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189章 拍卖品
    此时,冯少与刚才那些“围攻”叶晨的糖市阔少,尽数都是动容,心中惶恐。

    而陆嘉和桑榆的那些同事们,则都——吓尿了!体若筛糠!

    看起来,叶晨和糖市顶级豪门杨家,还有一些交情。

    不,准确的说,是杨汉朝,对叶晨单方面的恭敬!甚至有些攀附叶晨的味道!

    这样一来,只要叶晨在杨汉朝耳边,说一句话,陆嘉等人,在糖市就混不下去了!像她这等高级打工仔,在豪门面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不堪一击!

    “算了,我自己玩吧。杨汉朝,你去忙吧,不用管我。”叶晨笑了笑。

    “那…好吧,叶大师。拍卖会结束之后,我再联系您。”杨汉朝连忙道。

    此人八面玲珑,见叶晨和桑榆在一起,神态亲密,但却视若无睹。

    叶晨点头。

    临走的时候,杨汉朝目光在冯少等人脸上,一一扫过,像是要记住他们似的。弄得冯少等人,心里直打鼓。

    而叶晨,则是反反复复的打量着女鬼颜韵,心中琢磨不定。

    “好啦,榆姐,没事了。你还没吃东西吧?咱们去吃东西。”等到杨汉朝和女鬼颜韵走远了,叶晨才笑着对桑榆道。

    “好!”桑榆满脸幸福小女人的温柔表情。

    两人肩并肩走向食物区。

    “冯少…”陆嘉苦着脸道。

    “滚远点!妈的!贱人!”冯少怒瞪陆嘉,如果不是因为这慈善拍卖晚会规矩严苛,他早就迁怒于人,一巴掌将陆嘉抽翻在地了。

    陆嘉离开后,一群阔少,聚在一起,交头接耳。

    “冯子谦,这回,你得认栽了吧?”一名阔少,自嘲一笑。“这世上,扮猪吃虎的人,可真不少,真没想到,一个来自盐市的愣头青,把咱们这些地头蛇的脸,都给打了。”

    “不过,那家伙看起来,真不像是什么顶级圈子里的人啊。”另一名阔少蹙眉道。

    “现在怎么办?”冯少目光闪烁。“咱们就这么算了?”

    “还能怎么样?没看见杨少对他的态度么?”

    “真不想找回场子了?”冯少冷笑了一下。“杨少这人,素来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待人和善…杨少对那小子服服帖帖,或许是因为,他有一些过人之处,但并不代表,他就真能在咱们糖市为所欲为了!兄弟们,此事非同小可,假如让他回到盐市,大肆吹嘘,咱们的脸还往哪儿搁?还要不要混了?”

    “得了,冯子谦,你别怂恿咱们了。你想怎么找回场子?丑话说在前面,我们不可能去得罪杨少的。”

    “这样…今晚是慈善拍卖晚会,咱们各家都准备了拍卖品。那小子看起来穷酸至极,等会儿,咱们去挤兑他。让他也拿东西出来拍卖。倘若,他的拍卖品,太过寒酸,咱们便顺势踩他一脚,如此,也能泄愤,对吧?”冯少眉飞色舞的道。“这样就不会得罪杨少了。再说了,你们也别太忌惮他了,连皇帝都有穷亲戚呢!杨少再牛逼,也只是杨少牛逼,并不代表着,他就牛逼!”

    诸多阔少,交换了一下眼色。

    “行!就这么找回场子!我看他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拍卖品!”

    ……

    食物区。

    叶晨带着桑榆,大吃特吃起来。

    “小晨,没想到你交际这么广,连糖市的顶级豪门杨家,都和你有关系。”桑榆一脸自豪的表情。

    “榆姐,不说这个,咱们吃东西。”叶晨给桑榆舀了一勺鱼子酱。

    “小晨…”忽然,桑榆有些吃味的道。“刚才你为什么老是盯着那个杨少的女朋友?你是不是见人家女孩子漂亮,就魂不守舍了…”

    “呃…榆姐,你错了。”叶晨一本正经的道。“那个不是杨汉朝的女朋友,是他的老婆。”

    “啊!小晨,你还有理了?好坏啊!盯着人家老婆看!眼睛都挪不开了!姐没喂饱你吗?”桑榆嗔道。

    “榆姐,我跟你说…那女的,是一只鬼。”叶晨严肃道。“女鬼。很厉害的女鬼。”

    “噗——!小晨,你太能瞎掰了。女鬼?咯咯咯…”桑榆笑得花枝乱颤,胸前波浪起伏。

    “话说,榆姐,人靠衣装,你穿上这条晚礼裙,还真是美得冒泡。”叶晨看着桑榆,心头一团邪火窜了起来。

    “嗯啊,小晨,这就是上次我过生日,你送给我的裙子。我答应过你,要穿给你看的。好看吗?”桑榆在叶晨面前转了个圈。

    “好看。”叶晨老老实实的道。

    “那这次你给我打多少分?”桑榆问道。

    “还是87分啊。”叶晨笑道。

    桑榆凑近叶晨,吐气如兰,媚眼如丝,低声道。“小晨,剩下13分,回了酒店,我补给你…”

    “榆姐…你…你这车开得我措手不及啊。”

    吃饱喝足。

    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叶晨和桑榆,来到拍卖品登记区域。

    只见,一名名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的将各种拍卖品抬走。

    登记处,十几名登记人员,正在紧张忙碌的工作着。

    “小晨!你来看!”桑榆在一边尖叫了起来,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

    叶晨走了过去。

    桑榆站在一块很大的广告栏面前,眼睛瞪大,情绪激动。“小晨!你快看!”

