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182章 阴暗
    “哎——!”

    章瑚叹息了一声。

    哪怕现在的它,只不过是一具尸体,但叶晨和莫晴,还是能够从它的声音里,感觉到怨恨与不甘的强烈情绪。

    以至于,它的尸体,抖动的幅度,都加遽了。

    “我姐姐和姐夫也死了吗?哦…那就不好说了。”章瑚道。“今晚,姐姐不会回家过夜,家里就只剩下我和姐夫,我们和以往一样,抵死缠绵,然后相拥而眠…呃,对,我坦白,我是姐夫的情人…说出来其实挺不好意思的,但我已经死了,一切便都无所谓了。”

    “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我已经死了,躺在冰冷的太平间!我不甘心啊!我距离幸福,那么那么的接近!我真的不甘心啊!”

    “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是谁杀了你?”叶晨微微摇头。

    也对,章瑚是在睡梦中被刺死的,哪怕变成鬼,也是个糊涂鬼。

    “等等——你们听我说!在我死后,居然还有活人能够倾听我最后的声音,我还是蛮开心的…你们听我说完,好吗?”章瑚的声音里,充满了祈求。

    叶晨睁开眼,看了看莫晴。

    这时,莫晴也把眼睛睁开了。她对叶晨点了点头。

    “你说吧。”叶晨道。

    “你们千万不要误会,我和姐夫在一起,并不是因为我贱,我也不是贪慕虚荣,我是为了爱情,才心甘情愿,当姐夫的情人啊!那是真的是爱情!在很多年前,我第一眼看到姐夫的时候,我就爱上他了!爱情这东西,比癌症还可怕,我也没办法控制——如果,我姐姐没有死,那我会认为,应该是她杀了我和姐夫。”

    “哦?为什么呢?”叶晨问道。

    “我和姐夫的事情,我姐应该知道一些。呵,我姐非常非常的恨我,我知道的,她对我恨之入骨。”

    “请保持耐心,听听我们三个人的故事吧。毕竟,这是我最后的声音——我姐是家庭主妇,呵呵,她简直就是丢家庭主妇的脸!她会做什么?连煮饭都不会!家务事一概不会做!她连一些基本的生活常识都不懂!她就是个书呆子,成天抱着笔记本电脑,写小说,码字。咯咯咯——她的梦想,居然是要成为一名网络作家,成为大神。你们说,这是不是很可笑?一个已婚女人,把家里弄得一塌糊涂,姐夫忙了一天回家,连口热饭都没有,这像话吗?有好几次,姐夫实在是气得不行,去找姐姐理论,她还在书房里敲键盘呢,对姐夫说,等会儿,还差一章…咯咯咯…这种老婆,有什么用?”

    “后来呢,姐夫就心灰意冷了,也懒得说了,恰好,这就给了我可趁之机。我和姐夫,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我们好恩爱的,我和姐夫真的是天生一对,我才应该是姐夫的老婆啊!为了方便和我偷腥,姐夫规定,姐姐不能够在家码字了,听着那敲打键盘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姐姐经常通宵码字,也乐得配合,于是她隔三差五,就去酒店里开房通宵码字……”

    “姐夫和姐姐,真的没有感情了,他们的夫妻关系,已经名存实亡。我年龄也不小了,我不想再这样耗下去了。我要求姐夫和姐姐离婚!娶我!姐夫同意了!可是!可是!可是!”

    这个时候,章瑚的声音里,传递出极为强烈的怨毒和仇恨!

    “姐姐这个贱人,居然怀孕了!她居然怀孕了!就在姐夫即将要向她提出离婚的节骨眼上,这个贱人怀孕了!”

    “从那以后,姐夫变了。他对我越来越冷淡了…呜呜呜呜…他开始关心姐姐,嘘寒问暖,姐夫为人老实本分,姐姐怀了他的孩子,他…他便纵容姐姐,容忍姐姐的所有缺点…我不甘心啊…姐夫爱的女人,明明是我啊!姐夫甚至还提出,要和我中断情人的关系…呜呜呜呜…我不甘心,我不是输给姐姐这个贱人,我只是输给她肚子里的孩子…”

    “不!我不能放手!为了姐夫,我付出太多太多了,我的青春!我的身体!我的爱情!我必须毁掉姐姐肚子里的孩子!嗯…我知道口服米非司酮片加米索前列醇片,可以终止早期妊娠——于是呢,我假装对姐姐很好,每天都给她煲汤,我在汤里,放了药。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姐姐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她流产了——咯咯咯咯咯……”

