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85章 我给你们看看相
    “孽畜!蒋劲松!你这个孽畜!妈的!你…你害老子!你把老子害惨了!老子当初怎么不把你射墙上?老子杀了你!老子要杀了你这个小畜生!”

    电话里,蒋少的父亲,那声音,充满了要吃人的怒火,暴躁,疯狂!

    而且,充满了绝望!

    “爸!怎么了!您骂我干嘛?”蒋少的心脏绷紧了,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栗。

    “我已经被许氏集团辞退了!老大还要查我的账!小畜生,你…你知道你惹了谁吗?你知道吗?我死定了…我死定了…哈哈哈哈…我死了,妈的,小畜生,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哈哈哈哈…没了,什么都没了,一切一切都没了…哈哈哈…好惨,我蒋登云为什么生了一个孽子?自作孽不可活…哈哈哈哈…”

    嘟~~嘟~~~嘟~~~

    “爸!爸!”这一刻,蒋少的表情,就好像是开着时速200码的车,在高速公路上撞了油罐车。

    无比无比的惊悚,绝望,恐惧…

    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

    是他母亲周彩云打来的。

    蒋少失魂落魄的接听电话。

    “蒋劲松!你!你!你这个小王八蛋!你这个畜生!你!当初我怎么不吃毓婷把你弄死在肚子里!我被辞退了!夏总裁亲自办的!我被辞退了!哈哈哈哈…15分钟前,夏总裁叫我到办公室,要给我升职加薪,15分钟后,她告诉我,让我滚出夏氏集团…哈哈哈哈…天堂?地狱?哈哈哈哈…小王八蛋,我永远永远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嘟~~嘟~~嘟~~~

    于此刻!

    大伯和二伯家的人,都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们遍体生寒!

    感觉像是午夜时分,徒步在乱葬岗行走一般,每一步都充满了恐惧与胆战心惊!

    他们还体会到了一种毕生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那是绝望!

    啥也没干,两个轻描淡写,非常非常随意的电话,就把蒋少的父母撸掉了,使得蒋家烟消云散,这份手段,太惊世骇俗了!太恐怖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人?

    林语溪的大伯和二伯家的人,现在才知道,自己是招惹了一个魔鬼啊!

    “不!我错了!我错了!”赫然,蒋少直挺挺的给叶晨下跪了,磕头如捣蒜。“您饶了我!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不要辞退我爸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给您磕头!我给您做牛做马!我再也不敢和您抢女人了!我错了!我不知道您这么牛逼!饶了我吧!我给您做牛做马也行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叶晨笑了笑,站了起来,直接朝屋外走去。

    蒋少颤抖着爬了起来,弯着腰,跟在叶晨身后,不停的求饶。

    大伯和二伯家的人,也是心乱如麻的跟了上去。

    楼下。

    小区里。

    林语溪一家三口,正有说有笑的把刚才叶晨借的金属制品,挨家挨户还给邻居们。

    看到叶晨,林语溪嫣笑着,对叶晨招手。

    林父现在,已经不用搀扶,自己能走了。

    就在这时!

    足足十几辆丰田霸道,非常蛮横,野蛮,粗暴的开进了这个小区。

    让得,小区里的人,都吓得连连后退。

    整齐划一的刹声。

    然后,车门打开,每一辆车里,都走下来三四个身穿紧身黑色背心,胳膊上布满纹身,脖子上挂着大拇指粗金链子的彪形大汉!

    这些彪形大汉,基本上个头都有一米八以上,手中提着钢棍,垒球棍,大扳手等武器!

    足足几十个彪形大汉啊!一个个都是满脸横肉,杀气腾腾!

    这场面,真的要把这个小区里的住户,都吓得腿软了!

    林语溪和李慧母子,都吓得想要转身跑出小区,林父挡在她们身前,三人不停的冲叶晨招手,示意叶晨赶紧过去。

    叶晨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

    “这…这是…”蒋少,以及林语溪大伯和二伯家的人,都吓得打颤。

    这种阵仗,他们也没有见过啊!

    赫然,这些彪形大汉,看到叶晨之后,都是恭敬的点头道。“大师好!”

    见状——尿了!大伯和二伯家的人,还有蒋劲松,都特么尿了一裤裆!

