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95章 牢狱之灾????
    ‘嗯?泪堂红润有光泽,娅楠,你红鸾星动了啊!还有,夫妻宫丰隆平满,此等面相表明夫妻感情恩爱,如胶似漆,不过娅楠并没有结婚,那就说明她将有很旺的桃花运——要交男朋友了!’

    ‘不过——’骤然,叶晨心神一凛,‘她命宫有几丝黑气,眉间出现一些逆毛且杂乱,这代表她,最近运势不好,甚至有可能吃官司,身陷牢狱之灾!’

    “大师,你干嘛老是盯着我看啊?”夏娅楠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窃喜的问道。

    “哦,没事儿。”叶晨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并不打算将他看出来的一些事告诉夏娅楠,以免破坏她的心情。

    ‘罢了,既然今天娅楠约了我,我又恰好看出她的问题,那么,我得想想办法,替她化解这一劫。’

    这新天地购物广场,乃是盐市最为高端的一个商场,据说有数十个国际一线品牌入驻。

    啥是国际一线品牌?

    举个例子,单瓶面霜1000元人民币以上,一套西服或女晚礼服10000元人民币以上……这样的标准便是了。

    这里充满了活力,一切事物看起来都金碧辉煌,美轮美奂。

    以前的叶晨,进这样的商场,心里是会发怵的。

    他曾来过一次,当时的感觉便是——

    真的很难想象,这里和自己平常生活的世界,是属于同一个空间!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走在商场里,叶晨也可以像那些成功人士一般,昂首阔步,怡然自得。

    “大师,要不,我给你挑几套男装吧!”夏娅楠跃跃欲试的道。

    “哟,娅楠,啥意思啊?不是你要逛商场吗,怎么想到给我买衣服?”叶晨笑道。

    “大师,前几次多亏你帮我,要不然,我早就死翘翘了。”夏娅楠一脸正经的道。“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给大师买几件衣服,合情合理啊。”

    “切——救命之恩,几件衣服就报答啦?”叶晨调侃道。“真没意思。我去洞中天歌舞厅出5块钱跳一曲舞,人家姑娘还让我随便摸呢!”

    “啊?!”夏娅楠惊愕不已。“大师,你…你…你还去那种地方?好恶心!”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我像是那种人吗?”叶晨乐了。

    “嗯…相信你没去过那种低俗的地方!”夏娅楠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玩味的看着叶晨,眼波如水,“那…大师你要我怎么报答呢?”

    顿了一下,她又道。“要不然,我给大师买车买房,大师喜欢吗?”

    “这是打算包养的我意思了?”叶晨笑道。

    夏娅楠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包养?可以呢!我们那个圈子,有钱女人包养小白脸的事儿,那可是屡见不鲜。好吧,大师,你出个价,看看我能否承担得起。”

    两人的谈话,逐渐变得有些暧昧了。

    然而,就在这是——

    “夏!娅!楠!”

    一把蕴含着怨毒与愤懑的男子嗓音传来。

    叶晨和夏娅楠同时循声望去——

    只见,一名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带着两名光头保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这男子,穿着打扮,极为的奢华,皮鞋擦得铮亮,订制的衬衫西裤,世界名牌手表。

    此刻,他的脸上,盛满了磅礴怒意,但眼睛里,却是散发着一种仿若与生俱来的傲慢,冷漠,高人一等。

    此人气势汹汹,明显就是来者不善!

    “这家伙谁啊?”叶晨心里,有些不爽了。

    他正和美女总裁夏娅楠调情呢,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不是焚琴煮鹤,大煞风景么?

    “大师,这家伙叫‘周辉雄’,是那个‘周辉力’的哥哥…”夏娅楠在叶晨耳边,语速极快的介绍了起来。“和周辉力这种草包不同,这个周辉雄,倒是个商业天才,他在十几岁的时候,没有依靠周家的势力,自己白手起家创办了一个婚恋网站,如今,这个婚恋网站的注册会员,已经突破5000万,去年的估值,达到了20亿。另外,他还收购了几个APP。保守估计,他个人名下的资产,至少已经破了50亿。他还不到30岁啊,这样的成绩,是很惊人的。”

    “呃…”叶晨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

    会赚钱?算个屁!

    会抓鬼驱邪看风水吗?

    有系统吗?

    “夏娅楠,今天你把话说清楚!你把辉力弄到哪儿去了?”那‘周辉雄’的语气,十分强势,咄咄逼人。

    虽然在这个时间段,新天地的顾客并不多,但这么一闹,还是有不少人围了上来。

    “我不懂你在讲什么!”夏娅楠毫不示弱的道。“周辉雄,麻烦你离我远点,我不想见到你,也不想见到周辉力,你们周家的人,我统统不想看到!”

