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80章 活埋!
    小兄弟???

    这尼玛是出现了幻听吗?

    这样的情况,真的就好像是一颗手榴弹,在屋里爆炸了,震得所有人脑海里都只剩下无尽的轰鸣!

    “嗯。”叶晨也没站起来,依旧坐着,就这样伸手,与罗主任握了一下。很是敷衍。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我符篆的主意?这糟老头,坏得很!’

    “罗主任…这…这个…他…”蒋少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他无法淡定啊!

    “哦,没什么,没什么。”罗主任很快便收拾起激动的心情,迅速遮掩一番,便不动声色的道,并且,对着叶晨眨了眨眼睛。

    唐家曾经敲打过罗主任,让他不要将疗伤符和止痛符的事情泄露出去,甚至不要轻易泄露叶晨这个人。

    况且,罗主任也存有私心,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叶晨的符篆。

    “咳咳…”罗主任干咳几声,板着脸转移话题道。“小蒋,这次你让我们来,对病人‘林松德’会诊。他以前在我们医院看过嘛,来之前,我们调阅了他的老病历。说实话,这病没法治。”

    罗主任摇了摇头。“病人脑部正常,排除脑血管堵塞或脑出血引发的瘫痪。心率和血压各项指标也是正常的。全身的神经系统也未见任何症状……说实话,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种怪病。连病情都诊断不出来,怎么下手施治?病人家属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说我们盐市了,哪怕是送到国内任何一个顶尖医院,恐怕都悬。当然,有条件可以去国外试试……”

    他抬眼看了看林语溪家里的情况,便不再继续说下去。

    听罗主任这么一说,李慧脸上顿时浮出一抹死灰之色。

    出于医德,罗主任和其他几位专家,又进屋探视了林父,几分钟之后,他们走出来,都是一脸无奈的摇着头。

    “我给病人把过脉了,从脉象上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罗主任叹了口气。“小蒋,要不,你再进去看看?”

    “不用了,连罗主任您,还有各位专家,都无能为力,我去了也是白搭。”蒋少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我的临床经验,还是比不了各位前辈的。”

    其实,他对能否治好林父的病,并不上心。之所以叫来这么多专家,无非就是为了装逼,炫耀人脉,把林语溪给震住,迷住。

    现在装逼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林父的死活,关他什么事?贱命一条而已!

    “语溪,阿姨,你们也亲眼看到了…我已经不遗余力的帮忙了,各位专家,还有咱们的罗主任,也都尽力了。”蒋少故作惋惜的叹道。“接下来,有限的日子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叔叔吧…”

    “不!不!”李慧迸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眼泪止不住的流。“求求您们!求求各位专家,再想想办法吧!一定要救救我男人啊!他这辈子从没享过一天福…他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他不值啊!我的女儿,也不能没有爸爸啊!”

    她哭天抢地,就要跪下去。

    叶晨眼明手快,冲过去一把扶住李慧,安慰道。“阿姨别着急,叔叔的病,没啥大不了的,我能治,我现在就给叔叔治。”

    叶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给林父治病了!

    “嗯?”

    满屋子的人,都用惊骇,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叶晨。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蒋少眉毛一掀。“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你能治?你能治什么?哗众取宠!”

    “好啦,就别耽误时间了,现在,我来给叔叔治病。”叶晨笑了笑。“你们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我也做不到。”

    “等等——小伙子,你是哪一所医科大学毕业的?你是中医还是西医?在哪个医院上班?有医师资格证吗?”一名专家脸色严峻,连珠炮似的质问叶晨。

    “你们说的,我都没有。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给叔叔治病。”叶晨有些不耐烦了。

    这话一说,那些专家立马不干了。

    蒋少,以及大伯和二伯家的人,则都是一脸戏谑,就像在看猴戏。

    “荒谬!你都不是医生,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葱?是不是想搞什么民间偏方?这简直就是拿患者的生命来看玩笑!我奉劝你一句,不要瞎鼓捣,否则,我们有权追究你非法行医的责任!”

    “患者已经病入膏肓,你能治?除非你是神仙!好啦,别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了!现在靠着一些药物和营养液,患者还能拖个一年半载,你去治,人治死了,这责任谁担?”

