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妖界见闻实录 > 第96章 妖形论
    山洞中的龙袍女子本想警告一下沈江湖,让他知道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自己愿意,那么必然可以让他魂飞魄散。不曾想刚刚联系到自己的那缕灵魂力量就察觉到了两种大妖的心口妖血,这使得龙袍女子有些惊讶。紧接着就听到了张顺道的话,一时间羞愤难当,拼着消耗一丝本源灵魂的代价,借着沈江湖的手,狠狠的给了张顺道一巴掌。

    抽完一巴掌后,龙袍女子的脸庞更为苍白了,她喃喃道:“你救了我们母子一命,我应该救你出来,但因为有誓言在先,我不能直接破开你的封印,你等几天,等那个人类小子集齐了十种妖血,就是你重见天日之时!”

    说完这些,她冷冷的看着外边的天空,自语道:“我虽发誓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人类,但誓言中并没有说我不可用寄生术,而且这也不算害人,毕竟人类对于力量的向往甚至超过了妖族。再者说了,只要我让那小子有口气在,就不算加害,你说对不对,哈哈。”

    龙袍女子笑的有些疯狂,等她平静下来后,面色复杂道:“你曾对我说,如果我愿意,帮你找到一个合适的传人,我愿意啊,现在就帮你去找好不好?虽说刚才那小子的心性我很喜欢,但你肯定不喜欢,我会给你找一个符合你要求的完美传人。”说罢她击出一团火焰,开始焚烧幼鸟,自己则拿出一个卷轴,瞬间消失不见了。

    无泪城中,飞天王正在艰难的忍受着那种疼入骨髓的灼烧感,忍不住骂道:“儿子你真怂,这点温度就受不了了?想当年你老子我可没喊过疼。”

    老人嘿嘿冷笑,道:“你确定是儿子,而不是女儿?”

    飞天王咬牙道:“要是云荷敢这么对我女儿,我肯定不能饶她!”

    老人闻言叹道:“你这小崽子真是女儿奴,算了,我不管了,总之这不算坏事,你小子好自为之吧。”

    飞天王连忙搀扶老者,直接将老者送到了住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自语道:“小兔崽子,你可得熬过去啊,你熬过去了,对你爹也有好处,你若熬不过去,那咱爷俩这辈子就见不到了。”顿了顿低声骂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想出的法子,还说什么年幼时承受不能承受之苦,长大后才能成为绝世巨妖!放屁,一派胡言!熬过不去就死了个屁的,还巨妖个卵子。”

    蛟妖将就像消失了一般,等沈江湖去到之前有所感应的地方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狼藉,无论是树木还是小山亦或是巨石,都被彻底摧毁了,他甚至看到了几条胳膊,那必然是人类的。

    “该死!”张顺道恨声道:“如果师兄在此,岂能让这条恶蛟放肆!”

    “你师兄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以至于让你如此推崇?”沈江湖问道。在他看来这个张顺道很骄傲,但他也有骄傲的资本,连他这种人都去钦佩的人定然不同寻常。

    听到这话,张顺道神采飞扬道:“妖族降临之时,我师兄去擂台上打了一架,赢了!”

    只是一句话就让沈江湖觉得,这张顺道的师兄绝对是天之骄子!

    沿着隐约浮现的妖气前行,路上张顺道就开始念叨起来了,说他那师兄完全当得起巨才二字,不仅修仙厉害,别的事情也很厉害,以至于张顺道觉得就没有他师兄不会的东西。当年龙虎山大比,张顺道过关斩将进入前十,正要跟师兄炫耀,不想他师兄当天渡劫,打破生命桎梏,踏入了另一境界。十几年间张顺道拼命修炼,在龙虎山同代弟子中绝对算得上出类拔萃,可他早已断绝了与师兄相比的念头,用他的话来说,比啥比?就算累死,也难望其项背。

    “虽说你现在的境界比我高出了不止一筹,可比师兄还要差上很多。”此时的张顺道好像满血复活了一般,一改刚才破罐子破摔的心态。

    沈江湖没好气道:“你修仙多长年月了?也好意思跟我比?我从开始修行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也不过才半个月左右,还特么的是仙、妖同修。妖劫渡过,仙劫也渡过,我炫耀过?”

    张顺道如遭雷击,失神落魄的喃喃自语,不多时眼神放光,哈哈大笑起来,道:“你就吹吧,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比师兄更天才的存在!”

    沈江湖瞥了他一眼,懒的跟他争论。行出近百里,张顺道眉头微微一皱,道:“先等一会,这里有战斗过的痕迹。”

    沈江湖四处看了几眼,就见周围的树木成扇形倒下,地上坑坑洼洼的不成样子,伸手在一棵树上摸索片刻,道:“这种妖气我从未碰到过,感觉煞气十足!”

