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151章 你有包裹到了!下来拿!
    对于叶晨来讲,学习系统爆出来的任何一本技能书,都是非常方便快捷的。与打游戏差不多。

    很快,叶晨便将这套打狗棒法学会,学全。并拥有了临敌多年的经验一般,娴熟,随心所欲,如臂使指。

    “打狗棒法,共有三十六路,乃丐帮祖师爷所开创,历来是前任帮主传后任帮主,决不传外人。此棒法名字虽然陋俗,但变化精微,招术奇妙。一根颜色碧绿,略长于剑的打狗棒指东打西,凌厉无比。最后一招叫做‘天下无狗’……”

    原来,这套打狗棒法,的确便是一门货真价实的武功!不是假把式!

    这门棒法走的是“招式流”,而不是“功力流”,强调的是“四两拨千斤”,以及超高的“性价比”——也就是说,纵然叶晨目前也并没有修炼出什么内力啥的,但纯以打狗棒法精微奥妙的招式,就能打败很多对手了!

    按照技能书上所说,天下武功无穷无尽,但真正的武学,都需要“内力”为根本。没有“内力”,就是无根之水。好看是好看,打架没用,花架子,伤不了人。

    但打狗棒法绝对是个例外,是罕有的,不需要内力,就能发挥出“越级战力”的武功!

    叶晨非常非常清楚,之前学会的什么拳击,柔术,摔跤,泰拳——这些与打狗棒法相比,真的就是垃圾了!

    “哈哈哈——也就是说,我现在,真特么是个武林高手了?”叶晨目光发亮,右手顺势一抓。

    只见,空气波动了一下,放在储物空间里的一根棒子,已是被他握在手中。

    此棒的材质乃是竹子,但质地极为柔韧,通体绿莹无暇,长约一米左右。

    这是系统一并爆出来的打狗棒!

    叶晨手持棒子,横空一扫!

    呜——!

    劲风席卷!碧影摇曳!

    打狗棒即将扫到电脑桌上的一个水壶,岂料,力道陡然一变,打狗棒宛如一根极坚韧的细藤,竟将水壶缠住,提了起来!

    “缠字诀”

    叶晨随手一抖,水壶飞起,他再用棒尖轻轻一戳,“噗”的一声响,铝制水壶被戳出一个洞孔来。

    “戳字诀”

    水壶中的水,一下飙出,叶晨横棍一扫,将水引到垃圾桶之上,使水尽数倾入垃圾桶里。

    “引字诀”

    ……

    “哈哈哈哈哈……好玩!好玩!现在我是有武功的人了!我要去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维护我们小区的和平!”叶晨大喜过望。

    ……

    夏娅楠家。

    此时,夏娅楠跪在地上,半边脸颊已经红肿不堪,当真便是我见犹怜。

    “我选择一无所有。”夏娅楠的目光,却是那么的清澈,那么的骄傲,那么的坦然,那么的倔强!

    “哈哈哈哈哈——是谁?我真的想知道,是谁,让我引以为傲的女儿,变成这个样子的…哈哈哈哈…为了他,可以舍弃一切,背叛夏家?”夏父怒极而笑,有些癫狂。

    夏母赶紧去搀扶夏娅楠,心疼得眼泪都出来了。“邹妈!赶紧给小姐拿药!都打肿了!天啊!阿弥陀佛!都打肿了!要不,送医院吧…夏重言!你!你!你下手太狠了!这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一向柔弱,对丈夫唯命是从的夏母,此时也有些怒了。

    事实上,在这一巴掌打下去之后,夏父也有些后悔了。这是他第一次打夏娅楠。

    一直以来,夏娅楠都是他的心肝宝贝女儿,不要说打了,连骂都舍不得骂。

    刚才,也的确是情绪失控了,冲动了。

    “娅楠,我是为你好啊…”夏父颓然坐倒在沙发上,整个人仿若苍老了几岁。“为什么会这样…难道,真是女大不中留。”

    “老爷,要不,就把婚事给推了吧。”夏母流着泪道。

    “哎——!”夏父眉头紧锁。“秦家已经在印喜帖了,整个蓉市的上流圈子,人尽皆知。倘若,就此推掉,那…那咱们夏家,便是将秦家,得罪得透透的…”

