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08章 娅楠是我女人!
    最近夏娅楠工作的确很累,况且叶晨这几天,算是被桑榆给喂饱了,所以今晚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事情,两人的关系,还是保持着那份纯洁——也就是相拥而眠,也就是上下其手,也就是不停的固魂,也就是除了最后那层窗户纸没捅破,其他啥事儿都做了……

    仅此而已。

    回到家这几天,叶晨偶尔去学校上上课,偶尔陪林语溪吃个饭,偶尔被唐漠雪骚扰一下,偶尔和莫晴打个电话,偶尔跑到桑榆那边,折腾她几盘……

    日子过得轻松而惬意,叶晨真的很喜欢这种普通人的生活。

    不过,明天,在“聚贤山庄”举办的,盐市空前盛大的酒会,便将如期来临!

    午饭过后。

    叶晨的手机来电铃声响起。

    拿出手机一看,是陈松打过来的。

    接电话。

    “叶大师!我来盐市了!”陈松说话的声音,非常非常非常的激动。

    甚至于都有些癫狂了。

    “嗯?”叶晨心中,微微一动。“老哥,难不成,你已经把那枚爆气丹给服用,并炼化了药力?”

    “哈哈哈!叶大师!托您的福!哈哈哈哈!哈哈哈!”陈松止不住的笑,像是个傻子。

    “不是,老哥,你别只顾着笑,现在是啥情况?你…晋升武道宗师境界了?”叶晨问道。

    “是!叶大师,我已初入武道宗师!不过,境界还有些不太稳固,需要沉淀几年。但,的的确确,已是宗师!”陈松狂喜不已。

    “恭喜老哥了。”

    “叶大师,您要的丹炉和药材,都已备齐,我给您送上门来。您给我发个定位吧!”陈松殷勤道。

    当下,叶晨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了陈松。

    过不多时,叶晨便下楼,走到小区门口,等陈松。

    大概等了个十分钟左右吧,只见一辆黑色的奔驰v260L尊贵加长版,徐徐开来,停在了叶晨面前。

    开车的正是陈松。

    下了车,叶晨一看陈松,心中便是微微一凛。

    只见,今天的陈松,似乎已经脱胎换骨,看上去年轻了不少,只有五十岁的样子,白发已经变黑,身材都高挺了几公分。

    他的气质,也更加威压,双目偶尔一闪烁,似乎就有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让人不寒而栗。眉梢眼角,有一种让人不得不臣服的味道。

    叶晨打开阴阳眼一看,在陈松的丹田位置,凝聚起一个鹅蛋大小的气旋,一缕缕内劲,从中渗出,在他体内运行大小周天,然后又归于丹田。

    这就是武道宗师境界!

    “哟呵,老哥,恭喜,恭喜。”叶晨笑着走过去。

    “叶大师,让您见笑了。这点微末的境界,在您看来,就是个笑话。”哪怕已经成为宗师,陈松对叶晨,依旧是极为尊重。“我的境界还不稳,还不稳。”

    当下,陈松将车门拉开,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

    车厢里,用纸袋,装了数十包极为珍贵的药材。

    另外,还有一个电饭煲大小,也不知道用什么材质,铸成的丹炉。

    陈松小心翼翼的将丹炉拿了出来,“叶大师,这丹炉,乃是我陈家祖上传下来的,至少也有200多年的历史了。请笑纳!”

    “多谢了。”叶晨也不客气,笑嘻嘻的接过丹炉。

    叶晨在小区里,叫了一些邻居搭手,帮忙把所有的药材,都搬到了家里,堆在客厅。

    “哟,叶大师,您住这地方不错啊。大隐于市。这才是高人风范啊!”陈松赞道。

    “老哥,随便坐。”叶晨招呼道。然后,给陈松泡了杯母树大红袍。

    既然丹炉已经到手了,叶晨便是按捺不住技痒。

    他走进卧室,将门关上。

    叶晨盘膝而坐。

    左手握丹炉。

    右手五指,道炁能量涌出。

    他专心致志,在丹炉上,刻画起一个个阵法来。

    控火阵法!分割药材的阵法!炼化,混合,凝结,成丹……诸般阵法!

    目前,叶晨乃是初级炼丹师,能在丹炉上,刻画十个阵法。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

    十个阵法尽数刻画完毕。

    丹炉之上,流转起来一道道隐晦的光芒!

    凡人肉眼,难以看出什么奥妙。

    但叶晨打开阴阳眼一看,便能清楚的看到,十个金光闪闪的阵法,正不停的运转了起来。

    “搞定!现在就能一劳永逸,尽情的炼出丹药了!”叶晨心满意足的笑了笑。

    开门,走出卧室。

    “叶大师,您…您这是在忙什么啊?”陈松满脸赔笑。

    “哦,没什么。”叶晨从药材中,拣取了一些。他要炼一炉【固本培元丹】出来。

    看到叶晨抓药,陈松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道。“叶大师,您是…要开始炼丹了?”