    张顺道担忧道:“要是觉得棘手,咱找别的大妖也行,那女妖授你吞噬生机的战技,你不必担心寿元的问题,所以还是稳着点吧。”

    沈江湖点点头,心道:“若是那女妖真有这般好心肠,还会给我来个寄生术?这张顺道也够白痴的,这种事情他都信。”其实也容不得张顺道不信,那等吞噬生机战技,一看就是邪魔外道的专用技能,其阴毒狠辣为正道所不容,而且张顺道也不信他沈江湖有自创战技的天赋。

    沈江湖心中也是万分的不解,按理说真要是他的寿元有所流失,那么道器中存放的妖丹肯定会有所消耗。可怪就怪在这里,妖丹一颗没少,都在法宝附近盘旋。要说寿元没有流失吧,可他明明能够察觉到自己的体内少了一些东西。在炼完焚妖火后,他觉得腹中饥饿难耐,想着老吃生肉也不是个事,于是异想天开,心想如果一掌拍下去,妖物的生机就会被他吞噬一空那该多好。

    当时他也被自己这个天真的想法吓到了,暗道小说看多了,这不是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段誉的北冥神功么。可就在那时,心中竟然有股强烈的冲动,他想试试,这一试不要紧,竟然成功了。

    也就是沈江湖变异的次数多了,自己都麻木了,这要是换成别人,估计能被自己吓死。抱着想不明白的事情千万不要去钻牛角尖的心态,几秒钟之后,他就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

    “咦?竟然有妖对我发起了挑衅?不想活了?”沈江湖眉尖一挑,视线看向了一个山头。

    张顺道突然觉得自己被打击了,白了沈江湖几眼,道:“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咱没必要拼命。”

    “你不怕我集不齐十种妖血?”沈江湖一步迈出十几丈,直奔不远处的山头冲去。他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在那个山头上,有一只大妖正在等他。

    张顺道呵呵一笑,像是为了解释什么,也好像是为了说服自己,喊道:“我都自暴自弃一次了,现在正在尝试接受现实,嗯,用比较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眼前的黑暗!”

    沈江湖没说话,他觉得自己跟张顺道完全是两种人,在安全状态下,沈江湖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一条对社会无害也没有任何益处的流浪狗。可当真碰到了危险,他突然觉得自己内心的一团火焰被点燃了,那种澎湃的激情让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一声长啸发出,如同滚雷般的涌向了那座小山。小山上突然出现两道金芒,直接划破了黑夜的长空,狠狠的撞向了沈江湖。

    沈江湖一拳击出,将那两道金芒击碎,身形一闪去到了山顶,与对面的男子对视起来。那男子微微一笑,道:“本以为你是人形论的信奉者,不曾想你竟然真是一个人类!”顿了顿,那男子道:“一身妖气如同实质,纯粹至极,你不来我们妖族,当真浪费了天赋。我这里有个建议,只要你答应加入妖族,我可以赐你十座城市,但凡被你保护的城市,我犼魔一人不杀,如何?”

    犼魔,飞天王麾下一大妖帅,为了毁掉这个遗迹中的某种宝物,自降修为,变成了一个妖将,手下统领大多也是从妖将境界降下来的,而首领级的妖物却是一个都没有,这无疑是一支强大的妖族战队。

    见沈江湖不为所动,犼魔微微叹息,道:“其实,我真想交你这个朋友的。”

    “头,我来吧!”一条庞大的穿山甲对犼魔说道。

    那穿山甲虽然只有统领级的修为,可隐约有种妖将威势,不过也就如此了,真正的妖将沈江湖杀起来都不眨眼,岂会将统领这个尴尬境界的妖物放在眼中?首领有着堪比金丹境界的实力,而统领也只能硬憾金丹巅峰,一般而言,但凡有追求的妖物,都不会将统领这个职位放在心上。

    沈江湖突然想起了那只猢狲首领,心道:“找了好久的统领,现在找到了,我杀一个给你看看如何?”

    那穿山甲统领身形卷曲,变成一只巨大的圆球,狠狠的撞向了沈江湖。沈江湖一拳轰出,只觉得拳头酸麻无比,身形更是倒退几步。

    “妖形论才是真理,人形论都是异端,应该被烧死!”穿山甲统领嘶声喊道。

    犼魔一脚将穿山甲踹飞,怒道:“滚!”

    这是内讧了?沈江湖一脸不解的看着犼魔与穿山甲统领。

    (本章完)