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173章 还有三个多小时的命
    虽然从法律上讲,夏娅楠已经是娇美化妆品有限公司的老板了,不过现在她的情绪,还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中,不太适合工作。

    所以,她会在两天之后,才正式接管公司。

    这两天,徐娇美会站好最后一班岗。

    叶晨和夏娅楠,联袂离开公司。

    杨汉朝屁颠屁颠跟在后面。

    “娅楠,祝福你找到了真爱。”杨汉朝倒是很有些光明磊落的味道,愿赌服输。

    “谢谢。”夏娅楠挽着叶晨的胳膊,脸上溢出的幸福都可以用洗脸盆来接了。

    “叶先生,请原谅我刚才的狂妄和不自量力。”杨汉朝极为诚恳的对叶晨道。“祝福你和娅楠。”

    “呵,你这人,还挺讲究的。我遇到过很多所谓的富二代,素质都不如你。动不动就要我跪要我残。你是个好人,也是个老实人。可惜了——”叶晨摇了摇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嗯?”杨汉朝愣住了。

    “大师,你过来…”夏娅楠把叶晨拉到一边。“大师,今天是杨汉朝24岁的生日,你断言,他在午夜0点左右,就会死去…我当然是相信大师你的话…你看,能不能救他一命呢?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

    夏娅楠今天心情特别嗨皮,看谁都顺眼,便想让叶晨救一救杨汉朝。

    再说了,杨汉朝不算是坏人,在他身上,没有太多纨绔气息,更没有坏心眼。

    这种人,还是值得一救的。

    “救他?”叶晨瞳孔微微一缩,摊了摊手。“娅楠,说实话,论医术,我已经登峰造极了。在玄学领域,我也出色当行。可是,要救他,非常非常的难。不是我不救,我——无能为力。”

    “啊?那杨汉朝就必死无疑了?”夏娅楠心里一咯噔。“到底是什么病,这么可怕?连大师你都束手无策。”

    夏娅楠对叶晨,那是疯狂到近乎盲目的崇拜。在她心中,叶晨不但是她深爱的男人,还是神一般的存在。

    在她看来,叶晨就是手段通天,无所不能的,现在连叶晨都说救不了,天下之大,恐怕再也没人能让杨汉朝看见明天升起的太阳了。

    “这样吧,现在差不多也是晚饭时间了。咱们做个东,请杨汉朝吃个晚饭。我再想想看,有没有办法。”叶晨道。

    “那行。”

    当下,叶晨和夏娅楠走向杨汉朝。

    “杨先生,能否留在盐市,吃顿便饭呢?”夏娅楠落落大方的发出邀请。

    “太好了!今天是我的生日,能够与叶先生和娅楠共进晚餐,那是一种荣幸!”杨汉朝惊喜不已。“我保证,这会是一个让我终生难忘的生日!”

    “也是最后一个生日。”叶晨咕哝了一句。

    夜。

    夕阳的余辉渐渐暗淡下来,盐市的夜晚,被笼罩在一片片霓虹的暧昧之中。

    叶晨和夏娅楠做东,在一家比较地道的盐市盐帮菜餐馆,请杨汉朝吃饭。

    包间里。

    酒过三巡。

    菜过五味。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21点左右。

    距离杨汉朝的死,差不多还有三个小时。

    “娅楠,叶先生,今晚实在是感谢你们的盛情款待。现在,我准备回糖市了。”杨汉朝站了起来。“糖市那边,还有不少朋友,为我摆了庆生宴,我得回去应酬。下次,我一定还来盐市玩。呵,盐市的菜,还蛮合我的口味。”

    “等等,坐下。”叶晨的神色,也变得有些严峻了。

    “杨先生,你先坐下。”夏娅楠看了看腕表,“还有三个小时!”

