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22章 纸人法!(二合一章节)
    此时,听到屋里居然有人声,那中年妇女,着实是大吃一惊,阴鸷的目光,满屋乱扫。

    夏娅楠自知失言,愧疚不已。

    叶晨倒是无所谓,心念一动,便显出身形来。

    与之同时,夏娅楠的隐身时效已过,也显出身形。

    “哦?隐身之术…原来,是道友啊…”中年妇女目光闪烁了一下,全身杀机弥漫,强行按捺了下来。“想不到,居然有道友,找上了门来…正所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难不成,道友想挡我的财路?”

    “我说,你弄这样一个婚介所,让鬼附在纸人上,为非作歹,吸生人阳气,获不义之财…这样会遭天谴的。”叶晨笑眯眯的道。

    “妈!”门开了,静静走了进来,看到叶晨之后,也有些惊讶,脱口而出道。“这人是那个网络写手的好朋友!我知道了,刚才在酒店里,你和他视频通话,就看出我的破绽来了!没想到,居然鬼鬼祟祟找到这里来了,有点手段啊!妈,快把他杀了!否则,我们的事情,便会暴露!”

    “女儿,你别说话。妈会处理的。”中年妇女心中微微一动,阴笑道。“道友,你是要为你的好朋友讨个说法吧?罢了,事已至此,我也无话可说。咱们都是修道之人,便按咱们的规矩来解决,你看怎么样?”

    “什么规矩?”叶晨笑问道。

    “斗法吧。”中年妇女眼皮子微微一掀,“咱们修道之人斗法,有不成文的规定,不能在闹市区斗法,因为一不小心就会伤及无辜,而且会引来太多的关注。这样吧,我们找个僻静无人的地方,一决高下。”

    神特么伤及无辜!你都恶贯满盈了,还有资格说这种话?

    不过——又特么斗法?

    我刚刚才斗完一场啊!

    叶晨有些无语。

    不过,和十三爷斗法,已经让叶晨,尝到了很大的甜头,他当然不介意,和这个手艺还算不错的扎纸匠再斗一场。

    做个任务,说不定又能爆一些好东西出来。

    顺便为民除害。

    何乐而不为。

    “在什么地方斗啊?”叶晨问道。

    “就在舒平镇后面的荒山!道友,你先去准备,半个小时之后,我们一决雌雄!”中年妇女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那行。”叶晨拉着夏娅楠的手,就此离开。

    等到叶晨走出婚介所,静静连忙问道。“妈,现在怎么办?那小子会不会报警啊?”

    “不会。要报警,他早就报了。”中年妇女似乎早有决定,她当机立断道。“准备好家伙事儿,去后山!小心驶得万年船,把那小子干掉之后,咱们立刻离开盐市!”

    叶晨和夏娅楠,上了那辆奔驰大G。

    “大师,咱们要不要报警?”夏娅楠着急的问道。

    “报什么警?说好了斗法的,为什么要报警?”叶晨笑道。

    “哦。那他们会不会逃跑啊?”

    “娅楠,你还没看出来妈?那个妇女,对我起了杀心,她是要杀我灭口了。所以,她一定会和我斗法的。”叶晨心里也有数。

    “哦——大师,你有没有把握啊?我看那女的,好像挺邪门的。”夏娅楠很是担忧。

    “再邪门,能有那十三爷邪门?这种道士,只会一些雕虫小技,我单手就能吊打她!”叶晨十分霸气的道。“走,把她和她的纸人干掉之后,赶回家,我们还能打几炮。”

    “粗俗不堪!”夏娅楠批评道。

    当下,叶晨开着车,去舒平镇后面的荒山。

    一条崎岖山路,可以开到山顶。

    颠簸了一阵之后,叶晨把车开到山顶,随意停在一边。

    下车一看。

    只见,这荒山的山顶,杂花生树,乱世嶙峋,矗立着几个坟包,大概只有几亩地大小。

    叶晨抽了一支烟,和夏娅楠聊了一会儿,便见车灯光从山下照了上来。

    不多时,一辆福特面包车摇摇晃晃开到山顶。

    车停好,中年妇女跳了下来。

    只见,她换了一身蓝色的道袍,脸色有些狰狞,“年轻人,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不知道从哪儿学来一些皮毛道术,就想惩恶除奸,匡扶正义了?真是笑死人!”

    在她看来,叶晨和夏娅楠,都太年轻了。哪怕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道法,也不可能高明到哪里去!