    “嗯。”叶晨点了点头。

    “叶大师…我…我能否在一旁观摩,学习学习?”陈松满眼期待。

    “没问题啊。”叶晨笑了笑。

    心说,你尽管看,若能偷师,算你本事!

    叶晨走到厨房。

    陈松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他的本职工作,还是一名炼丹师,对于炼丹术的向往,其实远远超过了古武。

    叶晨的辨丹手段,绝世无双,因此,陈松有理由相信,叶晨在炼丹方面,也必有过人之处。

    哪怕能够学到一丝皮毛,恐怕都将终生受用!

    陈松内心一片火热。

    叶晨将丹炉,放在灶头上,然后往里面扔药材。

    完了啪的一下,把火点燃了。

    “可以了。”叶晨淡然道。

    “呃……这…这就可以了?”陈松一脸骇然。

    他炼了一辈子丹,还没见过这么搞的。

    “你要在这里守着也行,但千万别乱动丹炉。”叶晨笑道。“我先去客厅里休息一下。”

    说完,叶晨就回到客厅里,翘起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喝起茶来。

    陈松木讷的站在厨房里,满脸崩溃。‘不是吧?叶大师!您…您这么瞎搞,不是浪费药材吗?咱们炼丹,都是要亲自控火,并且时时刻刻注意药材的情况,严阵以待,不能有丝毫分神。往往,一炉丹药炼出来,整个人累得像条狗一样,殚精竭虑…您这么弄,哪里是在炼丹,这是在炖大锅菜啊!得了,这一炉药材,肯定会烧糊烧焦的。’

    半个小时之后——

    丹炉之中,隐隐发出一种很有韵律的轻鸣。

    而这种情况,也是陈松从来没见过的。

    “成了。”叶晨走入客厅,将火关了。

    然后,掀开丹炉的盖子。

    赫然,只见一道道如同太阳般璀璨耀眼的光芒,从丹炉中飙了出来,夺人眼眸,晃得陈松都下意识闭上眼睛。

    不过很快,这光芒便黯淡下来。

    取而代之的,是从丹炉中,飘来一阵阵浓郁得化不开的药香。

    “啊——!”陈松就好像是被人卡住了喉咙一般,发出短促的叫声,说不出话来!

    然后,他不停的嗅着鼻子,贪婪的吸着药香。

    如陈松这等炼丹师,一辈子和药材,丹药打交道,他都不用看,仅仅只是嗅着药香,便知道,一炉绝好的丹药,炼出来了。

    “不错。”叶晨伸手,从丹炉中,拈出一粒丹药。

    这是【固本培元丹】,龙眼大小,翠绿色。

    “叶…叶大师…能…能…能否…让我…让我瞧瞧?”陈松满脸惊容,说话都不利索了。

    “给你。”叶晨将手中那枚丹药,递给陈松。

    陈松小心翼翼的鉴赏起来,眼神越来越惊狂,如痴如醉,几欲疯癫。“此丹色泽纯粹,鲜亮,药香凝而不散…乃是极品的丹药!啊!这!这!这!丹纹!居然!居然!居然有丹纹!”

    陈松失态尖叫,如同见鬼!

    只见,在那枚【固本培元丹】上,有一道淡淡的纹痕,自然飘逸,宛若天成。

    “怎么了?”叶晨云淡风轻。

    “叶大师!古籍记载,但凡产生丹纹的丹药,便是极品!唯有古代的炼丹师,才能炼出丹纹!”陈松全身战栗。“我…我在这一行,沉浸了数十年,只是在一些古丹上,见过丹纹…叶大师,您!您果然是来自炼丹家族的大师!”

    “叶大师!请受我一拜!”陈松老泪纵横,双膝一软,对着叶晨就跪了下去。“有生之年,能够看到有人,亲手炼出这等极品丹药,死也瞑目了!”

    适才,他还在质疑叶晨炼丹的方法,现在想来,可真是荒谬,滑稽!

    一名拥有古代炼丹术的大师,你陈松凭什么去质疑?你也配?

    你给人家提鞋都没有资格呢!

    “哦,老哥,你的意思是说,现代的炼丹师,无法炼出有丹纹的丹药?”叶晨奇道。

    “叶大师,或许是我孤陋寡闻,但的确,我没有见过。”陈松擦了把眼泪。

    “好啦,老哥,请起,你现在是武道宗师,不可轻贱自己。快快请起。”叶晨连忙道。

    “叶大师,您别讽刺我了。我这点成就,在您面前,宛如瓦砾。您永远是我陈松,只能仰望的星辰!”陈松哭道。

    叶晨将他拽了起来。

    “老哥,今天你给我带了药材过来,多少钱?我转给你。”叶晨道。“不过,如果你愿意接受,用丹药抵账,那也行。”

    “我要丹药!我不要钱!我要丹药!钱没有一点用处,我要丹药!此丹,可遇不可求!叶大师,这是什么丹药?”