    章瑚的声音里,充满了得意。

    “不过后来呢,有时候姐姐看我的眼神,阴恻恻的,就好像厉鬼一样——我怀疑,她知道是我动了手脚,导致她流产。所以我的死,我最怀疑是姐姐动的手。但你们又说她也死了,那我就搞不懂了……”

    “你!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贱女人!”莫晴只听得背脊骨发凉,她从事刑侦工作的年头也不短了,像章瑚这么恶毒的女人,她几乎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章瑚没有死,是个活人,莫晴肯定会直接暴打章瑚一顿的。

    叶晨缓缓将手从章瑚额头上挪开。

    章瑚的声音,便在叶晨和莫晴的脑子里,戛然而止。

    太平间的温度开始徐徐回升。灯光重新亮起。

    “啧啧,社会的阴暗面啊。”叶晨摇了摇头,“其实我很单纯的,不想过多的接触这种人性的扭曲和丑陋。”

    “那啥,章珊的老公,也就是章瑚的姐夫尤小勇,死亡的时候,也是正在睡觉,所以,它也是个糊涂鬼,咱们绕开尤小勇,直接与章珊的尸体对话吧。”叶晨道。

    “嗯,案情不复杂,问问章珊就行。它死前应该是看到了凶手的。”莫晴同意道。

    两人手牵着手,走到了停放章珊尸体的冰柜前。

    叶晨低头一看。

    章珊的面容,也还算安详,死亡的时候,应该是没有遽烈挣扎,也没有太多的惊骇与恐惧。

    也就是说,对于死亡,章珊应该是有心理准备的。

    叶晨将右手,贴住章珊的额头。

    尸语术!发动!

    太平间灯光熄灭。

    尸体轻微摆动。

    叶晨和莫晴的脑子里,传来嗡嗡的声音。

    “嗯?警察?”一把淡漠的声音,在叶晨和莫晴脑子里响起。“好奇怪,你们居然可以和死去的我沟通?就好像那些灵异小说一样…我早点认识你们就好了,你们可以为我提供创作灵异小说的素材…哎…”

    “那啥,咱们暂时别谈小说了。说点关键的,是谁杀的你?我想,你也不愿意死不瞑目吧?你也想让警方尽快抓住凶手吧?”叶晨并不想和一具尸体啰嗦。

    “抱歉,我想问一下,我丈夫和我妹妹,现在…还活着吗?”章珊用一种迫切的声音问道。

    “嗯…他们和你一样,被谋杀了。”叶晨回答道。

    “呼——!”章珊长长的舒了口气,如释重负,它笑了,笑得很开心。“那就好,那就好…不过呢,我并不打算说出谁是杀人凶手。我不会出卖他的。你们省省吧。既然,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我自己也死了,那这件事,就尘埃落定吧。好啦,我什么都不想说!如果你们有本事,自己去查呗…”

    说完,章珊的尸体,便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

    叶晨将手从章珊额头上挪开,“握草,章珊居然不配合我们…人都已经死了,居然还守口如瓶…”

    “叶晨,现在怎么办?”莫晴也没辙了。

    “再去问问尤小勇。”叶晨牵着莫晴的手,走到尤小勇尸体前。

    尸语术!发动!

    “哎!我居然死了!我都快接近成功了!就这么死,我真的很不甘心!”尤小勇的声音,传入叶晨和莫晴的大脑。

    它的声音里,也颇有怨念。

    “讲讲你和章珊章瑚两姐妹的事儿吧。”叶晨问道。

    尤小勇沉默了十几秒钟,然后才道。“行,既然我都死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不可否认,我是个卑鄙的人。”

    叶晨和莫晴对视一眼。

    “其实我根本就不爱章珊,也不爱章瑚。当初和章珊结婚的时候,我正在创业,只有一家超市,我是农村出来的,城里姑娘,大多看不上我。所以呢,我对婚姻,没啥可挑剔的。我也没那资格。那时,章珊已经是个大龄剩女,她也想找个男人凑合着过了。我们一拍即合,草草结了婚。婚后生活,平淡寡味,哪怕是在床上,也没有半点激情。真没意思。”