    “呃?你们的表情好凝重,怎么了?什么还有三个小时????”杨汉朝也嗅到了一丝丝紧张的空气,重新坐了下去。

    “大师,你也别瞒着杨先生了,你实话实说吧。”夏娅楠道。

    “两位,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杨汉朝瞪大眼睛。

    “好吧。说实话。”叶晨深吸一口气。“杨汉朝先生,我非常认真,也非常负责的告诉你,你快要死了。在今晚午夜0点左右,就是你的死期。要不,我再给你点一桌菜?你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过几天你家办丧事,我和娅楠自备碗筷上门。虽然现在墓地有点贵,但你们家有钱,这倒没啥问题,你的身后事一定很风光。你也能葬在一块风水宝地…”

    “叶先生!”闻言,杨汉朝脸色变得非常不好看,全身因为气愤而微微颤抖,眼神之中,也流露出来极度失望的表情。“叶先生!对,我在明知道娅楠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还贸然的追求她,这是非常不道德的事情。可是,我已经非常真诚的对你,表达过歉意!叶先生,难道,你的胸怀,就不能宽广一些吗?说实话,我已经拿你和娅楠,当成好朋友了。你说这样的话,你诅咒我,你…你太过分了!”

    “杨先生,请冷静!我家大师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他并没有诅咒你!请你相信他!你的身体,的确出了很大的问题!”夏娅楠连忙道。

    “你自己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叶晨蹙眉问道。“时间不多了,你仔细想想,你有什么问题?”

    “我能有什么问题?”杨汉朝压抑着心中的怒意,想了半分钟,这才缓缓开口道。“对,我的身体,的确从小就异于常人,我非常非常的怕冷。你们也看见了,哪怕是夏天,再热的天气,我都必须穿秋装。冬天的话,那就穿得更多了,在最冷的季节,我几乎是在暖气房里度过的。甚至于,我整个身体都像是一块冰——我去医院检查过,我去过全世界最好的医院,但检查结果是,我并没有生病,我没有一点病,我很健康。或许是天生体质和其他人不同吧。但这不至于让我死亡。”

    “还有呢?”叶晨眼睛微微眯缝。“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怪的事情?”

    “特别怪?”杨汉朝凝神思索着,半分钟之后——

    “哦!对了,要说怪事,倒是有——从今年年初开始,特别是晚上,我老是听到身边有叹息的声音。有时候睡着了,也会被莫名的叹息声惊醒。但却没有发现身边有人。医生说,这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导致的精神轻微失常,产生了幻听。”

    “不是。这是‘鬼叹息’…”叶晨一本正经的说道。“当一个人,在晚上,特别是下半夜,在家里,或者是在其他什么地方,突然听到有叹息的声音,周围又没有别的什么人,那就是‘鬼叹息’了。”

    “大师,什么是鬼叹息啊?”夏娅楠好奇满满的问道。

    “所谓的鬼叹息,就是说,在晚上,当你身边有孤魂野鬼经过的时候,它们在你身上,预感到了非常不详的事情,便会发出叹息的声音,这代表了惋惜,遗憾。”叶晨笑了笑。“通常来说,听到鬼叹息的人,要么就是自己快要死了,要么就是家里有至亲快要死了。”

    “这…这…这…叶先生,你简直不可理喻!”杨汉朝再一次站了起来,他的脸涨得通红,“你以为我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好了,娅楠,告辞了!”

    说完,杨汉朝转身就走。

    “如果我没有看错,你应该是午夜0点左右出生,而且出生于一个非常罕见的日子,这个日子,是数十年难得一遇的至阴之日。譬如月全食,从风水学的角度讲,月全食之时,正是阴气最盛,阳气最弱时刻。古书上甚至说,月全食之夜,阴气盛极一时,僵尸会出来害人,鬼门关也会打开,阴间的鬼魂将通过鬼门关进入人间。”

    “你出生的地方,阴气也很盛,有可能是在救护车开往医院的途中便分娩,呱呱落地,恰好救护车经过的地方,是乱葬岗,抑或者公墓,殡仪馆之类的。”

    “从小到大,在你身上,应该贴身佩戴着僻邪的物件,抑或者护身符篆之类的。”

    “在你12岁的时候,也就是第一个本命年,你应该遭遇了一场很大的劫难,命悬一线,死里逃生。”

    “今天,是你24岁的生日,你的第二个本命年。你过不去,必死无疑。”叶晨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21点33分,你还有不足3个小时的命。”

    叶晨说完了。

    杨汉朝本欲拂袖而去,但听完叶晨的话,他的身体僵住了,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恐怖的大手给攫住了!

    他泥塑木雕般站在包间门口。

    足足三分钟之后。

    杨汉朝徐徐转身,看向叶晨,神色紧绷,颤声道。“这些…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