    “哦,这个叫做固本培元丹,简单来说,就是你熬炼的小培元丹升级版。其药效,应该差不多是小培元丹的十倍左右。”叶晨笑了笑。

    这一炉固本培元丹,一共有50粒,叶晨问道。“老哥,你要几粒?”

    “一粒…一粒就足够了。”陈松结结巴巴的道。“固本培元!服下此丹,我…我的武道境界,便能稳固!”

    叶晨二话不说,给了陈松三粒固本培元丹。

    把陈松送走后,叶晨自己吞了一粒固本培元丹。

    只觉得一股滂沱的生机,注入体内。

    让得,叶晨的精力更充沛了,生命力更加旺盛,体力绵绵不绝,呼吸之间全部是香气。

    而且,体内的道炁能量和内力,也更精纯了。

    叶晨将药材叠放整齐,丹炉收好。

    晚上,夏娅楠提前下班。

    叶晨亲手喂了一粒固本培元丹给她吃。

    吃完之后,夏娅楠全身轻灵,这些天囤积的疲累,不翼而飞。体质也改善了许多。从此之后,她基本上不会生病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

    叶晨和夏娅楠便起床,开始准备!

    今天中午,他们便要去“聚贤山庄”,参加酒会。

    夏娅楠盛装打扮,奢侈华丽的长裙,凸显出她矜贵的身份,更是将她那高挑而苗条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虽然说,夏娅楠的胸前,并不如莫晴与桑榆那般汹涌,但也是妖袅傲人,峰峦起伏。

    她化了淡妆,肤若凝脂,柳叶弯眉,一张脸仿佛大自然精心雕琢的艺术品,美得令人心颤。

    叶晨在旁边看着,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妈的,不管了!娅楠,先固个魂再说!”叶晨一把揽住夏娅楠的小蛮腰。

    “呀…大师,我刚涂的唇膏啊——唔……!”

    10分钟之后,两人出门。

    叶晨今天也穿戴一新,帅气逼人,双眸清澈干净,如雨水洗涤过的天空。

    而且,在叶晨身上,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夏娅楠被叶晨的气质吸引,连连侧头看他,娇俏的脸蛋儿,红润润的,十分迷人。“大师,你真的好帅…我想,今天的主角,应该是你才对。那个什么秦家二少,一定没有你帅!”

    “娅楠,你这是高级黑了吧?我是靠脸蛋吃饭的吗?我靠的是才华!”叶晨一脸严肃。

    “噗——!大师,你又有才华又有颜值,行了吧?”夏娅楠像小媳妇似的,挽住叶晨的胳膊。

    “那你今晚让我啪!”叶晨笑道。

    夏娅楠眼睛都快滴出水来了,横了叶晨一眼,然后“嗯”了一声。

    两人上了那辆奔驰大G,直接往“聚贤山庄”开。

    不多时,开到山庄大门口。

    只见,广场之上,已经停了许多豪车。

    整个聚贤山庄,张灯结彩,红毯铺地,极为的庄重,奢华。

    大门口,清一色穿着高跟鞋的模特在迎宾,足足有数十个之多。

    另外,叶晨还看到了不少来自蓉市的新闻采访车。一大群记者和主持人,长枪短炮,严阵以待。

    叶晨将车停好,与夏娅楠一起,缓缓走向山庄大门。

    这个时候,那群记者就好像是闻到了腥味的苍蝇一样,一涌而来,瞬间就将夏娅楠和叶晨围住了。

    “这位是盐市夏家的夏娅楠小姐吧?”一名女记者将话筒直接塞到夏娅楠嘴边。“您好,我是蓉市新闻综合频道的记者,这次,我们蓉市秦氏财团的二公子秦伯远,来到盐市,主要就是和您订婚,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呢?您是不是非常非常的激动,非常非常的开心呢?”

    哟,这些记者的消息,还真特么灵通啊!而且,从蓉市杀到了盐市!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任何采访。”夏娅楠面若寒霜,应付得体,“不过,我不介意表明我的立场。我不认识什么秦二公子,我也从来没有同意过,要和他订婚。”

    “啊,夏娅楠小姐,我是蓉市日报的记者,根据我们得到的可靠消息,倘若,您不同意与秦二公子订婚,您的公司,会在全川,遭到封杀,您自己知道这件事吗?”

    “无可奉告!请让一让!”夏娅楠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时候,几名记者看到了夏娅楠身旁的叶晨,便赶紧将话筒塞向叶晨。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夏娅楠小姐的什么人?”

    “咳咳…”叶晨干咳了一声,然后笑道。“我只有一句话——娅楠是我的女人!”

    静。

    记者们尽数噤若寒蝉。

    “胡说八道!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气势不凡,戴一副金框眼镜,目光锐利而充满睿智,大步流星走来。

    一名贵妇,挽着他的胳膊。

    “你!你!你就是欺骗我家娅楠感情的那个男人吗?”中年男子怒声质问。

    “爸…妈…”夏娅楠蹙眉。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