    “后来呢,小姨子章瑚频频暗示我,我就顺水推舟,和她好上了。我也不爱她。和她在一起,无非就是解决生理上的问题。不得不说,章瑚在床上,真是带劲儿,我也去会所玩过,那些女孩的功夫,还比不上章瑚呢…我跟你们说,她——”

    “咳咳,说重点。”莫晴听尤小勇越说越不堪,便打断了它。

    “姐,我正听得起劲呢!”叶晨不满的道。

    “好吧,说重点。章瑚这傻比,居然妄想和我结婚。可笑。她无非就是见我事业蒸蒸日上,连锁超市都开到五家了。可我怎么可能和她结婚?我就是逢场作戏而已。当然了,我不可能明着拒绝她。而且,她还有利用价值。”

    “桀桀桀…其实呢,我真正爱的,是糖市超市大王的女儿。糖市超市大王,在川内,有几十家大型连锁超市,一旦,我能够和他的女儿结婚,那我的事业,将会迈入一个崭新的台阶!我会飞黄腾达!就在我要正式向章珊提出离婚请求的时候,她怀孕了!妈的!我和她,一个月顶多就是一次夫妻生活,而且我都是迫不得已交公粮…居然怀孕了!要知道,人家糖市超市大王,那可是社会上流圈子,人家那身份,容不得污点。如果我在章珊怀孕的时候,抛弃了她,那我的名声可就彻底玩坏了。糖市超市大王的女儿,也不可能再和我这种人结婚了,对吧?所以呢,我得铲除障碍。也就是章珊肚子里的婴儿…”

    听到这里,莫晴的手都凉了,毛骨悚然,气得咬牙切齿。“真的,丧尽天良的畜生!”

    叶晨眼中,也是掠过一抹鄙夷与厌恶的表情。“说实话,你这种人要是活着,我都想弄死你了。”

    “哎呀,别这么说嘛。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嘿,我很聪明,我当然不可能亲自动手,我可不会傻到赌上自己的未来。所以呢,我就利用章瑚这个傻子。我有意向她透露,口服米非司酮片加米索前列醇片,可以终止早期妊娠。然后强烈的暗示她,我之所以不和章珊离婚,就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果然,章瑚沉不住气,她动手了,给她姐姐下药了。哈哈哈哈…成功了!章珊流产了!”

    “你们别骂我,我根本不爱章珊,虽然说,孩子是我的,但说实话,恨屋及乌,将来这孩子出世,我也不会有什么感情的。还不如趁早扼杀在摇篮里。这样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和章珊离婚,去娶超市大王的女儿了啊!只可惜…我死了,是谁杀的我?是章珊还是章瑚?这两个贱人!”

    “还有,别以为章珊是什么白莲花。说实话,两年前,我就控制了她的经济,每个月只给她几千块钱的生活费,她的花销是很大的,经常去酒店开房码字,穿的衣服都是几千上万块钱一件的,提的包也是爱马仕,LV啥的,她又没工作,哪儿来的钱?”

    叶晨皱了皱眉,似乎隐约捕捉到了什么。“她码字可以赚钱的。现在网络小说挺火的,大神的收入,不比你们做生意的少。我有个哥们,月入十万呢。”

    “码个屁!她写那些玩意儿,估摸着,人家网站都不愿意给她签约呢!赚什么钱?她的钱,就是来路不正!”

    “你看过章珊写的小说?”叶晨问道。

    “我不爱看那些。我整天那么忙,哪有时间看网络小说?不过,章瑚看过。”

    电光火石之间,叶晨脑子里,转过许多年头,他将手从尤小勇额头上挪开。

    “今晚,在酒吧里,唐漠雪和章珊,相互拿错了包。唐漠雪很有钱,一般背的都是爱马仕。我相信,她对爱马仕真品的鉴别,肯定很在行。那么,既然她能拿错包,说明章珊的爱马仕,多半也是真的。”叶晨喃喃道。“爱马仕可不便宜。”

    “对,一般的爱马仕女包,都是好几万,十几万,铂金包上百万。”莫晴点头道。“尤小勇每个月只给章珊几千块钱,这点钱,哪能让章珊恣意享受奢侈品呢。章珊的经济来源,有问题!”

    一般凶杀案的调查,无外乎就是社会关系和经济的来源与去向。

    “章珊年龄也不小了,长相也就是普普通通,生活上一塌糊涂,这种女人,要说找到金主的概率,并不大。她生前唯一的爱好,就是码字,写网络小说。”叶晨再一次走向章瑚的尸体。

    尸语术!发动!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