    叶晨抬眼一看,广告栏上,粘贴了很多照片。

    都是拍摄自农村的照片。

    泥泞的乡村小路。

    简陋的土墙房子。

    光着脚去上学的孩子们。

    以及阴暗漏雨,破旧的教室。

    ……

    “这次慈善拍卖晚会,筹集到的所有善款,都将无偿捐赠给‘石夹口’镇!”桑榆的呼吸都急促起来,眼睛里,竟然突然闪烁起泪光来,眼看就快要哭出来了。

    “榆姐,你也太多愁善感了吧?”叶晨有点无语了。“我知道有些偏远的农村,生活条件很艰苦,可是,你也用不着哭啊。”

    “小晨,‘石夹口’镇,就是我的老家啊!你看,这张照片,破败的学校,就是我小时候读书的地方…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没变过…我的老家,石夹口镇,在盐市和糖市接壤的地方,总体来说,可以说是盐市和糖市,所有乡镇农村中,最落后,最贫困的…”桑榆落泪了。

    “榆姐,你别哭了,今晚不是给你老家捐钱吗?放心吧,我会拿东西出来拍卖的。一定可以募集到很多很多钱的。”叶晨郑重其事的道。

    “咳咳…”这时,冯少和十几名阔少,一起朝叶晨走来。

    “呵,冯少,你们又想干嘛?”叶晨不不耐烦的道。

    “没什么。你别误会。”冯少不阴不阳的道。“刚才的事情呢,是我们太莽撞了,真没想到,你居然认识杨少。呵呵呵,对了,慈善拍卖晚会,顾名思义,参与者,有义务拿出拍卖品,为山区的失学儿童,尽一份绵薄之力。既然你这么牛逼,今晚,你的拍卖品,一定价值连城吧?”

    “不妨,拿出来让咱们开开眼界,怎么样?”另一名阔少挤眉弄眼的道。

    “得了,你们可真是锲而不舍啊。还想着打我的脸,踩我?贼心不死啊!”叶晨无语的摇了摇头,“不过我的确是准备拿一些东西出来拍卖,为山区儿童筹集一笔善款。”

    “哈哈哈…行,行,要不,咱们比一比,看看谁为山区儿童,筹到的钱更多一些,怎么样?你应该不会拒绝吧?”冯少揶揄道。

    他今天拿过来的拍卖品,是一件古董,市场价在200万左右。

    “你想和我比这个?”叶晨愕然。

    “你敢不敢?”冯少意气飞扬。

    叶晨摇了摇头。

    冯少身后的阔少们,都哄堂大笑了起来。

    “冯少,你就别刁难他了。人家为山区儿童,贡献10块钱,100块钱,那也是一份心意啊。哈哈哈哈…”

    “我的意思是,你们所有人筹集到的善款,还不如我一个人多。”叶晨一本正经的道。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冯少狞笑了一下。“今晚,我们拿出来的拍卖品,加起来,拍卖数千万有都可能。你拿什么和我们比?”

    “数千万?”叶晨笑了笑,然后带着桑榆,来到拍卖品登记处。

    “您好,这位先生,还有这位女士,您们准备拍卖什么物品呢?”登记处的一个萌妹子抬头问道。

    “喏…我拍卖这个…”叶晨把手伸进裤子口袋,心念一动,便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三张符篆。

    “这是我的拍卖品,一张疗伤符,一张止痛符,还有一张止血符。”叶晨将三张符篆,放在桌面上。

    “啊?”萌妹子眼睛瞪得很大。

    “有问题吗?”叶晨问道。

    “没…没有问题…”萌妹子下意识摇了摇头,“请问先生贵姓。”

    “盐市,叶晨。”

    “OK。”萌妹子埋头在登记薄上,飞快的写道——“盐市叶晨,拍卖品:止血符一张,止痛符一张,疗伤符一张”

    萌妹子心里也犯嘀咕——“您这不是来添乱的吗?几张鬼画符,真有人会去竞拍吗?多半会流拍的!”

    “我还有一件拍卖品。”叶晨笑道,“有信封和白纸,还有笔吗?”

    “有的,先生。”萌妹子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空白A4纸,一个信封,一支笔,递给叶晨。

    叶晨刷刷刷在A4纸上,写了一行字,将纸塞入信封,交给萌妹子。“这是我的第二件拍卖品。在拍卖的时候,拆开信封吧。”

    “好…好…好吧…”萌妹子一丝不苟的登记。

    “行了,先生,女士,拍卖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请你们入场吧。”萌妹子道。

    “不是吧?几张黄纸符篆,随手写几个字,这算是什么拍卖品?”冯少愕然,随后,狂笑起来。“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吧?就这些破烂玩意儿,10块钱都不值啊!”

    “走走走,咱们去会场,今晚,这小子丢脸丢大了!”

    “这就是哗众取宠!是在侮辱山区儿童!亵渎今晚的慈善拍卖晚会!等会儿,杨少看到他的拍卖品,恐怕会心灰意冷吧?哈哈哈…走!我都等不及了!”

    当下,冯少和一群阔少,蜂拥进入不远处的一个大礼堂。

    “榆姐,咱们也进去。”叶晨揽住桑榆的小蛮腰,朝大礼堂走去。“榆姐,今晚我能给你老家,筹集很多很多的钱,你怎么奖励我?”

    “小晨,要是你真给姐老家弄到一大笔捐款,姐豁出去了,今晚…今晚你想解锁什么姿势,姐都听你的。”桑榆低声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