    刚才的隐身之术,或许只是依靠符篆才能完成。

    “废话不多说了,开始斗法吧。”叶晨对夏娅楠道。“娅楠,你回车里去。这里交给我。”

    “大师,千万小心!不过…我相信你!”夏娅楠在叶晨脸颊上,蜻蜓点水亲了一下,然后很听话的回到了车里。

    与之同时,叶晨心念一动——

    “叮

    任务生成

    任务内容——宿主与扎纸匠斗法,将其击败

    奖励——系统正在解析任务难度,奖品稍后结算”

    ……

    ‘看看打败你,能给我爆出啥奖品来,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臭小子!今天你活不成了!”

    中年妇女凶光毕露,她对叶晨恨意十足,死死盯着叶晨。

    她辛辛苦苦在盐市,打拼下一份基业,婚介所也已经步入正轨,敛财不要太轻松。本来想着,踏踏实实干上几年,赚个十亿八亿,便金盆洗手,好好享受生活。没想到,这一切,都被叶晨打破!

    杀人灭口之后,为了稳妥起见,她也不得不离开盐市,另谋出路!

    “乖女儿,法器拿过来!”中年妇女一伸手。

    静静从车里飞了出来!

    它就像是风筝一般,飞在半空,被夜风一吹,全身哗啦啦直响,脸面朝下,面目阴森可怖,双手捧着一个陶罐,陶罐之上,贴着几张陈旧的黄纸符篆。

    “妈,接好!”静静将陶罐,轻轻扔下。

    中年妇女一伸手,把陶罐接住。“臭小子,我家传养鬼术与纸人术,两大术法相得益彰,纸人本怕水火,但我用石棉纸扎出来的纸人,再让厉鬼附身,便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符篆难伤!我要杀你,如屠猪狗!受死吧!!!!”

    中年妇女一声厉吼,贴在陶罐上的黄纸符篆,骤然烧成灰烬。

    呜呜~~呜呜~~呜呜~~

    一股股阴风从陶罐中吹了出来,风中变幻出一张张腐烂生蛆,狰狞滴血的鬼脸,并发出凄厉尖叫,让得整个山顶的温度,都下降了不少,似乎连人的血液都要冻僵!

    接下来,一道道阴风,尽数都是迫不及待的朝中年妇女开上山的那辆车里钻去!

    顷刻之间,便从车上,鱼贯钻出数十名纸人!

    这些纸人,栩栩如生,惟妙惟肖,都与真人无异,一个个手中都持着刀枪棍棒等武器。

    双眼闪烁鬼火,凶神恶煞。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看,只见每一个纸人的体内,都附着了一只狰狞恐怖的厉鬼。

    “咴咴咴——”

    清越的马嘶声响起。

    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

    从车里窜出一匹马来。

    这匹马浑身上下,火炭般赤,无半根杂毛,从头至尾,长一丈,从蹄至项,高八尺。嘶喊咆哮,有腾空入海之状!

    马上一名武将,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弓箭随身,手持画戟!

    “握草!这尼玛是把赤兔马和吕布给扎出来了啊!!!!太特么有才了!还能这么玩?”叶晨惊骇无比。

    说时迟那时快,在纸扎吕布的率领之下,数十名纸扎人,穷凶极恶,杀气腾腾的朝叶晨扑了上来。

    “试试我刚学会的咒法!我倒要看看,我的火龙咒,能不能烧死你们!”叶晨不敢怠慢,口唇飞快的开合了几下,已然是默念出火龙咒的咒语。

    刹时间,叶晨身前腾起巨火,形成一片火墙!

    不少冲上来的纸人,噼里啪啦的烧成一片,烧纸的气味,冲天而起!

    有些纸人被烧成灰烬,附着在其中的厉鬼,被挤了出来,鬼体之上,也是燃着烈火,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满地打滚。

    “什么?!”那中年妇女,目瞪口呆,她没有想到,叶晨的道术,居然如此之强!远远的超过了她的想象!

    那纸扎吕布,深吸一口气,然后猛地吐出!

    呜——!

    一股极寒的阴气,从它嘴里吹了出来,顿时将横在叶晨身前的火墙,吹熄了一半!

    看来,上纸扎吕布身的厉鬼,还是比较强的。

    剩下的纸人,效仿纸扎吕布,不停的吹阴气。

    山顶之上,阴风纵横交错。

    吼——!

    龙吟声响起!

    火墙之中,一条长达三丈的火龙,冲了出来!

    火龙势不可挡,那纸扎吕布,首当其冲,燃起大火,连同赤兔马一起,发出惨叫,并迅速的化为一堆灰烬!

    剩下那些纸人,更不济事,还没挨到火龙,仅仅就是一些火星弹在身上,便一点就燃,烧得稀烂。

    这些纸扎人,寻常的火焰,的确难以烧毁,但叶晨的火龙咒,属于攻击力极强的一种咒法,自然是一击之下,摧枯拉朽,势不可挡!