    “小子,你说这种话,就是在侮辱我们这些医务工作者!”蒋少目光冰寒,“呵呵,我十数年的寒窗苦读,才终于换得医科大学的一纸录取通知书,搁你这儿,轻飘飘一句话,就把我付出的一切,全盘否定了?”

    这个时候,林语溪忽然说道。“我是患者的女儿,我同意让叶晨给我爸治。出了问题,我担!”

    林语溪也走过去,扶住母亲李慧,并对她耳语了几句。

    李慧擦了把眼泪,如溺水之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啥也管不了啦,“行,行,死马当成活马医吧。”

    蒋少眼中尽是阴霾,装作苦口婆心的样子,竭力劝说道。“语溪,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连罗主任和专家们都束手无策,他能顶什么用?人命关天,你也担不起责任啊!”

    赫然——

    “行吧,我也为小兄弟做担保。让他试试。”一直没吭声的罗主任,说话了。

    ???

    所有人都满头雾水的看向罗主任。

    “小兄弟,你给患者治治吧。”罗主任用一种非常期待的眼神,看向叶晨。“我相信你的能力。”

    既然,叶晨能够替胃癌晚期,弥留之际的唐老续命,那么,罗主任没理由不相信他。

    说不定,今天,他又能创造一个医学奇迹呢?

    拭目以待吧!

    罗主任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他亲自为叶晨作保,那些专家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时,大伯的大儿子,来到蒋少身边,附耳说道。“蒋少,您让他治,尽管让他治,最好是让他把我三伯给治死!这样一来,我堂妹肯定就会和他分手!毕竟,那样的话,他就成了我堂妹的杀父仇人啊!您说是这道理不?”

    闻言,蒋少脸上,顿时泛出喜意,连连点头称是,拔高音调,阴阳怪气的道。“好,我非常同意你给叔叔治病,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把叔叔的病情,弄得更加严重了,我不会放过你的,真的,我会让你后悔,绝望!我蒋劲松发誓!”

    林语溪的大伯母噗嗤一笑。“还治啥啊?眉毛以下统统截肢说不定能好。”

    叶晨没有和这群跳梁小丑多费唇舌,而是直接走进林父所在的卧室。

    罗主任想了一下,跟上前去,在叶晨耳边低声道。“小兄弟,难不成,你又准备用疗伤符?不过呢,恕我直言,上次你给唐老续命,用的是疗伤符,那是因为唐老体内的癌细胞扩散之后,很多器官都在衰竭腐烂了,因此算是有伤可疗。但林松德的情况完全不同,他身上可没有一丁点伤。”

    “我怎么给叔叔治病,不用你瞎操心,你那么能,要不,你来啊!”叶晨无语的道。

    罗主任尴尬摇头,“我来不了,我来不了,小兄弟,还是你来吧。不过,在治疗过程中,需要什么药物,你尽管告诉我,我让医院药房立马给你送过来。”

    “不用了。”叶晨拒绝道。“没那么复杂。”

    走到病床前。

    林父的眼神,空洞绝望。

    他看到叶晨之后,才勉强笑了笑。“小伙子,我也叫你小晨吧。你们在外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没事儿,我清楚自己的情况,没几天活头了,你放开手脚给我治吧,治出问题,我不怨你。”

    “叔叔别瞎想。您的病,能好的,以后您就好好享清福吧。”叶晨笑了笑,然后也没客气,直接便将林父从床上横抱了起来。

    林父全身都僵硬了,抱着他,就好像是抱着一根木桩子似的。

    “语溪,把大门打开,我把叔叔抱下去治。”叶晨从卧室里走出来,对林语溪吩咐道。

    林语溪连忙跑上去开了门。

    叶晨便抱着林父,径直下楼去了。

    屋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搞不清楚叶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很快,便一拥而上,跟了出去。

    楼下。

    小区里。

    叶晨东看看西看看,然后点了点头,抱着林父,走到一栋楼下。

    那栋楼,一楼的住户,在屋外挖了个大坑,堆了厚厚的土壤,种着白菜,萝卜,辣椒,大葱,韭菜等蔬菜,长得既鲜又嫩。

    “语溪,这家人你认识吧?”叶晨对身旁的林语溪问道。

    “认识的,这是张奶奶家。”林语溪道。

    这时,一个佝偻着背,但精神矍铄的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看着林父,眼中划过一抹伤感之色,“哎,松德,今天出来晒太阳?你已经好久没出过屋了。咦,这么多人,家里请客?”