    “呵…”周辉雄冷笑了一下,眼中,渗出一丝丝狠辣。“夏娅楠,因为辉力一直在追求你,甚至于纠缠你,所以呢,你不胜其烦,便想方设法谋害了他,对吧?你这个蛇蝎女人!”

    “你在说什么?”夏娅楠愠怒不已。

    而叶晨,心中却是微微一动——‘那个什么周辉力失踪了?还是死翘翘了?’

    前天晚上,叶晨在夏娅楠租住的房子里,与那周辉力第一次见面,便发现他脖子上满满的鬼吻痕,阳气很弱,甚至运灯都灭了一盏。

    那时,叶晨便知,周辉力被鬼缠上了,已然命不久矣。

    没想到,这么快,他的家人便找到了夏娅楠!

    再结合夏娅楠的面相来看——难道,夏娅楠的一劫,是与周辉力有关?

    “周辉雄,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的律师谈,如果你再喋喋不休,我可以告你诽谤!”夏娅楠不甘示弱,据理力争。

    “夏娅楠,你别嘴硬了,辉力前天晚上,去找过你,从那以后,他便杳无音信。我们周家,动用了所有人脉,足足找了24个小时,至今,还没有辉力的下落。我们查过他的手机通话记录,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周辉雄眼角肌肉,不停的抽搐,面孔狰狞。“听着,我们周家,已经报警,这件事,你脱不了干系,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把辉力交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周辉力失踪了?”夏娅楠也略微有些惊讶。“关我什么事?他老是打电话骚扰我,我一概不接的,所以,我不记得他什么时候给我打过电话了。”

    在上层社会中,各大家族之间,很少直接撕破脸皮,哪怕有一些恩怨过节,表面上都会装作十分和善,顶多就是私底下使绊子。

    而今天,周辉雄居然在公众场合,直接当面质问夏娅楠,这足以说明,周家几乎认定,夏娅楠与周辉力的离奇失踪,有着必然的联系。

    “大师,不要理会他,简直就是一条乱咬人的疯狗,我们走!”夏娅楠不想与周辉雄纠缠下去,因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甚至,还有一些人,拿出手机在拍摄。

    夏娅楠怕自己的形象和名誉受到影响,毕竟,这样的负面新闻,对于整个夏氏集团来讲,是极为不利的。

    她拉着叶晨就准备走人。

    “站住!谁让你走了?”周辉雄狂躁至极。“夏娅楠,你听着,现在,你跟我走,去我们周家,当着我父母的面,解释,澄清!倘若,你真的没做过,我们周家,自然不会为难你。放心,会把你父母也叫上的。大家三对六面讲个明白。”

    “得了吧,既然你们已经报警,警察会找娅楠的。”叶晨终于开口了。“她凭什么跟你走?”

    “你特么是什么玩意儿?”周辉雄双眸血红的瞪着叶晨,脸上狰狞,已经转化为凶光。“我没见过你!你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

    对,周辉雄自幼便博闻强记,更是长袖善舞,善于交际。在盐市,上流社交圈子里的权贵,二世祖,各行业的佼佼者,周辉力不说全认识,但至少都有一面之缘。

    他的确没见过叶晨。

    而叶晨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上流社会的人。

    无非就是年轻一些,长得帅气一些。小白脸?

    周辉雄最讨厌的,便是这种人。

    空有一张脸,而没有实际能力,更加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家族势力,人脉手段——这种人,说好听点,就是花瓶,说难听点,就是垃圾!寄生虫!

    看到叶晨与夏娅楠那近乎亲昵的姿态,刹那间,周辉雄似乎明白了!

    他的眼中,泛起滔天的怒火,不甘,甚至于杀气,“夏娅楠,你行啊!我弟弟辉力,虽然谈不上能力出众,但也深得你父母的喜爱,更是我周家的种,与你也算门当户对,你对他不假辞色,这也就罢了,你居然去找了个这种垃圾般的小白脸!难道,辉力还比不上一个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垃圾?夏娅楠,你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吗?你这是在辱没夏家的门楣!”

    顿了一下,周辉雄极为恶毒的盯着叶晨。“垃圾,听好了,立刻给我滚!否则,后果不是你能够承受的!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非要当小白脸?你父母从小就是这样教育你的?爱钱对吧?那你怎么不去当鸭子!滚!妈的,杂种!”

    ………………

    PS——第三更,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