    “啊!啊!啊!”中年妇女疯狂的咆哮了起来,眼神阴毒怨恨,恨不得将叶晨咬碎吃掉!

    几乎就是眨眼间,她一生中,扎得最好的数十个纸人,便化为满地灰烬。

    她所圈养的一罐子厉鬼,也被烧得鬼体残破不堪,眼看就要魂飞魄散!

    肉痛!心更疼!

    数十只噼里啪啦燃烧着火焰的厉鬼,或满天飞舞,或就地打滚,嗷嗷惨叫,蔚为奇观!

    “咬死他!咬死他!给我咬死他!”中年妇女厉声尖啸!

    下一秒,数十只厉鬼,夹杂着烈火,疯狂不要命的朝叶晨扑来,大有一种要和叶晨同归于尽的势头。

    “呵呵,好,火龙咒的威力,没得说,很棒!我再试试五雷咒!”叶晨也是有些玩心大起,口唇飞快开合,念诵咒语——

    “五百神雷掌中存

    推开地裂天也崩

    精邪鬼怪若逢此

    顷刻之间化灰尘!”

    念完咒,叶晨一掌推出!掌心天雷滚滚!

    轰——!!!!

    整座荒山,似乎都摇晃了起来!虚空生电,山顶亮如白昼!

    几道闪电,从叶晨掌心爆涌而出,在空中如龙蛇盘旋,缠绕,啪啪啪的几声巨响,轰在那些燃着的厉鬼身上。

    雷霆炸开,群鬼灰飞烟灭!渣都不剩!

    “这…这…这是雷法!!!!”中年妇女骇然欲死,看着叶晨的眼神,就好像是蝼蚁在仰望一头巨龙!

    眼前的少年,手握闪电惊雷,轻描淡写,诛杀群鬼,掌人生死,几如苍穹之上,俯瞰苍生的天神!

    中年妇女也好似被一道晴天霹雳给砸中了,吓得屎尿齐飙,双膝一软,跪趴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大师!我错了!求大师饶命!求大师饶命啊!我…我愿将这些年骗来的钱财,统统交给大师!我!我有1亿!我有整整1亿!我用1亿!赎回这条命!求大师饶命啊!”

    她心胆俱裂,连看叶晨一眼的勇气,似乎都已失去。

    那如风筝一般飞在天上的静静,也啪嗒一下,摔倒在叶晨身前。

    它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大师!大师!不要杀我!我…我愿意好好伺候大师…我…我功夫很好的…大师…我愿留在大师身边,伺候大师…”

    说完,它搔首弄姿,故意做了个一字马,短裙完全遮不住裙底风光。

    “呵呵…”叶晨冷笑了一声。“一只附在纸人身上的女鬼,也敢诱惑老子?”

    “大师我错了!这些银行卡,是你兄弟的!我还没来得及取卡上的钱!我错了!都是我妈让我去骗你兄弟的!我错了!”静静连忙掏出几张银行卡。

    “老王在什么地方?”叶晨冷声问道。

    “在…在镇上的山野宾馆,109号房间,他在睡觉呢!”

    叶晨微微点头,接过银行卡,二话不说,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斩鬼刀。

    咔擦一声。

    将静静拦腰斩断,附着在纸人体内的那只女鬼,也身首异处,阴血飞溅而出。

    叶晨又放了一张【灭邪符】出去,将那女鬼,打得全身爆碎,魂飞魄散。

    “大师!求求您高抬贵手!您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犯不着为难我这个妇道人家啊!我是土鸡瓦狗,抵挡不住您的一击!我扎了一辈子的纸人,您抬手之间,就全都灰飞烟灭了…您放过我吧…”中年妇女从怀中,取出一张银行卡。“卡里有1亿,密码是——”

    叶晨将银行卡接了过来,心里也寻思起来。

    这人,怎么处理?

    虽然说,叶晨完全不惧她的报复,她那点手段,比起十三爷之流,差得太远了!

    不过呢,若是放任此人,那也不行。

    她要是另外找个地方,重操旧业,不知道多少男人,要被骗财骗色,阳气流失。

    她虽然没有直接杀人,可男人阳气损失太过严重,寿命也会大幅度缩短,不死也废了。

    但要说直接杀了她——叶晨没杀过人啊!

    突然,叶晨脑中灵光一闪,有了!