    “都怪你!问也不问女儿一句,便答应下来。”夏母埋怨道。

    “容我想想…容我想想…”夏父搜肠刮肚。

    “来,女儿,过来坐。等会儿让邹妈给你擦药膏…”夏母将夏娅楠,搀扶起来,拉着她坐在沙发上。

    母女两个,一起落泪。

    足足五分钟之后,夏父,终于开口——

    “娅楠,不是父亲不近人情,这样吧,我给你一次机会。也给你那个男朋友一次机会。”夏父郑重其事的说道,他的语气,就像是裁决者,不容争辩,“10天之后,秦二少,秦伯远,将会莅临盐市!届时,我们盐市的上流圈子,将会联合举办一次盛大而隆重的酒会,宴请秦二少!”

    夏父眼放光芒。“这一次的酒会,在盐市,史无前例!不能说绝后,但一定空前!参加酒会的门槛,从商者,至少拥有50亿市值!从政者,至少官拜副处级!娅楠,如果你和你男朋友,能够拿到参加酒会的资格,入场券,那么,算是通过了最基本的考验。”

    “倘若!你和你男朋友,有幸能够参加酒会,而你那个男朋友,又能在酒会之中,当众证明他比秦二少,更加优秀,更有潜力!那么——这门婚事,我夏重言,哪怕是拼着得罪秦家,让秦二少下不了台,我也推了!并且,我认可你男朋友,也就是我那未来的女婿!我还可以亲自向你和他,斟茶赔罪!”

    “这是给你那男朋友,证明自己的机会,他若抓不住机会,证明不了自己,那么,娅楠,我希望你放手,乖乖的嫁给秦二少。”

    夏父笑了。

    真的笑了。

    他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10天,获得参加酒会的资格?

    呵呵呵呵——

    50亿的身价,才能跨过那道普通人永远也遥不可及的门槛啊!

    哪怕就是侥幸可以参加酒会,拿什么去证明,比秦二少优秀?拿头吗?

    “爸,你这是强人所难!”夏娅楠气急。“他比什么秦家少爷优秀,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10天之内,你让他去什么地方凑50亿出来?你!你!你刁难我!”

    “切,连50亿都没有,拿什么来娶我女儿?缥缈的爱情?抱歉,我不信这个。”夏父摇了摇头。“娅楠,不要说了,我已经让步了。”

    “乖女儿,要不,你让你男朋友家里凑凑,50亿,也不是那么难吧?”夏母道。

    “凑!凑个屁!”夏娅楠直接把淑女风度抛到九霄云外了,“你们都不可理喻!”

    “嗯,就这么说定了。”夏父笑道。“娅楠,刚才打了你,爸给你道歉了。你暂时不再担任夏氏执行总裁的职位。你的所有银行卡和信用卡,我会冻结。等会儿你去收拾一下,带几件换洗衣服,明天,我让坚叔送你去你男朋友那儿。放心,我暂时不会动你男朋友,也不屑于去调查他。十天时间,你们好好凑一凑吧。倘若,连参加酒会的资格都没有,那你爸爸我会很失望的。”

    “当然了,乖女儿,如果在这十天之内,你想通了,那老爸随时欢迎你回家。”

    “就这样吧。”

    “邹妈,带小姐去洗澡。”夏父招呼道。“还有,替我和太太准备一下,我们今晚在这里过夜。”

    夏娅楠气鼓鼓的跟着邹妈一起去了楼上。

    “老爷,会不会太过了?”夏母凑了上去。

    “夫人,这也是在考验女儿和她那个什么男朋友。咱们为了培养娅楠,耗费了多少心血?寄托了多少希望?怎可能让她被一个穷酸给骗去?再说了,很大的概率,是那穷酸,想图谋我夏家的产业!”夏父一脸老谋深算的表情。“如果十天之内,娅楠和她男朋友,真能凑出50亿,参加酒会,那我对他们倒是刮目相看咯。”

    “我夏重言,一向是以德服人。”夏父笑了起来。“我是要让娅楠输得心服口服。”

    “那好吧。这样也能让娅楠死心。”

    ……

    夏娅楠洗完澡,擦了消肿的药膏。

    拿出一个大大的旅行箱,打开衣柜,将衣服裤子啥的,往箱子里塞。

    随后,她想了想,便拿起手机,给叶晨打了个电话过去。

    ……

    刚刚叶晨极为亢奋的跑到楼下,舞了一会儿打狗棒法。

    本来想找几条野狗打一打的,结果小区里只有流浪猫没有流浪狗,索性作罢。

    回到家。叶晨也是累得够呛,又洗了个澡,便是躺在床上。

    刚躺下,手机来电铃声便响起。

    “咦?娅楠打过来的?”叶晨拿起手机一看。“这都凌晨两点多了?难道出什么事了?”