    唐志远从一辆车上跳了下来。

    先是快步走来,慈眉善目的和叶晨打了个招呼。

    然后,眼神变得无比凌厉,扯开嗓门吼道。“各位街坊邻居,大家不要害怕,今天过来,主要是找几个人,跟大家没关系。冤有头债有主嘛,打扰大家了,我唐二先给大家道个歉呵!”

    顿了一下,唐志远眸中闪出凶戾至极的表情。“我问一下,谁特么是叶奎,给老子站出来!草拟吗,骂老子不是骂得挺欢的么?还要弄死老子?现在,老子唐二来了!你特么站出来!”

    刹那间,叶奎也是把唐志远的声音给听出来了。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比纸还白。

    裤裆里,屎尿都飚出来了!

    这一刻,林语溪大伯和二伯家的人,就好像是掉进了冰窖了,心跳,呼吸,脉搏,体温……都无比无比的冷!

    大脑因为过度的恐惧,而陷入了混乱状态。

    叶晨冲着他们指了指,“喏,那就是你要找的人了。赶紧带走吧,别在这边惹事儿了。”

    “好咧,小兄弟,剩下1800万,明天你把卡号给我,我给你打过去。有空我约你饮茶吃鸡!”

    唐志远拍了拍手。“兄弟们,干活儿!”

    当下,便是带着数十名手下,虎狼一般,冲过去,要将大伯和二伯家的人,连同蒋少,强行一起带走。

    起初,大伯和二伯家的人,以及蒋少,还试图挣扎,但他们的胳膊,都快被彪形大汉们掰断了,痛得惨叫,终于,还是被塞进了车里。

    叶晨摇了摇头,走过去对唐志远道。“该不会弄出人命来吧?”

    “小兄弟,我说过了,我们不是黑涩会,都是正经人,打打杀杀那是以前的事了。”唐志远皮笑肉不笑的道。“带人过来,就是吓唬吓唬他们,骂了我,那就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法治社会,怎么能凭空骂人呢?这是违法行为!把他们榨干了,倾家荡产了,我自然会放他们走,干这个,咱们有经验有技术,哈哈哈…当然,皮肉之苦,断手断脚啥的,那是免不了的。哈哈哈哈!”

    “行,这个可以有。”叶晨笑着点了点头。“你们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当下,十几辆丰田霸道,齐齐的驶出小区,绝尘而去。

    “好啦,事情终于圆满解决。”叶晨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时,他抽空将刚刚得到的两本技能书给学了。

    《泰拳(区县冠军级)》

    《风水相术(初级)》

    泰拳技能,也就罢了,对于目前的叶晨来讲,无非就是锦上添花。

    但风水相术,那就有些了不得啦!

    俗话说,习得屠龙术,卖与帝王家,古时候的风水相师,大多数都是与达官贵人打交道。

    在中国传统风水堪舆这一行,有一句行话,‘三年寻龙,十年点穴’,风水相师找到了一个好的风水旺地,一般人家根本出不起大价钱,也就只有富贵人家才有这个财力。

    也就是说,古代的风水相师,社会地位极高,甚至可以出入朝堂,封侯拜相。

    另外,民间一直有种说法,就是宁惹权贵,也不能惹风水相师,因为风水相师可以杀人于无形,还会让仇人的后代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我了个大槽,现在我有点东西啦!体内有一缕道炁,还会看相风水,还特么可以抓鬼驱邪——简直无所不能啊!’

    叶晨都有些膨胀了!

    不过,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成就,膨胀是正常的。

    当然了,现在叶晨掌握的风水相术,还是初级层次,譬如一些稍微厉害的风水局,他就鼓捣不出来。

    这时,林语溪一家三口走了过来。

    “叶晨~~”林语溪温柔楚楚的叫道。“你在这儿傻乎乎的站着干嘛呀?刚刚爸妈说,今晚咱们得好好庆祝一下,所以现在准备去菜市场买菜,晚上弄一顿好吃的,你和我们一起去吗?”

    “小晨,去菜市场逛逛不?”李慧笑道,现在,她和林父,俨然已经把叶晨当成自己女婿了。

    “等等——”叶晨有些技痒,就准备学以致用,替林语溪一家三口看看面相。

    “叔叔,阿姨,语溪,你们别动,我给你们看看面相。”叶晨笑嘻嘻的道。

    “看面相????”

    林语溪一家三口有些懵。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