    叶晨右手一抬,内劲涌到指尖。

    他精擅中医,对于人体的各个穴位,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当下,叶晨抬手,在中年妇女身上和头上的几个穴位,戳了几下,内劲渗透进去。

    中年妇女两眼翻白,哼都没哼一声,便昏了过去。

    她死是不会死的,等苏醒过来之后,脑子便会出现一些问题,说白了,一觉醒来,她的智商,便只有6,7岁孩童的水平。

    “好了,搞定!这也是你自作自受。”叶晨笑了笑,便回到自己车上。

    “大师,你又赢了!”夏娅楠满脸惊喜。

    “这种土鸡瓦狗,我赢她,不是很正常吗?”叶晨笑道。“好啦,我们现在去镇上的山野宾馆,把老王给救出来。”

    当下,叶晨开车下山。

    在镇上溜达一圈,找到了山野宾馆。

    叶晨想了一想,便让夏娅楠在车上等他。

    下车。

    叶晨念了隐身咒,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宾馆。

    找到了109号房间。

    又念了穿墙咒。

    进入房间。

    房间里开着灯。

    老王被静静用麻绳绑在椅子上,还在打着鼾。看样子睡得甚是香甜。

    “老王啊老王,这回,你特么是真惨。”叶晨走了过去,看了看老王消瘦憔悴的脸庞,以及青紫的印堂,“一身阳气,至少被榨去一半,寿元也会减少一半。”

    在叶晨看来,现在的老王,顶多只能活到40岁。

    不过无所谓,叶晨有【固本培元丹】,不仅能够将老王流失的阳气和生机,尽数弥补回来。而且还能让他的身体,比以前更棒,耐力更加持久,把肾透支的完全补回来。

    叶晨取出一粒【固本培元丹】,塞入老王嘴里,丹药入口即化,药力缓缓的渗入他的体内。

    接下来,叶晨将捆住老王的麻绳解开。

    然后把他的银行卡,尽数放回到他钱包里。

    最后抱起他,放到床上。

    “兄弟,我就不叫醒你了。免得你问东问西。”叶晨喃喃自语。“有些事,我给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你也不会相信。你睡吧,明天一觉醒来,钱还在,身体也好了,拥抱太阳,让身体充满灿烂的阳光,满满的正能量,嘴角向上,蒸蒸日上——”

    “以后好好写书,好好当大神,忘了静静。就当是做了一场梦!现在看来嘛,你也没损失什么。权当是撸了一段时间,都特么射纸上了。纸人嘛,不就和卫生纸差不多?呵呵…”

    说完,叶晨隐身,穿墙,走了。

    事后,谁也不知道,叶晨曾来过这个宾馆。

    回到车上。

    “大师,你兄弟没事了吧?”夏娅楠问道。

    “没问题了。都处理好了。”叶晨笑道。“让他睡一觉吧,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嗯嗯,大师,咱们赶紧开车回家吧——”夏娅楠忽然低下头,声音几不可闻。“还…还有时间…”

    “嗯?娅楠,你啥意思?”叶晨愣了一下。

    夏娅楠嘀咕道。“你…你不是说,赶回家…我们…我们还能…还能那个吗…大师…我…我想给你…真想了…”

    夏娅楠早就对叶晨情根深种,无法自拔,刚才,她又亲眼见到了叶晨那天神一般的手段!

    手握惊电雷霆,杀人斩鬼,只在一念之间!这不是神仙是什么?

    而且,叶晨在施法时,那种睥睨天下,无视一切的气魄,是其他男人,根本就无法具备的!

    夏娅楠真的春心大动了!

    “哈哈哈哈!好!娅楠!咱们回家打几炮!”叶晨直接将油门踩到底。

    “嗯。”夏娅楠耳根子都红透了。

    与之同时,叶晨脑子里,响起系统提示音——

    “叮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与扎纸匠斗法,将其击败】

    获得技能书《茅山六奇术之纸人法(初级)》,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道炁能量15缕,已自动存入次元储物空间

    获得修复能量0.5

    系统完成修复8.03%”

    ……

    ‘呃?就爆了一本技能书出来?’叶晨微微一愣,‘纸人法?乖乖!学会了这本技能书,我也能扎纸人了?能扎出那种比硅胶娃娃还真实的女纸人了?握草!’

    不得不说,在见识过中年妇女扎出来那些栩栩如生的纸人之后,叶晨对这门手艺,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没想到,这一场斗法赢了,居然爆了纸人法的技能书出来!

    爽啊!

    瞌睡来了枕头啊!

    美滋滋!

    回家!

    “大师,我还得去洗个澡,出去一趟,又出了不少汗…”夏娅楠忸怩道。

    “得了,那么多事儿,一起洗。”叶晨将夏娅楠拦腰抱起,走进洗手间。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