    接听电话。

    “大师……”夏娅楠语带哭腔。

    “娅楠,你怎么了?你哭了?怎么回事?谁惹你了?告诉我!我把他的狗腿打断!”叶晨初学武功,全身斗志旺盛得很。

    “没有。大师,没人欺负我。”夏娅楠顿了一下。“大师,假如我一无所有了,也没钱了,养不起你了,你…你…你能不能养我?”

    “夏娅楠,你把话说清楚,你什么时候养过我了?还真把我当小白脸了?”叶晨又好气又好笑。“得了,就你这样的,我一个能养十个。没问题的。来吧,我家里床又大又舒服。”

    “噗——!”对于夏娅楠来说,叶晨的声音便如阳光般和煦温暖,听着叶晨的声音,夏娅楠心里很舒服,很有安全感,所有的烦恼,忧愁,压力,都一扫而空。

    “大师,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千万千万不要生我的气…”夏娅楠小声的道。

    “问吧。”叶晨落落大方的道。

    “你…你…你有50亿吗?”夏娅楠吞吞吐吐的道。

    “咳咳…”叶晨呛了一口。“50亿?这是个触及灵魂的问题。娅楠,说实话,我没有,不过我认为50亿也不算什么嘛…哈哈哈……怎么啦,娅楠,你要50亿?要不这样,你来我家住,我每天给你十几亿,几天下来,50亿就有了,哈哈哈哈……”

    夏娅楠愣了一下。

    一天十几亿?

    几秒钟之后,她反应过来。“你要死啦!讨厌鬼!猥琐!我夏娅楠为什么会爱上你这种猥琐的家伙!讨厌!”

    “好啦,大师,我收拾东西,明天我来找你。先挂了。”和叶晨聊了几句,夏娅楠心情好多了,破涕为笑,挂了电话。

    “娅楠家里是不是资金链断了?50亿?”叶晨蹙眉,“她真的需要,我看能不能凑一凑。”

    叶晨看了看自己的储物空间。里面琳琅满目堆了很多奖品。

    ……

    夏娅楠坐在床上呆呆的出神,“大师,我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你了。”

    ……

    第二天。

    早上。

    夏娅楠给叶晨打了个电话。

    确定他今天不去学校。

    上午九点多,一辆银色宾利慕尚,不疾不徐的开到了叶晨住那个安置房小区的大门口。

    宾利的后座,坐着夏娅楠和一个唐装老者。

    “小姐,你确定是这里?这是个安置房小区。”唐装老者的神色有些古怪。

    “嗯。就是这里。”夏娅楠看着眼前的安置房小区,竟然觉得很是亲切。

    “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哎——!”唐装老者摇了摇头。“你从小到大,过的都是娇生惯养的生活,享受惯了荣华富贵,你…你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小姐,我看着你长大的,我…我也不想看你过粗茶淡饭的苦日子啊…你过不惯的!要不,把车开回去,给老爷道个歉?”

    “坚叔,有些事情,你不懂的。这里,虽然只是个安置房小区,但我真的很喜欢这里。而且,我也不会过苦日子的。他会养我的,他答应过我。”夏娅楠笑了笑。“谢谢坚叔送我过来。”

    “小姐,你先等等,我去安排一下。”唐装老者下车。

    走到门卫室。

    “麻烦帮我打个电话给叶晨。13栋的叶晨。你知道吗?”唐装老者坚叔,对门卫室的保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客客气气的道。

    “哦?小晨啊?我当然知道。”保安老头大大咧咧的道。“有东西要给小晨吗?得了,放我这儿,等会我让他来拿。”

    “还请立刻打个电话给他。麻烦你了。”坚叔道。“我得亲手交给他。”

    “好吧。”保安老头抓起桌子上的座机,给叶晨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打通。

    “小晨!来门卫室一趟,你有包裹到了!赶紧下来拿!”

    ………………

    PS——今日第三更,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