    说完,她咕哝了一句。“哎,松德多好的一个人啊,病成这样,哎…可怜…好人命不长啊!”

    林语溪告诉叶晨,这老太太,便是种菜的张奶奶。

    “张奶奶,您好。”叶晨客气的道。“我想借一下您家菜园子用,完了我给您1000块钱,您看行吗?”

    一听有1000块钱可以拿,那张奶奶顿时笑开了花,连忙道。“行,行,小伙子,这菜园子你随便用就是了。甭客气!”

    “那好。”叶晨小心翼翼的将林父,轻轻放于平地上,安慰了他几句,然后又对张奶奶道。“张奶奶,您家有锄头吗?有的话,借给我用用。”

    既然长期种菜,张奶奶家的工具还是很齐全的,大锄头,小锄头,四齿耙头,两齿耙头,这些都有。

    不多时,张奶奶就进屋,和她儿子一起,把所有工具都拿出来了。

    叶晨二话不说,拿起锄头,跳进菜园子。

    他先把张奶奶种的蔬菜给扒掉,然后——开始挖坑。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叶晨!

    这尼玛是在干嘛?

    不是要给林父治病么?怎么跑这儿挖土来了?

    叶晨身体素质好体力棒耐力强,加上这菜园子里的土质很疏松,因此,三下五除二,就挖出一个1.5米宽,2米长,半米深的坑。

    林语溪凑过来茫然问道。“叶晨,你挖这坑干嘛啊?”

    “哦,我准备把叔叔埋进去。”叶晨理所当然的道。

    “啊????”林语溪眼睛瞪得极大,嘴巴张开能放进一根香蕉,足足几秒钟之后,她才骇然欲绝的道。“叶晨,我爸还没那个,你…你就打算把他给埋了?”

    与之同时,在小区里面,也有不少的街坊邻居,驻足观望。

    叶晨的话,被许多人听到了。

    “哈哈哈哈哈……”蒋少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真的要笑死我了!人还没死,就准备活埋了?难不成,是因为这里风水好,葬在这里儿孙有福?哈哈哈哈…”

    大伯和二伯家的人,也都是笑得前仰后合。

    围观的街坊邻居们,则都是愤懑不已。

    他们都是林语溪的老邻居了,感情很深,也时常接济林家,对林父的遭遇,更是扼腕叹息,充分体现了“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的含义。

    现在看到叶晨要挖坑把活生生的林父给埋了,有些年轻小伙子义愤填膺,都准备冲上去暴打叶晨一顿了。

    那些个专家,气得全身发抖,就好像是被戏弄羞辱了一般。

    “罗主任,您看看,这是在搞什么名堂?赶快阻止他吧!”一名专家来到罗主任身边,气急败坏的道。“再这样瞎搞,要出大事儿了!”

    “这个…这个嘛……”罗主任蹙了蹙眉,低声道。“罢了,隐世高人的手段,不能用世俗的想法去衡量,咱们再看看吧。”

    顿了一下,罗主任便朗声道。“大家别着急,再看看情况。”

    “语溪,你要相信我,知道吗?”叶晨一本正经对林语溪道。“既然是怪病,当然是用怪法子去医啦!”

    林语溪犹豫了几秒钟,点了点头。“好,叶晨,我相信你!”

    叶晨放下锄头,跑到林父身边,李慧正蹲着身子,握着丈夫的手。

    “小晨…”李慧抬起蕴满泪水的眼睛,忐忑不安看着叶晨。

    林父倒是很豁达,“老婆,语溪,你们别管,我今天啊,是把这条命,交给小晨了!我信他!”

    “好勒,叔叔,既然您相信我,我就更不能让您失望了!您别害怕,我有分寸的。”说完,叶晨又把林父抱了起来,走到菜园子里,果然是将他给放进了挖好的坑里。

    然后——

    开始填土!

    这特么就和埋死人的操作方法是一模一样的!

    ……

    PS——超大章节,求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