙。

    这建筑物一片幽静,气氛肃穆,周围古木参天,松柏森森,秀竹郁郁,芳草青青。

    “叶宗师,这便是雷家祠堂了。祠堂之中,供奉着列祖列宗的灵牌。以及族谱。在后山,便是祖宗们下葬的墓地。”雷老爷子来到叶晨身旁,说道。“叶宗师,查阅族谱,可知雷轰老祖宗的农历生辰八字。”

    “后山是坟地?嗯,那好,走,我带你们去招魂招鬼!”叶晨跃跃欲试,当先朝那祠堂走去。

    雷家的人,蜂拥跟在后面。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